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扒开我的乳罩体育课H_快叫,我喜欢听你叫视频

2021-11-10 08:31:42情感专区
打着手决,在客厅里走动着,观望着。

  十多分钟后,福云道长显得高深莫测的道:“女老信士是被狐妖所困,堵住了心门,耗损元气,夺其魂魄。”

  欧阳老太爷忙紧张的问:&l

打着手决,在客厅里走动着,观望着。

  十多分钟后,福云道长显得高深莫测的道:“女老信士是被狐妖所困,堵住了心门,耗损元气,夺其魂魄。”

  欧阳老太爷忙紧张的问:“老神仙,那我的老伴还有救吗?”

  福云道长不急不缓的道:“做倒是有救,必须要做一场大法事。”

  欧阳老太爷忙惊喜交加的叫道:“那太好了,只要有救就好。”

  “老神仙,都听你的。”

  “要准备什么东西,我马上安排。”

  欧阳家上上下下都面面相觑的看了看,都忍不住想拆穿这福云道长的骗术呢。只是,见欧阳剑光这个家主没有出声,大家就都还是暂时忍着。

  继续看看福云道长要这么做法事。

  福云道长挥了挥拂尘道:“准备一只十年老公水牛头,一条十年老雄鲤鱼一条,一只十年野公鸡......”

  这是福云道长故意提出的要求,让欧阳家人慢慢去寻找那些祭品。

  现在,哪里还有上十年的老牛啊,更别说上十年的公水牛了。

  对于那十年的鲤鱼,也是难找到的。还有那十年的野鸡,更是难找到,更别说专要十年野公鸡了。

  就是让欧阳家慢慢去找,自己就呆着欧阳家这豪华别墅里,好好的享受享受这豪华的生活。

  也认为,自己的到来,真的给欧阳老太太驱走了妖魔鬼怪,只要自己呆在这里,那妖气不敢再靠近欧阳老太太。。

  那就是看欧阳老太太能活多久,自己就享受多久的豪华生活,不想在那道观里继续过着清苦孤单的日子。

  “这到哪里去找啊?”欧阳婉容终于忍不住叫道。

  欧阳老太爷当即瞪了一眼说:“你没有听老神仙说啊。”

  “雪峰山的衰老公水牛,洞湖水的老雄鲤鱼,茅山的老野鸡公,就到这些地方去找啊。”

  欧阳婉容想如实说出来,奶奶已经做完手术了。只是,她母亲拉了拉她一下,提醒着:“你别再说了。”

  “有什么话,让你伯伯说。”

  欧阳婉容明白她母亲的意思,她别说出奶奶已经做完手术了。

  就换一个方式说:“那要找多久啊。”

  “奶奶能等那么久吗。”

  欧阳老太爷狠狠的瞪了一眼:“有老神仙在,你奶奶没有事的。”

  欧阳婉容提醒着:“老神仙在,没有做法事,也没有用啊。”

  欧阳老太爷一时都语塞,马上看着了福云道长。

  “有贫道在,那狐妖不敢近身。”

  福云道长挥了挥拂尘,朗声道。

  欧阳婉容较真似的说:“我们怎么知道,你来了,我奶奶就没有事了。”

  福云道长笑了笑:“你奶奶,现在的气色如常人,没有了丝毫的病人之态。”

  “这就是困住你奶奶的狐妖,见了贫道来了,就吓得逃之夭夭了......”

  欧阳家上上下下,惊得齐齐大跌眼镜,没想到福云道长早看出了老太太的气色不像病人了,却看不出老太太的病已经好了,竟然会认为是他赶来的作用。

  真的是服了这老道装神弄鬼的手段了。

  这蒙人都不带脑子的。

  欧阳家上上下下都想齐声吼叫出来,老太太的都做完了手术了。早就没有事了。

  可是,大家却还是没有叫出来,想到家主在场,还算是让欧阳剑光说。

  如果,欧阳老太太还真在病中,那欧阳剑光倒是会被迷糊的。

  现在,欧阳老太太的病都在康复了,也是人精的欧阳剑光,他听了福云道长提出的祭品,就知道是不可能找齐的。是故意找借口,想留下来呆在他们欧阳家不走,享受欧阳家的豪华生活。

  就笑了笑说:“老神仙啊,你提的那些祭品,都没法找到,那怎么办。”

  “不可能让您老人家一直呆在这里,影响了你的修道吧。”

  福云道长忙说:“可以找到的。”

  “找不到,我也不会提出来。”

  欧阳剑光笑道:“现在哪里还有上十年的牛啊。冲顶了就三四年的牛了。”

