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玩游戏输了让对方随便玩隐私_大山里性混乱生活

2021-11-10 09:02:32情感专区
周俏急声喊道,她又为难地转头望向徐皎,“阿皎姐姐,熳熳她只是性子急,没有坏心的。”

  徐皎明白她的言下之意,点点头微笑道,“你去看看她吧!”

  周俏舒

周俏急声喊道,她又为难地转头望向徐皎,“阿皎姐姐,熳熳她只是性子急,没有坏心的。”

  徐皎明白她的言下之意,点点头微笑道,“你去看看她吧!”

  周俏舒了一口气,要迈步前,却想起什么,忙蹲身朝着那少年的方向深福一礼道,“方才对不住了,郎君。”

  少年似有些惊讶,抬起头往周俏看来,周俏被那目光一触,却是窘得顷刻红了脸,急急忙忙转身,避开少年的视线便是跑走,追李熳去了。

  少年收回视线朝着徐皎和王菀一拱手道,“今日之事,也是我们失礼在先,对不住!”说罢,不等徐皎两人说什么,竟是与他那一群伙伴使了个眼色,一群少年就是急急走了。

  方才还看着要干架的架势,这顷刻间居然就走了个干净,让徐皎骤然生出一种自己老了,有些赶不上这些叛逆期小屁孩儿思维的错觉来。

  望着已经跑远的那少年,徐皎嘟囔道,“那是谁家的小郎君,怎么瞧着有些眼熟的样子?”

  “魏国公府的小六,五娘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唤作魏祁!”王菀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边,轻声道,一双眼睛望着少年离开的方向。

  徐皎听她走近时,转了头,听得这话,蓦然转头惊望向少年已经远去的背影,难怪了,方才觉得少年的眉眼很是眼熟,原来,竟是五娘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啊!

  “走吧!”好一会儿后,王菀朝着徐皎伸出手。

  两人携手默然朝着方才来的方向缓缓而去,眼看着就要到绣帐所在时,王菀停了步,“我就不进去了。我今日本是出来透气的,不想与那些人应酬。”

  徐皎了解地点了点头,紧了紧她的手道,“我与你说的话记在心上,照顾好自己。”

  “嗯。”王菀点了点头,“还有一桩事儿......”王菀略作沉吟,“前几日,陛下到我宫中,不经意间提起了早前送过你一幅九嶷先生的画作,说不知你临摹得如何了。”

  徐皎眼中极快地掠过一道阴影,在王菀略带忧虑的目光扫过来时,她笑着点点头道,“放心,我心里有数。既是要走,便自去吧!”

  王菀嘴角翕张,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是化为一记叹息,松开了她的手,“走了!”然后便是转身迈步。

  徐皎站在高处,见着她的身影步下缓坡,直到她上了马车,马车驶远,再瞧不见了,她这才反身步进绣帐中。

  “婉嫔娘娘呢?”见她一人回来,惠明公主轻声问道。

  “娘娘身子娇弱,逛了一会儿有些吃不消,所以已是回宫去了,让我代她向殿下致歉。”徐皎朝着惠明公主欠了欠身。

  王菀本就是不请自来,惠明公主自然也不会太过在意,轻笑着说了几句场面话。徐皎便也走了开来,见李熳和周俏两个小姑娘坐在一处,不知在说些什么,不过看样子方才的事儿并没有引来多少波澜。

  徐皎走过去,李熳的表情立刻微乎其微地变了。身子动了动,似是想起身就走,又不甘示弱,便是勉强忍了下来。

  徐皎无视她的表情,径自走到周俏身边蹲下,轻笑着道,“今日天气好,来的时候给你带了纸鸢,我亲手做的。”

  话未说完,周俏脸上已是展开灿烂的笑来。

  徐皎面上的笑亦是跟着扩大,“负雪就在外头,你去寻她,让她拿给你,去好好玩儿一会儿。”

  “谢谢阿皎姐姐!”周俏一边说着,一边已是转过头,很是兴奋地对李熳道,“熳熳,咱们一块儿去放纸鸢吧?我跟你说,阿皎姐姐的手可巧了,她画的画最好看,做的纸鸢一定也是最棒的。”

  李熳却是面色复杂地往徐皎看来,徐皎恍若不知,说完那番话后,便是离开了。

  于是李熳清了清喉咙,才用一种很是漫不经心的语气道了一句,“好吧!”

  两个小姑娘手拉着手跑了出去,徐皎转头望着她们的背影,嘴角亦是勾起一抹笑来,居然是个这样别扭的性子。这一点,倒是与某人有些相似啊!

