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错一题学长就在下面插一支笔_男人一晚上要你五次

2021-11-09 16:39:13情感专区
孟西也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不是碍于自己身体的原因!孟西都在考虑着,是不是要脱光了自己,然后在山林里面肆意一下!

  对于孟西的表现,丁羽非常的高兴,来到了家里面之后

孟西也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不是碍于自己身体的原因!孟西都在考虑着,是不是要脱光了自己,然后在山林里面肆意一下!

  对于孟西的表现,丁羽非常的高兴,来到了家里面之后,虽然情绪上面有着非常大的改观,但是过于的内向了!想要更改过来!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没有想到这一次带着他进山,竟然还有这样的意外惊喜!

  中午的时候,太阳高悬空中!丁羽一众人并没有要出行的意思!而是留在了原地!

  因为没有太多的事情,所以丁羽倒是刻意的指导了一下安保,就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而已!给与邱天洋的感觉,这些安保人员是不是过来凑数的?

  “师兄,他们没事吧!怎么身体会如此的不协调?我看了一下他们的动作!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呀!他们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

  侯天亮嫌弃的看了一眼邱天洋,但随后则是醒悟过来!这个事情对邱天洋而言,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高难度,不过自己虽然知晓其中的道理,但要说自己真的看懂了!也有那么一些鬼扯!

  “用心看着就是了!虽然我也看不懂!但是看看总归是有好处的!”

  “师兄,你也看不懂,你别骗我!”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看不懂就是看不懂!”侯天亮给了邱天洋一个少见多怪的眼神!“金主管,在这个方面有着相当的天分!不过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过他了!”

  金主管?邱天洋也就是听闻过这个人,也看过金的一些资料,但却从来都没有跟金有过任何的接触!就知晓他是主任的安保主管,但消失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听闻有什么动静,这一点倒是挺让人感觉奇怪的!

  “金主管有着非常高的天分,这一点是公认的!主任身边的其他安保跟金主管相比较,都有着相当的差池!至于主任指导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的掌控,这一点没有什么普遍性,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有着相当的不同!”

  邱天洋摘下来帽子,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因为自己基本上没有听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

  “这么说来,我是没有太多期望了!”

  “不知道!”侯天亮对此还真的就没有任何的发言权,“诚然我跟着这些安保学了很多的东西,但是我在这个方面,确实没有什么天分,甚至我还跟主任求证过这个方面的问题!用主任的话说,我能够拿好烧火棍就已经很是不容易了!所以我也是绝了这个方面的希望!”

  这个比喻是不是恰当,另当别论,不过有够夸张的!

  “师兄,怎么去验证是不是有这个方面的天分?”

  “不好说,也说不好!不过倒是跟主任求证一下子!”话是这么的说,但侯天亮还是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侯天亮,“但是就我个人来看,你最好不要有这个方面的期望,所以还是不要抱有太多的希望可能会更好一些!”

  孟西则是端坐在小马扎上面,擎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虽然他也看不明白,但却知晓其中的道理何在,因为老师也这么的指导过自己!不过想要控制,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费劲!甚至有些时候身体精疲力尽,也不会有太多的效果!

  不过自己身体方面的协调性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改观,现在走路不会出现踉踉跄跄,随时都会摔倒的情况,至于在山上面,也是因为身上面穿着的稍微有点多,自己有点活动不开的缘故,如果就是在家里面的话,情况肯定是有着相当的不同!

  整个下午的时间,都是很悠闲度过的!吃过了晚餐,孟西则是看了一段时间书,然后去休憩!

  而侯天亮则是和邱天洋两个人一同的来到了丁羽的身边位置!

  “主任!天洋对下午的活动好像很有兴趣!”

  丁羽抬起来自己的眼皮看了一眼,随后就又垂落了下来!“你们所掌控的技巧也就可以了!了不起在技巧上面可以更为的精进一些,在发力上面,锻炼锻炼,至于其他的方面,现在不合适,等年纪大了之后,休养一下身体,勉强可以练一练!”

