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_粗大烫进出腿间粉嫩屁股

2021-11-10 09:55:11情感专区
男人一切如常。

  小姑娘撇了撇嘴,果然是她困懵了。

  可他不想给人瞧的情绪,任由人看破眼,也看不出半分。

  去的是一个山庄,地方很大,七点出发,九点才到。

  白茫茫

男人一切如常。

  小姑娘撇了撇嘴,果然是她困懵了。

  可他不想给人瞧的情绪,任由人看破眼,也看不出半分。

  去的是一个山庄,地方很大,七点出发,九点才到。

  白茫茫的一片,一下车,冷空气就席卷而来,温吟裹了裹棉衣,可怜巴巴的往傅叙那边凑了凑。

  冻得说话的声音都轻颤:“好冷好冷~”

  雪花飘来,落在她的发丝。

  傅叙拉着她进了屋,屋内空调开得暖,他们是先到的。

  先前不觉得,现在只觉得小姑娘的手细软细软的,弱骨纤形,仿佛只要他轻轻一用力,就能折断她这小手。

  经不起太大力道。

  一进屋,温吟就往空调底下凑,冷得直哆嗦。

  她戴着棉衣的帽子,围巾也挡住了小脸,只露出一双雾蒙蒙的眼睛。

  模样温婉可爱。

  她吸了吸鼻子,看向傅叙:“哥哥,你去忙,我在这儿待着就好。”

  她知道他生意场上向来很忙。

  心底却也在暗暗打算盘,就是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喝酒呢?

  小姑娘微微舔了舔唇瓣,先前的滋味,一直在脑海里惦记着。

  惦记得心痒痒。

  有些东西,有过一次,就会想第二次。

  可她一直一直找不到机会,也有些不太敢,怕他发现了。

  她琢磨着,他那般的自持,不落凡尘,距离感把握总那么得当,又沉敛有担当。

  要不就先把他睡了,让他负责吧。

  啊——这男人就没那些世俗的欲望吗?

  她不信。

  她总要找到他有感觉的那个时刻。

  那个时刻再去撩,才是最致命的。

  要么就是,撩到他有感觉。

  傅叙不知道她小脑子里在算计琢磨着什么。

  男人嗓音温和:“吃饭的时候让助理叫你。”

  小姑娘乖巧应声:“好的~”

  ……

  隔壁房间。

  只有两人相谈。

  一位温润清冷,另外一位也是成熟稳重。

  “约了傅总许久,怎么这才有空?”

  傅叙低笑:“实在抱歉,家里有事儿走不开。”

  那男人一笑,微微抿了一口茶:“听说了,傅总在家带孩子。”

  傅叙笑而不语。

  带不带孩子的,他工作没耽搁。

  “这次项目工作室成立得很大,在国外,怎么样?这回有意向跟我一起去看看吗?”

  “科技开发傅某不是很擅长,就是投个资,岑先生盯着就是,我信得过你。”

  场面话,总一个比一个说的漂亮。

  岑继尧也不强迫他,只是说:“以后会在京城也成立一个工作室,我想回国发展,还需要仰仗傅总,今天我做东招待,傅总只管玩儿得开心。”

  他们在里面谈着。

  岑继尧总绕不开让傅叙出国的话题,这里面定然有坑。

  男人垂眸看了看腕表:“饭点了,岑先生。”

  “我倒是没关系,但小姑娘长身体,娇贵着。”

  岑继尧扬眉:“妹妹带来玩儿了?”

  “放寒假,就带着出来见见世面。”

  “那快别聊了。”岑继尧站起来:“都去吃饭吧。”

  “下午再谈,我一个团队都在别的房间等着呢,还有长远计划要跟傅总谈。”

  傅叙轻笑:“先吃饭。”

  他没打算和岑继尧长久合作,只给他投了一年,合约也是签的一年。

  岑继尧先去饭厅。

  傅叙亲自去隔壁房间叫温吟。

  这屋里空调温度开得高,进来还有些热。

  刚一进屋,小姑娘迎面就朝他扑了过来。516

 文学

少女带着清甜的气息,撞了他个满怀。

  男人顺势托住了她的腰。

  “怎么了?”男人垂眸看着她,低声的笑问:“这才多会儿没见,一见就生扑。”

  知道她就是想凑着自己闻味道。

  嗓音低缓:“公众场合,注意分寸,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他语气温缓又认真,体贴绅士,这么一张欲气的脸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莫名的有一种禁忌感。

  好像是不是公众场合,就能不成体统,就能随便搂搂抱抱了。

  他揉了揉温吟的脑袋:“走吧,吃饭。”

  两个人抵达饭厅。

  桌子上已经上完菜了。

  刚进屋,里面坐着的男人就看向了温吟:“哟,这是你家小孩儿啊?”

