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低喘贯穿顶弄学长H_一天接多少客人

2021-11-09 17:15:11情感专区
这一次这三个名额应该不会有人抢,大家肯定也会和他一样为难,生怕这名额分配的不合理,惹的有些人心情不好,甚至树了敌人。

  可事情的发展和朱成想的完全不一样,因为他说完之后

这一次这三个名额应该不会有人抢,大家肯定也会和他一样为难,生怕这名额分配的不合理,惹的有些人心情不好,甚至树了敌人。

  可事情的发展和朱成想的完全不一样,因为他说完之后发现情况和之前一模一样,有一大群人抢夺这三个名额。

  朱成蒙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况。

  大家不是应该和自己一样,因为难以做下决定,所以都不太敢想要这一个名额吗?

  难道大家就不怕在取悦了一部分人之后,又惹到一部分人吗?

  余飞看到朱成这懵了的表情,不禁笑了,感叹朱成这个人太实诚太单纯了,竟然连这样的道理都想不明白。

  朱成以为大家都和他一样憨厚老实,做人实在,而实际上别人跟他完全不一样,在别人看来,抢到这一个名额,首先确定了自己可以获得一份工作,然后自己还可以招九个人,那些人才不在乎别人是否会怨恨自己,反正那九个名额对他们来说又能赚九份人情。

  在很好的运作之下,能够提高一下自己在家庭或者朋友间的地位,反正好处多多,至于坏处,那就是别人的几句埋怨而已,只要你心理足够强大,那就完全可以无视。

  在这一刻余飞让朱成狠狠的认识了一下现实,认识了一下人性,让他知道了自己身边都是一些怎样的人。

  朱成自己所坚持的那些原则和规则,在这些人的眼里不值一提,就算是朱成坚持自己原则,这样来一心好意的对待别人,可是别人却不会用同样的心意来对待他,这就仿佛你给了别人一个甜枣,别人却给了你一个巴掌一般。

  余飞以前和朱成一样,可是随着他阅历越来越多,读的书越来越多,他才明白针对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事情,要是这个人实诚你也实诚,要是他讲信用你也讲信用,要是他嘴里没有实话,那你也没有必要对他保持你自己的原则,给予他最好的一面。

  “你看到了吗?朱成,这就是现实,你为人憨厚,总想着对大家都好一点,一心想要加好处惠及到每一个人的身上,并不想惹到别人,可别人面对你的时候根本不是这样做的,他们不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他们在乎的只是利益,你分配起来很困难的一件事让他们去做,他们却觉得毫无心理压力,甚至都认为这是一个香饽饽。”

  “本来我给你的权利,你完全可以使用的更好,却将你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你作为一个资源分配者占据了主导的地位,你想将自己手里的资源送给谁就完全可以送给谁,你不送给谁他也怪不得你,因为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权利,但是你一直错误的认为,你不给别人好处,别人会怪罪你,这好像是你的错误,一般你错了别人怪罪你,只是他的错误和你无关。”

  “你看再分配果园收购名额的时候,你明明可以赚一大笔人情,最后却为了不让大家讨厌,你选择了一个公平的方式,结果是什么?根本没有人感激你,反而最后只是觉得自己只是到了应得的公平公正,但是这

  件事是你私人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公平公正那一说,就仿佛你手里有一百万,你想送给谁花就送给谁花,别人根本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刚刚这三个名额你完全可以随便指定三个人出来,然后让这三个人去做这件事,又能赚三个人情,但你却又将事情搞得一团糟,你这又是何必呢?”

  余飞将事情深刻的道理当着所有的人面给朱成分析了出来,余飞反正不怕惹到这些人,所以事情是什么样子他就讲出来,完全不怕这些人记恨他怨恨他,反正大家之间又没有任何的利益关联,就算有也是别人眼巴巴的想要来巴结自己而已。

  而朱成就不一样了,他听完余飞的话再次陷入了沉思,可是余飞知道这沉思的结果,或许无法达到自己预期想要的真正的结果。

  而周围那些听到余飞话的人,一个个好像也不是很羞愧,只是有些不敢直视余飞,但内心对于这名额依旧跃跃欲试,这就仿佛余飞刚刚所说的话是对牛弹琴一般,毕竟他们压根就不在乎这件事,要是他们在乎,之前也不可能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所以哪怕是余飞讲出来,他们也无所谓,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能够得到的利益。

  “三个名额就给你们三个,剩下的人你们去选吧!”