  这个话其实已经说的非常明显了!邱天洋有些小失望,而侯天亮则是露出来果不其然的表情来!“主任!我看不少人都能够修炼!”

  丁羽则是放下来手里面的书籍,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同时也给侯天亮和邱天洋他们两个人倒了一杯热水,并没有让他们两个人帮忙的意思!身体力行的事情,不需要那么的讲究!

  “练功的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由内而外的,一种是由外而内的!最后的本质是一样的,但是能够把功夫给练透彻的人很少!当然了这里说的很少,指的就是站出来的人很少,毕竟江湖之大!藏龙卧虎之辈比比皆是!不要小觑了其他人!”

  “主任,您说的有点太凝练了!有点听不懂!”

  “由外而内的方式?就是所谓的外家功夫,什么硬气功!铁砂掌等等!具体的来说,锻炼肌肉!皮肤,然后逐步的去锻炼自己的脏器!由内而外的功夫?就是什么易筋经之类的!具体的来说,内练一口气,锻炼自己的脏器!根骨,然后逐步由内而外,锻炼自己的皮肤等等!不过真的要是提及起来,不管是那一种方式!不能够练就到融会贯通的地步,强行而上,日后会非常的痛苦,甚至死的时候,会异常的凄惨!”

  “为什么?”两个人都表示了相当的好奇心!

  “自然而亡是最好的结果,但问题是内脏,精气神等等经过了相当的锤炼,用通俗的话来说,人体就好像是机器一样,虽然已经到了寿命,但问题是还有相当的零件还能够非常好的去运转,根本就停不下来!那个时候就不是说你想要停顿就能够停顿下来的!更为直观的比喻,就好像是高速上面开车一样!你踩刹车就一定有用吗?刹车坏了,但是不代表着车就不能够继续的运转,甚至汽车还是在高速运转的一个过程当中!”

  想象一下那个场景,不管是侯天亮还是邱天洋,都是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真的要是这么的说来!就不是吓人那么的简单了!简直就是有那么一些恐怖!

  “再者一点,你们的身体不适合去练就什么高深的功夫!因为越是高深的功夫,对身体的要求也就越高!穷文富武,当然了我不缺这样的条件,可这个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首先两个重要的问题!血气和血脉!你血管的柔韧性和延展性,决定不了你的下限,但可以让你的上限受限!这就是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

  丁羽缓缓的伸出来自己的手!给人的感觉,丁羽的手纤细修长!当然不会是弹钢琴的手,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弹钢琴的手,他们的手远远看去还好一点,如果距离近一点!简直就是毁三观一样的存在!绝对不会像是丁羽的手,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温柔!

  也许在老百姓的眼睛里面,弹钢琴的手一定很漂亮,但绝对是行外话!真的要是见识到了之后,就会觉得日后绝对不让自己的娃去弹钢琴,太毁手了!全都是茧子!

  也没有看见丁羽有其他的动作,但是侯天亮和邱天洋两个人都明显的感觉到,丁羽的手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刚才的时候就好像是一块暖玉一样,但是下一刻就好像变成了明晃晃的尖刀!有点渗人,看着就感觉自己的心口窝有那么一些发凉!

  “肌肉和骨骼的控制比较的简单,经过相当的锻炼就好!甚至不会造成太多的伤害,了不起出现些许挫伤和拉伤的情况,但是血管方面吗?就很难去做这个保证了!如果说血管的柔韧性不够,又或者说血管的延展性不够!直接的就爆裂!”

  “至于脉络方面?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你的筋!经过相当的锻炼,可以进行一定的拉伸!普通人就可以做到!但对于一名武者而言,不够,远远不够!”

  “听明白了!有些缺陷,不是我们想要更改,就可以更改过来的,主任,有没有那样天赋异禀的,就是通过后天努力的那一种!”