  “山鸡就更难找了。”

  大家马上跟着附和起来,以此逼走福云道长。

  福云道长就认真的道:“这要诚心啊。”

  “找不到,可以养吗。”

  “找一头四五年的公水牛来,养道十年吗。”

  “在山里找一些山鸡公来一起养着吗。”

  “也可以把鲤鱼找来一起养道十年的,就可以用了吧。”

  欧阳家人惊得大跌眼镜,真没想到,福云道长会这么坑蒙拐骗了。

  欧阳婉容马上说:“那我奶奶真病了,还能等那么久啊。”

  福云道长忙郑重的说:“贫道都说过了,有贫道在,那狐妖就不敢来了。”

  “等那么把祭品都配齐了,贫道做了法事后,就可以离开了。”

  欧阳婉容马上叫道:“那我们还不如不找了呢,你就在这里呆到我奶奶老算了。”

  福云道长马上笑道:“找还是要找吗,女老信士要是活得百来岁,贫道不能在这里呆十多二十年啊。”

  欧阳婉容就冲欧阳剑光叫着:“伯伯,你就告诉爷爷吧。”

  “还等什么啊。”

  欧阳剑光还迟疑着,欧阳老太太就沉默不住了,马上就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对欧阳老太爷叫道:“我说你请的什么老神仙啊。”

  “我的病都好了,他也看不出,在这里装神弄鬼啊。”

  欧阳老太爷马上笑道:“老神仙不是说你现在好了吗,说他来了,狐妖就跑了,你就好了。”

  欧阳老太太哼道:“他是在装神弄鬼。”

  “我做完了手术,他都看不出来。还说我是被狐妖困住了。”

  这话别说欧阳老太爷和陪同他去请福云道长的的女婿、孙子不相信了,就是福云道长都不相信。

  刚听说欧阳老太太不能做手术呢。就是做了手术,那还在医院里住院呢,哪里会在家里啊,气色还这么好。当即认为那狐妖又跑来了。

  福云道长马上就大吼一声:“呔!”

  “何方妖怪,贫道在此,尔等也还敢来冒犯。”

  随即,福云道长就挥舞起拂尘,一顿乱舞。想把狐妖赶跑。

 文学

欧阳婉容马上叫道:“你别在这里装神弄鬼了。”

  “我奶奶前天已经做完了手术了,把那心脏粘液肿瘤切除出来了。”

  “不是被什么狐妖困住了。”

  这话,并没有让福云道长相信,也没有让欧阳老太爷他们相信。

  都认为是狐妖在捣乱了。

  福云道长马上对着欧阳婉容猛挥舞着拂尘。认为狐妖附体在了欧阳婉容身上了。

  欧阳家的人见状,只好纷纷的叫喊起来:“你还在装神弄鬼啊。”

  “做好了手术,你都看不出啊。”

  “还说是老神仙。”

  这下惊得福云道长以为狐妖把欧阳家的人都给迷住了,马上就对着大家猛飞舞拂尘,不停的念着口诀,和狐妖斗法。

  欧阳老太爷也和福云道长一样的想法,都被吓得脸色苍白,不知道福云道长能不能吧狐妖制伏啊。

  欧阳婉容的姑父姜新丰和堂哥欧阳河、表哥姜建民、哥哥欧阳青,都惊得齐齐蒙圈,瞪着眼睛看着。

  不知道着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哥哥,你没事吧。”

  “芳兰,你怎么了?”

  姜新丰马上冲欧阳剑光和欧阳芳兰叫道。

  欧阳芳兰马上叫道:“有什么事啊。”

  “前天,洪涛给妈做完了手术,我们暂时没有告诉你们,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姜新丰惊得蒙圈的说:“真的假的啊。”

  欧阳河几兄弟纷纷的叫道:“那奶奶(外婆)刚做完了手术,怎么没有在医院住院啊。”

  “着气色怎么不像刚做了手术啊。”

  欧阳老太爷叫道:“是老神仙来把缠着你奶奶的狐妖赶跑了,你奶奶气色就好了。”

