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_傻子也能进入

2021-11-10 09:26:58情感专区
“你看看你今天的态度,当着公司那么多人的面,让你二叔下不来台面,你什么意思。”江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气急败坏的捂着胸口。

  江母凑过去给江父顺气,生怕他一

“你看看你今天的态度,当着公司那么多人的面,让你二叔下不来台面,你什么意思。”江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气急败坏的捂着胸口。

  江母凑过去给江父顺气,生怕他一口气上不来,“儿子还小,有些事不能怪他。”

  “爸,妈,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并没有为难他。难道敢做还不敢当吗?”

  江澈想起酒席上的事,就一脸不耐烦,说完就起身回了房间。

  江父坐在沙发上,气的手都颤抖了。对江澈无可奈何便把矛头对准江母,“慈母多败儿,让你平时娇惯他,你看看你的好儿子。”

  江母一言不发。

  回到房间江澈简单冲了个澡就躺上了床。

  这一夜,他怎么都睡不安稳。一晚上都在做梦,不是沈清的婚礼就是他出车祸的场景。而沈清却睡得很舒服,一夜无梦。

  江澈睡得不是很好,第二天起的比平常晚了些。拿起手机就看到沈清给他发的消息。

  小可爱:我回老家了,家里有点事。

  一开始江澈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可一连几天沈清都不怎么回他的消息,他开始有些担心。记忆里这段时间她家没有发生什么事,可还是放不下心。

  是夜,江澈拨通了沈清的电话,好半天才被接通。

  沈清:“喂。”

  沈清那边特别嘈杂,声音很大。江澈不得不提高了音量,“你什么时候回来?要开学了。”

  “我暂时还不能回去。”沈清声音听起来有些悲伤。

  江澈:“发生什么事了吗?”

  沈清憋了半天,才告诉他。“我奶奶过世了。”

  话出两人皆是沉默。

  前世沈清的奶奶是她大四的时候才过世的,前后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才高一就过世了。江澈不仅受到震撼,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节哀顺变。”他知道此时此刻不管说什么,都无法缓解她的悲痛,可还是劝她。

  “嗯。”

  “好了,我去忙了,有时间我再打给你。”

  沈清急匆匆挂了电话。

  江澈放下手机,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脑海里不断放映前世的画面,他迷茫了,不知道强行改变事实的后果他能否承担。

  他不知道沈清会不会因为他的行为而受到伤害,他也不确定他是否可以改变结局。最后他是不是还会死亡?

  这一切的一切,让他对日后的生活产生了怀疑。可也是这一切,让他不得不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三思而后行。

  过完年一个星期就开学了,这次是江澈独自去学校,身边少了沈清叽叽喳喳的声音,他还不习惯。回到学校上课,座位旁空缺的位置也让他心里空落落的。

  又一个星期过去,沈清终于回来了。熬了半个多月,她面上掩饰不住的疲倦,还顶着两个黑眼圈。

  就连沈清在课堂上睡觉,物理老师也对她宽容了,不仅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晚上下了晚自习,江澈迫不及待带着沈清往外走。沈清强撑着,努力表现出开心的模样。

  终于来到了后操场假山,江澈特地放慢脚步。“还好吗?”

  “我没事了。”

  沈清不想他看到她的负能量。

  江澈转过身正对着她,“在我面前不用伪装,做你自己就好了。”

  原本心里就悲伤的沈清听到这番话,不由得眼睛发酸,瞬间眼眶里就蓄满了泪水。可她死活不让眼泪掉下来。

  江澈见她这副模样,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江澈,我只是没了奶奶,可是我爸爸却永远没有了妈妈。”

  “他都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也没有尽到为人子该有的孝道。以后他知道了该多难过。”

  说道这里沈清情绪激动,再也忍不住,泪水不停的从眼眶里滚出来。

  沈家人都知道沈雄前一段时间才因为心脏病住院,不想让他受刺激,所以选择了隐瞒沈老太过世的消息。

  江澈想要伸手安慰她,可始终没有那个勇气去碰她。这一切的一切,都和他家有关,无辜的人顶罪,犯法的人却活的滋润。

  他拿什么脸面去安慰她,可是见她难过他无计可施,他的心好痛。

  沈清一直小声的啜泣,是悲伤也是发泄。

  原本黑暗的假山,忽然有一束光照了进来。

  是学校保安,“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大晚上赶紧回宿舍。”

  沈清急忙擦掉脸上的泪痕,拉了拉江澈的衣袖。两人朝宿舍楼走去。

  临别之际,江澈从书包里拿出一个MP3递给沈清。

  “难过的时候就听听里面的歌。晚上睡不着也别胡思乱想,插着耳机听歌很快就能睡着了。”

  沈清好奇的接过来拿在手里端详,说话还带有浓浓的鼻音,“这里面都是什么歌?”

