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人一晚上不停的要你_上课被男生摁揉下面

2021-11-10 09:29:29情感专区
 “你疯了吗?我们行踪都暴露了,还这么高兴!”

  “……”

  不用带着头纱出门,难道不值得令人高兴?总算是能在白天光明正大地品尝美味糕

 “你疯了吗?我们行踪都暴露了,还这么高兴!”

  “……”

  不用带着头纱出门,难道不值得令人高兴?总算是能在白天光明正大地品尝美味糕点了。

  不用买半夜穿着一身紧身衣,东躲西藏地出门了,不值得令人高兴吗?

  算了,算了,她就知道和武夫的话题点不在一个频道上,许凝决定默默地当个小透明。

  但许凝又想起了什么,不紧不慢地开口,“那你说接下来该如何?”

  “既然无法再继续在暗中行进了,我们就只能去现任武林盟主楠珂的家中了,毕竟我们来到这里的消息,不出意料的话,很快就会传遍大街小巷。”

  一旁的婢女佛冬听闻要回到楠珂府中,瞳孔骤然一缩。

  “怎么了?出了何事?”

  许凝察觉佛冬的异样,疑惑地望向她。

  “没……没什么。”

  佛冬的眼神忽闪忽灭,分明是在撒谎!

  正当许凝还准备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楠珂府里的人突然来了。

  “请问你们哪位是佛冬?”

  终究是瞒不住了,佛冬站了出来。

  “奉家主之命,回府。”

  正当佛冬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青琏突然站了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家主应该就是楠珂吧?走吧,我和你们一起回去。”

  随心的事从愣了愣,没有想到面前的男人竟然敢直呼家主的名讳。

  “阁下可是夫人的弟弟?”

  青琏点了点头,“我身后的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就跟着您一起回府吧,还请阁下在前面带路。”

  一行人就这样来到了武林盟主的住处。

  “青琏?”

  见到楠珂时,她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听完林家隐迹之后,似乎遭遇到了血光之灾,一直派人寻找青琏的踪迹,奈何都无果,却不曾想,今日竟然阴差阳错地碰上了。

  “你怎么也会在此?”

  “这位是齐国的大将军陆思川,这位是和我们一同前行的许凝。”

  “好,好……”

  楠珂激动的眼眶中泛起了泪光,“没想到还能再次活着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否则我怎么对得起你刚刚因为难产过世的姐姐?”

  随后楠珂又自言自语,“都怪我没有派人及时去保护你们,否则怎么会让林家面临这样的灭门惨案!”

  整个人捶胸顿足,恨不得时光能够重来。

  青琏看到楠珂如今的这副模样,对于师兄谢斌说的话开始起了疑心。

  如果整个林家都是楠珂的刀下亡魂,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不灭了自己?

  细心观察的师兄谢斌也开始发现了青琏的异样,迅速用眼神示意佛冬。

  “咳咳……”

  轻咳两声过后,谢斌假装上前安慰道:“二师弟,你也不要太过难过,毕竟这件事情是我们谁都不曾想到的。事已至此,还是为将来的事情好好盘算盘算。”

  楠珂举起袖子抚干自己的眼泪,“青琏,接下来你还有何打算吗?要是没有打算的话,就留在这遂州城内,虽说大富大贵不大可能,但也必能保你一生平安。”

  青琏的眼神此刻却飘向了远方,“多谢姐夫的好意,但就连我自己都还没有想清楚日后的去处,还是再等等看吧。”

  “嗯,也好。那近日你和你的朋友们就且先在遂州城内住下,稍作休整,再想清楚之后再做打算。”

  婢女佛冬这时候悠然开口,“既然您是主上的小舅子,想必你还没有见过刚出生的小侄子吧?”

  “对对!”

  楠珂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看到青琏的时候忙顾着激动了,都忘记带他去看一眼孩子了。

  只是如今百岁宴即将开始,还有许多事项有待布置,作为武林盟主的他,还不能够脱身。

  “佛冬,你身上没受伤吧?”