  之后的宴席倒是平顺,惠明公主未曾过多地关注她,尽职地做好一个东道,将客人们招呼得甚好,宾主尽欢。

  宴罢,徐皎与赵夫人向惠明公主告辞,惠明公主也只是笑着对赵夫人道,“阿皎的婚期若是定下了,记得知会一声,我这个做姨母的可定是要给她添妆的。”

  “这是一定的。多谢殿下挂心。”赵夫人笑应一声,徐皎只是垂目,继续扮演她的害羞腼腆。

  直到上了马车,晃晃悠悠地从玉江边驶离时,徐皎从见到惠明公主起就一直紧绷着的心弦这才彻底松懈下来。婆媳问题从来都是千古难题,何况是她们这么不正常的婆媳关系。

  虽说赫连恕让她不要在意,可她真能不在意那才厉害呢。

  “这天怎么说变就变?看着要下雨的样子。”赵夫人将车帘半卷望了出去,皱眉道。

  徐皎也是探头去看,果然见着方才还晴好的天空不知何时已是乌云密布,风儿细细,带着潮意卷进来,好似将融融春意都给吹散了一般,捎来淡淡寒凉。

  好像真的快要下雨了。

  好在这场雨直到她们回到景府门前时,都没下下来。

  徐皎和赵夫人下得马车,还未进府门,就听着斜刺里传来一声呼唤“二娘子!”

  徐皎蓦地回头,望着牵着马站在墙根下的苏勒,心口骤然惊跳了一下。她强自按捺下不安,轻笑着问道,“可是阿恕有事要寻我?”

  苏勒笑着应了一声,“是!”

  徐皎转头对赵夫人笑道,“母亲,我去一趟?”

  赵夫人蹙眉看了苏勒一眼,眼底似也有疑虑,到底没有问什么,点了点头对徐皎道,“早去早回!”

  徐皎“嗯”了一声,对负雪道,“去将小小牵来。”

  负雪应声,转身疾步入了马厩,去将小小牵来,自己也牵了一匹马,几人上了马,便是纵马疾驰而去54

 文学

天空乌云低垂,天色黑沉下来,恍如已然入夜了一般。马行至半路,细密的雨丝就是倾洒而下,徐皎顾不得这些,抿紧嘴角,不断催着胯下马儿向前。

  终于到了赫连府门前,她勒停马儿,就已是从马背之上一跃而下。

  门口候着的是狄大,见得她来,忙拱手行礼,“二娘子!”徐皎挥了挥手,脚步不停直直越过他,往里走。

  轻车熟路地直走到了赫连恕的卧房前,推门而入。

  屋内亮着灯,带着潮气的空气里裹挟着淡淡的血腥气。徐皎冲进去,一眼就瞧见了俯趴在榻上的赫连恕,边上杜先生站着,另有一个穿着青衫,中年文士装扮,看着似个大夫模样的人正在俯身为赫连恕扎针。

  再近些,徐皎就瞧见了他左肩上那一道伤口,乍一看去便是血肉模糊,触目惊心,徐皎都不知道她是怎样走到榻边的,更是听不见旁人的声音,直到蹲在榻边,将他的手紧紧握住,却仍是有些身处梦境中的茫茫然。

  赫连恕闷哼一声,睁开眼来,见得她,眉心却是一蹙,“你怎么来了?”下一刻便是眼风如刀,冷冷往刚刚进屋来的苏勒身上扫去,“谁让你自作主张?”

  苏勒脚步一滞,有苦说不出。想道方才也不知道谁在昏迷之中,只喃喃念着人家的名字,好似不见着就没法安心治伤似的,这会儿将人给他带回来了,他反倒翻脸不认账了。

  听着他说话,徐皎却骤然活了过来一般,更是紧了紧他的手,“怎么伤得这么重?”

  “没那么重,只是皮外伤罢了。”赫连恕扯扯嘴角答道,可他此时的脸色半点儿说服力没有。一头一脸的汗,汗珠顺着鬓角滚落下来,唇色更是有些微泛紫,徐皎不信他,转而望向那个正在为赫连恕施针的大夫道,“大夫,到底怎么样了?”