  她并不喜欢太狂热的歌曲,舒缓平淡的比较适合她。

  江澈:“你放心,肯定是你喜欢的。”

  “真的假的?”沈清半信半疑。

  “比珍珠还真。”

  “土死了,什么年代了还比珍珠还真。”沈清嫌弃江澈说的话。

  江澈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快回宿舍吧,待会宵禁了。”

  沈清也意识到时间不早了,“嗯,那你也赶快回去。”说完就径直走进了宿舍楼。

  江澈站在原地目睹她离去,他身上被淡淡的忧伤笼罩而不自知,只一味的心疼沈清。

  生活总还要继续,过去的应该慢慢淡忘才对,不能沉浸在过去无法自拔。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沈清整个人状态好了不少。走进教室,她就主动和大家问好。

  江澈看她状态,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睡得好吗?”

  沈清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听着歌,睡得很好。”

  “那就好。”江澈对他的作品很是满意。

  下午最后一节课快要下课的时候,几个学生抱着吉他走了进来。

  就连任课老师也懵了,“你们来干嘛?”

  带头的少年礼貌的回应:“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了。经学校批准,我们的吉他社团成立了,今天是来纳新的。”

  任课老师虽然不耐烦,但也把最后几分钟的时间让给了吉他社团的人。

  带头的少年转身就在黑板上写下名字,赵涛。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给高二年级组的赵涛,也是吉他社团的团长。”

  “今天来班级的目的就是招纳广大志同道合的同学,和我们一起玩吉他,缓解课业的压力。”

  “社团的地址在高中部五楼,欢迎大家课后来吉他社报名。”

  赵涛挑重点说了几句后就离开了,毕竟占用的是老师的时间,拖延太久不好。

  等赵涛一行人离开后,任课老师小声吐槽,“高中就是学习的黄金时期,搞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多做点题目。”

  讲台下一片寂然,虽然同学们不赞同老师的说法,可是也没有说出口。

  等到下课后,沈清没管江澈,兴致勃勃的去找程芸,“程芸,我们去看看这个吉他社团。”

  程芸对吉他并不感兴趣,可是沈清情绪刚好一些,她不想驳了她的兴致,“好。”

  两人来到五楼,刚到楼梯口就看见楼道里排了长长的队伍。沈清有点不相信,“真有这么多人感兴趣吗?而且都是女的?”

  “不知道。”程芸对这个的确不清楚。

  两人排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她们。可接待处女同学的话让两人瞬间懵逼。

  “同学,欢迎来到舞蹈社。”

  “请问这里不是吉他社吗?”沈清弱弱问出声。

  那女同学也没有不耐烦,面带微笑耐心的解释,“同学,吉他社在尽头那间教室哦。”

  “谢谢。”

  沈清说完拉着程芸疾步离开,“太尴尬了,这也能排错。”

  程芸也没想到这么窘迫,“是有点。”

  吉他社不同于舞蹈社,来报名的人寥寥无几。加上沈清和程芸,也才十来个人,有五个还是社团发起人。

  赵涛看到人,高兴的不得了,“欢迎你们加入吉他社。”

  沈清还没说话呢,就直接加入了。“不需要报名什么的吗?我看旁边舞蹈社还要报名。”

  哪里管的三七二十一,拉住两人就不放,“只要进了这道门,就是吉他社的成员,不用报名。”

  沈清和程芸对视一眼,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又被赵涛拉在吉他社里听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晚饭都没来得及去吃就要上晚自习了。

  回到教室,两人都饥肠辘辘。可赵涛说了一下午,总结下来就一件事,那就是这周末回去要买把吉他。

  沈清坐在座位上犯愁了。

  江澈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便询问她,“怎么了?”

  “吉他社团长让这个星期回去准备一把吉他。”

  沈清说话的时候,言语中尽是为难。沈母的工资只够生活,哪里有多的钱给她买吉他,而且家里刚办完丧事。

  “不用担心,我家里有一把,我也不怎么用,下星期给你带过来。”

  江澈重生回来没多久就买了把吉他,苦练了一段时间,因为他知道沈清喜欢。

  就连他给沈清录的MP3里的歌都是用吉他伴奏的。

  沈清双眼冒光,“你都没告诉过我你会弹吉他。”

  江澈:“MP3不是告诉你了吗?”

