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个男人扒开花唇轻咬小核_黑人粗大猛烈18P

2021-11-10 09:47:58情感专区
“我不是送了吗。”十五道。

  “可那只是宫门啊,楚少夫人都送楚大人到城门口了,你就不会不舍得殿下吗?”糖豆嘟囔着,“现在我就已经开始想念,我家

“我不是送了吗。”十五道。

  “可那只是宫门啊,楚少夫人都送楚大人到城门口了,你就不会不舍得殿下吗?”糖豆嘟囔着,“现在我就已经开始想念,我家那死鬼了。”

  “舍不得又如何?”十五笑了一笑,低头目光黯然,语重心长言,“他是太子殿下,是天盛的太子殿下,是东宫的太子殿下,是百姓的太子殿下,独独,不是我的太子殿下……”

  就像他的心,可以有东宫,可以有天盛,可以有百姓,也可以有司徒流萤,但不会有她。

  她只是一个臣子罢了……

  不久,外头的风已停,冰雪开始消融,温玉言在边关度过了漫漫两月。

  这两月阿卓和楚萧然家书不断,唯有他至今连十五的一封信也未曾收到。

  后来他忍不住自己写信给十五,可每每提笔,纵使心中千言万语,却迟迟无法落笔。

  如果非要写尽他的思念,只怕没个百张白纸也道不完,但这未免太过矫情了些。

  于是最后他只是写了这边的近况,以及需要她转告给温政良的事情。

  但在他在每一封书信的落款处,都写了一句,“十五安否?”

  所有的思念,全都凝聚在了,这看似简单的四字之上,但她依旧从未回过信。

  直到某天,他终于收到了,来自十五的回信。

  温玉言赶紧拿过,回到自己房中,迫不及待的拆开。

  信中只是写了皇城和东宫近来的事情,好在信的最后一处,有一个“安”字。

  这简单的一字,却叫他足足,开心了半月余……

  转眼,温玉言他们即将班师回朝,糖豆看到阿卓的书信后,急忙跑到十五身边,高兴的说,“太子妃,阿卓来信,说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

  “嗯。”十五平静的点了下头,其实她也算到了。

  糖豆看她的那心如止水的神态,纳闷道,“你怎么都不激动啊?”

  “为何要激动?”十五不明,回来是迟早的事,只是时间的问题,也没什么好惊喜的……

  十日过后,也该到了温玉言他们归来的日子了,可是回来的却只有楚萧然和阿卓,以及一些兵,独独不见温玉言的身影。

  十五这才得知,他们在回来的路上,被一群来路不明的杀手突袭了,温玉言为掩护他们逃走,引开了大部分黑衣杀手,至今下落不明。

  朝中当即派人大力寻找温玉言,东宫十五也派出了不少。

  但过了好些日,温玉言依旧不见任何消息。

  “十五,你说小哭包现在到底如何了?”司徒流萤急的团团转。

  自从得知温玉言落难后,她几乎每一日都会来东宫,询问温玉言的消息。

  她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对他的处境是一无所知。

  心里竟然也忍不住,担忧焦急了起来。

  她明明知道这种时候,自己不该去乱。

  可是却由不住的忧心,脑中也一时间无法,清晰的去思考。

  放在桌面的手回缩攥紧了手心。

  “殿,殿下?!”

  糖豆突然张目结舌的指着十五后方道。

  众人回头看去,还真的是温玉言!

  只是他浑身是伤,手还不停的滴着血水。

  十五起身。

  “小哭包!”司徒流萤上前了几步,震惊的看着他的伤口,紧张的语无伦次道,“你怎么伤成这样了?得,得赶紧找太医!”

  温玉言没有回答司徒流萤,只是怔怔的看着十五,然后忽然丢下了手中剑,朝十五跑了过去。

  十五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他瞬间拥入了怀中。

  他紧紧的抱着她。

  她的鼻前全是他身上那浓烈的血腥味。

  很快她又感觉温玉言,整个身体都压在了自己身上,她没站稳两人缓缓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赶紧去扶。

