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玉势被推进深处求饶_他不停的索要

2021-11-09 17:24:03情感专区
顿时所有人都停手了。他们既然停手了,我也停了下来,我把手中的凳子扔到了寝室门口的走廊上。支耀辉很有气派的样子对着我说:‘钟鹏,你走吧!’他以为他这样很有面子,我也

顿时所有人都停手了。他们既然停手了,我也停了下来,我把手中的凳子扔到了寝室门口的走廊上。支耀辉很有气派的样子对着我说:‘钟鹏,你走吧!’他以为他这样很有面子,我也有台阶下,毕竟我刚刚占了便宜。

  但是我就不,我喊道:‘滚一边去,叼好你的免死狗牌,老子今天必须得让刘先涛为我这肩膀的伤负责!’我说完后,支耀辉愣住了,他想说我,但是没有说出口,估计他在心里已经在骂我给脸不要脸一百遍了!

  支耀辉没有骂出来,韶华倒是先骂了出来:“钟鹏,你要不要脸了,给你脸你不要是不是?”这小子都大四了还是和以前一个样,欠揍!我回韶华:“你有资格给我脸吗?老子骑在你头上骑了两年了,谁给谁脸呢?”我说完这句话,韶华像疯了一样推开支耀辉的手臂扑上来就是一拳。

  他光顾着生气了忘记我钟鹏有多能打了,我看准时机在韶华扑上来的一瞬间,我侧头躲开他的拳头,同时一记重拳打在了他的脸上。韶华应声倒地,一拳就晕了过去。韶华一倒在地上后,王小玮看不下去了,喊我:“钟鹏你下重手是不是?”

  我心想搞笑吗,这还叫重手?重手就是你韶华倒在地上了,我上去补一个木村锁,那才叫重手!我回了王小玮一句:“他自找的!还有谁?没人了吧,你俩要不要上啊?”我指着刚刚已经动手的江蓓前男友还有合并系的男生。

  面对我的挑衅,江蓓前男友又第二次喊道:“他太狂了!咱们一起上!弄死他!”好吗,他都喊了两次一起上了,他知道光凭他俩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他们这些人必须得齐心协力才行,或者搞个偷袭之类的。

  江蓓前男友大高个,利用腿长的优势蹬我。但是他太怕我了,所以身子离我老远,这就算他腿上发力,踢在我身上也没任何杀伤力的,简直就是在装样子挠痒痒。

  另一个男生又拿了一个凳子朝我砸了过来!这俩人配合不错啊,一上一下,我还真的占不到便宜只能往后面退。我想回头把刚刚的凳子捡回来,结果凳子被二百仔拿在了手里。二百仔现在已经退出了寝室,在门口无奈的看着我跟他们动手。

  我对着二百仔喊了一声:“凳子给我!”二百仔则是相当无奈的回应我:“别打了钟鹏。”我骂他:“你滚一边去,然后侧身伸手就把二百仔手中的凳子拿了过来。”其实只要二百仔把手里的凳子往后一拿,我就拿不到凳子的,但是二百仔并没有那么做。

  我拿过凳子瞬间有了底气,也不往后退了,和那小子用凳子对着砸,就看看谁猛谁不怕死!我俩几乎同时用凳子砸向对方的头,当时就算双方都不收力,凳子也会在半空中碰到一起去,但是那个合并系的男生还是怂了,他收了力,把挥在半空中的凳子紧急往回抽,想挡住我的凳子。

  他这一犹豫,砸没砸下来,挡也没挡住,虽然我俩的凳子还是碰到了一起,但是他手中的凳子直接被我给砸掉了。我赶紧再一次的举起凳子,第二次砸了下来。这小子手中没了凳子,也没时间捡起来,只能人往后倒,自己仰面摔了过去。他倒就倒吧,还拉着江蓓前男友,结果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我正准备拿着凳子上前来一下的,王小玮终于出手了,他眼疾手快一个飞扑直接拦腰抱住了我。我知道王小玮在柔道方面很厉害,所以我赶紧丢下了手中的凳子,防止他给我玩柔术。王小玮下盘扎实,而且头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我用拳头打他后背根本没作用。

  我明白他下一步就是借着扎实的下盘,然后往前冲,给我抱腰摔倒。如果是1v1的擂台,我俩倒地后还得肉搏一阵子地面技巧才能分出胜负。但是现在可不是1v1,我一旦被王小玮扑倒了,他还死死的抱着我,我是起不来的!他虽然制不服我,但是其他人可以帮着他一起制服我。