  “有!”丁羽点点头,“不过对于你邱天洋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你的工作性质是什么,意义何在,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充实一下自己的脑袋!更符合你工作的意义!当然日后要是退休了!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养护好自己的精气神,这个还是可以的!”

  邱天洋现在已经明白过来,为什么主任会时不时的指导一下安保了!对于安保这些人而言,这些都会成为他们的本钱,成为他们结实的基础,可以坯实自己的根基!让自己的底蕴更为的深厚!性质不一样,所以对待问题的方式自然也是不太一样!

  不过这一下也是彻底的让邱天洋绝了这个方面的心思!

  早上起来的时候,丁羽给大家调配了一些饮料,孟西几乎是捏着自己的鼻子喝下去的,气味并不是那么的冲,但是这个味道?难以形容,甚至有点压不住!孟西赶紧给自己灌了一些温水!不然的话真的太不舒服了!

  而对其他人而言,味道可能稍有相当的不同,但是这些东西下肚之后,胃里面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甚至整个人也出现了相当的变化!当然这里面更多的可能是精神方面的作用!毕竟丁羽又不是神,配置出来的又不是仙药!

  一个星期的时间,丁羽他们都没有要出山的意思,就是在山里面晃悠着!

  外界对于丁羽这样的闲逛,心下有着相当的意见和想法,可是表面之上还真的就不好去做其他的提及,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样子的提及!

  要知道丁羽连农场的事情,都不管不顾了!还想怎么样?

  甚至有些人都在想,如果丁羽一辈子都不出来的话,该有多好呀!虽然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但是想一想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不过丁羽这个家伙是真的能够隐忍,这都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他竟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一点出山的迹象都没有!要说丁羽什么消息都不知晓,这个也不现实!

  别说是现在通讯如此的发达,就算是放置到古代,也不会存在太多的问题,真当农场的那些人都是木偶吗?就放置在那里一动不动?丁羽只不过是表述一下他的态度而已,又不代表着丁羽要与世隔绝!

  如果说丁羽真的要与世隔绝的话,没说的!哪怕是丁羽开出来天大的条件,大家都会好好的去考虑一番的!可问题是丁羽会这么的去做吗?还是不要做这样的美梦了!

  更何况一个星期的时间,初步的协议都已经达成了!过程当中自然会有些许的争吵!甚至会出现急头白脸的情况,但问题并不是那么的大!这块饼比想象当中的还要更大一些!

  方方面面都得到了相当的实惠,如此的情况之下,自然也不会过于的动手动脚!毕竟大家现在还都是在合作期了!至于后续会怎么样?确切的说等这块饼分完了之后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就有待于商榷了!也许会更好,也许会更坏!

  分分合合,这个已经是长久以来的主基调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丁羽依旧没有要从山里面出来的意思,他好像对这样闲云野鹤的生活非常的满意,甚至还乐得其中!

  但是丁羽自己也清楚,先前的时候彼此之间的协议没有达成,所以自己肆无忌惮,放浪形骸没有任何的问题,协议都已经达成了!自己现在依旧还躲在山里面,就有点不太像话了!甚至在很多人看来,自己这么的去做就是故意的耍弄自己的脾气!

  丁羽的心下有没有所谓的小脾气?还真的就有!这一次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头上面来!委实有点过分!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欺负人,自己倒是解决了相当的问题!但是这个并不代表着自己就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

  反正自己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至于农场的事情,松一松又不是什么坏事!至于财团的事情,自己已经跟孙英男!莎莎还有其他人都沟通过了!这样的事情她们才是执行者,不是说自己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事情不能够这么的去做!

  跟她们通个气,征得她们的同意,同时表明自己这么去做的原因和理由!而结果也没有让丁羽失望!财团存不存在问题,这一点其实大家的心里面都非常的清楚!