  朱成沉思了一会儿余飞所说的话之后,抬起头迅速指了指距离自己最近的三个人,快速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扔了出去。

  对于这处理方式,余飞只能无奈的苦笑着摇摇头,因为朱成看似是按照自己所说的方法做了,实际上又没有执行的很好,这三个名额也算是人情,朱成这样随随便便仿佛扔烫手山芋一样扔出去,那三个人得了便宜,还不会感激朱成,说明朱成还是没理会余飞的意思,他要是一个有悟性的人,可能听完余飞那番话都会收回这三个名额,然后自己亲自指定三十个人赚取三十分人情,而不是随便扔出去,连三分人情都赚不到。

  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余飞知道朱成的学习能力和自己之间真的是有天差地别,也不能责怪朱成不求上进,毕竟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和他生活的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太大了,朱成都几十岁的人了,想将有些观念和习惯改过来,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那三个被指定的人顿时激动坏了,觉得这就仿佛天上掉下来了一块大大的馅饼,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三人顿时成了全场最亮的仔,因为剩下来二十七个名额都由他们来确定了,那些村民一个个迅速放弃了朱成,而开始围拢这三个人,希望可以争抢到这名额。

  那三个人就和朱成完全不一样了,他们才没有做出那么多的顾虑,自己手里掌握着九个名额,迅速开始将这些名额分配给自己最亲密的亲人和朋友,完全不在乎其他一些并不熟悉的村民的请求。

  毕竟这名额给自己最熟悉的亲人和朋友才最容易换取人情,他们太明白这个道理了,朱成明白了又好像不明白,就做不到,还只能拿出来一些名额,为了消除众人的愤怒。

  实际上众人没有资格愤怒,但是要是你足够软弱,他们就可以产生愤怒,因为哪怕是他们的愤怒不讲道理,你却软弱可欺,他们利用这份愤怒也能做一些文章,反正你又不敢反抗。

  所以让朱成要愁白头

  的事情,那三个人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彻底搞定,五十个工作人员的名额全部确定了下来。

  说句实话,朱成虽然人品靠谱,可是他这迂腐的思想限制了朱成这个人前进的步伐,否则他肯定不止今天的成就。

  “好了好了,你们该得到的都得到了,得不到的也没有机会了,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和朱代理还有事情要谈,不要围在这里吵吵嚷嚷的,仿佛让人进了鸡窝。”

  名额确定了下来,那些村民却还意犹未尽的围拢在这周围,不断的谈论着各种话题,余飞感觉被吵的脑袋都要大了,毫不留情的开口驱赶。

  余飞在这些村民的眼里比朱成还要高一个等级,属于那种非常厉害的大老板的角色,所以无论他们里面那些人是什么性格,或者是强势或者是无理取闹或者是无赖等等,反正没有人敢还口,一个个急忙灰溜溜的离开了。

  “看到了吗?当你占据了主导地位的时候,不要和他们讲道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们根本不敢废话一句,你要合理的利用自己的地位,你明明也拥有和我一样的机会将他们赶出去,但是你却不会使用,怕这怕那,你现在告诉我,我刚刚用那样的语气将这些人赶出去了,他们会恨我吗?他们敢恨我吗?”

  看到周围围拢的那些吵吵嚷嚷的村民和朱成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离开了,余飞直接对朱成问道。

  朱成听到余飞这话,尴尬的将头低了下去,余飞说的很对,这几天他在村里的地位简直太高了,几乎可以说呼风唤雨,可惜他没有使用好这样的机会和权利。

  甚至余飞都说的明明白白的了,有些人惹了也没事,只要你足够强势,其实他们就不会记恨你,怨恨你了,但你要是软弱你明明没有错,别人这样可以欺负你。

  朱成明白这个道理,可就是做不到白白浪费了余飞给他的大好机会,否则接着这两次机会,朱成就可以在村里狠狠的拉一波人心,以后他在村里的地位和话语权家和以前完全不同。

  但是他现在这样处理下来,村民不会感激他,甚至在内心依旧给他贴上懦弱可欺的标签,以后他在村里还是一样的地位。

  “刘老板,我不敢使用啊,我要是那样做了,以后你走了,水果卖完了,那他们可能就要嘲笑我了,就要报复我了。”

  朱成将自己的顾虑讲了出来,他这样的人就是怕这怕那,瞻前顾后,余飞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他竟然就想到了。

  “报复?他们凭什么报复你?他们又要用什么手段来报复你,要是你将我之前安排的事情做好,利用那些名额好好的笼络一些人心回来,到时候得了你的便宜,领了你人情的那些人,就会成为你最大的助力,其他人真的敢报复你吗?那些想报复你的人能够做到那么团结吗?”

