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挤入她的紧致狠狠顶弄_手指下的高潮h

2021-11-10 16:10:14情感专区
 “一般人说不出这种话。”

  “一般人也煮不好清越觅岚。”温如意径直将茶水倾倒,声音清冷。“知道怎么煮这种茶的人不应该过这种日子。&rdqu

 “一般人说不出这种话。”

  “一般人也煮不好清越觅岚。”温如意径直将茶水倾倒,声音清冷。“知道怎么煮这种茶的人不应该过这种日子。”

  周二爷心头一震当场跪下“请姑娘赐教。”

  “不敢说赐教,我只不过喝过些好茶罢了。”她从容地走到一边,避不受礼。“你以前应该过得体面,现在这样就不怕故人看见心寒吗?”

  他潦倒数年,什么样的话都听过从不往心里去,可今天却如醍醐灌顶一般神志清明。这个陌生女子绝不像她说的那样是个无名之辈。

  “今天听姑娘一席话周某也算受教了,还请姑娘不吝赐教,今后姑娘随时来,我这破茶馆也算蓬荜生辉了。”

  程疏晏见过许多英雄末路,不难认出这位茶师曾有一段失意的过往,可不知怎么的,他竟被她三言两语说服。

  其实根本不算三言两语,她只是轻飘飘地说了几句话,甚至不留心根本听不出来说教的意味,偏偏越是如此周二爷越是心悦臣服。

  她微微摇头,曲起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我只不过是个路人罢了,随口说几句话,不值得你这么兴师动众。”

  “姑娘高洁,是我莽撞了。”周二爷思索片刻说“若姑娘不嫌弃,我这里的清越觅岚都为姑娘留着。”

  温如意轻笑一声,客气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恰好云收雨歇,正是出门的时候,两人便没有久留,只坐了片刻就转身出门。周二爷亲自送到门外,恭敬远送。

  莫尧往后退了两步说“她身边的男人看起来可没那么好说话,你可别连店都搭进去。”想要讨美人欢心的事情他见得多了,换作平时他根本懒得管,可这一次那个男人看起来就不好惹,他可不想刚安顿下来就被扫地出门。

  “别胡说。”周二爷板着脸骂了一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油污又看了一眼头顶上半旧的匾额。“关门。”

  “这么早就关门?你脑子坏掉了吧!”莫尧急得叫起来,就算挣不了几个钱也比关门好啊。

  周二爷亲自把楼里的客人都送了出去,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把门拴上。这日子算是到头了。

  平安听见外面的动静冲出来的时候门已经关严实,大堂里一个客人都没有。“怎么回事?”

  把所有人都叫过来之后周二爷特意洗了洗手从裤腰带里解下来一个褡裢,一桌子有零有整的铜板银块散在桌面上。

  他清了清嗓子说“我打算把店关了,你们有来的早的也有来得晚的,我心里有数,今天给你们结了工钱都自己找下家吧。”

  “你脑子有病啊!好好的关什么店!”莫尧大喊,刚才那女人究竟给他喂了什么**药,怎么几句话的功夫就把魂都勾走了!

  其余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他又抽什么风。平安挠了挠头说“不过日子了?”

  “不过!他要成仙了!”莫尧咬牙切齿地说。

  周二爷郑重说“你们在这里不会白干,这个月的工钱我照样结,你们可以放心找下家。”

  大堂里的伙计纷纷拿了钱走人,只剩下平安和莫尧还站在那里。

  平安倒是无所谓的,只要给了钱哪里都一样,他只不过是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店又不是你自己的,凭什么你说关就关,你倒是问问我怎么看!”好不容易捱到别人都走了,莫尧这才爆发,红着脸粗着脖子喊“这地方也有我一份,你凭什么说关就关,我不同意!”

  “这里有二十两,就算利滚利也够你当初给的钱了。”

  “我不要!我就要这个店!”

