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舞蹈老师麻麻沦为同学的完结_东北大坑肉体乱2

2021-11-10 09:06:03情感专区
好好地等着,她要去最接近他的地方,陪着他,让他知道,她还在,让他不要轻易放弃这个世界。

  “好。”薛萍也心疼宋妤,但知道简墨做的事之后,她也觉得宋妤如果可以,去等着

好好地等着,她要去最接近他的地方,陪着他,让他知道,她还在,让他不要轻易放弃这个世界。

  “好。”薛萍也心疼宋妤,但知道简墨做的事之后,她也觉得宋妤如果可以,去等着更好。

  “不过你要等等,我问清楚,合适的过去,阿墨也不希望你因为他有事,对不对?”薛萍劝说宋妤。

  宋妤勉强答应,幸好宋妤的确受伤不重,薛萍沟通之后,就去买了一个轮椅,推着宋妤来到了急诊室。

  因为耽误了一点时间,宋妤他们过来的时候,急诊室这边已经又只剩下了顾英和白瑞雪老两口,他们看到薛萍把宋妤给推过来了,都红了眼眶“小妤你怎么来了。”

  “姥姥,姥爷,我来陪着他,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宋妤也一样眼眶红红的,看着急诊室的大门。

  那个人经历过死亡,多么幸运才能够重生,他说他很幸运能够今生弥补遗憾,跟她在一起,他不会轻易放弃的。

  说了要跟她度过余生的人的,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她。

  顾英和白瑞雪刚才等待的工夫,又见过了一次医生,就在刚刚已经收到了病危通知,知道他们的外孙正在最危险的时候,甚至有可能让他们再一次的白发人送黑发人。

  现在听到宋妤说这个,老两口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小妤,谢谢你!”

  自己也受伤了,还这样过来等待着他们的外孙,他们没有看错这个孙媳妇,也期待着,他们的外孙那么喜欢的姑娘就在等着他,希望他能够撑过来。

  薛萍看到老两口这个表情,也都一样眼泪打转,至于简老头和简老太,刚才医院方面送来了简小丽的死亡通知,简大宝被送到了重症监护,他们就也暂时离开了。

  “小妤,你和简墨在哪儿呢,我在机场没看到你们啊!”时间在沉默中流逝,宋妤等待的间歇接到了叶婧文的电话。

  宋妤和简墨这次是要飞过去参加节目录制的,叶婧文特意去机场接他们,预定好了饭店请他们吃好吃的。

  结果到了机场却根本没接到人,这才赶紧打电话过来询问。

  宋妤也是接到电话才想起来这个事儿,赶紧跟她解释了自己这边的情况,叶婧文听到宋妤说她出车祸了,也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我现在就回去看你们去!”叶婧文匆匆挂了电话,跟电视台这边说明了情况,节目组知道宋妤和简墨是遇到车祸,也都很理解。

  暂时先把两个人节目录制的计划给撤销了,叶婧文也赶紧飞回上京。

  急诊室的医生来来往往,一直到傍晚,才看到医生面色疲惫的出来“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强,暂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太好了!”薛萍听到这个消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顾英和白瑞雪上前道谢“谢谢医生。”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笑容温和,安排简墨被送到重症监护室继续观察。

  “姥姥姥爷,你们也先休息一会儿,我刚打电话在附近的酒店定了房间,还有餐点,你们先去休息吃点东西,这边有我看着呢。”

  宋妤坐在轮椅上,看着顾英和白瑞雪满脸疲惫,开口说道。

  老人家扔下八十奔九十了,她虽然现在也是个病人,但她不严重,有轮椅也可能正常活动,自然不能让老人熬着。

  薛萍也跟着开口“对,叔,婶儿你们先好好睡一觉,明天白天再过来,晚上我在这边看着。”

  薛萍也知道简墨家里没别人了,眼下这情况,也就她能出力。

  反正他们对简墨好,都是希望未来简墨对自家姑娘也好。

  顾英和白瑞雪其实也很疲惫,但想到薛萍跟自家还没是亲戚呢,又觉得不好意思“这……”

