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 纯肉 高H污黄文_随着车颠簸挺进

2021-11-11 08:16:46情感专区
伏羲氏那一群被广成子压制了很多年的人却这样认为,他们曾经随着广成子干过更加疯狂的事情。

“广成子曾经命令族人修建过通天塔,所谓通天塔,就是高耸入云的一座巨塔,

伏羲氏那一群被广成子压制了很多年的人却这样认为,他们曾经随着广成子干过更加疯狂的事情。

    “广成子曾经命令族人修建过通天塔,所谓通天塔,就是高耸入云的一座巨塔,结果,巨塔倒塌了,族人死伤无数。

    广成子还下令族人辟谷,他认为人之所以不能与自然相通,就是因为腹中污秽太多,于是,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族人不饮不食,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族中的婴儿,体弱者相继死去。

    如果不是广成子自己突然想要吃饭了,会有更多的族人被饿死。

    他还召集部族中的妇人与捕捉来的虎,熊,豹,狼,大蛇居住在一座山洞里,期望能够诞育出他想要的更加强大的新人。

    虽然,这些野兽的爪牙已经被剪除,进入兽窟的妇人们还是死伤惨重,当然,最后离开兽窟的妇人只有六个,她们已经变成了真正的野兽,是依靠吃这些野兽的尸体才勉强活下来了。

    这只是广成子做的恶事中的一小部分,他这个人似乎从来没有把人当做人看过,剥皮,挖心,活埋,火烧,水淹,更是常事。

    不过,他作恶是有规律的,有一年,他真的很邪恶,可是呢,有一年他又表现得高高在上,对族人不理不睬,偶尔提出来的一些意见,却都是真知灼见,伏羲氏的软梯,伏羲氏的音律,伏羲氏人的穴葬之法都是他提出来最后被遵行的。

    不仅仅是这些,广成子还规定向阳坡上才能种植枣树,沟底不可建屋,第一声春雷之后再进山林就要防蛇,族中妇人长成之后,就要拿其中的一部分去跟别的部族交换。

    他还教会了族人辨铜,炼铜,烧陶,他甚至还利用蜗牛壳,贝壳烧出来了很坚硬的石头,用这种石头修建的房子不生虫蚁。”

    元绪把话说到这里,就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云川的战利品,树脂里边的广成子面目狰狞的瞅着他,元绪忍不住低下了头。

    阿布笑呵呵的道:“很明显,有两个广成子,一个善,一个恶,一个满是智慧,一个心如蛇蝎。”

    说完,也看着云川的收藏品道:“就是不知道这个是善良的,还是恶毒的。”

    元绪点点头道:“这个应该是善的那个,那个不顾一切带着伏羲氏全族前来跟我们作战的广成子应该是恶的。

    族长杀错人了,应该杀另一个广成子。”

    云川摇摇头道:“广成子无所谓善恶,他的存在就是错误的,我甚至觉得这个人学伏羲氏的学问学坏了脑袋,本身就在我们剪除之列,杀了也就杀了,你们再加把劲,把这个广成子的人头也给我送过来,一颗人头放在这里,总是显得太单薄了一些。”

    元绪拜倒在云川面前,哀求道:“伏羲一族,性情温顺,族中之人更是老实听话,其中管理部族事物的大熊,芈熊和楚熊几个长老的才能不在我之下。

    恳求族长在于广成子作战的时候,放过伏羲氏族人,只诛杀广成子一人,留下其余族人并入云川部,这对云川部的壮大极为有利。”

    云川叹口气道:“你说的晚了,轩辕,蚩尤两人在抢夺伏羲氏族人的事情上已经进行了一月有余。

    他们这个时候把消息传给我,无非是说明,他们抢夺伏羲氏的事情已经进入了尾声。

    现在,就等着看云川部,与广成子大战一场,好收取他们最后的利益,说起来,这两个家伙,对我云川部还是贼心不死,总想着有什么天灾人祸能让云川部分崩离析,他们在一边捡便宜。

    元绪,既然你希望我少杀人,这不可能,如果我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我的武士们在作战的时候就会畏手畏脚,施展不开,而广成子对我满怀愤怒,他可不会对我的武士们手下留情。

    所以,你如果想要多留一些活口,那就要自己想办法,告诉你说的什么大熊,芈熊,楚熊,让他们看清楚局面,如果他们想要继续帮助广成子,那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他们想要摆脱广成子的控制,现在,是最好的时候。

    广成子吓破了他们的胆子,我也不用他们去对付广成子,只要在我跟广成子战斗的时候不要动弹就好。

    元绪,他们能不能活,在你,不在我。

    至于族人,我更喜欢自家部族繁衍出来的族人,现如今,云川部每日都有不少的婴儿降生,再过十余个寒暑,云川部本部族人就能把整个常羊山城装满。

    至于外来人,我不是很感兴趣。”