  他夸奖:“挺可爱的,看着很乖啊。”

  傅叙笑了笑:“嗯,妹妹。”

  岑继尧看着她:“你好,小姑娘,我叫岑继尧。”

  温吟心底顿了顿,在门口看到都觉得玄幻。

  心底千丝万缕,面上淡然如水。

  小姑娘温婉有礼:“您好,岑先生。”

  她万万没想到,岑继尧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

  而这个男人,一脸淡定,瞧不出他任何的怪异和不对劲,他就好像……就好像不认识她。

  傅叙没有让岑继尧跟温吟说很久的话,打断了让温吟好好吃饭。

  这一顿饭下来,温吟没有吃多少,但表现上是落落大方的。

  从饭厅里出来。

  小姑娘情绪如常,但平静的湖底,或许是暗流涌动。

  在外面不好问,他保持着距离,温柔斯文。

  这份温柔斯文的分寸感,在进屋时就瞬间化灭。

  而温吟想往里面走,找一下楚昧问清楚,岑继尧究竟回国干嘛来了。

  这个面见得实在蹊跷。

  刚迈出没两步,下一秒就被男人拉了过去。

  小姑娘太轻,傅叙没怎么把握好力道,实在不知道他这么轻轻一拽,就差点儿让她撞进了怀里。

  温吟手扶着他的胸膛,才踉踉跄跄的站稳,以为他是怎么生气了,才这么大力的扯她一下,水雾般的眼眸无辜又可怜的看向了他。

  男人垂眸看着她小脸:“今天的饭菜不和胃口?”

  “……”她还以为怎么了。

  抿了抿唇回答:“还好。”

  “吃的不多。”傅叙抬手,碰了碰她的额头,嗓音向来温柔:“没有感冒。”

  “是不是上山时凉到肚子了?”

  他垂眸,看着她的腰部。

  他淡然的视线扫过,于温吟而言却像是火一样灼烧过。

  他眼睛是温柔的,看向她腰的时候,不自觉会让人觉得他是带着其他情绪的。

  让她心瞬间狂跳。

  “没有。”

  温吟:“可能不太习惯和陌生人一起吃饭。”

  “是我疏忽了,不应该为了让你吃饭强行带你来。”

  傅叙:“吃什么?我让人送进来?”

  “现在不想吃了。”

  “喝点什么吗?”傅叙:“喝点热的暖暖胃。”

  娇气的小姑娘需要细心至极的呵护。

  她妥协:“那就热水吧。”

  “嗯。”傅叙坐下,温吟也跟着坐下。

  只听他温和的问:“今天晚上要住在这里,认床吗?”

  “生意谈不完?”

  傅叙回答:“今天雪太大,雪夜路滑,路也远,不安全。高速也可能会封路。”

  温吟抿唇:“认床,可能会睡不好。”

  “这屋空调一直开这么高。”傅叙抬手,摸了摸她的手,刚进屋,还是冰凉冰凉的。

  男人微微皱眉:“体寒。”

  大手裹住她的小手,细细的摩擦生温,给她捂热了。

  “下午哥哥要跟他们开个会,空调温度不行的话,我让人给你送暖水袋来,这里条件有限。”

  温吟点了点头,心里暖洋洋的。

  他的手很好看,很大,修长细致,手腕的腕表也有很高级的感觉。

  傅叙的审美向来很好,不论是穿搭还是小饰品,都挺精致的,都很好看。

  例如现在,他穿里面穿着黑色丝质的衬衫,袖口都高级,这些小点缀与别人身上的不同。

  他点缀出来,就像是给刻板严肃的西装增添了些野欲,却不失严肃。

  温吟想,这可能是因为他本身气质的原因。

  傅叙给她安排:“今晚可能十点回房间,认床的话,我过来看着你睡。”

  “好的。”温吟乖巧温顺的点头,就像是大人带着身边的小孩儿。

  任谁看了都是乖乖女。

  很快,热水就送了进来。

  温吟双手捧着杯子,一口一口的喝着。

  细嫩的唇瓣沾满水渍,在灯光下微微发亮,发丝有些凌乱的散在脸颊,莫名有几分娇气的美感。

  是那种美好温婉到想让人摧毁蹂躏一下的乖巧。

  傅叙觉得,可能是屋内空调的温度太高,让他有些热,后背密密的出了一层汗。

  “哥哥出去抽支烟。”

  说完,男人站起来,转身要往外走。

  温吟猛地一下抓住他的手腕,却被坚硬滚烫的触感吓了一跳,她感受到男人脉搏猛烈的跳动,野性到极致。

  她的小手忽然温凉的握上来,仿佛裹了一层电,让他浑身都麻了一下。

  这双细致漂亮的手,一直都矜贵斯文,这一刻青筋凸起,充满了野性的男人味儿。

  温吟太阳穴凸凸的跳了跳,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她手回自己的手背在身后,指尖仿佛还带着他滚烫的温度。

  她舔了舔红唇,声音娇软细弱,不自知的撩人心弦:“呃……我是想说,打火机在桌子上。”

  说着,她指了指桌面上的打火机:“抽烟别忘了拿。”

  少女的娇弱的声音与那舔唇的动作在他眼底发酵,逐渐的变了些味儿。

  血管里的血液从静静的流淌变得激昂,沸腾的乱窜。

  傅叙沉吟一声,唇瓣绷紧,垂眸,拿了打火机就出去了。

  温吟手里捧着杯子,咬了咬唇瓣看着他背影。

  怎么好像,心情不太好?

  难不成和岑继尧的生意谈的不太顺畅?

  温吟能理解,岑继尧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向来叱咤风云的傅总遇到些坎儿,也正常。

  要不今晚想个办法好好哄哄?

  ……

  傅叙手里拿着打火机开门出去,径直到走廊,风夹着细碎的雪花吹了过来。

  冷凉的温度让他一身热散了不少。

  男人“咔哒”一声,点燃了烟,不动声色的皱紧眉头。

  是那屋里温度太高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