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丰腴美妇旗袍成熟贵妇_我想吃你的水蜜桃葡萄扇贝

2021-11-09 16:58:36情感专区
周富贵吼着说道:“他从来都没有承担起一个当父亲的责任,更没有承担起一个当儿子的责任,又凭什么要一家人和和美美?”

  周向阳坐在一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

周富贵吼着说道:“他从来都没有承担起一个当父亲的责任,更没有承担起一个当儿子的责任,又凭什么要一家人和和美美?”

  周向阳坐在一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开年之后,你就跟我去镇子上继续上学吧!”

  “我不愿意上学,我才不愿意见到你!”周富贵眼眶红了起来,“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周向阳看着这个儿子,当初他走的时候,这个儿子才只有一两岁,这些年来,父子两个人也没有见过面,只是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得到对方的消息,虽然说是父子,但其实和陌生人也没什么区别。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也没必要拿你自己的人生开玩笑,你爷爷奶奶岁数也不小了,你总不能一直待在乡下靠种田为生吧,这样挣不了几个钱的,好好去读书吧,等初中毕业之后你要是想继续读下去,我到时候给你介绍一个,技校,要不想读下去,我就给你找一个工作!”周向阳站了起来,“我是你的父亲,我不会不管你的,之前的那些事情都是意外,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周婆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大孙子对他招了招手,“好了,不要生气了,赶紧过来吧,让我好好的看看你,今天外面冷不冷啊?有没有被冻着呀?”

  看着奶奶,周富贵心中的怒火总算是平息下去了,低着头,说道:“奶奶,我真的觉得好难受!”

  旁边的周大爷心里面也不是滋味,如果这一切没发生的话,他们家也算是小有积蓄,至少不会委屈了孩子,如今什么都没了,连带着孩子也跟着一起受委屈!

  周向阳把自己带回来的军大衣递给了周大爷,“爹,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都怪我不好,我没有管好自己的女人,是我这个做儿子的错,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天气冷了,您的身体也不好,赶紧把这个军大衣穿上吧!”

  周大爷也没有推拒,把自己身上的脏棉袄脱了下来,重新换上军大衣,然后舒服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儿子张开嘴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周向阳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了,对着他们笑了笑,继续说道:“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我今天割了几斤肉回来,到时候咱们包顿饺子吧,然后再包几个包子出来,到时候我再写几副对联!”

  周大爷的面色缓和了一些,对着儿子说道:“行,过去的都过去吧,你好好在这边歇着,我去把你那边房子的炕给烧着,不然你们晚上冷得睡不着!”

  “那让儿子帮你!”周向阳挽起袖子,跟随着父亲一起去了外面。

  等所有人都走了,周婆子把孙子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安慰的说道:“好了,你也别生气了,看你父亲这个样子,想必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一切都过去了,你也别生气了!

  开年之后你好好去那边的上学,再好好的跟晓晓那边道个歉,跟他们说我们不是故意的,以后咱们还是一家人!

  我知道你不想要你父亲,可是人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你父亲也不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人,好歹还惦记着那点父子之情,好好利用这些东西,说不定这就是你的助力!”

  周富贵红着眼眶,“奶奶,我就是觉得心里面难受!”

  周婆子拍了拍孙子的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孩子,咱们不能为了仇恨蒙住双眼,之前你扔老鼠的事情……”

  周富贵听到奶奶这么说,眼睛里露过一丝惊讶,他以为自己做的那件事情天衣无缝的,没想到奶奶也知道那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周奶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是啊,我和你爷爷又不是傻子,咱们这边地方虽然荒僻了一些,但之前也经过整理,不会有一些老鼠啊和蛇之类的,就算是有也不可能出现那么多,而且还出现在房间里面,所以这肯定是人为!

  再加上你之前会做一些老鼠和蛇之类的,你爷爷很快就联想到你,不过你爷爷为什么没说你了,因为你爷爷知道你心里面有怨气,你明白必须要让你把怨气发出来,不然你会一直埋在心里面,然后会做出一些更离谱的事情!

  孩子,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和你爷爷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咱们家里面有钱,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如今世道不同了,咱们手里面也没钱了,还必须夹着尾巴过日子,所以你必须要有一技之长,这样将来的日子才能过得好一些,你明白我说的吗?”

  “我明白,奶奶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我好!”周富贵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和他们起争执了,我会好好的读书,然后……找个好工作!”

  周婆子露出欣慰的笑容,“你能那么想就对了,乖孩子,等过年的时候咱们拿些东西去拜访一下张家吧,人家之前送了那么多东西过来,咱们还没有好好谢谢人家呢!”

  听到了张家,周富贵的眼睛亮了起来,又很快的暗淡了下去,“我……我害怕他们会不愿意见我,毕竟……毕竟我当初……伤了人家的心……”

  周婆子温柔的笑了,“孩子,你太小了,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人家确实生气,可并不是因为你把东西送给别人,也不是因为你不争气,而是因为你把这件事情瞒着别人!”

  “什么意思?”周富贵脸上带着一丝茫然,“他们不是生气我把东西送给别人吗?”

 文学

周奶奶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这个样子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人家每次过来的时候不是拿这个东西就是拿那个东西,所以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点东西,唯一在乎的人只有你!

  可就是因为在乎你,所以才会不忍心你受伤害,更不忍心你在受到伤害之后不告诉他们,这是真正的朋友,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这份情,可千万不要辜负了他们!”