  “姥姥姥爷你们放心,婧文今晚上就飞回来,我这边晚上有她在,你们好好休息,这样阿墨醒过来看你们好好地也安心。”宋妤接着说道。

  宋妤这边其实也需要陪护,宋妤刚才联系了在机场候机的叶婧文,叶婧文正好也有时间,如果叶婧文这边没空,她这边请个护工也行。

  反正怎么也不能让老人熬夜照顾就是了。

  顾英和白瑞雪也不是逞强的人,知道自己要是一个不好,反而麻烦,便最后没有拒绝,先回酒店休息。

  晚上叶婧文也按时到达酒店,宋妤这边并不需要太多照顾的,也就是需要的时候扶着她上轮椅,上个卫生间,叶婧文也做的不错。

  第二天宋妤起来没多久,还不等与重症监护室去看简墨,公安就过来找她调查情况。

  “所以简墨与简大宝还有简小丽之间,其实是亲兄弟和姐弟,因为简墨打压简氏的发展而引起了仇恨与冲突?”

  公安听过宋妤的陈述之后,整理的开口。

  “并不是,是简大宝和简小丽单方面的仇恨。

  我和简墨是商人,商场如战场,我们建立巧厨,要想发展,必然会侵占市场上本来存在品牌的占有率。

  简氏管理薄弱,产品竞争力不高,就算巧厨不是简墨成立的,而是其他人,也绝对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商场上的竞争,强弱分明,弱了就要想办法变强,提高竞争力,才能避免被干掉。”

  宋妤听到他们将这件事定义成冲突,摇头否认。

  “商场上少不了算计,但输赢都是靠自己的本事,简墨的决策是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应该有的敏锐。

  简大宝和简小丽作为简氏的管理人,他们可以在商场上做出任何努力与反击。

  商场上本来就是你来我往,良性竞争的,但这两个人因为正常的商业竞争而仇恨简墨,做出这样极端的杀人行为。

  这不是冲突,而是他们单方面的暴力。

  我希望警方这边能够给出最精准的定医,从商业行为来说,我和简墨的行为都无可争议,这一点你们可以去向上京的商人求证。

  但简小丽和简大宝悍然谋杀,也是绝对无可争议的。”

 文学

虽然现在是法治社会,但宋妤并不希望因为所谓的血缘关系,而对这次的案件有其他性质的定义。

  简大宝和简小丽就是谋杀,即便在最后撞击上来的时候,简大宝出于自我保护,转动方向盘,让副驾驶的简小丽受伤过重,救治无效已经死亡。

  简大宝自己也还在重症监护室中没有出来,能否醒来也还未可知。

  但犯罪就是犯罪,杀人犯就是杀人犯,这一点不能有任何模糊,即便简大宝是死了,他一样是杀人凶手。

  “各位公安早上好,我是简墨和宋妤的代理律师,关于这次我两个委托人被人蓄意谋杀的案件,你们都可以跟我沟通,希望不要影响到我两个委托人的治疗。”

  宋妤说完之后,病房里进来穿着套装的女性,正是宋妤昨晚上联系的律师,宋妤和简墨现在可是身价几亿的商人,该有的工作人也还是不缺少的。

  公安被律师带离开病房,叶婧文则是推着宋妤去到了重症监护室,薛萍已经回去休息了,双胞胎还没放假呢,也需要她照顾。

  这会儿是老两口在看着,医院方面说简墨年轻,目前状况都还算稳定,估计很快就能醒过来。

  “宋总!”那律师跟公安交流好了,过来找宋妤。

  宋妤见她来了,让叶婧文先陪着老两口,自己出来跟她单独说话。

  “你想的不错,对方在拿本来是兄弟这样的话,试图模糊罪行,不过证据很充分,目前我已经帮你和简总都申请了保护令,简家人暂时不能靠近你们,因为这件事是刑事案件,会有检方进行起诉,我会关注负责案件的人。”

  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是不需要请律师的,会有公诉,宋妤这边的律师也的确只能帮助沟通。

  这事儿宋妤也知道,她请律师,却是有别的原因“不管怎样,这个案子必须判的明白,谋杀定罪!”