  余飞直接反问道,说句实话,在余飞看来完全都不是问题的问题,朱成却讲了出来,说明朱成的思维真的不够成熟,有些人虽然活到了一大把年纪,但是问题没有想明白,甚至还不如一些年轻人。

  听到余飞这话,朱成在原地愣了好久,余飞所说的这些他还真没有想到,说句实话,他的格局太低了,真没想到拉拢一些人,围拢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这些事情。

 文学

朱成的老婆坐在朱成的身边,一言不发,一方面他是严格遵循男人讲话,要是没有大问题自己绝不开口这一个原则。另一方面来说,朱成的选择其实也是她的选择,他们夫妻两个看待事情的态度和观点本质上差不多,要是她有余飞这的格局,那早就将朱成也带出来了,他们夫妻两个其实是一样的,所以此刻朱成正在接受余飞的教导,他老婆也在思考,两个人也算是正在共同进步。

  “好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有些事情不能一过去你就不思考,咱们可以不谈,但你需要慢慢的去回味去反思,你可以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十遍八遍的去想,去告诉自己,下次遇到同样的事情自己该怎么做,并且告知自己,一定要坚持自己提前想好的方案来执行,时间久了,你就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了。”

  “咱们接下来谈正事,你的问题你自己解决,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

  余飞最后总结性的将之前的问题讲了一下,其实说白了,问题出在了朱成的身上,所以要想要有所改变,只能朱成自己去思考和反思,然后下次做出改变,要是改不了,那说明这就是他的命,他一辈子就活该窝窝囊囊的被人欺负下去,要是他能够想明白,并且改变自己的作风,说不定他以后还有一番成就。

  “刘老板,太感谢你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大好人,其他的老板都想着压榨别人,但你却给了我这么多的帮助和好处,说句实话,我其实完全听得懂你给我讲的那些话只是做不到而已,但是我以后一定坚持去做,我一定要有所改变,不能明明自己占据着优势还被人欺负。”

  朱成听完余飞这番话,抬起头,眼神坚定的对余飞说道,他是真的想做出改变了,尤其是今天这些人当着他和余飞的面做出来的这些是无比讽刺的事情,就仿佛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朱成的脸上,其他人不觉得脸蛋烧,但朱成却觉得自己的脸仿佛被打肿了一般,火辣辣的烫。

  “好,如果你能听得进去学得进去,那对你还算有所帮助,那我为你费了这些脑细胞也算是没有白白的死掉。”

  今晚朱成的话余飞十分满意,因为这是朱成第一次给余飞保证他要做出改变。

  “我一定不会辜负刘老板的一片好意!”

  朱成点点头,他也明白,人一生有可能会遇到几个贵人,抓住机会自己也许就会飞黄腾达,抓不住机会,也许自己这辈子就完了,余飞就是他的贵人,让他发了一笔财,甚至现在也等于给了他一笔非常珍贵的精神财富,要是他能抓住他,往后余生或许还真的有点成就。

  “好!那咱们现在说正事,接下来几天我可能需要大量的活,明天开始你就带着今天招募的这些工人开始给我进行备货,人数太多,你可以分配他们在两家三家甚至四五家果农家中同时开工。”

  “至于水果的成熟程度,也不一定全部需要成熟的水果,六七分熟的水果也可以,按照这个标准,其实所有的果园几乎可以被连根拔起,除过那些不合格的坏果,剩下的基本上全部都可以收购,你就按照我之前的标准来做事就可以了。”

  “这几天白天我有空也会过来查看,但是肯定不是只在一家人开工,所以这件

  事也需要你帮忙给我盯着,毕竟你是我的代理,要赚我这一份钱不出力也行,但是你赚的这份钱你就要帮我做好这份事。”

  “我要是不在,你在现场的时候要给我确保水果的质量,不能因为迈不开面子,因为对方是亲戚朋友,甚至对方说了几句好话你就给我将不合格的水果装进去,要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发现是谁家的水果我会全部退还回去,甚至你的代理费也会全部给你扣掉。”

  余飞将今天自己前来真正准备要说的话,给朱成讲了出来,尤其是最后一段这些十分的重要,因为朱成的为人太过于憨厚,而且容易被人道德绑架,要是朱成把持不住这个底线,将坏果装进了筐子里面,到时候自己又要在卜强那边失去信誉了。

  “我一定全力做好代理的这个身份,绝对帮刘老板将质量最好的水果收购上来。”

  朱成急忙对余飞保证道。

  “本来这件事要和你签订纸面的合同,以便到时候出事了之后对你进行追责,但是我觉得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咱们口头上做好承诺,而且必须要严格执行,你今天给我保证的时候,我相信你是真心实意想要将这件事做好,但是你在果农家中监督现场收购的时候,肯定会有亲戚朋友邻居上前给你说好话,使用道德绑架等等各种方式,希望你放宽标准,可以将他们一些残果坏果也一起收购的,到时候你一定给我坚持底线,否则你也不要怪我到时候不留情。”