  周富贵的眼睛亮了起来,“我……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瞒着他们了,我……我想明天就去看看他们,想把这些误会都解释清楚!”

  周奶奶点了点头,不过他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孙子,那就是关于儿子回家这件事情,周奶奶不是傻子,高秋丽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呀,既然敢瞒着儿子回家要东西,那就肯定会把事情捂得严严实实的,也绝对不会让儿子知道,可儿子怎么就知道了呢?而且还是在张家人走了没几天之后就知道了,所以这里面肯定有张家人的帮忙。

  周奶奶把这份情给记住了,但是他没告诉孙子的原因是不想让孙子跟着一起担心,也不想让孙子操那么多的心,自己孩子还小,不应该活得像个大人似的。

  周大爷带着周向阳来到旁边的窑洞,一边烧着火一边对着周向阳说道:“儿子,我们把你养那么大,也从未要求你做过什么,之前死活要你娶亲,也是为了咱们作家着想,毕竟当初世道不太平,想着你早点娶妻,也就能够早点有孩子,以后也算是有个根了!

  可是你有了孩子之后,死活得去外面读书,后来还要和富贵的亲娘离婚,咱们乡下人,没有那么多讲究,我和你聊也不愿意为难你,所以就同意了你的请求,让你在外面又娶了一房妻子!

  富贵的亲娘因为这件事情,早早的就去了,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很愧对于富贵,我觉得如果不是我们当初强求的话,或许富贵就不会落得一个没爹没娘的下场!

  我和你娘都老了,我们不要求你给我们什么东西,只希望你能够好好对待你的孩子,也不要求你给他金山银山,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把他养大,可以吗?”

  周向阳满脸泪水的点了点头,“爹,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那个孩子的,就算穷的没饭吃,我也会供他继续读书的!”

  周大爷叹了一口气,“你以前说你媳妇儿读过书,是一个文明人还是一个新时代的人,懂得的道理也多,可是就他回来的这段时间,我算是把他看的青青的,那简直就是一个……就是一个泼妇!

  儿子呀,人家都说娶妻要娶贤,这个贤惠并不一定要指读过多少书,但一定要懂得一些道理,但是你这个媳妇儿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她的脑子实在是太糊涂了,有时候一个坏媳妇能够毁了一个家庭的三代,所以你一定得看着她,不能让她毁了我们整个周家!”

  周向阳想着高秋丽的所作所为,咬着牙答应了,他也想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就死活要跟高秋丽在一起了呢?明明当初多么温柔善良的一个女人呀,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他也不要求高秋丽有多好,他好歹也该孝顺老人吧,也不要求对老人毕恭毕敬,但至少不应该拿老人的东西吧。

  无论如何,周向阳还是有些后悔的,他甚至有时候在想,如果自己当初没有死活闹着要和富贵亲娘离婚的话,那自己的日子会不会过得很好,只可惜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如果。

  晚上的菜色非常的简单,就是南瓜粥,然后看了几个玉米饼子,一家人坐在一起,大家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吃着饭。

  好不容易把饭吃完了,周婆子把之前的那床被子递给了高秋丽,交代的说道:“照顾好两个孩子,他们还小,别让他们冻着了!”

  听到这话,高秋丽不屑的撇了撇嘴,如果这老两口真的担心两个小孩子的话,就不应该把粮食收回去,也不应该把那几件衣服收回去。

  周婆子没说什么,把她们之前送回来的东西重新归置了一下,屋子里又恢复了之前的人气,看着比之前好多了,也不像之前那么冷冷清清。

  与此同时在同一个村子里面,周家也在面临着同样的事情,一大家子吃的饭,但是谁也不说话,直到有人在也忍不了了,直接站了起来。

  “这不对呀,既然老四回来了,老四娘几个也不应该待在家里面了吧,家里面本来就不富裕,这不关我的又没有干多少活,凭什么呆在家里面吃那么多粮食呀?”老大媳妇儿不满意的说道。

  老三媳妇儿听到这话,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继续吃着饭,但是眼珠子却在飞快的转着,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老三轻轻扯了一下媳妇儿的袖子,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开口说话,不过耳朵却竖了起来,想听老爷子是怎么说的。

  张老头子抬头看了一眼大儿子,“你也是这么想的吗?你可不要忘了,当初老四被征走的时候,你可是发誓说一定会照顾他们娘几个的,怎么现在不愿意遵守承诺了吗?”

  老大低着头,“爹,你说的对,我确实应该照顾他们俩几个,可如今老四都回来了,总不能让我继续照顾吧,这余情与你都不和呀!”

  “对呀!”老大媳妇儿继续说道:“我倒是奇了怪了,这老四回来也有一两个月了,怎么还没有把她们两几个接走呀?该不会是不准备接走了吧?”

  老四媳妇听到这话,气的用力了捏紧了筷子,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孩子深吸了几口气,“大嫂,我知道你嫌我烦,可是我并不是吃白饭的呀,村里面还跟我们分了好几亩地呢,要我们走也可以啊,然后把地也带走啊,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可就得给你好好掰扯掰扯了!”

  老大媳妇一拍桌子,“你怎么说话的呀?我好歹是你大嫂,你知道什么是尊敬吗?”

  老四媳妇儿不阴不阳的笑了笑,“大嫂,我确实挺尊重你的,所以我说话也挺客气的,我知道你不待见,可是你忘了我当家的现在的身份了吗?你要是真把我惹急了,我不介意带你去监狱住几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