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同学夹到我好紧好痛_在落地玻璃窗前插

2021-11-10 15:40:39情感专区
“娘,周善还会吹笛子了,可好听了。”老三拉着他娘的衣袖说道。

  周善脸红红的,害羞的说:“我就学会了一曲而已。”

  “那也很厉害了,二哥都还

“娘,周善还会吹笛子了,可好听了。”老三拉着他娘的衣袖说道。

  周善脸红红的,害羞的说:“我就学会了一曲而已。”

  “那也很厉害了,二哥都还吹的魔音贯耳。”

  老二瞪了他一眼,“哪有那么夸张,就多跑调而已,初学者很正常好不好。我不信你能吹的比我好。”

  老三嬉笑着不接话头。

  “我怎么没听到过?”裴绣奇怪的说,府里的隔音效果没这么好吧?

  “因为我们都只在书院里吹啊,回来怕吵到妹妹睡觉,在书院里大家水平都一样,大家一起练习,谁也不用笑话谁。”老二理所当然的说道。

  “没关系,两个院子也隔着距离,不一定能听到,而且妹妹一天到晚的睡,也不会觉得吵,你们回来该练习就练习。”

  “那等会儿可以让周善吹一个给咱们听听,我也都没听过,老三你什么时候听过的?”老大疑惑的说,老三也不跟他们一个班啊。

  “我休息时间无聊就去找他们了,然后听到了一整片魔音绕耳的声音,吓的我赶紧捂住耳朵退了出来。然后在不远处,看到周善坐石头上吹笛子,跟大家五音不全可不一样,他吹的很好听。”

  裴绣摸了摸周善的脑袋,“按自己兴趣学就好了。”

  又对他们说:“你们想干吗就干吗,下棋的下棋,吹笛的吹笛,我跟你爹就坐着看就好了。等子时一过咱们再煮饺子吃。”

  老二棋子都捡好了,招呼着周善过来,“别吹笛了,大晚上的,咱们下棋吧,要么明儿白天再吹笛,你刚好可以教我一下。大哥跟老三他们两个臭棋篓子凑一起下,咱们就下咱们的。”

  老大对自己是臭棋篓子,深有认知也不反驳。

  老三却不服气了,“谁臭棋篓子呢,你也是初学者,咱们半斤八两,谁也不要笑谁。”

  “我说错了,你跟大哥是旗鼓相当,刚好凑一起玩儿。”老二嬉笑着认错。

  四个人这才安分下来,两两对弈。

  下人们年夜饭一吃完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当差,银杏跟李嫂也回到主院。

  让厨房把碗筷收拾掉后,她无聊的来来回回看几个小子下棋。看了好一会儿也看不明白章法,还是回位置上撑着下巴坐着。

  “你要是困了就回去睡吧,我守着就好了。”周成看她无聊的直打哈欠说道。

  “那怎么行,今年是你当官的第一年,意义不一样,除了闺女还小,咱们全家肯定要在一起守岁。”

  “嗯,我看你挺困的,你要不要练会儿字,打发时间?”

  “也行吧。”总比这样干等好,她转头对银杏说道:“你去屋里把我的笔墨纸砚拿过来吧。”

  刚研好墨,还没动笔就听到一旁他们的吵闹声,原来是老大下错了要悔棋,老三不让。

  “你前面悔棋我都让你了,凭什么我不能悔棋。”老大梗着脖子说。

  “我悔棋的时候你还没落子呢,这会儿我都落子了,你怎么还能悔棋。”老三觉得自己比较占理。

  “你一开始又没说落子不能悔棋,同样都是悔棋,本来也没什么区别,一人一次很公平。”老大伸手就要把棋换位置,老三阻拦着,寸步不让。

  两人手抓着手,僵持着。

  裴绣过来让他们先把手分开,“好好的,怎么又吵起来了,一人让一步不就好了。”

  “娘,我前面都让他悔棋了,他现在却不让我悔棋。”老大拉着她衣袖说。

  老三不甘示弱,有理有据的也跟他娘解释了一遍。

  这么简单的事还要吵?

