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高潮H 跪趴 扩张 处_宁中则坐下呻吟

2021-11-11 09:39:17情感专区
“不会吧?古神庙不是塌了吗?”
寺冰面无表情的点头说:“是塌了,可你怎么知道,古神庙坍塌,不是人家一手策划,或者是早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呢?”
“谁预料之中,

“不会吧?古神庙不是塌了吗?”
寺冰面无表情的点头说:“是塌了,可你怎么知道,古神庙坍塌,不是人家一手策划,或者是早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呢?”
“谁预料之中,那个古神?”
“我不知道!”寺冰摇头。
白龙琢磨着说道:“桃源县这事情,里外透露着怪异,对方选择什么地方不好,偏偏选择桃源县,可为什么又是桃源县呢?”
“因为唐龙打碎了‘镇山碑’!”萧战王突然开口说道。
其余四人的目光,都朝他看过去,不明所以的问:“为什么唐龙打碎镇山碑,血帝宗的人就要盯上桃源县?”
“大凶之下必有大吉,大吉之中必藏大凶,阴阳循环,不可能存在孤阴,也不可能存在孤阳。镇山碑阻挡山脉生长,算它阴,镇山碑阻挡了山势龙脉,同样也积攒了山势积攒了龙脉,这个封印时间越久,所积攒的山势越大,龙脉越强。
唐龙打碎了镇山碑,放出了龙脉,预示着即将东兴,而这股山势龙脉,会选择一个释放点,通俗点说,这就是业力。
业力加持在了桃源县,那桃源县就是山势龙脉汇聚之地,未来会宏兴,地方富足,人才辈出。
血帝宗之所选择桃源县,就是想吸收了这波业力,把龙脉和山势之力,转变成召唤之力,打破时空,唤醒血帝,从而达到使之血帝重生的目的。
唐龙这颗子,或许在人家的算计之中!”
白龙打断萧战王的话,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唐老大怎么可能被人算计呢。”
萧战王没有跟白龙争辩:“不管可不可能,血帝宗已经动子了,而我们只是被动应战而已!”
一句话让白龙沉默下来。
现在的形势不是他们强,而是血帝宗,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是不是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鲁乐城开口说:“我觉得没有那么玄乎,血帝宗又不是神仙,怎么可以什么都算到。”
咒封接声点头:“就是吗,就算特么的有神仙,那也是机关算尽,我九州龙脉岂能被几个鼠辈窃取到。”
寺冰沉声说:“这次任务极为艰险,都不要掉以轻心。”
“老大放心!”
萧战王这时候把目光转向夜空下,他知道的事情,远要多过其他四人,这次他带队,而任务难度,九死一生。
唐龙能撑得住吗?
最坏的打算又是什么?
假设古神血帝真的重生世间,那将会对这个时空造成什么影响?
“到了!”
不远处火光冲天,时不时传来巨大声响,一方在攻,一方在守。
“注意安全,行动吧!”
萧战王说完,率先站起来,从军用直升飞机上一跃而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死人紧随其后。
一刀蓝光从半空中劈下,当场把下面阵法劈出一个巨大缺口。
“杀!”
嗖嗖嗖!
鲁乐城手里的特殊***,开始进行收割,要知道他武器里每一发弹药,都是用特殊材质打造的,价格几千万上亿,这是打钱啊。
……
老城区内!
唐龙把皮卡成听到冬瓜酒吧门口。
从车上下来,抬手感受着阴冷中的风速,叹了口气,他借的那点风,强弩之末,用处并不是很大。
想要从源头破除‘死灵结界’,必须破坏结界核心。
踏进酒吧里,音乐响着,而酒吧里的人东倒西歪的躺了一地,都是不知不觉中因为‘死灵结界’作用陷入昏迷的人。
如果‘死灵结界’成了,这些人都讲会被血祭,等他们再次醒过来,就是恶灵。
当然,提前把‘死灵结界’核心打碎,那他们只会觉得自己睡了一觉,不会有其他什么不适。
“如果我是布置‘死灵结界’的人,那我会把结界核心放在哪里呢?”唐龙自言自语嘟囔着。
下意识的朝着酒吧后门方向走去。
出了胡同,
唐龙抬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那座教堂。
教堂?