  所以我现在心里有点慌,我双手赶紧也从上方环绕抱紧他的两肋,同时两腿不停的后退,尽量让自己的身体重心向前倾,而自己的双腿能往后移动多少位置就拼命的移动。但是王小玮双手抱我的腰抱的紧紧的,我的身体重心前倾的幅度很少,脚底下退了两步,就不敢移动了,我怕再移动很容易被王小玮抓住机会摔倒我,我现在很容易被他给摔倒。

  王小玮看他拿位成功后,先下脚从内侧绊我,我赶紧抬腿躲开了他的第一下绊子。王小玮第一次没成功,紧接着换了一个方式,一只脚放在了我的腿后面,想用传统的抱腰摔倒我。在我发现王小玮的腿成功的放在了我的腿后面时,我就知道他的抱腰摔要成功了。

  虽然我已经阻止不了他的抱腰摔马上要成功,但是我可以借着自己的力量加上体重的优势来个借力用力!于是就在王小玮下腿抱腰摔我的同时,我用尽全身力量一个转身,我也不管什么身体平衡了,我在空中完成了转身,然后和抱着我的王小玮一起摔在了地上。

  只不过我通过这次转身,让我俩摔在地上的时候,我是压在王小玮的身上的!王小玮做梦也想不到,我还有这两下子。以前的我可能没有这个能力,现在我的力量够了,所以才能做出这一招来。我和王小玮倒地后。由于我人在上面,所以想起身根本就是太简单不过了。

  我一只手压住王小玮的肚子,一只手使劲撑着地面,王小玮的双手就再也无力抱住我了,让我终于挣脱了王小玮。我刚刚挣脱了王小玮,就连滚带爬的在地上向前滚了一圈。恰巧我的这一滚,让准备比在后面偷袭我的合并系男生一凳子砸了空,还差点砸在了王小玮的身上。

  我第一时间从地上站了起来,自言自语的大声胡说;“老子就知道,我刚刚只要动作一慢,有人就会在背后给我来一下的,行,老子今天先废了你!”说完,我往前冲了上去。这个合并系的男生顿时慌了,拿着凳子直接挡在身前,还往前顶我。

  他这样只能防止我第一时间抓住他,但是对我没任何的杀伤力。看来还是凶一点的好用,我这一凶,让明明手里拿着家伙的小子竟然怕成这个德行了,都不敢跟我拼命。所以我一下子抓住了他手中的凳子,然后侧身拉着凳子用力一扯,这个男生手中的凳子就被我再次抢了过来。

  我抢过凳子准备反击的时候,王小玮想趁我不注意偷袭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去拉我的的腿。我没有犹豫,拿起凳子想对着王小玮的脑袋来了一下。这一凳子打了个实在,王小玮也晕了过去。我当时收了一下,要不然就我的力道,全力的话,王小玮脑袋都有可能得裂个缝。

  王小玮倒下后,一时半时起不来了,我拿着凳子准备再去砸这个合并系的男生时,有人喊话了:“钟鹏,你别打了,行了!别打了!”喊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先涛。刘先涛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仿佛是想通了,走出了寝室,示意其他人都退下,他让我随意发落!

  刘先涛挺能装啊,我想都没想,对着刘先涛的肚子先踹了一脚。我的一脚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还是踹肚子,顿时刘先涛捂着肚子就蹲在了地上。赶紧说:“别打了!”我冷笑了出来:“这才一脚,你就不行了?和你刚刚挺帅的形象不符啊!”

  我说完这一局,故意用脚尖的位置对着支耀辉的鼻子踢了一脚,这一脚看似很轻,但是却很有技巧。当时刘先涛瞬间不动了,从蹲在地上变成了倒在地上,同时也不捂着肚子了,改捂着鼻子了。

  就在我准备再来一下的时候,刚刚一直装死的李悟从寝室里出来了,一边拦我,一边喊我:“钟鹏,可以了,别在打了,已经很过分了!”李悟又在我面前装起了老好人,不用说她又是那套,什么给他面子之类的。

  果不其然,在我说出:‘学长,我你起开,今天和你没关系,我们之间的事,谁的面子也不好使。’李悟没想到我会这么不感兴趣,还

 文学

李悟再次把他宝贵的面子搬了出来,一次可以,第二次就不好用了。李悟没想到我会对他的面子这么不感兴趣,还想继续说两句的时候,我直接扒拉开李悟,然后揪着躺在地上的刘先涛的衣服要给刘先涛拎起来。

  李悟觉得自己非常没面子,他上手抓住了我的手,跟我瞪眼说:‘钟鹏,你放开他,都说别打了,你听不明白话吗?’我刚刚没有太用力的扒拉他,既然你李悟跟我瞪眼,老子还给你面子?去你的吧!于是我这一次用力的推了李悟一下。

  李悟被我狠狠的推在了地上,感受到了什么叫力量。我一边揪着刘先涛的衣领,一边对李悟说:“学长,你是不是彪啊?你回头看看他们!”我意思是让李悟你看看一直没动手的陈晓飞支耀辉还有刘先涛寝室的同学,人家都不管了,你个废物逞什么能!

