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想在车上好好的要你_他喜欢在手术台上要

2021-11-09 16:23:15情感专区
“小浩,算了吧!”

  啊露急忙拉着陆小浩的手,现在胡亮签字了,也没必要为难他,更何况胡亮这家伙也是有靠山的。

  “怎么滴?雌雄同体啊?我就不捡,你能把我怎么

“小浩,算了吧!”

  啊露急忙拉着陆小浩的手,现在胡亮签字了,也没必要为难他,更何况胡亮这家伙也是有靠山的。

  “怎么滴?雌雄同体啊?我就不捡,你能把我怎么样?”

  胡亮轻蔑一笑,过了今天,陆小浩和汪涵都必须死。

  “好,不捡是吧!”

  陆小浩手里面的银针飞射出去,速度极其惊人,一般肉眼都难以看到银针的弧度。

  “嘶。”

  只感觉被蚊子叮咬了一口,胡亮一拍脖子,丝丝血迹流了出来。

  “小浩,听露露姐的,算了吧!”

  啊露弯腰就要捡起地上的辞职单,可是被陆小浩拽住了。

  “我要他捡。”

  “你算什么玩意儿?还敢命令我,信不信我分分钟钟让你知道自己姓什么?”

  胡亮道。

  “我知道自己姓什么,只是你还不知道你自己姓什么。”

  陆小浩说完,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的砸在胡亮头上,这一幕,看呆了啊露和汪涵以及胡亮身后的女孩。

  “你敢打我?保安,保安。”

  胡亮捂着被陆小浩打得青紫的额头,惊恐万分。

  “小浩,你怎么这么的冲动?”

  啊露瞅了一眼陆小浩,突然之间只觉得他很陌生,不再像自己所认识的那个陆小浩。

  “小浩兄弟,你怎么能胡乱打人呢?”

  汪涵愣了一下,来到陆小浩旁边道。

  “他早就该打了,不打他一顿,难消我心里面的怒气。”

  陆小浩眼角充满血丝,脸上狰狞的表情吓坏了胡亮背后的女孩。

  “梦魇,你这是在逼我?”

  脑海深处的意识,陆小浩苦苦挣扎,这是他最后的底线,现在梦魇已经开始控制自己的意识了,做出的事情,让陆小浩无法接受。

  “我这是在帮你,怎么是在逼你呢?像他这样的人,死千百次也难消我心中怒火。”

  梦魇哈哈大笑,刚才陆小浩的一丝情绪波动,让他吸食了愤怒的力量,所以他很想反抗,这才占据了陆小浩的主体意识。

  “你知道我现在不敢与你同归于尽是吗?可是你别忘了我身怀探术天花血脉。”

  “那又怎么样?你敢吗?你现在有了牵绊,我可不认为你会真的杀死自己。”

  梦魇得意的笑了,就在刚才瞬间,陆小浩手软了,就这么一丝的情绪,被梦魇所察觉。

  “好,那我现在正式向你宣战。”

  陆小浩顶起头顶上的一层无形屏障,单手化指,虚空一指。

  天空乌云大作,一条金色神龙从虚空之中滑落,径直钻进了陆小浩的身体。

  “浴火神龙?你怎么会有这种血脉?”

  此情此景,梦魇眼睛痴痴的盯着陆小浩,面目之上毫无喜怒。

  “管他什么神龙,能打败你就可以了。”

  覆手推进,磅礴的气浪席卷梦魇而去。

  “不可能,你怎么是血龙的传人。”

  看见这滔天威势,梦魇心生胆惧,甚至忘记了还手,就这样被陆小浩的浪风吹走。

  “哼,什么破玩意儿,以后少在我的意识里面出现,虽然我不能杀了你,但至少你无奈我何。”

  陆小浩心里面滋滋作乐,不曾想自己突破炼体二重境,居然能有如此强劲的实力。

  控制自己主体意识过后,陆小浩再次睁眼,眼角的血丝开始回流,明亮的双眸清澈如水。

  “院长,怎么回事儿?”

  门外急匆匆的冲进来四五个保安。

  “抓住他,给我弄死他。”

  胡亮见自己来了帮手,连忙让其抓住陆小浩。

  “小浩,你们先走,我倒想看看你胡亮是不是要上天了。”

  汪涵连忙将陆小浩拉到自己跟前护住。

  “汪涵,你特么是不想活了是吧?”

  胡亮重新坐回座椅道。

  “我倒想看看胡亮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汪涵不屈不挠的指着胡亮极其在场的所有人,好歹他也不是一个卫生局厅长,难不成胡亮这家伙要反天吗?

  “行,要死我就成全你。”

  胡亮捂着额头,挥挥手,四五个保安提着电棍就冲上来了。

  “胡亮,你到底要干什么?”