  沈清没有回答他,两人相视一笑。有些话不需要说出口也能明白。

  沈清这边没有问题,可程芸却犯了难。

 文学

原本以为这个周会相安无事的过去,谁知道突然天降一个转校生,打破了这份平静。

  周四这天早上全校都在上早自习,高一(1)班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班主任领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生走了进来,她瘦小的身躯显得校服格外的大,巴掌大的脸,一头乌黑的长发。乖巧的跟在班主任身后。

  江澈看清楚台上站的人的脸,不由得瞪大双目。心里暗道这不是高二的时候和郭楠一起被双双开除的学生吗?怎么会变成了转校生?

  沈清看到江澈的反应,误以为他对转校生有什么想法,暗暗吃味。

  “好看吗?”沈清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

  江澈转过头看着她,深情款款,“没你好看。”

  “我姓你个鬼。糟老头子坏的很。”

  江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理你了。”沈清面上挂不住,赌气不和他说话。

  江澈一上午好说歹说,都没让沈清气消。

  班主任在班级里随意给转校生安排了座位后就离开了。一上午她都安分守己,就好像没有她这个人一般。

  中午下课吃午饭,沈清没和江澈一起,而是去找了程芸。看见她的反应江澈也不意外,任由她耍性子。

  程芸看见沈清,倒有几分意外,“你怎么来了?”

  “我来和你一起吃午饭。”

  沈清挽着程芸就要走,被程芸拒绝了。

  程芸:“你不和江澈一起了?”

  沈清一屁股坐在程芸旁边的空位,不满的说道:“别提了,今天早上,他看到那个转校生,眼睛差点没掉出来。”

  “班级里哪个男生一开始没有盯着她看,可能觉得新鲜吧。”程芸不紧不慢的收拾桌面上的东西。

  “不管他了,我们快走吧,去晚了食堂没菜了。”

  程芸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吧。”

  两人来到食堂,里面早已排了长长的队伍,排了许久才吃上。

  没料到那个转校生却主动坐到两人旁边。可她却不认识沈清和程芸,完全当作陌生人一般,全程没有交流吃完就走了。

  沈清和程芸也是一脸懵,吃完饭程芸没有回宿舍,而是去了教室学习,沈清只好一个人回宿舍。

  等沈清再回到教室的时候,看见程芸和转校生坐一起,不知道说什么还聊挺开心的。

  江澈为了哄沈清,中午去超市给她带了杯香飘飘奶茶。“我错了。”

  听到他道歉,沈清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是我小心眼了。”

  江澈摸了摸她的头,“只要我是爱你的,你的小脾气小任性在我眼里都是可爱。”

  这话沈清听了又忧愁,“那要是不爱了呢?”

  “不可能。”江澈说的无比笃定。

  沈清笑着喝了一口香飘飘。

  一眨眼又到了周五放假回家的时间。这个周末江澈,沈清,郭楠和裴黎约好了去电玩城。

  几人约好时间早早的就来到了地方,还是上次市中心那个商场。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他们一点都没长记性,忘了花臂哥这号人物。

  江澈和郭楠去前台换游戏币了,沈清和裴黎留在原地。

  “可以啊,你俩进展够快的。”裴黎双手环抱在胸前,有意的撞了沈清一下。

  沈清听懂她的意思,抿着嘴微微一笑,还有些害羞。

  江澈和郭楠一人拿了一筐游戏币走了回来,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只不过到了两人跟前就闭了嘴。

  郭楠过来就摆了一副大款的模样,“敞开了玩,怎么尽兴怎么玩。”

  裴黎觉得他好笑,“你能不能收敛点,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郭大少爷有钱吗?”

  郭楠立马变得狗腿了起来,“不敢不敢。你想玩什么,我陪你。”

  裴黎向着前方的跳舞机走了过去,郭楠跟上她。

  沈清自然不会去跳舞的,校庆给她的打击够大了。

  江澈:“想玩什么?”

  “我们去投篮吧。”沈清指着远处的篮筐。

  江澈看向她手指的方向,“行。”

  两人来到投篮处,一开始沈清并不精通,后来在江澈的指导下才开了窍。一度扬言要和江澈一较高下。

  相比于上次,沈清这次在电玩城玩的更加称心如意了。

  原本还是冬天,商场里有空调再加上一直都在运动,最后几人都出了汗。

  等到几人玩累了坐下来,江澈饶有趣味的看着这里的娃娃机,拿着篮子就走了过去。沈清一开始只是坐在位置上看他,后来还是忍不住好奇心跟了过去。

  这次江澈也没有成功,只抓到了一个娃娃,还被沈清嘲笑了一番。两人把游戏币花完就回了座位。

  郭楠和裴黎买奶茶回来,就看见桌上躺着一个孤零零的布偶。

  “可以啊,搞了半天就一个,还不如出去买。”郭楠话里还带着嘲笑。

  江澈没什么反应,满脑子都再想如何攻克娃娃机。沈清没好气白了郭楠一眼。

  几人吃过晚饭就离开了商场,却不曾想被人跟踪了。

  到了僻静点的地方,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

  花臂哥上次被耍了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没想到今天又被他碰到了几人。正是报仇的好时机。