  不过以往的时候,是真的没有太多的办法,毕竟受到的掣肘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多,甚至于大家想要有所动作,都需要来回的思量,来回的掂量,而且财团跟农场还有着相当的不同!

  农场是在国内了!而财团呢?孤身在外,受到的关注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多!这一次丁羽提及了有关财团的问题解决!对所有人而言,都是非常好的消息,真的可以用久旱逢甘霖来形容!如果说错失了这一次的机会!下一次还会不会有机会?难说!

  而且就算是等到了下一次的机会,到时候财团又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况?谁敢去做这个保证?

  所以还不如趁现在这样的机会,好好的整顿一下财团!过程当中肯定会造成相当的损失!但这样的损失是值得的,因为这个会造就财团更为美好的明天和未来!

  确切的说这个事关财团上上下下每个人的,不能够让外人挖了自己的墙角,让自己的利益得到损失!统一了这个目标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稍显有那么一些简单了!

  也就是说丁羽虽然还没有从山里面出来,但是相当的事情已经开始有步骤的行进了!只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察觉到这个问题的人几乎是没有的!

  因为丁羽并没有闹腾的大张旗鼓,人尽皆知,不过想来也应该快了!等自己出去了之后,事情就应该会被宣布,毕竟最好的时机已经来临!

  现在方方面面的势力都已经联合在了一起,大家都已经被那块饼给吸引了!

  而且对丁羽敌意最深的白房子和董事会方面!他们倒是有这个心思,但是他们现在还有这个时间吗?还有这个精力吗?

  一定程度上面而言,丁羽倒还真的就挺希望他们能够有所动作!甚至能够闹出来相当的动静是最好的!不过就冲着他们的精明而言,他们会审时度势的!

  至于出现不理智的情况要怎么办?具体的问题具体的分析了!现在这个时候就让丁羽拿出来具体的解决方式和办法,有点过于的难为人!

 文学

转眼又是三天的时间,丁羽依旧没有从山里面走出来的意思!甚至还玩的一包欢乐!真的是有点乐不思蜀的意思!

  从丁羽的行为和动作来看,这个就稍显有那么一些刻意了!

  倒是侯天亮已经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了!主任进山这么长的时间,对外面的事情不理不睬的,这个貌似有点不太正常呀!如果说就是三天两天的,没有问题,可以说主任是故意的要去回避!这个可以理解!

  就算是一个星期的时间,也可以说主任前段时间有些过于的劳累,精神方面比较的疲惫,所以现在寄情于山水之间,毕竟是家乡的山山水水,也可以理解,但是现在一晃十天的时间!这就很是不对劲了!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

  山里面的信号是不太好,可并不代表着就不能够联系到外面,外面现在的情况,侯天亮多少也是知晓一些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侯天亮才表示着最为严重的怀疑!

  邱天洋没有发现丁羽的问题,倒是发现了侯天亮侯师兄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师兄,你是不是身体出状况了?”对此,邱天洋表现的尤为关心!

  侯天亮瞟了一眼过去,微微的摇头!“没事!就是有些许的怀疑!”

  啊?邱天洋愣了一下,因为师兄跟自己说的话,跟自己想要说的话,明显不在一个频道上面,自己刚才的时候还想着跟自己的师兄展示一下,自己的身体素质究竟有多么的优秀来着!甚至还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还说自己不行,现在你不行了吧?

  但是很显然师兄的想法,根本就不在此!

  “师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邱天洋不由的往周围看了一眼,“我听说有些人对危险有着十分敏锐的感觉,有什么情况总会有意外的警觉!您是不是感觉出来了什么?”

  “少给我扯淡!”侯天亮有些不耐烦的说到,不过也没有要对邱天洋过于发脾气的意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远处的丁羽和孟西!“你没有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吗?”

  “不对!什么不对!”