黑巫师,死灵结界?
唐龙眼睛一亮,跨步朝着教堂方向跑了过去。
“还是被你找到了!”
红衣人出现在教堂门口,挡住唐龙的去路。
“血奴?”
唐龙停下来,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急躁,抬头看着城市半空上的黑色浓雾,他还有时间。
“呵呵,唐龙你不想听听我们为什么要选上你,又为什么会选择在桃源县动手吗?”血奴阴森笑道。
唐龙打了哈欠,眯眼睛来,笑着说:“想到是很想知道,问题是时间不允许了啊,相比好奇,我更应该做的事情是破坏‘死灵结界’,你说呢?”
“对,但是‘死灵结界’已经是半成品,你觉得凭一己之力,能破坏到它吗?”血奴笑着问。
唐龙耸了耸肩,摊手说:“能不能的,这个谁也说不好,尽人事,听天命吧,你们不也同样是如此吗!”
“尽人事,听天命?”
血奴叹了口气,笑着说:“说的没错,成与不成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我们,而是取决于运气,取决于命运,取决于老天。”
“那也别托着了,动手呗!”唐龙目光闪烁着精光,笑着道。
“好!”
血奴点头,嘴里念念有词,开始催动‘死灵结界’。
唐龙皱眉,等他反应过来,前面许多人都挡在面前,有死去的老村长,有张绣娥,有赵小月,有拐子叔,有羊则天,有山貅等等,这些人脸色无一例外,都是青紫色,眼神里充满着死气。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死灵结界’具化出来的恶灵,并不是真正的张绣娥等人,却依然让唐龙心里咯噔了下。
深吸了口气,他想要进入教堂,就必须先把眼前这些熟悉的人干掉,熟悉的面孔,异样的感觉,这对谁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唐龙也不是冷血的人,他有血有肉,有感情,哪怕是幻觉之中,他都不忍心下手。
“你的时间不多了!”血奴冷冷的笑了笑,隐入了教堂里面。

 文学

当唐龙踏进教堂那刻,衣上无血,身上无伤,却已是泪流夹面,人若痴狂。由此可见,面对至亲至爱时,抉择是多么艰难。
而‘死灵结界’制造出来的死灵幻境,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害,更是心里上的攻击,歹毒无比。
等唐龙清醒过来的时候,头顶圆月高挂,却只能从碗口大的孔里看到,浓郁的黑色死灵之气即将把整个桃源县都包裹在其中。
“狗草地!”
唐龙低沉骂了句,眼神里带着愤怒与冰冷,朝着教堂内冲去。
时间,已经不多了。
“怎么回事?”
萧战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五人带着特种大队,打通外界通往桃源县的通道之后,望着远方桃源下的方向,大家都忍不住瞪大眼睛。
这时候整个桃源县,就好像被一个黑色大碗扣在里面,从外面只能看到那半个‘黑色大碗’,却不能见到里面的情况。
“是‘死灵结界’!”萧战王板着脸说道。
“死灵结界?这么老大?”鲁乐城瞪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寺冰脸上冷若冰霜的说道:“听说几年前,就已经有人在布置了。”
“几年前?”
白龙道:“这么庞大的结界,能被人打破吗?”
“从外面打破很难,除非动用洲际级别的武器轰,不过可能性不是很大。”咒封摇头。
鲁乐城抓了抓头,无奈说:“我是在想,这么大的结界,那里面的人怎么办,如果救不出来,真让血帝宗那群狗杂中,把什么狗屁的上古血帝召唤了回来,咱们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别说咱们,真让那老东西活过来,全世界都得变成人间地狱啊。”咒封嘟囔着。
“草塔姥姥的!”
鲁乐城骂了声,转头朝着萧战王问:“咱们还等什么呢,冲不?”
“等会儿!”萧战王摇头。
鲁乐城瞪着眼睛:“都这个时候了,还等?”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直升飞机的声响声。
一辆军用直升飞机,停到几个人身旁不远,镇南天亲自带着人从直升飞机上跳了下来,朝他们走过来。
“镇老!”