    说完这些话,云川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他身后的老大一群本族少年,其中就有小苦儿。

    “他们才是云川部日后的掌权者,云川部的希望。”

    夸父连忙道:“小鹰儿还没有回来。”

    云川看了夸父一眼道:“对,还有小鹰儿。”

    元绪又道:“族长,我想离开常羊山城。”

    云川点点头道:“准了,不过要小心,穿上你的龟壳去吧,我知道离开龟壳你的身体就发软。”

    元绪点头答应,瞅着云川身后的那一群少年,叹息一声就离开了天宫。

    云川起身的时候,那群少年也纷纷起身,跟在云川身后一言不发的走了。

    阿布对夸父道:“再有几个寒暑,我们就不中用了。”

    夸父摇头道:“这里面最优秀的会留下来,大部分是要离开云川部跟睚眦,赤陵一样,去外边开拓自己的天地。”

    阿布道:“我有时候就想不明白,族长如此费心的将这些少年培养成人才,最后却要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派出去,这是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夸父白了阿布一眼道:“如果你能明白族长的心意,你早就不是这么傻的阿布了。”

    阿布哈哈大笑道:“还真是这样。”

    面对传说中的广成子倾尽全族之力来袭的时候,他们两个更愿意说一些闲话,而不是把所有的重点放在广成子的身上,不论是活着的广成子还是死掉的广成子,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差别。

    最多就是一个早死,一个晚死罢了。

    这就是云川部人的自信,这种自信不是突然产生的,而是长久以来云川带着族人一点点建构出来的。

    一个大一统的族群,如果没有这种无惧的心态,何谈什么大一统,只有当这种无惧,彻底的融入到血脉中,才能真正做到源远流长。

    至于那些被云川教导了多年的少年,他们就是云川意志的化身,等这些化身成长起来了,就会变成无数个云川洒向蛮荒的世界。

    现在的常羊山城算不得什么,现在的云川部也算不得什么,常羊山城即便是再坚固,也终究会有被攻破的一天。云川部即便是再强大,也终究会有败落的一天。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不朽,也没有什么样的王朝能够永远存在,就算是云川部也不成。

    只要云川的意志还能传播下去,就是他最大的胜利。

    云川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尽可能多的人拥有跟他同一个维度的思维。

    常羊山城下的第一场雪很快就融化了,冰雪融化之后,气温反而在上升,常羊山上除过各种松树,柏树之外,就不剩下什么绿色了。

    竹子长在山谷里,轻易不往山上跑,所以郁郁葱葱的。

    广成子还在两百里以外,对于这一点云川不担心,相反,他反而为广成子担心怎么过河。

    赤陵走的时候,就带走了一百多人,愿意留下来的鱼人更多,他们如今已然习惯在大河上讨生活了。

    就算大河里的鱼因为上一次发大水的缘故,不再洄游了,大河边上还有足够多的池塘。

    池塘里的鱼已经很多,所以,鱼人部现在不怎么跳进大河里去抓鱼,部族需要腌制咸鱼的时候,直接用网往外捞就是了。

    冬日来临之前,鱼人部已经把池塘里的鱼捞出来了,而且把池塘里的水也放出去了一大半,等塘泥露出来的时候,就到了云川部挖莲藕的时候了。

    有鱼,有莲藕,足够鱼人部食用,还有多余的鱼跟莲藕让他们去市场上换到别的食物。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生活经济圈子,鱼人部非常的满足。

    与鱼人部的经济圈不同,夸父也曾给巨人部弄了一个经济圈——饲养鳄鱼。

    这里的池塘距离夸父糟糕的鳄鱼池塘很远,前两年的时候,夸父趁着鳄鱼回归的时候,特意把一些小鳄鱼放进一个池塘里饲养。

    为了有一个很好的收成,巨人们抓来了很多的小鳄鱼丢进了这个水塘,然后就高高兴兴的回去了,一心等着鳄鱼长大之后捕捞。

    秋冬日来临的时候,巨人们来捕捞鳄鱼了,结果,一条鳄鱼都没有找到,仔细研究之后才发现,原来鳄鱼不是鱼,它们长着四条腿……会跑……

    最要命的是这些鳄鱼跑进来鱼人部的荷塘,这让鱼人部损失了很多的鱼,而且,淤泥里动不动就能看到鳄鱼,导致鱼人部采莲藕的工作无法进行。

    于是,巨人部不得不一边抓鳄鱼,一边帮助鱼人部采莲藕。

    巨人们在淤泥中瑟瑟发抖,却不敢看自家族长,谁看谁挨揍。

 文学

新挖出来的莲藕脆甜,脆甜的,对云川部的族人来说,这东西就跟水果差不多,洗干净去皮,一人拿着一根啃,已经成了挖藕现场的普通场面。

    夸父从淤泥里抓着鳄鱼尾巴把这个家伙拽出来,不等鳄鱼转身咬他,就用胳膊夹住鳄鱼的长嘴,从腰上抽出一根准备好的细牛皮绳在鳄鱼嘴巴上缠绕两下绑好,就随便丢出鱼塘,然后,继续找鳄鱼。