  “我应该怎么说你是好?”侯天亮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我们都已经进山十天的时间了!你没有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吗?前两天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方面的感觉,但是这两天这个方面的感觉可以说是尤甚,事情不对呀!”

  邱天洋的目光看不到那么远,但是侯天亮一定程度上面可是他的主心骨,所以邱天洋的表情也是严肃了起来,“师兄,我有点没有想明白!您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主任那边有问题?”

  “不是主任有问题,而是主任对待进山的这个态度,让人有相当的怀疑!”

  “师兄,主任进山的原因不是想要回避吗?这件事情已经有过了相当的讨论!这有什么可怀疑的?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说你怎么这么的迟钝呢?”侯天亮牵动了一下缰绳,“主任先前的时候进山,原因是为了回避,但是我们又不是不能够跟外界联系,外界的情况我们还是知晓的很是清楚,现在都已经十多天的时间了!十多天呀!主任真的就那么的闲?”

  邱天洋的脸色也是发生了相当的变化,“我对此并不是那么的了解,但是师兄你说了之后,我好像突然之间的发现,时间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些长!而且看主任的意思,依旧没有任何要出山的意思!但究竟是为了什么?总归是有原因的吧?”

  “不知道,现在有点说不清楚,不过十来天的时间呀!就算是现在想要出山,也需要耽误几天的时间,来来回回的可能又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侯天亮不由的摇头,“主任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有点说不清楚,但是很显然!主任这么的去做,有点故意的!”

  “故意的?”邱天洋差一点就惊呼的叫起来,“为什么呀!我们是在山里面了!难不成其他人还能够看到吗?”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邱天洋不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的说起来,这里又不是什么原始森林!”

  中午休憩的时候,孟西倒是很老实的坐在小马扎上面,虽然这些天在山上面,很好的释放了自己的情绪,但孟西绝对不是一个好动的孩子,性格方面还是有那么一些内向的,这个时候喝着水,同时拿着望远镜,这看看,那看看的!自娱自乐!

  有时候还会跟丁羽说上两句,但是说的绝对不多,一定程度上面,还是有些小傲娇的!

  侯天亮这边收拾好了之后,则是带着邱天洋,两个人来到了丁羽身边的位置,孟西看了一下两个人,有些犹豫,要不要挪动一下子,不过搬个马扎不费劲,但是想要挪动望远镜,对孟西而言,要求就稍微有些高了!

  侯天亮对孟西抱以歉意的微笑,很显然是他们有那么一些打扰了!

  “怎么?有事?”丁羽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主任,您是不是生气了?”

  啊?这个话一说出来,别说是邱天洋了!连带着旁边的孟西也是有点紧张的看着丁羽,这些天可以说是孟西最为欢乐的时间!不仅仅是无忧无虑那么的简单,甚至还学到了很多的东西,不过真的说起来?自己好像有点忽略了老师的感受!

  “老师,是因为我的原因吗?”孟西站了起来,也顾不上架子上面的望远镜了!

  “胡扯!”丁羽给孟西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跟你有什么关系!带着你出来,是为了让你感受大自然的美好,不过比较可惜的是,咱们这里呀!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时间的休养,但是想要彻底的恢复过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虽然丁羽这么的说,但是孟西还是有点放不下来自己的情绪!丁羽冲着他笑了笑,“行了!继续观察吧!我们谈点事情就是了!”为了缓解他的紧张情绪,丁羽甚至还揉了揉他的脑袋,连带着还把他挂在脖子上面的帽子又给他扣了上去!“小心一点,不要感冒了!”

  等孟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丁羽这才看向了侯天亮,“没有看出来呀!你还有这样的本事!怎么着?在山林里面待着感觉腻歪了?所以想要出去感受一下?”

  “主任,您这个是跟我开玩笑呢!要是跟你在一起的话,十年半载的,我可能也会感觉非常的舒适,主要是时间有点长了!外面还那么多的事情,主任依旧钟情于上水之间,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侯天亮说的比较直率!甚至是有些冲!