萧战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同时站着,恭敬行以军礼,谁都没想到大佬竟然会亲自来前线。
“情况有了点变动!”
镇南天没有废话,甚至没有过多寒暄,直入主题说道:“根据我们的情报,桃源县或许只是敌人的一个幌子,而血帝宗真正要发难的地方,是在‘鱼头村’。”
“鱼头村?”寺冰皱眉,说:“为什么是在鱼头村?”
镇南天摇头说:“具体情况,不是太明确,只是有人给我们泄密,说血帝宗确定的召唤地点,不是在桃源县,是在鱼头村。现在你们,不,是我们,要面临着两个选择,救鱼头村还是救桃源县。
不管血帝宗确定重生血帝的仪式在哪里,桃源县被庞大的‘死灵结界’笼罩,都是事实,在桃源县城内,现在有三十万人,如果我们不打破‘死灵结界’,一旦‘死灵结界’完成,这三十万人都要死。”
萧战王板着脸说:“就是说,我们面临的不是选择题,不管怎么样,都要先救桃源县,是吧?”
“对,桃源县必须救!”镇南天沉着脸点头。
寺冰皱眉问:“唐龙现在在什么地方?”
镇南天看着她说:“在桃源县城内!”
“那鱼头村怎么办?”寺冰继续问。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镇南天叹了口气。不管桃源县是不是血帝宗搞出来的幌子,他们都要先救桃源县,或许鱼头村还可以等,但是桃源县等不了,只要过了凌晨三点,死灵结界完成之后,别的说什么都晚了。
寺冰板着脸,没在说什么,她也知道面对这样的选择,镇南天也没有办法。
如果必须牺牲,只能是牺牲少数,小部分,而去救大部分。
“不能分兵两路吗?”白龙忍不住开口。
镇南天看着他,没说话,又把目光转移到桃源县城方向,沉声道:“重型武器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进攻吧,记住,凌晨三点之前,必须要打破‘死灵结界’,无论如何,必须要打破!”
萧战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都没在说话,从镇南天身后战士手里,把巨大金属箱子接了过来,然后朝着桃源县城方向,快速奔行过去。
……
“来了!”
原本半眯着眼睛,伏在地上的老黄狗,耳朵动了下,突然睁开眼睛,从地上爬起来,抖动了抖动油光锃亮的毛发。
“唉,俺老牛还没有活够呢。”老牛瓮声瓮气的嘟囔了句。
老黄狗道:“知足吧,受人之恩,忠人之事,这辈子没活够,就等下辈子。”
白狐狸,黄鼠狼,胡须都白了的大耗子,刺猬,公鸡,羊等等,二十几只动物站在村口。
没有一只当缩头乌龟!
“乾坤九阳大阵?”
白无极从车上下来,从远方望着鱼头村方向,轻声念叨着。
钱东海下来,这时候他眼神通孔更加血红,阴森冷笑道:“没什么鸟用,挡不住咱们的。”
说完,冷冷的挥手说道:“杀光鱼头村所有人,必须在凌晨三点之前完成召唤祭坛的布置!”
血帝宗以及帮手,带着死气朝着鱼头村杀去。
“嘶嘶嘶!”
原本老实安分在张绣娥肩膀上趴着的血灵儿,这时候不安分的叫起来。
青衿山貅等人也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异样。
“敌人来了!”
张绣娥面无表情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那就战吧!”
没有人说话,都朝外面走去。
后山,
如山似的巨大身影,突然睁开眼睛,望着山下鱼头村方向,如同火车一样的身形,猛的扭动起来,快速爬了下去,所过之处,地面被犁出深深沟壑。
“动手吧!”
石桌上的大小狐仙,这时候也都站了起来。
大战无声开启,
面对血帝宗,炼尸门,降头师,阴阳师,黑巫师等多大千人的入侵者,鱼头村这边人数占了弱势。
不过黑鳞蛟下山,参战,改变了些战局,但紧接着,就被上百修为不浅的血帝宗和炼尸门余孽围困住,陷入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