  佛冬摇了摇头,“劳烦府主记挂,我没有什么太大的事儿。要不我带小舅子他们先去看看孩子吧?毕竟百岁宴就快要开始了,您这段时间应该也挺忙的。”

  楠珂点了点头。

  孩子言笑晏晏的十分可爱,躺在襁褓之中,只是当青琏瞥见襁褓的挂件,整个人完全呆滞住了。

  “这个挂件是谁的?”

  只见佛冬支支吾吾地回答,“这是当时夫人亲手做给服主的挂件,一般来说府主是从不离身的,不知为何,今日我却并不曾见到府主戴着夫人亲手做的挂件。”

  青琏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说话,心里却已然有了主意,认定楠珂就是凶手。

  “是不是快要到百岁宴了?”

  青琏点了点头,“师兄,你出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青琏眼底的怒火却再也压制不住,陆思川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确实一个字都不曾多说。

  “我们就在百日宴的时候动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身上背负着林府上下一百多口人的性命,怎么可能任由仇人逍遥法外?”

  如此,他怎么面对林府上下一百多口人的冤魂?

  师兄谢斌随即附和,“没错,我们不能够让林府上下的人全都枉死!”

  “百岁宴上便是最好的时机,不仅能够揭露出他的歹毒心思,更能够趁机逼迫他退位。”

  很快便到了百岁宴当天。

  盟主府张灯结彩,形形色色的人前来赶往祝贺,正当歌舞表演的时候,青琏和师兄谢斌突然出手,直指坐在最高位上的盟主楠珂。

  察觉到动静的陆思川率先出手,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三人怎可能会是他一个齐国大将军的对手?

  几个回合下来,若不是陆思川故意让着他们,他们早已经败下阵来。

  “注意一点,别伤着他们三个。”

  陆思川提醒捆绑的侍从,让其中一位侍从单独将许凝带到自己的房内。

  等到宴会结束,陆思川进到房间中前来找许凝。

  “你是被猪油蒙了心吗?竟然在这里袒护凶手!那些物件你又是不是没有看到当时林家血流成河的模样,你就算是用脚想,都能够想得出来!”

 文学

 许凝愤愤不平地,没有想到跟他们同行的一行人中,最后竟是陆思川背叛了他们!

  “你先冷静。”

  陆思川一开口便从气势上就完全碾压下了许凝。

  “饿了没?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许凝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说话,将头直接瞥了过去,不愿意再看陆思川。

  量他还没有这个胆子敢在自己的食物里下毒。

  吃饱喝足,许凝的心情终于稍微好了一些,仰起头望着陆思川,“说吧,你刚才想说什么?”

  陆思川悄悄在许凝耳边说了些什么,许凝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去做了。

  楠珂来到牢房里看青琏,听到脚步声的谢斌早就在一旁不动声色地准备好了自己的匕首。

  一看到是楠珂的身影,二话不说,谢斌立刻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冲了出去。

  谢斌趁着空隙的时间吹了声口哨,顷刻之间,所有的黑衣人尽数献身、全面出动。

  “师兄,你……”

  青琏愣愣的站在一旁,瞪大了自己的双眼说不出话来,怎么也不曾想到自己信任了一路的师兄,竟然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

  “还傻愣着干什么?”

  眼见着锋利的短剑就要向他刺来,楠柯一把将他拽在了自己的身后,却因为躲闪不及的缘故,胳膊上挨了一刀,好在伤口也不算是太深。

  楠珂就觉得奇怪,原本和自己感情深厚的师弟,怎么会突然在百岁宴上公然对他动手,必定是受了他人的挑拨,只是从未曾想过这个人竟然会是谢斌。

  “别发呆了!”

  楠柯拽着青琏的胳膊,这都火烧眉毛了,这家伙怎么还在失神?

  这下子青琏才真正反应过来,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谢斌,压根就不是楠柯,而他所说的那些信件也完全是和侍女佛冬串通好,用来编排他的话。

  重重包围的黑衣人越来越多,他们两个人赤手空拳地对付,的确是有些困难。

  楠珂看准了时机,立刻在耳边快速提醒着青琏,“你给我听好了,左手边的那一边包围圈是最弱的,待会我就在左手边的那一条包围圈里杀出一条血路,你一定要趁机冲出去。与其两个人都送葬送在此处,还不如先将你送出去,保留住林氏的唯一血脉,也算是我报恩了!”