  对此,丁羽也就是哼了一声!“我知道了!下午的时候还有挺远的路需要走!你们也需要做点准备了!”很显然,丁羽不准备继续的谈论下去!这个话已经有点逐客令的意思了!

  被撵走的侯天亮这个时候,也已经有所肯定了!主任恐怕不是置气那么的简单!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侯天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师兄,我现在算是感觉到了,主任那边好像真的出现了些许的状况!”

  侯天亮看了一眼说话的邱天洋,摇摇头,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需要琢磨琢磨,仔细的汇总一下所有的情况,感觉就在嘴边的位置,但一时之间就有那么一些想不起来!”

  整个下午的时间,侯天亮都有那么一些混混僵僵的感觉,也就幸亏旁边有邱天洋看着,但就算是这样,侯天亮还是摔了几个跟头!不过倒也没有出现什么鼻青脸肿的情况!

  而孟西则是小心翼翼的看着丁羽!“老师,是不是我的事情惹你生气了!”

  “你呀!”丁羽笑着的摇头,“跟你没有什么关系!这一次带着你出来,化解你心中的郁结之气,同时让你开阔一下眼界,接触一下山林和大自然!不至于就是埋身与书本之中!适当的时候还是需要放松一下自己!你既然不太喜欢城市的美景,那么就看看纯正的大自然!”

  “老师,我很喜欢的,从来都没有感受这么的快乐!”随即孟西小心翼翼的看着丁羽,“老师,我们是不是要回去了?”

  丁羽抱着孟西,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出来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了!一方面你的身体已经快要到极限了!不要以为你这些天生龙活虎的,就没有任何的问题,其实你自己也应该感觉出来了!你现在疲累的时间,稍微有点长!另外一方面吗?家里面恐怕已经要炸锅了!”

  对此,丁羽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牙疼的感觉!

  能够想象的出来,自己回去了之后,自己的老爹和老妈绝对不会让自己太好过的,带着孟西出来一两天的时间,没有太多的问题!三天五天的也是在容忍的范围之内,但是超过一个星期的时间,甚至还是在山里面!这个超乎了容忍的极限!

  啊!孟西也是惊呼了起来!随后很是不好意思的趴在了丁羽的肩头位置!出来这么长的时间,还真的就忘记了!“老师,我会跟爷爷和奶奶求情的!”

  “求情恐怕也不会有太多的用处,到时候肯定是狂风暴雨,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随即丁羽低声的告诫的说到,“不过我们要离开的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先放一放!”

  “嗯!”孟西转过来自己的小脸,很是肯定的冲着孟西点头,“老师,把我放到马上吧!”

  “没事!你这点小重量,不算是什么!”

  丁羽就这么一直抱着孟西,来到了下榻的地方,这才把孟西给放了下来,安保的人员已经先前一步达到了!甚至还主动的收拾了一下!所以丁羽他们到来之后,就基本上可以入住了!

  吃过了晚餐,孟西就显得兴趣弱弱了!完全没有精神的那一种,丁羽给他做了相当的按摩之后,就让他去休憩了!就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能够撑这么长的时间,丁羽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功劳,如果没有丁羽的话,说不定进来两三天的时间,他就起不来,那里可能像是现在这么的活蹦乱跳?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看到孟西已经休憩了!侯天亮则是和邱天洋又一次的来到了丁羽的身边位置!

  几乎就是挨着丁羽坐了下来!先前的时候侯天亮还有那么一些混混僵僵的,但是现在洗过脸之后,侯天亮也已经彻底的恢复了精神!整个人都变的很是不一样了起来!

  “主任,您打算对财团动手了!”侯天亮说的很是肯定!

  丁羽则是看了一眼侯天亮,“能够看到这一点,不错哦!怎么?要不要我给你鼓掌?表示一下钦佩?说明你很是厉害?”