  汪涵手足无措,看着滋滋作响的电棍,他万万没想到这胡亮会敢对他动手。

  “你不是想死吗?成全你啊!”

  “你等着,法律会制裁你的。”

  越来越近的电棍,让人心生麻麻的感觉,汪涵死死的将陆小浩和啊露护在身后,自己张开手臂抵挡。

  “法律?可笑,如果法律要真的制裁我的话,恐怕我十条命也不够,汪涵,天堂有路你不走,本想留着你的,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胡亮一激灵站起来。

  “别过来,你们现在已经触碰到法律了知道吗?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我可以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汪涵摆摆手,劝说来势汹汹的保安,希望这件事情有所转机。

  “他们都是穷凶极恶的人,你给他们说法律,简直可笑至极。”

  在这里的安保人员,其实都是一个组织的人,之所以胡亮敢这样说,那是因为,他现在看不顺汪涵的作为了。

  “这么说,这个医院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你一手操控的了?”

  汪涵心有不甘,这可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胡亮是凭什么能力安排这么多人进来的。

  “不不不,这些都是三爷安排的人,你知道我为什么敢杀你吗?”

  “那是因为你触及了三爷的利益,我多次拉你入伙,可你一直想要维护你那什么狗屁正义,不过,现在就算你后悔也没用了。”

  胡亮哈哈大笑,隐忍了这么多年,他也受够了汪涵,每一次他都是要小心翼翼的应付,不过,过了今天他就再也不用讨好汪涵了。

  “说了这么多,也该送你上路了。”

  胡亮说完这句话,就这样看着眼前的好戏,看着汪涵的窘迫,看着啊露的恐慌。

  “好一个一手遮天的三爷,那我今天就断了他的贼手。”

  陆小浩推开汪涵的手,走到这几个保安面前。

  “小浩,别冲动,他们已经早有预谋了,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汪涵见状,想要拉回陆小浩,至少遭罪也不能让一个孩子去承受,他汪涵于心不忍。

  “谁给你这么猖狂的本事?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残废了算我的。”

  胡亮站起来命令保安就要招呼陆小浩,在他眼里三爷那就是一个神,怎么能容许陆小浩诋毁。

  “找死。”

  五个保安说完就冲了上来,五根电棍齐上,电弧划破了虚空。

  陆小浩一把接过电棍,虽然强烈的电击直冲心头,但接过之后就是左右突袭。

  虽说突破了炼体二重境,但还是难以抵挡这几人的围攻,手臂以及背部,腹部挨了不少电击。

  好在这些都只是一帮小喽啰,片刻的功夫,陆小浩就将他们放倒了。

  汪涵和啊露看见陆小浩徒手接电棍的这一幕,心里面的震惊难以平息,啊露还算好一点了,汪涵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这尼玛还是人吗?

  “三爷的人是吧?”

  拿着电棍,陆小浩晃晃悠悠的来到胡亮跟前,被电了好几下,他现在走路都是歪歪扭扭的。

  “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三爷可是你得罪不起的人,你要是敢伤害我,三爷定会宰了你。”

  胡亮惶恐后退,面前的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人,撂倒他的手下不说,还有力气站在他跟前说话,普通人被电上几下,可能就晕倒了,这陆小浩看起来好像没事人一样。

  “宰了我?那我就先宰了你。”

  陆小浩说完,拿起电棍就在胡亮身上就是一通电击,滋滋作响的声音,看着都有些肉麻。

  还没弄两下,这个胡亮就翻白眼晕了过去,可身怀探术天花血脉的陆小浩怎么可能让胡亮就这么的好过。

  掏出银针,在胡亮身上扎了几下,本来晕倒的胡亮以为解脱了,一瞬间又清醒了过来。

  “好汉饶命,我这就给你把工资算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醒过来的胡亮连忙磕头道歉,缓缓从抽屉里面取出一沓现金递交到陆小浩手里。

  “你要是刚才早这样不就不用受苦了吗?这里的钱多的我不会拿,但是该拿的你一分也少不了。”

  “露露姐,你工资是多少钱?”

  陆小浩转头询问啊露。

  “两千五。”

  啊露心里面有些不安,眼见陆小浩把事情闹大了,这可怎么收场,要是胡亮嘴里面的三爷找他麻烦该怎么办?

  “两千五是工资,还有五百,是我的医药费,剩下的自个拿着吧!”