  “他没有骗你,确实只是皮外伤!”大夫语调幽凉地道,“如果那只镖上没有毒的话。”

  徐皎悬在喉咙口的心还不及落下,又是被大夫一句话拉扯着往下,狠狠一沉。“有毒?”她往那伤口一瞅,果然瞧见血肉模糊中,那外翻的伤口边缘泛着一线妖艳的紫,徐皎的脸色不由白了两白。

  “谁知道你们中原人这般狡诈,居然会在镖上抹毒?”狄大嘶声道,语气不善,将这屋子里唯三的中原人都骂了进去。

  徐皎没有听见,那大夫和杜先生也恍若未闻。

  “阿恕都是为了救我,这才被那飞镖射中,我们不知镖上有毒,大意了......”苏勒说着这话时,满面羞愧,若非他们大意,阿恕也不会因为骤然毒发,突然晕倒,历了一回生死。

  “这怎么能怪我们?还不是中原人太狡诈了吗?”狄大微红着眼,咬牙道。

  “若是想让他死,你们就继续吵!”那大夫突然抬起头来,冷声斥道。

  “你们都闭嘴!出去!”赫连恕沉着嗓道,他声音带着两分气弱,狄大和苏勒两人对望一眼,却不敢多说半个字,转身拖拉着脚步,往外而去。

  徐皎紧握着赫连恕的手,勉强稳住心神,望向那大夫道,“大夫,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好在他们记得去找老夫,这寻常的外伤老夫不在行,可这解毒嘛,倒难不倒老夫。所以,这条小命暂且是保住了。”大夫鼻翼间轻轻一哼,语气亦是没有半点儿面对权贵的卑微。

  徐皎听他这一言,却突然福至心灵,“你是......龙大夫?”

  “正是老夫!”那大夫狐疑地瞥她一眼,“倒是小娘子缘何会知道老夫的名讳?”

  徐皎心想,原来鼎鼎大名的龙大夫居然是个脾性有些古怪的中年大叔啊。面上却是淡淡笑道,“龙大夫声名在外,小女子听过并不奇怪啊!今日之事,还要有赖龙大夫了。”徐皎说着,正色朝着龙大夫一欠身。

  她这样郑重其事反倒让龙大夫有些不自在,咳咳两声道,“这小年轻早前来找老夫给人解过一回毒,也算有些知遇之恩,若非如此,老夫也不会那么轻易答应来这一趟。眼下老夫已是用银针暂且将毒封堵住,不过,却是治标不治本。若要将毒素彻底清除,这位郎君怕是还要受一番罪。”

  “龙大夫尽管行事。”赫连恕沉郁着嗓音道。

  龙大夫点了点头,神色微乎其微变了,转手将一块儿软木递给赫连恕道,“一会儿怕是有些疼,咬住这个。”说罢,就是转身从他的药箱里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在火上仔细烘烤起来。

  徐皎恍惚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心口一颤,下意识地将赫连恕的手掐紧,入目却是他苍白着脸,朝着她微微一笑,“你若不敢看,便先出去。”

  徐皎微微白了脸,眸色却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在这儿陪着你。”

  “开始了。”身后传来龙大夫幽凉的语气,一瓶烈酒就是直接往赫连恕背上那伤口处倒去,赫连恕没有吭声,浑身的肌肉却是瞬时绷紧,徐皎忙将那根软木塞到他嘴里。

  龙大夫手里的匕首飞快地在赫连恕身后动作着,他死死咬着那根软木,一声不吭,连闷哼声都没有发出半点儿,可浑身上下的腱子肉都是绷得死紧,他的手转而紧紧箍住徐皎的手,徐皎被他握得生疼,却不敢挣脱,也不想挣脱,抬起手绢一边替他擦拭着额头滚落的冷汗,一边咬牙忍住眼里的泪。

  每一刻,都是煎熬,却好在,终有尽头。

  龙大夫放下匕首时,赫连恕浑身的肌肉亦是跟着一松,之后的上药包扎比起方才的刮骨疗毒来说,不知要轻松多少。

  “还有个内服的方子,谁随我去一趟?”龙大夫起身收拾起他的药箱,目光淡淡瞥向几人。

  赫连恕经了方才那一遭,整个人几乎虚脱了,徐皎的全副心神都在他身上,半点儿没有听见龙大夫说什么,杜先生忙笑着道,“我跟龙大夫去,龙大夫这边请。”

  房门吱呀两声,开了又关上,室内悄寂下来。

  徐皎捏着手帕替赫连恕擦拭着额角的冷汗,赫连恕半晌才睁开眼来,目光带着两分迷蒙,落在徐皎的手上,一下子就瞧见了她腕上那一圈触目的红色,他将之拉下来,才知道自己方才做了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