  这个店虽然开了有些年头,不过也没什么特殊的意义。周二爷想了想说“那你给我四十两,这店给你。”

  “这不是店的问题!”莫尧气得瞪大了眼睛,活像要吃了他似的。

  周二爷纳闷地看着他“钱也不要,店也不要,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就想在这个店里当伙计,莫尧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却不敢说出来,生怕别人觉得他没志向。

  “我是不想看你被人骗了。”

  “她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没理由来骗我。而且我也没什么可骗的。”周二爷想都不想就说。

  莫尧气得肝疼,敲着胸口说“你没听说过杀猪盘?那是等着把你养肥了再杀,你以为她是什么好人!”

  “你别这么说话。”周二爷教训了一句,还是拨了二十两银子出来。“你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就别说店的事情了,我再给你添五两,就算了吧。”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她让我没了生计,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莫尧气红了眼喊“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没听过吗!”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饶是存了愧疚的心思也受不住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问,周二爷的脾气也上来了,把银子往边上一推。“你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我下跪求饶?”

  说到后面已经成了气话,要是平常自然能听出来不同,可现在两人都在气头上,简直跟火上浇油没有区别。

  平安听了半天还是没有听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跟你没关系!”两人齐声说,吼完之后周二爷稍稍冷静了些,咳了两声说“把你的工钱拿走。”

  “以后二爷不开店了吗?”平安问。

  周二爷想了想说“不知道。”

  “那二爷要是还开店总要招伙计的,我还想跟着二爷。”平安憨憨一笑,只拨了这个月应该拿的工钱。桌上剩下的恰好是这个月剩下的部分。

  “你还想跟着我干?”周二爷就是再混账也对自己这几年的状况有所了解,总不至于是因为自己是个好掌柜才跟着自己的。

  平安又笑了“这不是老东家好说话么,二爷知道我跟外头的人处不来,你要是觉得我能用,就给个机会吧。”

  “把银子全拿走。”周二爷虎着脸说,平安的脸一下就垮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他说“我记住你了,以后要是还开店还叫你来当伙计。”

 文学

程疏晏默默地走在她身边,眼看快要到甜水巷才开口。“别太信茶馆里的人。”

  “我知道。”她随口答了一句,问路边的人“老徐在不在家。”

  中年妇人满脸古怪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找他干什么。”

  “找他帮个忙。”程疏晏随口问了一句。“你跟他熟吗?”

  没想到妇人开始骂人“你啊小后生说什么啊!哪个跟他熟啦!你啊再要瞎说我叫人抓你哦!”

  “姐姐别恼,我们只是想打听一下这个人。有事要找他,你帮帮忙别叫我们白走一趟。”

  “小姑娘说话好听的啦,不过不是我不帮,是这人已经死了,我帮不了啊。”妇人无奈道。

  这倒是令人意外,程疏晏问“什么时候死的,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那谁知道,反正还不就是那些人。”

  语焉不详往往意味着秘密,程疏晏暗暗记下这人的长相,问清老徐家的位置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并不说话。

  老徐家门前很干净,干净得很离谱。

  房门大开,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两人正不知从何看起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背着柴火的男子紧张地看着他们从背后抽出柴刀“你们是什么人!”

  程疏晏眼明手快地把她拉到身后,跟着摸上后腰的短刀。“你是什么人!”

  “这是我家!”男子看他们穿得与众不同一时判断不出来是不是小偷,接着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们来找老徐,这不是他家吗,怎么变成你家了。”程疏晏说。

  男子一听就松懈下来,把柴刀重新塞回柴堆中。“他死了,这里被我买下来了。你们走吧。”

  从自己搬进来之后三天两头有人来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大壮刚把柴火放下一回头就看见刚才那个年轻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自己背后,顿时吓得往后跳,摔了个狗吃屎。

  “你干什么!”