  “惩罚的方式我前面说过了,再告诉你一遍,所有里面掺杂了坏果的水果全部退回,你的代理费我也要全部扣除,我说的不是某一户人家代理费扣除,而是你今年所做的所有人家的代理费全部扣除。”

  “你要是和钱过意不去,那么你就可以到时候网开一面,反正我有我自己的检查方式,一旦发现,你不光赚不到钱,你给谁家网开一面了,到时候他们家所有的水果全部被退回去,他们到时候不会感激你,那才会真正的恨你,你根本赚不到人情还会惹到人,你自己做好自己的衡量。”

  余飞给朱成再次提醒了一遍,而且这段话说的毫不留情,就是要逼迫朱成在做事情的时候坚持自己的底线,不该答应的事情坚决不能答应。

  其实余飞内心隐隐的只是想要帮助朱成这样的人做出一些改变,让他这个好人最终过上好人该过的日子,而不是窝窝囊囊的生活一生。

  反正这么重的惩罚方式已经讲了出来了,朱成要是到时候还是坚持不下来,余飞也只能说这个人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自己想帮也帮不了。

  朱成听完余飞再次重复的话,他咬着牙愣在了原地,因为余飞所设想的情况肯定会出现,他现在给余飞保证的话,的确是真心实意想要做到,但是真的又很担心自己到时候扛不住那些人的软磨硬泡。

  “是不是内心又开始纠结了,怀疑自己到时候做不到呢?反正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这一次我对你绝对不会留情,你要是做不到,我该罚就罚,该扣就扣,到时候你可不要在我跟前哭哭啼啼的说你错了,我和你不一样,我所说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我要坚持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余飞再次给朱成警告了一遍,而且余飞

  已经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这样做,朱成要是做不到就让他受到惩罚,让他下一次再也不敢这么做,说不定这次改变不了他,下次受到了惩罚,吃了大亏了,他就能够改变了,就当是自己扣的钱是他交的学费了。

  “刘老板这是在帮我们,咱们都是明白人,又不是看不懂事情,明显看得出来刘老板也是一个好人,但还是一个有原则有底线,而且有本事的好人,这一次你就坚持到底,别人说什么都别答应,这是为了咱们好,不然你就是拿咱们的代理费去填补别人的贪心,你想想到时候那些在这方面逼着你,让你做出让步的人也肯定不为你着想。”

  “所以你让步了,别人也不会感激你,甚至你损失了代理费,他们肯定内心还偷着乐,因为他们嫉妒你发财。”

  朱成的老婆这个时候开口对朱成说道,说是对朱成说的话,其实也是在对她自己说,毕竟他自己以前也是这样的人,他这是在告诫他们夫妻两个以后做事要有原则,一定不能轻易改变,要向余飞学习。

  “嗯,好!这一次我一定要坚持到底,绝对不能拿我们的钱去喂了白眼狼。”

  朱成听完老婆的话,重重的点点头,十分坚定的说道。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明天一大早你们就开工,我忙完我的事情就会和货车司机再一起过来,也算是突击检查,你最好不要被我当场撞到,否则你可能当场就要失去这个代理人的身份,”

  “甚至你之前确定下来的那些人,我全部给你推翻。那些排名在前五十名的果农家的水果,我一颗都不要,到时候这些人肯定都会记恨你,你赚不到人情还要惹一大波人,这村里就容不下你了。”

  “还有你今天所选定的这些工人,我一个都不要,全部选那些你曾经没有选上的人以后帮我干活,这五十个人也会记恨你,我让全村的人讨厌你,你既然不讲原则,既然不想上进,那我就让你彻彻底底当一个被所有人都讨厌的人,这辈子那你就别想翻身了,就继续当你的老好人被所有人欺负讨厌去吧。”

  余飞点点头,再次给朱成加码,继续逼迫他让他做出改变。

  人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最怕的就是第一次,一旦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以后,会越来越顺畅。

  有些人说自己不会拒绝人,那是他前面没有拒绝过,你逼着他拒绝了十次以后,以后再也不用逼着他了,他便自己学会了这个技能。

  只要这次在所有果农家收购的过程中,朱成坚持原则,拒绝所有人,坚持了自己的底线,那他整个人就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以后,这个毛病就会彻底改掉。

  朱成听到余飞这话顿时苦笑了起来,虽然明白余飞是一片苦心,但是余飞帮助人的时候,这手段是真的吓人,竟然逼着你成功,你要是不成功,余飞就一脚将你从爬不上来的深渊里面踹下去,让你永远再爬不起来,逼着你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不过这手段真的管用,朱成听完之后是真的很害怕余飞,这手段才是制衡朱成最好的手段,朱成既然怕惹人,那么我就告诉你,你前面不惹一小部分人,我就让你惹所有的人,看你到底要惹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