  上京顶级的律师基本都是一脉相承,互相都是熟悉认识的,宋妤现在一方面申请保护令,是避免简家人继续过来骚扰。

  虽然她和简老太和简老头都只见过一面,但也看得出来他们并不好相处,她也不想顾家老两口还有她和简墨受到打扰。

  再就是她需要有司法部门的人去盯着这个案件侦办,避免因为人情关系而出现轻判这件事。

  “即便不能定死罪,也要终生监禁!”宋妤又说道。

  蓄意谋杀肯定是死罪无疑,但现在宋妤这边是没事的,简墨眼下这情况应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受害人没死,要定死罪很难。

  就怕简家人出来卖惨,再受人情影响,判个缓刑什么的,这才是宋妤请律师过来的目的,盯着流程,不让简家人有机会帮简大宝脱罪,让他受到应该受的刑法。

  “我明白。”律师自己也知道她要怎么赚这份钱,干脆的答应。

  宋妤点头,再次回到重症监护室去。

  她却并不知道,她跟律师沟通的时候,白瑞雪和顾英也在说话“老头子,幸好阿墨这次没事,凶手……”

  “我知道,我现在就给老同学打电话,不管怎么样,必须给出公正的裁决!”顾英也明白老伴的意思。

  他一辈子都在司法机关工作,这个岁数了,身边就只有一个外孙在身边,也是最孝顺的,却有人这样谋害简墨。

  他别的不敢说,但有他在,简大宝休想摆脱法律的制裁,也不会有厉害的刑诉律师帮他们打官司。

  宋妤并不知道,顾英在法律圈子的地位,才会找律师过来,实际上,单单知道简墨是顾英的外孙,就不会有人在这个案子上轻易放水,而是更加严谨,给出最公正的裁决。

  一天后,简墨移出重症监护室,三日后,简墨终于醒过来。

  “阿墨……”守在医院里几天的人们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人睫毛颤抖,终于睁开了眼睛,都凑了上来。

  简墨慢慢的睁开眼睛,画面从模糊,一点点变得清晰。

  他的姥姥姥爷,叶婧文那个笨脑袋,刘谆,薛萍,还有坐在轮椅上的,他的姑娘。

  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都红红的,唇边却都带着笑意,简墨于是也跟着笑了起来“嗯!”

  他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梦,梦里他弄丢了姑娘,姥姥姥爷还是离他而去,太痛苦了,他不想在那样的梦中。

  幸好醒来,姑娘还有姥姥姥爷都好好地在。

  医生们冲进来带着简墨去做检查,正式宣布简墨已经完全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双腿还有一只手臂粉碎性骨折,未来需要很长时间的休养与复建。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宋妤得知简墨的情况之后,坐在病床旁边开玩笑“幸好没伤到脸!”

  也算是幸运,简墨虽然受伤严重,但他的头上只有额头一个伤口,不算严重,到底算是保住了他这张招蜂引蝶的脸。

  “是,我的姑娘!”简墨听到宋妤说这个的时候,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笑着回答。

  “瞅瞅他们这黏糊劲儿吧!”叶婧文忍不住吐槽。

  “他们这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你是要去机场吧,我开车送你?”刘谆笑呵呵的询问。

  “你去机场干什么?”叶婧文问刘谆。

  “我女朋友今天回国,顺便,走不走?”刘谆也说道。

  “有车干嘛不蹭!”叶婧文二话不说提着手袋,回头跟简墨还有宋妤告别,两个人一起离开了病房。

  简墨和宋妤看着两人这样,也满眼的笑意,不管怎么样,一切都已经过去,在慢慢变好。

  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表彰大会在元旦后正式召开,当时宋妤和简墨因为都在医院,自然没办法参加,不过为了弥补遗憾,还是安排两人做了文字访谈。

  简墨身上的伤很重,本来两个人定好春天的婚礼只能延后到第二年。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简墨又接连进行了多次手术,才算是彻底恢复。

  相比简墨的幸运,简大宝却是再也没有醒过来,但法律还是将他的行为定性为谋杀,只是因为他情况特殊,暂时没有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