  十五这才发现,他已经晕厥了。

  “快去叫太医!”十五命到,又吩咐人将温玉言抬回房。

  太医前来,赶紧为温玉言,用药施针。

  针入皮肉时,温玉言顿时皱了下眉心,下意识的,握住了一旁十五的手。

  “陛下驾到!”屋外穿来了乔公公的声音。

  十五本想去迎接,却发现他抓自己的手,抓的很紧,任凭自己怎么挣扎都没法挣脱。

  好在温政良见此,并未怪罪十五,只叮嘱她好生照料温玉言,然后便离开了东宫。

  “你们下去歇着吧。”十五看糖豆她们都已经,开始困的睁不开眼,同她们说到。

  “谢太子妃。”

  侍女们跟着糖豆退出了房间。

  十五看向了床榻上的温玉言,以及自己依旧被他握在掌心的手。

  “你会没事的……”

  十五喃喃着,在地上坐下,头缓缓靠在了床边。

  温玉言逐渐醒了过来,睁眼便看到了,靠在床边入睡了的十五。

  自己的右手还被她双手握在手心之中。

  他轻轻一笑,抬手摸了摸十五的头。

  十五感觉有人在碰自己,抬头一看对上了,温玉言那双满是情柔的目光。

  “殿下。”十五赶紧起身坐在了床上,喜不自胜的说,“您终于醒了!”

  “你这么担心我,是不是怕做小寡妇?”温玉言说笑道。

  他伸手扶上了十五的脸庞,问起,“我要是死了,你也会我守节吗?像对你的朋友小舟那样……”

  “你才不会死!”十五当即斩钉截铁道,语气中略带着一丝生气,她不喜欢他说这样的咒他自己的话。

  温玉言微微一笑,在这一瞬间,他似乎又看到了曾经的十五,那个偶尔会对自己,有些小脾气的十五。

  她还是在乎自己的。

  他长臂一揽,将十五搂入了怀中,十五顿时愣住。

  温玉言抱着她,说,“放心吧,我不会让十五当小寡妇的。”

  他拼了命的往回走,几次倒在地上,也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就是想着,在这东宫还有一个人等着他回来。

  他的妻子,还在等他归来……

  十五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从他怀中离开,尴尬的起身。

  “殿下,您可知究竟是何人刺杀吗?”十五询问。

  温玉言摇头,说,“那些人武功高强,比之前贤仁训的死侍,都要厉害上很多,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有细细盘查,不过他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我和楚潇然。”

 文学

“不过,在打斗时,我发现,他们身上有白虎的刺青。”温玉言道。

  十五言,“莫非是传闻中的白虎堂。”

  “白虎堂?”

  十五解释,“臣在黑市的时候,听人说过,江湖上有一组织叫白虎堂,里面都是武功高强的杀手。”

  十五想,白虎堂收单价格昂贵,连富商都不一定请的起。

  看来这个要杀温玉言的人,其身份一定不凡。

  “十五。”温玉言忽道,“我饿了……”

  十五这才想起他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

  “那我去给您拿点东西来?您想吃什么?”十五问。

  “什么都行。”温玉言回。

  十五便去厨房给他端了碗粥来。

  “殿下,给。”十五递给他。

  但温玉言却并没有要接的意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

  十五见都是伤,想他只怕也不方便。

  于是便在床边坐下,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吹凉了些,喂到他嘴边。

  温玉言张嘴吃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不一会儿一碗粥便见了底,十五问,“殿下,您还要吃吗?”

  温玉言摇了摇头。

  “小哭包!”

  这时,司徒流萤跑了进来,惊喜万分的看着终于醒了的他。

  “你现在好些了吗?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了好些天!”司徒流萤走到他跟前有忧又喜。

  “放心吧,我没事。” 温玉言回到。

  看着他二人,十五识趣的默默,拿着碗退了下去。

  十五……

  温玉言一面回着司徒流萤的话,一面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十五在厨房为温玉言煎药。

  糖豆见此拿过了她手中的扇子,说,“太子妃啊,这些我们来做就好了,您现在应该去多陪陪殿下才是。”

  “他有佳人相伴,何需我来相陪,越是这个时候,我越应该离开才对。”十五盯着火炉木讷的说。

  以前每每司徒小姐来时,他都会让自己赶紧退下,那时她还不愿意,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的很讨人嫌……

  司徒流萤走后,阿茵端着药走了进来。

  “怎么是你?”温玉言疑惑。

  阿茵回,“太子妃说她乏了,所以便吩咐奴婢前来。”

  “嗯。”

  阿茵走到他身边,温言软语的说,“殿下,你这浑身是伤,要不,奴婢来喂您吧?”