    大鳄鱼很好找,麻烦的是小鳄鱼,夸父脚踩住了一条鳄鱼,俯身从脚下拽出一条一尺多长的鳄鱼,叹口气就随手丢给了岸上的巨人孩子,这些身体高大的孩子们得到鳄鱼之后,就用一根木棍将鳄鱼穿起来放在火上烤。

    云川部下辖的部族,唯有巨人部还是在施行集体劳作。

    一旦有了工作,就会全员出动。

    他们这样的劳动方式,是云川特意要求的,跟鱼人部,以及云川部的人相比,巨人部的劳动效率不算高。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就是——现有的经济活动都跟巨人部的身高不相称。

    所以,云川在很早以前就在努力的教导夸父打铁,冶铁,结果,能学会这个手艺的巨人很少,不能有效地将常羊山城里的铁匠铺子规模扩大。

    云川在鱼塘边上也啃了一根莲藕,跟泥水里的夸父招呼一声就回常羊山城了。

    自从听说广成子要来,精卫,阿布都不希望云川离开常羊山城,去野外活动。

    刚才有一只丹顶鹤从远处飞回来了,这就表示带兵远征的狱滑有了新的消息。

    他们是初秋的时候走的,即便是现在也没有找到刑天的踪迹。

    他们找到了刑天以前修建的望海城,可惜,这座城池已经被白脸野人糟践的不成样子,他们没有看到任何重新修建过的痕迹,也就是说,刑天没有回来。

    按理说,在洪荒世界里,找不到一群人才是正常的,找到了,才是非常非常不正常的。

    就在狱滑觉得大家应该掉头回家的时候,三支军队的统帅隶首,却下令大军在大海边上驻扎下来,没有找不到人引发的懊恼之意。

    这就让狱滑很是怀疑,隶首一定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去问隶首,却被隶首不留情面的给拒绝了。

    真正说起来,三支军队中,隶首最不喜欢的就是云川部的人。

    自从上回巨人部的甲士们不肯直接杀死防风氏残余巨人,隶首写信告状,结果被云川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通,还说他多事。

    这件事出来了,不仅仅是隶首开始讨厌云川部,就连蚩尤部的虎战士也觉得云川部的人都是一群混蛋。

    很多事情隶首宁愿跟虎战士商量,也不肯跟狱滑多说一句。

    狱滑一怒之下就带着自家的队伍距离轩辕,蚩尤两部远远的,独自成营。

    东海之滨水网纵横,处处都有上一次大洪水之后留下来的痕迹,如果说常羊山下湖泊众多,那么,这里基本上就是湖泊的世界。

    只要是低洼地,基本上都成了湖泊。

    在这样的地形里寻找刑天的踪迹,狱滑觉得完全是痴人说梦,没有成功的可能。

    隶首几次三番警告狱滑不得远离,狱滑不听,隶首在警告过很多次之后告诉狱滑,他们两部将不再为不听话的云川部军队安全负责,狱滑欣然接受。

    他认为,云川部的两千武士,有直面刑天全部侵袭的实力!

    狱滑在给云川的信里把这一堆琐事都说完之后,在信的最后部分,才告诉云川,赤陵在水里。

    “赤陵在水里?”云川看完信之后自言自语一句。

    既然赤陵在水里,那么,狱滑说云川部两千人有直面刑天的能力,这句话也就不是自吹自擂了。

    狱滑在信中还若有若无的说出了隶首,虎战士他们想让云川部的两千人替他们打头阵。

    而且,还不告诉他们刑天会从哪里过来。

    狱滑私自带着云川部的人在水边建立营寨,也是有考量的,那就是尽量的与流浪在外的赤陵靠近。

    这个想法里面,还有更深一层的想法,那就是赤陵一族准备在这个靠近大海的水网纵横的地方安身或者暂时安身。

    不问情由,不问自身条件就直接投奔怒海,这不是云川教导赤陵后想要的结果。

    也不该是赤陵想要的结果。

    先在海边历练,然后再进入大海,最后再进入深海,去做最伟大的探索,这才是云川想要的,也是赤陵想要的。

    “挺好的。”云川看完狱滑来的书信之后,就让精卫把书信收起来。

    轩辕之所以要追杀刑天,不仅仅是为了除掉他,更多的是想进行一次有益的探索,尤其是能借助蚩尤部,云川部的力量一起探索,对轩辕来说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一种手段。