  “嗯,你们各说各有理,这样吧,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这一次让老大悔棋,接下来不管怎么下,公平起见,谁也不能悔棋。二是,这一次不允许老大悔棋,但是老大在这一局有一次悔棋的机会,而老三没有。你们觉得如何?二选一,也绝对公平。”

  两人皱着眉头思考着,感觉也没啥区别,但是又觉得挺公平的。

  最后还是老三干脆的拍板说:“我让大哥二选一,看他这次悔是不悔,不悔机会就留下次。要悔我就大方点让你悔一次。”

  这下换老大犹豫了,但是他犹豫不过三秒就说,“我就悔这一次。”

  说完就伸手给棋子换个位置。得意的看向老三,还不是让他换了。

  老三哼了一声,就也跟着落子了。

  看着两人又和平的下了起来,她摇摇头,也去一旁看看老二跟周善。这两人还会互相谦让一下,不会像老大老三那样,一晚上都很安静的在思考着下棋。

  她放心的又去一旁练字,一旁的字帖还是几个小子去书店时给她淘的,簪花小楷,很适合女子练习书写。

  她也很喜欢这个秀气字体,以前写字也只是随意练习,周正就好。但是有了这个字帖后,她就照着字帖练习。

  周成也站一旁看着她写字,他白日很少在家,所以也从没留意过她写的字。

  对她的字的认知还停留在写信时,那勉强能看的阶段。现在这会儿看一下,实在让他意外不已。

  没想到他在努力当差的时候,媳妇儿也在努力学习,丰富自己的兴趣,还进步相当大。

  他夸赞道:“写的有模有样了,看着很能拿的出手了。”

  “勉强能入眼了,也不枉费我的坚持了。你要不要也写写打发时间?”

  他摇摇头,很有自知之明的说:“我哪会写字。不跟狗爬一样,怎么拿的出手。叫我舞刀弄枪倒还可以。”

  裴绣笑着说:“刚吃完饭舞什么刀,那你还是坐着闭目养神吧。”

  “嗯。”

 文学

随着城门口的钟声响起,他们也知道到子时了,管家早就在大门口候着了。钟声一响起,他就放了一大串的炮仗。

  “啊,终于到点了,不下了,不下了,下的我头都疼了。”老大听到钟声后,激动的直接放下棋子站起来。

  老三坐了这么久,也早就不耐烦了,没下完也不管了。

  “我们也别下了。”老二跟周善也站起来伸了伸懒腰。

  他们整了整衣服,排排站着,一起对主位上坐着的爹娘跪下叩首,“祝爹娘新年快乐,万事顺遂!”

  夫妻二人笑着让他们起身,把准备好的红封一人给了两个。

  “我跟你爹,一人给一个,收好了,可别掉了。”

  “谢谢爹娘!”他们喜笑颜开的接了就揣怀里,打算待会回屋了再看。

  厨房这时候也端来了一大锅饺子,恭敬的请大人夫人少爷们入座。

  他们这会儿其实也不饿,但是闻着饺子的香味,他们觉得自己还能吃一大碗。

  裴绣就意思的吃了几个,剩下的都给他们父子几个包圆了。

  “你们吃这么多,等会该不好睡了。”

  “不会的娘,我们还在长身体,等会儿一路走回去也能消消食。”老大一口一个的吃着,老三吃不完的,他也接过去吃掉。

  他是真的过过苦日子,对食物他从不浪费。

  “回去早点歇着吧,明天多睡会儿,不用早起了。”周成看他媳妇儿已经很困了,就打发他们几个早点回去。

  “爹娘晚安。”

  送走他们后,夫妻俩也回房了,简单洗涑了一下,把闺女挪进去一点,就上炕睡了。

  第二天周成一起身,裴绣也醒了,迷糊的睁开眼,看着天还灰蒙蒙的。

  “什么时辰了?”