  侯天亮连忙的摇头,“主任,您在进山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情,甚至是做了相当的准备!所以您才会趁着这个时间进山!”

  对此,丁羽是既没有肯定,也没有要否定的意思,侯天亮究竟是怎么想的,自己多少能够猜测到一些,他毕竟跟在自己身边相当的时间!一方面是出于对自己习惯的了解,另外一方面吗?则是碍于他是真的进步比较多!

  还真的就不能够小觑了任何人!

  “这件事情事关我的布局,好像没有必要跟你解释吧?至少在我个人看来,好像没有太多的必要!不是吗?更何况你还是情治部门的人,又不是农场的人,更不是财团的人!”

  “如此的说来,我的猜测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主任您还是生气了!”侯天亮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丁羽,“您对于这一次的事情,有着相当的不满!”

  “知道吗?你这个话说的就有点不太讨喜了!甚至是让人感觉有点讨厌!”丁羽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生气,至少跟侯天亮和邱天洋他们两个人生气,是没有什么必要的!

  你自己想明白这件事情也就可以了!有必要把整个事情都给说出来吗?是不是不太好?

  侯天亮则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主任,先前的事情,是我和天洋两个人闹腾出来的!是我们的不对,不管事情的起因是什么,终归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这是不能够回避的!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话,我们都接着!”

  “这算是抢着给自己背黑锅吗?没有这样的必要吧!”

  对于侯天亮的行为,丁羽不以为然,当然自己也明白侯天亮为什么这么的去做!但也就是对他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而已!而旁边的邱天洋则是又一次的陷入到了迷茫当中!因为自己什么都没有看懂!就是过来当这个摆设用的!

  更为可恨的是自己竟然还不能够有任何的意见,如果现在这个时候有什么意见的话,都不用主任动手,甚至都不需要安保动手,自家的师兄保证会让自己知晓,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这是一定的,而且还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为悲催的,不过邱天洋还是在迷茫的时候,侯天亮也是连拉带拽的把邱天洋给拽到了房间里面!“去给上面联系一下!事情到了现在,必须要做相当的汇报了!”

  邱天洋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师兄!我怎么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对味呢!”

  侯天亮的情绪并不是很焦躁,双手抱胸的站在了床边的位置!“你跟上面汇报一下,就说主任这边有相当的事情,可能还需要在山里面耽误几天的时间!具体的归期未定!”

  啊?对此,邱天洋很是不解,但还是给上面做了相当的回报,至于上面会如何的来解读这件事情,就真的不是那么的清楚了!不过在邱天洋看来,传递回去的消息水分稍微有那么一些大!

  如果不攥一把的话,很难看清楚这里面的情况!

  师兄这么的去做,真的好吗?所以在汇报过后,邱天洋很是不解的看向了自己的师兄!

  “师兄,会不会有些不太妥当!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侯天亮摇摇头,“不是妥当不妥当的问题!而且我们在主任这里了!有些事情我们夹在了中间的位置!”有些事情不能够解释的太清楚,甚至不能够表述的太过于清楚了!

  看着邱天洋浑然不解的样子,侯天亮则是低声解释的说到,“财团的事情我们先前的时候就已经知晓了!至少我和你两个人是知晓的,甚至于我们还刻意的跑回去一趟!主任对此有没有意见和看法,还有就是外界会如何的来看到我们两个人?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考虑的!毕竟现在盯着你和我的人,也不少!”

  “我们两个人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不起挨一顿训斥!但如果说有人有其他方面的心思,真的要把情治部门给牵扯进来的话,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我擦,不要命了!谁敢这么的去做!扒了他的皮!”

  侯天亮瞪了一眼过去,开什么玩笑呢!还扒了皮,真的把自己当成是周扒皮了?

  “说什么胡话呢?相当的时候,有些势力和人对主任都不是那么的在意,甚至是有跃跃欲试的想法!就我们这样的,你觉得又能够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