  李悟被我这么推了一下,又被我说彪,所以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直接站了起来,对着我喊:“我当初就不应该带你混起来!要不是我你能认识董岚岚?你能有今天?……”李悟这怎么了?有点失去理智了,在这个时候跟我翻旧账,他想干什么?打击我的自尊心?

  我打断了李悟的话:“你闭嘴吧,李悟你都大四了,老老实实毕业不行吗?我一直挺尊重你的,你不要得寸进尺!你翻旧账什么意思?如果翻旧账,当初第一个带我的人,不是你李悟,而是张小龙!也不是你主动把我介绍给董岚岚认识的,是张小龙求你,你才让我进你

  们的乐队,认识的董岚岚!你就想说这事对不对?那么你应该仔细回忆一下,好好做足功课,再跟我翻旧账!”

  李悟此时被我说的满脸通红,他肯定后悔死了,今晚跟我闹翻脸了。不过李悟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对我说:“钟鹏你真是忘恩负义啊,大一的时候,你去H大,谁在你身边一直帮着你?要不是我……”

  我再一次的打断了李悟的话,我说:“李悟你真是一点脸也不要啊。还好意思提在H大当初的经历,你失忆症吗?好好想想,当初在H大校内口口声声说要帮我,结果最后因为钟霄云,你还不是没帮我吗!我和李克达,老钱老马4个人差点死在H大,你估计全忘了吧?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大家都看着咱俩呢,我都觉得丢人了。”

  我真是服了,我现在报仇呢,被李悟搞得像两个老娘们吵架似的。此时的刘先涛其实早就可以挣脱我了,但是他没有,他就让我这么揪着。估计他心里在想,钟鹏你赶紧来一下得了,别墨迹了。我如他所愿,抬起膝盖对着他的小肚子就是一膝盖。当然这个力度我没有太狠,就是让他难受5分钟的。

  接着我后退一步,一个正脚背踢,踢在了刘先涛的下巴位置,刘先涛往后仰面再一次的倒在了地上。行了,报复刘先涛的尺度我觉得够了,但是心里又有点不过瘾,因为对方没有全上,就算跟我对拼的几个人都是忌惮着我,感觉有点畏手畏脚的,所以我才会有不过瘾的感觉。

  我指着躺在的这群人喊道:“知道你们肯定不服,不服就来我寝室找我,我等着你们的!”说完我就往回走,二百仔并没有跟在我身后,估计他以后要难办了。毕竟韶华和王小玮跟他的关系是相当的不错,今天他没帮韶华和王小玮,这俩人绝对不会再把他当兄弟了。

  今天唯一的遗憾就是支耀辉始终没动手,别说没动手,连骂我一句都没有骂,而且还帮着我说话,这我真的找不到理由翻脸啊。只能说支耀辉还是太贼了,这群乌合之众也就数他支耀辉最有心眼了。

  回到寝室后,我给白佳雨发了短信。其实刚刚我有看到白佳雨在他的寝室门口站着,他全程都在自己寝室门口看热闹。我的短信内容是:“你给老子我继续装失踪,要不然下一次挨打的主角就是你白佳雨!”

  白佳雨回我短信:“支耀辉还好好的呢,轮也轮不到我!”白佳雨这条短信气人啊,我没回他。可别忘记了,白佳雨以前有个外号,小支耀辉!他和支耀辉一样,骨子里也有一点阴阴的性格,只是白佳雨的脑子差了支耀辉好几个级别而已。

  寝室老大知道我下楼去打架了,但是他什么也没问,现在直接在寝室里装睡。老大一直这样,所以我也习惯了,就让他装睡吧,不过我此时就想找个人聊聊天的,二百仔也不回来,赶紧回来啊,这打完人不说两句的,对不起我刚刚的胜果。

  其实今天还有一个细节,我也留意到了,那就是张寒枫真的没有出现!按道理张寒枫跟刘先涛住在同一楼层,我闹的动静不大不小,他肯定会知道的,但是他并没有像白佳雨那样出来看热闹,而是人都没露面,这一点我可是有留意到。

  要不然我现在还能跟张寒枫聊一聊的,看来这小子真的是不打算混了。大约过了1个小时的时间,二百仔才从外面回来。二百仔回来后,就对我说:“钟鹏,你今天有点过了!”