  “时辰还早,你再睡会儿。”周成掖了下被角说道。

  “嗯。”应了一声后她又沉沉的睡去了。实在是夜里太晚睡了,现在才刚卯正,还很早。

  几个小子今天也睡的比较晚,爹说不用早起,他们也就多赖了会儿床。

  直到辰时,青松青竹来敲门说虎子来了,他们这才慢吞吞的爬起来洗漱。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老大边洗漱边问。

  “我过来拜早年啊,婶子还给了我一个大红封呢。”虎子咧着嘴炫耀着。

  “给你赚到了,我们等会儿也要去邱叔家拜年。”老大看着红封也眼馋,洗漱完就跑去跟几个弟弟说。

  他们都眼睛冒光的点点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他们在城里呆久了,都差点忘了可以去串门拜年。但是要先去给爹娘磕个头先。

  知道他们几个要去邱府,裴绣也不阻止,给邱大人拜个年也是应该的,他们在城里也就与邱大人一家交好。

  有个可以串门的地方也不错,更何况虎子过不了几天就要去军营了,让他们多松快几天也好。

  他们出门后也边走边说这事。

  “我等十五上元节过完就要去城外大营当新兵了。你们估计要很久都看不到我了。”虎子面色坚毅,也没有不舍,只是简单的陈述着。

  “这么着急啊?不晚一点吗?”虽然早就知道,但是老大还是有点不舍。

  虽然他们现在在不同的班上课,没有天天呆一块,但是偶尔下学了还能一起走,休息日时也能一块玩耍。

  现在这一走,估计没那么容易见到了。

  几个人说起这个话题,脸上兴奋的笑容也消失了,提前有了离别的愁绪。

  这让虎子有点不好意思,他本意也只是为了提前通知他们一下,没想到会影响到他们的心情。

  “你们别这样,又不是见不到了。今天可是新年第一天,你们可不能哭丧着脸,这样我就不带你们去邱府了。去了,我义父看了也不开心,怎么给你们大红封。”

  虎子把他们的嘴角一个个提起来,把手里的三个红封拿出来甩了甩,笑着说:“想一想,呆会儿一人可以领一个大红封你们是不是就能高兴起来了?”

  老大为了不让他们都沮丧着脸,也为了不让虎子为难,配合的抢过他手里的红封。

  “给我们看看有多少,我们再考虑要不要多磕几个头。”

  他们几个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注意力被转移后,也好奇的伸着脑袋凑上去看看。

  “哇,是花生形状的银裸子。好漂亮啊,你义父义母给的吗?”老大惊喜的举起来,反复看着,然后传给其他人。

  他又继续开第二个红封,是一个碎银子,“这是我娘给的吗?跟我们的一样。”

  虎子点点头,接过红封,把银子又放了回去。

  第三个是个圆形,像弹珠一样的银裸子,圆溜溜的看着也很喜人。

  “还是你义母有新意,送的银裸子都还做的这么漂亮。我娘就只简单的放了块碎银子。”老三爱不释手的摸着花生银裸子,他还是喜欢这个。

  “婶子比较朴实,有银裸子已经很好了。咱们在乡下时,爹娘能给个两文钱就已经很好了。”说起爹娘,他也好想他们,心情一下子也低落了下来。

  他们正对花生银裸子感兴趣,也没发现,在那里拿着来回传着看。

  “是啊,给碎银子咱们还能拿去花,这个花生跟珠子形状的银裸子,你们舍得拿出去花用吗?”老大还是比较喜欢简单的碎银子,花起来比较舍得。

  “是的,这花生跟珠子形状的银裸子只能收藏了。”老二也点点头,他们都很缺钱,还是碎银子比较舍得拿出来花用。

  老三不舍的把花生银裸子还给虎子,“那我还是喜欢这样的,我可以忍着不花用,娘每个月给的月钱也够我花了。”

  “那等会儿邱夫人要是给我们花生裸子,我们就留着给你换。爹娘给了两个碎银子只能换两个花生,你还要好好攒钱才行。”老大逗着他说。

  他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好,那我先换两个,等我攒够了,我再跟你们换。”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就到了邱府门口,刚刚离别的愁绪已经都被花生裸子揭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