  一行社会人上去就把四人围住,在狭小的巷子里。

  “上次让你们给跑了,这次看你往哪儿跑。”花臂哥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一个带着非主流耳钉的少年恶狠狠的说:“华哥,跟他们废什么话,上去揍一顿就老实了。”

  花臂哥则是摆了摆手,示意手下的人不要轻举妄动。流里流气地朝着沈清和江澈的方向走去。

  沈清害怕了,拉着江澈手臂的手都在颤抖,不敢直视花臂哥。

  江澈一脸镇定,主动移位置到沈清前面,把她护在身后。

  花臂哥走到江澈面前站定,笑的阴森,“小伙子,上次你耍我很厉害嘛。”

  说话间花臂哥还想用手去拍江澈的脸,被他躲开了。花臂哥也不恼,收回悬在空中的手,舌头嘴口腔里搅了一圈。

  然后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拉着江澈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道:“耍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沈清心都揪在一起,恐惧和不安充满她的身躯,拉着江澈的双手突然加重了力道。

  江澈突然笑了,推开花臂哥,用手拍了拍衣领皱了的地方,“别这样,吓到她了。”

  郭楠在一旁大气不敢出,裴黎冷漠的站在原地。

  “哟,想不到还是个情种啊?”

  “哈哈哈。”

  巷子里回荡着这群社会人的笑声。

  花臂哥有意的看了江澈身后的沈清,“我知道你不怕,可是你猜她怕不怕?”这句话花臂哥特地放慢了语调。

  “你想干什么?”江澈慌了,语气有些急促。

  花臂哥故意做出为难的模样,倒吸了口气。“你说呢?”

  江澈警惕的盯着花臂哥的一举一动。

  谁料花臂哥突然间笑出声,“开个玩笑而已,干嘛这么认真。你应该像你刚才那样才好玩。”

  花臂哥得了便宜还卖乖,心里早已笃定了沈清就是江澈的突破口。伸手就去拉沈清。

  沈清感受到手臂传来一股力量,慌了神可是也无可奈何,战战兢兢的拉着江澈。

  江澈一把拉开花臂哥的手,将他推了出去。

  花臂哥恼怒了,“你TM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察觉花臂哥生气了,那群社会人瞬间将四人围得更紧了,随时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有本事你就来啊。”江澈故意激怒花臂哥。

  花臂哥哪能忍受得了挑衅,环顾四周,刚好有一块断了一半的砖头。捡起来对着江澈就呼了过去。

  同时一旁的人去制止了想要冲上来帮忙的郭楠。

  啪一声,沈清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手上。她惶恐的昂首看去,江澈左边的脸都被鲜血染红了,还有血液在不停的滴落。

  突然,有警察进来了,大声喝止,“你们在干什么?”

  花臂哥急忙扔掉手里的砖头,想要从巷子的另一边逃跑,谁料另一边也有警察守在那里。

  意识到不妙,花臂哥低骂了一声,“艹。”

  沈清则关心的询问江澈,“你怎么样,有没有头晕恶心想吐的感觉?”

  她急了,嘴里的话噼里啪啦的说了出来,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郭楠和裴黎也跑过来查看江澈的状况。

  江澈感觉左耳好像听不到声音了,花臂哥那一砖头没有打他的脑袋,而是打了靠近耳朵的部位。

  但还是安慰沈清,“我没事,这点伤不严重。”

  花臂哥一行人被警察控住。取得警察同意后的四人便去了最近的医院。

  江澈进去处理伤口,沈清他们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沈清这下六神无主,想哭却掉不出眼泪,小脸惨白。

  裴黎坐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没事的,别担心。”

  这下沈清眼泪掉了下来,哽咽的说道:“都怪我,是我连累了他,不然他不会受伤的。”

  裴黎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江澈会故意去激怒花臂哥。只能拍沈清的背安慰她。

  急诊室的门开了,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

  沈清没见到江澈出来,着急的询问:“医生,他怎么样了。”

  “你们赶紧通知他的家属过来,病人左耳受到重创,目前听不见声音,不敢断定是暂时性的还是永久的。”

  “准备先给他脑部做个CT,不过要做好他左耳会失聪的准备。”

  沈清满脑子不停的在重复着医生的最后一句话。失聪,失聪意味着江澈以后是个听力有障碍的残疾人。

  一想到这里,她就不能接受,拼命的摇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