  我:“二百仔,我哪里过了?我知道王小玮还有韶华跟你关系不错,但是今天我是冲着他俩去的吗?我不是吧!我是冲着刘先涛去的!还有你二百仔不是傻子吧?”二百仔骂了回来:“你才是傻子呢!”

  我:“你不是傻子,看不出来王小玮还有韶华没把你当兄弟看啊!他俩不知道支耀辉和刘先涛找人看的咱们吗?知道还和他俩走的这么近!完全不在乎你的感受,你这段时间应该能想明白吧!别天天只顾着喝你的小酒了,脑子清醒点吧!”

  二百仔回我:“我清醒的很,所以你见我有参与他们的事吗?只要有支耀辉在的时候,不管是吃饭还是说事,或者是动手,我二百仔没参加过一次!”我:“这就对了!但是还不够!如果我是你的话,让王小玮和韶华选一下,是站你,还是站支耀辉。”

  二百仔不耐烦的骂我:“滚滚滚吧你!你今天动手把韶华还有王小玮给打了,还站我?站我干什么?让你打啊!钟鹏,行了你,别挑拨离间了,你看你这幼稚的行为,你干挑拨离间这种事还差了点,别废话了,睡觉吧哈!”

  我淡淡的笑了一下,问二百仔:“睡之前,你告诉我,你在楼下待了一个小时,都干什么了?”二百仔:“干什么了?老子不能因为你把朋友都得罪了!”我:“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你直接给我说具体点。”

  二百仔:“我不得解释一下我今天为什么没动手帮忙啊!”我:“你怎么解释的?”二百仔:“说我天天被你打,打怕了呗!”我听完后,直接笑了出来,说:“聪明啊!”

  二百仔:‘聪明个屁聪明,老子不用还你夸,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我:‘想什么?他们报复我?我等着他们来!反正最近闲着也是闲着。’二百仔哼了一声,没再说话,我俩就各自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照常起大早晨跑,昨天跟王小玮交手后,我觉得最近得练练了,感觉自己有点退步了,虽然我最后成功化解了王小玮的抱腰摔,但是我如果在颠覆状态下的话,二百仔想抱腰拿位置,他都做不到的,我还是比最颠覆的时候弱了一点。

  新校区离健身房有点远,而且我还欠健身房老板2个练拳的学员呢,所以最近一直没有去健身房。于是我晨跑回来后,问二百仔:“你想不想去练拳?或者健身?我有个地方免费的!”

  二百仔:“可以啊。”我:‘那好,下周末,我带你去。’一个不够,还差一个。于是我在上课前,下楼去了何港的寝室。何港见到我来很意外,问我:“钟哥,你找我有事?”我:“上次欠你个人情,周末有时间吗?带你去健身房,练练拳,健健身,免费!”

  何港就没有二百仔那么干脆了,问我:“钟哥,你想干什么?”我:“干什么?还你人情啊!”何港:“那不用了,真不用了!”我:“行了,你就说去不去吧?”何港:“真的只是练拳健身?没有别的?”

  我:“对啊!”何港:“那行吧,周末可以,地址在哪啊?”于是我把地址告诉了何港,约好这周末在健身房见面。说完了健身房的事,我问何港:“对了,问你件事,最近你和龙阳杨生鹏掰了?”

  何港:“没掰,就是各自玩各自的!陈晓飞跟我说,他保我,合并系和咱系大四的都不会找我麻烦。我让龙阳跟杨生鹏也跟大四的说和算了,他俩不听。”何港说完这话,我顿时才明白,眼前的何港才不是个好东西!

  我有点后悔约他去健身房了,这小子是彻底跟陈晓飞还有支耀辉越走越近了啊!我得找个机会告诉他这周末不去了。我对何港说:“那你觉得,他们两方还能打起来吗?”

  何港:“现在冷战呢,说不定哪天就能打起来。钟哥不知道吗,现在龙阳他们去上课都是几个寝室一起走,平时都不敢自己落单!当然大四的也是一样,落单就得倒霉!”

  我感叹:“都脑子有病,就你最聪明!”我这话中有话,他应该能听出来。我:“行了,我去上课了,周末见吧。”等上午上课的时候,我就给何港发短信说计划有变,周末去健身房的计划取消了。

  我都准备远离何港这个两面派的墙头草了,结果李思说她跟王秋雨约好了,明天周二晚上还去食堂二楼打扑克。李思打扑克还打的没够了,我也是无奈。我说:“思思,最近何港跟支耀辉走的有点近,你让王秋雨别叫何港去了!”

  李思说:“这周都约好了,不要紧亲爱的,我们只是打扑克,你们的恩怨牵扯不到我们的扑克局上。”李思这么说,我也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