  欧阳剑光马上跟他父亲解释,结果,老人家就是不相信。还当全家人都被反扑的狐妖给迷住了。

  姜新丰他们也都是搞不清楚是假是真了,简直乱成了一锅粥了。

  看着福云道长在客厅里左冲右突,使出了修炼的功夫,挥着拂尘把欧阳家的人一个个的给打倒在地上。

  欧阳婉容只好跑出来,给洪涛打电话,叫他赶快回来,跟她爷爷说清楚。

  洪涛正和姜雅娟甜蜜蜜的,听到了手机响,拿起来一看,见是欧阳婉容的,惊得一骨碌就下了床,跑到了另外一间房里接起了电话。

  “洪涛,你快回来,家里,啊......”欧阳婉容还没有说完,就被冲出来的福云道长冲出来,一挥起拂尘就把欧阳婉容打翻在地上。

  洪涛马上从手机里听到了一片的鬼哭狼嚎的声音,惊得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马上快速的一边穿衣服,一边叫姜雅娟送他回欧阳家。

  “出什么事了?”姜雅娟惊得齐齐冒黑线的问。

  洪涛摇了摇头:“不知道。”

  “只听到婉容叫好,快回去,家里,然后电话就断了。”

  “就听到她家里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

  姜雅娟快速的穿好衣服,马上就和洪涛冲出了房间。赶往地下车库,上了车后,快速的开出了酒店。

  惊得酒店里的员工都齐齐蒙圈,不知道他们的大小姐,是出什么事了,火急火燎的和一个小帅哥跑出去了。

  然后,都忍不住猜想,是不是他们的大小姐在和那小帅哥私会,被发现了什么的,吓跑了啊。

  但是,没有谁敢去嚼舌根的乱议论,只是心知肚明的藏在心里。

  都知道,这要是谁敢议论,马上就会被开除的。

  而一些年轻的男服务生,都对姜雅娟这个大小姐想入非非起来,真希望以后姜雅娟能对他们动心。

  不图姜雅娟的财富,就图她的美貌。

  古典美的脸庞,迷人的身段,都让这些服务生梦过无数次呢。

  只是,以前不敢对姜雅娟有那种幻想。都认为姜雅娟是个很正派的女人呢。

  今天就让他们开了心境了,感觉道有运气,也能中道姜雅娟的彩票了。

  “这车堵得,要多久赶到婉容家啊。”洪涛坐在了姜雅娟的法拉利里,心急如焚的看着堵得长长的车河。

  “一个来小时吧。”

  “不堵车,就半个小时。”

  姜雅娟也有些着急的回答着。

  洪涛就想下车跑过去,也马上想起了自己貌似突破到了筑基境界了,那福明老道都说能飞起来了呢。

  现在,他也记得欧阳家的方向,就干脆试试。

  马上提着了行医箱子说:“我下车,跑过去。”

  “你慢慢来。”

  姜雅娟一时都忘记了洪涛是修仙的,马上叫道:“那么远,你怎么跑过去啊。”

  洪涛已经下了车,一运气真元,身子一飞跃,整个人就马上腾飞到了半空中,惊得正看着的姜雅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附近其他的吃瓜群众,更是惊得大跌眼镜,都以为是眼花了呢,马上就揉了揉眼睛,再看时,洪涛已经飘飞出了一里多路远,向着欧阳家飞去。

  洪涛也惊得齐齐蒙圈,没想到自己真的能飘飞起来了。

  之前,在慕容大夏前的工地上飘飞,那只有一两百米远,也没有这么高呢。

  现在,已经飘飞在了两百多米高的半空中了,高出了那一座座高楼大夏了呢。

  这一里多路,是直线的距离,让车在街道上,要转几里路远呢。

  然后,洪涛看着了京城西边的方向,再看着了那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街道,眼珠子一锁定,看到了欧阳婉容家的方位,意念一动,马上就飘飞了过去。

  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洪涛就飘飞到了欧阳家的院子里。

  看到一个老道,挥着拂尘,在院子里一顿乱舞,还挥着手掌在拍打欧阳家的人。把欧阳家的人打得那个落花流水啊。

  欧阳婉容正倒在了院子里,想爬起来,那老道,就挥着拂尘又打向欧阳婉容,不让她起来呢。

  洪涛惊得齐齐蒙圈,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了。

  看到那老道的拂尘扫上了欧阳婉容,凭洪涛的眼力一看,就知道,那拂尘看起来轻飘飘的,却透出了一股比较强劲的力量。人只要挨着了,就会倒在地上。

  洪涛一挥手,就拍向了老道,一道气流猛的冲向老道,惊得老道齐齐蒙圈,随即被洪涛拍出的气流冲得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十多米远处。

  “哪里来的妖道,胆敢在此胡作非为。”

  洪涛身影一动,到了福云道长面前,剑眉竖立,寒气逼人。

  “洪涛,别伤害他。”

  “他是爷爷请来的茅山道士。”

  欧阳剑光和妹妹弟弟们齐声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