    考虑完毕了狱滑的事情,顺便也知晓了赤陵的打算,云川还是叹了口气,对睚眦这个家伙有些失望。

    在今年初入冬的时候,睚眦部开始向外扩张了,不仅仅与轩辕族的虎部落起了冲突,还越过蚩尤部空无一人的领地,意图向东发展。

    睚眦杀了虎部落族长的儿子,并且在落叶原与虎部落的族长虎贲恶战了三场之多。

    虎贲不是他的对手,睚眦击败了虎贲三次,每一次都饶了他的性命,事情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已经非常好了,这足以让虎贲生生的咽下儿子被杀的事端。

    可惜,睚眦却在最后一次击败虎贲之后,斩掉了虎贲长达半尺的胡须。

    结果,虎贲羞愤之下,自杀了。

    轩辕什么话都没有说,云川写信给轩辕提出赔偿,轩辕一笑了之,口口声声说是虎贲父子自寻死路,怨不得睚眦。

    什么时候轩辕这么好说话了?

    不知道睚眦信不信,云川是不信的。

    越过蚩尤部空无一人的领地,直奔阪泉之地的事情,蚩尤也表现出来了极大的宽容,在云川给蚩尤写信表示歉意的时候,蚩尤也大方的表示,这不算什么大事。

    昔日因为一头野猪,就能与轩辕部杀的昏天黑地的蚩尤,真的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老好人吗?

    无论如何,云川都是不相信的。

    睚眦已经很危险了,这是云川的判断。

    只要在这个时候,云川表示出半点对睚眦不满的意思,不论是轩辕部,还是蚩尤部很愿意挑选一个合适的时间,将小小的睚眦部覆灭掉,所以,云川在这个时候不得不大力的支持睚眦占据阪泉之地。

    最让云川不能理解的是,睚眦在进军的过程中,大肆的劫掠那些穷苦的野人部落,他的睚眦部滚雪球一样的迅速扩大。

    就目前而言,轩辕,蚩尤两人都已经放弃了掠夺野人部落的行径,睚眦出身云川部,却愚蠢的认为,一个部族是否强大,跟人数有关。

    无牙已经被云川派去了睚眦部,带着云川对睚眦的期望去的,既然睚眦部已经分出去了,云川就没有用命令的语气,而是以朋友的身份,说明了一下睚眦部如今面对的大局面。

    “你说,睚眦会听我的话吗?”想到这里,云川对精卫道。

    精卫摇摇头道:“不会听!”

    “为什么不会听,睚眦不会真的认为自己可以独立了吧?”

    精卫看着云川道:“你不喜欢睚眦,他为什么还要听你的话?你已经抛弃了睚眦,他为什么还要听你的话?”

    云川皱眉道:“我没有抛弃他,也没有不喜欢他。”

    精卫趴在云川肩头,淡淡的道:“从你让他带着族人离开的时候,睚眦就认为你不喜欢他了,也抛弃他了。”

    云川连忙道:“这是我的安排,神农氏的人盲目融入云川部会让云川部变得不那么纯粹,必须有一个人带着这些人另辟生路,很多时候,不是大家统统抱在一起就更好。”

    精卫叹口气道:“你知道的,睚眦这孩子从来就不是一个聪明人,而且他的想法很奇怪,他总是觉得跟着你,被你使唤来使唤去才是你喜欢他的表现,只要跟在你身边,哪怕被打,被骂,他也不会往心里去。

    这些孩子中间,你打骂睚眦的次数最多,却把他第一个分了出去,美其名曰,为别的孩子让位置。

    这肯定让他受不了……”

    云川一拳砸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把精卫吓了一跳,不解的瞅着云川不做声。

    “跟别的孩子相比,他已经成年了,既然成年了,就一定要为部族做事情,成年了,就不要在做事的时候还认为自己是一个小孩子,可以向我们讨要关爱。”

    精卫瘪着嘴巴道:“你不要这样说话,睚眦喜欢你,我偷偷告诉你啊,他可能把我们当成他的父母了。

    你把他赶走,给小鹰儿,小苦儿他们腾位置,已经伤了他的心。”

    云川闻言更加生气,指着精卫的鼻子道:“一个人如果不能自立,算什么人?

    我这么多年苦心孤诣的教导他,难道就是这个结果?”

    精卫瞅着云川指到鼻尖的手指,两只瞳孔慢慢的向一起靠,最后笑道:“他比较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