  “不必了。”温玉言冷道了句。

  伸手就拿过了阿茵手中的碗,将汤药仰头一饮而尽。

  他将碗丢回给了她,面无表情的说,“行了,这里没你何事,把阿卓叫来,你下去。”

  “殿下,阿卓大人是个男子,照顾这种事情,还是女子来较为稳妥。”阿茵不死心道。

  温玉言不语,如冰锥一般的眼神,看向了她。

  阿茵当即一惊,赶紧低头退了下去……

  得知温玉言已醒,几日后楚萧然便前来,探望于他。

  “你让流萤带的话一到,我便派人前去查看,可惜等我们的人到达时,已经被收拾干净了。”楚萧然遗憾道。

  温玉言说,“十五说,那帮人可能是江湖上的白虎堂,也许我们能从他们口中找到这幕后黑手。”

  “只怕很难。”楚萧然皱眉,“白虎堂有死令,绝不会透露半分雇主的消息,所以白虎堂的价也是极高的,一条命最低一百两金。”

  “能够如此大手笔的,极有可能是朝中之人,殿下你们要多多提防。”十五警戒道。

  温玉言点头,说,“十五说的对,我们确实该多加提防。”

  楚萧然也赞同,毕竟之前为了清理官场,自己同他得罪了不少人。

  若是他国人指使,他们的目标也只会是温玉言,但这次是冲着自己和他的。

  楚萧然待了一会儿后,便离开了东宫,临走前十五和温玉言还意外得知,司徒流萤又有了身孕的消息。

  半月后,新皇后行册封大典,十五和温玉言前往。

  看着温政良牵着新皇后一步步走上明堂,十五不由想起就在不久前,她还见过他为清秋娘娘而黯然神伤,这转眼便牵上了她人的手。

  帝王家便是如此吧,他可以为你伤神,但也不妨碍,他同旁人持手偕老。

  有爱都尚且如此,那么无爱呢?

  十五的目光落在了身前的温玉言身上。

  转眼又到了春日宴,皇室举行了围猎,而他们这些女眷,则和皇后娘娘在一处。

  “听闻流萤已有了两月身孕了?”皇后娘娘忽问起。

  司徒流萤道,“回娘娘,是的。”

  “如此当真是甚好,本宫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添人丁,更加值得让人高兴的了,你说是吧,十五?”皇后娘娘转头就同十五道。

  十五自然明白她言外之意,但也只能尴尬一笑。

  后来她又支开了其他官眷,独留下了十五同她说,“十五,本宫知你身子向来不好,但现在皇嗣单薄,你也不能怠慢了。太子一心为国操劳,对此事一时疏忽也情有可原,但你身为太子妃,对于皇嗣理应挂在心上才对。”

  “是,十五知道了。”十五回。

  皇后娘娘道,“实在不行,不如就替太子纳几房册封或良媂吧,有她们这样你也能轻松些。”

  她让人给十五拿了一堆画像,说,“这里面都是朝中各个还待字闺中的女眷,本宫同太子尚且缘分未深,不知他是何喜好,但你应该是知道的,你就替太子挑一些,拿去给他看看吧?”

  “是。”十五点头道。

  “那本宫,等会便叫人,将这些画像,先送你府上去。”皇后娘娘微笑言,原以为十五听到这些,会有些不快,毕竟她也听说过,眼前这太子妃,曾经只是一名奴婢,但她倒是没想到,她会如此识大体。

  后来娘娘有些乏了,就暂且去歇息,十五支开了糖豆她们,自己心事重重的漫步。

  等她回过神,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居然走入了围猎林里。

  听到一阵阵马蹄声,十五想自己还是赶紧离开为好,等会要是被当做猎物被误伤了就不好了。

  她疾步而行,但在半道她忽闻一声异响,走近一看,原来是只老鹰和三只兔子。

  那老鹰似乎是想要捉兔子吃,但三只兔子中有只大兔子,一直挡在两只,只有巴掌大的小兔子前,发出尖锐的声音龇牙,试图喝退那老鹰。

  十五见那大兔子似乎是只雌兔,看来身后那两只小兔就是它所生。

  老鹰和大兔子打成了一团,但兔子终归是兔子,及时装的再凶狠,还是被老鹰给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