  “你为什么会买这间房。”程疏晏盯着他问,热凶的房不好卖,没人想住这种煞气重的地方。

  大壮气冲冲地一拳挥过去却被他轻易躲开,反而让自己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又摔跤。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程疏晏无奈道,他今天不想动手。站在院中的人一身寡淡的衣裳,似乎正在看院子里的树。他不想被她看见自己凶神恶煞的样子。

  风轻轻吹动她的面纱,带来阵阵桂花香,今年的桂花开得晚,往年这个时候都已经落尽了,可这里现在却还开得茂盛。

  “那人说他是从地保那里买的,因为比附近的房子便宜了一大半,就算刚死过人他也只能认了。”程疏晏说完之后发现她一直盯着树看,奇怪道“这棵树有什么不同吗?”

  “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先是面铺的李老二,现在又是老徐,都是一夜之间出事,你觉得其中有什么关联?”程疏晏说。

  “那个小乞丐危险了。”

  希望他听了自己的话已经跑出城了,不然要是被发现恐怕凶多吉少。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她,因为自己总是被案子吸引,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带她出门的初衷。

  “也许只是意外,巧合罢了。”

  “你觉得能骗过我,还是能骗过自己?”她轻轻笑了,他就是这样的人,谁也改变不了。

  “这棵树有点古怪。”她示意他仔细看树上的花,寻常的桂花大多是金黄色,可这一棵是橙红色,红得很诡异。

  程疏晏双手背在身后绕着树看了两圈挑了个地方挖了两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官府的人来得很快,和程疏晏交涉过后把他们护送走了。

  桂花树下还埋着两具尸体,正是失踪多时的李老二夫妇。仵作检验后说这两人死了有半个月了,正好和他们失踪的时间合的上。

  这下子问题一下子就复杂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会让一对开面店的夫妇死在一个赌鬼家里?

  最容易被联想到的就是谋财害命,可赌坊的老板说在李老二出事前三天老徐就已经还清了在自己这里所有的赌债,他当时还以为这家伙发大财了,谁知道还不满一个月就听说他横死在家里。

  “有没有可能是买凶杀人?”

  程疏晏看着手里的卷宗紧皱双眉“没道理,老徐虽然是个见钱眼开的赌棍,不过他胆子一直很小,就连厨房里的老鼠都能吓得他十几天不敢进厨房,更别说让他杀人。”

  可这确实是现在最合理的解释,他已经看了好几天却还是觉得没有头绪。直觉告诉他不会这么简单,可办案子不能靠直觉。

  如果不是恰好撞见恐怕这两件案子根本不会被联想到一起,那么幕后之人就能顺理成章地隐藏自己的痕迹,下一次也许就不只是这样。

  “下一次我会再带你出去的。”因为他的一时兴起破坏了难得的出游,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

  她正在插画,比划着枝干和瓶身的长度说“只不过是意外罢了,而且我也见识了很多新鲜事,还算有趣。”

  最后一只花落在自己应该在的位置后她满意地欣赏了一会儿叫他走的时候把花带走。“我这里的东西太多了,你替我分担一点吧。”

  神官本来就不住在这里,他为了调查这两件案子经常要在官衙和铜雀台之间往来,住在自己那里更方便。

  “我叫人送过来的胭脂水粉你用着合适吗?”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打扮了,尤其是按照世俗的标准,像一个没出阁的女孩子那样打扮。

  “东西都很好,放在我这里可惜了。”

  “下一次出门的时候我会带你去好看的地方。”

  她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算作答应。“天色不早,你应该回去了。”

  鼓声响起,又到了关城门的时候,恰好也是铜雀台关门的时间。程疏晏恋恋不舍地看着她“你就这么不想我待在这里吗?”

  “你留不住,就别说这种话了。”

  程疏晏追上去拉住她,千言万语堵在嘴边化作一句“你信我。”

  “我信,可是你该回去了。”

  希望你有天能明白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用承诺来留住一个人,我不怀疑你此刻的真诚,可是当你失信的时候似乎只有我一个人难过。没有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同样的伤,我也是人,我的伤痛不会比别人少,也不会比别人容易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