  青琏从来没有想过,平时如此沉默寡言的姐夫,竟然会对林家做到如此地步。

  他记得从前问过姐姐一句话,为何一定要嫁给楠珂师哥,而不是谢斌师哥?

  当时姐姐只是对他笑了笑,“你楠珂师哥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哪怕日后若是有一天爹爹不再是盟主之位,林家落难了,他也必然不会致林家在于水火之中,况且他对我是真的真心实意。”

  那个时候他却对姐姐的话置之不理,青琏反倒觉得谢斌师兄的谈吐言辞更能够配得上姐姐,如今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他才真的是那个——没有眼光之人。

  “不可能!”

  青琏坚定的摇了摇头,“难道你忍心让你刚出生的孩子就没爹没娘吗?”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楠珂也没有想到从前被他夫人青景和师傅一直呵护着的小男孩竟然突然长大了。

  顾不上心底的感动,刀光剑影就如同洪水猛兽般要将他们淹没。

  楠珂看准时机直接将青琏用自己的内力给送了出去,选择一个人继续留下来面对这些腥风血雨。

  青琏原本想回去重新抗敌却,只听楠珂大喝一声,“切记不能回来,你若是在此时回来的话,那我就白牺牲了!哪怕你是回去搬救兵都比回来在这里,我们两个人继续单打独斗强!”

  耳畔边传来姐夫铿锵有力的话,没有质疑青琏立刻回到盟主府,准备搬救兵。

  此时此刻,陆思川也带着盟主府的大量人马,开始包抄黑衣人。

  兄弟,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尽管陆思川已经提前告知楠珂消息,但不免还是为楠珂的计划捏了一把汗。

  这是以身犯险,稍有不慎,便会被人给挫骨扬灰。

  看见谢斌的那一刻起,陆思川便知道来者不善,当他拿出信件,污蔑自己多年的好友时,他差点没有忍住怒意直接爆发。

  从头到尾他都明白这一切不过是谢斌设的局,只是谢斌不曾想到的是陆思川和现任武林盟主楠柯竟然是多年好友。

  面对共同经历过生死的好友,陆思川不可能仅仅凭借简单的“信件”就去相信一个外人。

  可事情已经做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哪还有退缩的余地?

  如今只希望身后的这些盟主府的士兵们,能够快点再快点!

  陆思川之所以带上许凝,也是希望许凝的“三脚猫的医术”能够派得上用场。

  楠珂一个人将黑衣人引到一处偏僻的丛林,装作被逼到无路可逃的模样,假意跳下悬崖,制造假死的现场。

  整个丛林之中回荡着谢斌愉悦而又无双浪的笑声。

  “哈哈哈!这下武林盟主之位终于到我的手上了。”

  却不曾想陆思川适时赶到现场,拽起早就准备好的藤蔓,硬是将楠珂给拉了上来。

  “说吧,你为何要这样做?”

  楠珂借着自己的轻功,再加上陆思川的力量,从崖底上来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陆思川和许凝早就在崖底布置好了网。

  楠珂冷若冰霜的声音之中尽是锋芒。

  “这……怎么可能?”谢斌不可置信地望着从崖底上来的楠珂。

  面对一圈又一圈,谢斌已经被包抄的黑衣人,他知道自己已经毫无退路。

  “毕竟你弄清楚这些原因,你倒还不如想想该如何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将林家的灭门惨案陷害在楠柯一人的身上?”

  知道逃无可逃的谢斌,突然不受控制的仰天大笑了起来。

  “为何要陷害他?”

  “那你为何不去问问师傅,为何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偏向于楠珂?”

  “还有师姐!同样是青梅竹马,为什么她只选楠珂而不选我?明明我更加有实力,明明我对楠珂比对她更好,明明我给她买的所有衣服和首饰都比楠柯买的更加好看!”

  “为什么我在同一件事情上付出了更多的精力,但是我得到的所有的回报却远不如楠柯?”

  一声又一声的嘶吼像是困兽,将折磨了他毕生的问题,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