  陆小浩抽出三千块钱过后,将剩余的交还给胡亮。

  “好汉,这是我孝敬您的,您收好就是。”

  胡亮急忙将钱塞到陆小浩口袋里面,这一点钱换陆小浩不弄死他,怎么说也是值的。

  “收起你的臭钱,该拿的我也拿了,不该拿的我是不会拿的,还有别忘记转告三爷,跟他说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陆小浩将钱踹进胡亮的兜里面,还不忘记警告几句。

  “我一定转告,一定转告。”

  胡亮身体在不停的抽搐,刚才陆小浩电他的几下,让他记忆深刻,这一会儿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露露姐,这是你的工资,我们走吧!”

  将钱交给啊露,陆小浩扭头看了一眼胡亮,转身离去。

  “小浩,你得罪了三爷的人他们会不会放过你?”

  走在下楼的路上,啊露心里面还是很担忧陆小浩,这一次得罪了三爷的人,想必今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了。

  “放心,我和三爷有些交道,没事的,小浩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汪涵出来道,这些年他和混黑的三爷也是有一些交道,虽说自己面子值不了几个钱,但想必三爷也会给他这个面子的。

  “真的吗?那谢谢汪厅长了。”

  啊露一听,连忙鞠躬致谢,只要汪涵出面担保陆小浩,想必三爷也不会把陆小浩怎么样。

  “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汪厅长,我想这个三爷肯定是有什么巨大的阴谋。”

  陆小浩越想这件事情越不对劲,他总觉得三爷肯定在策划什么坏事。

  “为什么这样说呢?”

  汪涵不解,陆小浩十几岁的年纪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连他都搞不明白的事情,陆小浩又怎么会如此清楚。

  “既然胡亮是三爷的人,那今天胡亮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想必三爷是不会给你面子的,你去帮我求情反倒是害了你。”

  陆小浩娓娓道来,不过他不敢确信胡亮到底是不是三爷的人,兴许只是拿着三爷的名号招摇撞骗。

  “嗯,说的有道理,怪不得胡亮会如此反常,想必定是有了三爷这个靠山。”

  汪涵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不敢否认,今天胡亮的态度着实太反常了。

  陆小浩等人离开过后,院长办公室里,刚才惊吓过度的女孩,小心翼翼的来到胡亮跟前道。

  “院长,我们还要继续吗?”

  “继续你麻痹,赶紧给老子滚,别让老子看见你,还有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敢在外面透露半个字,我杀你全家。”

  胡亮气不打一处来,好不容易可以出口恶气,没想到陆小浩直接让他脸面全无。

  “那……那院长,我转正的事情?”

  女孩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她很害怕眼前这个可以做她父亲的老男人会狠狠的给她一嘴巴子。

  本来今天放下尊严,就为了转正,可杀出来的陆小浩不但破坏了她的好事不说,现在还惹怒了胡亮这老家伙。

 文学

“转正?你特么还想要转正,老子现在心情不好,赶紧给老子滚。”

  胡亮推翻了桌上的资料夹,愤怒的指着站在门口的女孩。

  “我马上走,马上走。”

  女孩被这一吓,慌忙的落荒而逃,担心在待一会儿,这胡亮会发疯打她一顿。

  “哼,陆小浩,我记住你了。”

  女孩走后,胡亮的眼睛低眉顺怒,嘴角的抽搐难以表达他此刻的愤怒,目光所示的地方,正是陆小浩离开的位置。

  “小浩啊!很多事情我帮不了你,只不过虎爷委托我给你办的执证我已经办好放车上了,本想着这一次来这里解决好问题再去你的医院视察一下,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汪涵指引陆小浩两人来到自己的车前道。

  “那谢谢汪厅长了,要不去视察一下。”

  陆小浩道谢,他都没太期望汪涵会给他办好执照,所以压根没很大的想法。

  “汪厅长,你真的帮小浩办好了执照吗?”

  啊露的嘴巴都合不拢了,没想到陆小浩说的是真的,刚开始的时候,啊露还不相信陆小浩说的,现在她是彻底相信了。

  “怎么?不相信吗?就在车上,你看看。”

  汪涵说完,打开后车门,座椅之上摆放着一份医疗保险执照。

  “不不不,我只是很惊讶,失态了!”

  “小浩,那你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汪涵扶在车门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管辖范围,不过陆小浩可是有虎爷坐镇,想必三爷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既然他们不义,那就别怪我不仁,不说这些了,去我医院视察一下吧!”

  陆小浩心里面早就想好以后怎么去做了,接下来,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行,上车,去看一看也好。”

  汪涵说完,坐上了驾驶室,开车驶去陆小浩的医院正浩医院。

  “我好紧张,头一次领导给我开车,要不,汪厅长我来开吧!”

  啊露坐在后面显得格外不安,这可是她人生中头一次领导给她开车,想着都激动。

  “小露,瞧你说的,小浩是我朋友,这里那里来的领导,好好坐着,马上就到了。”

  汪涵咧嘴一笑,被啊露这不安的语气逗笑了。

  “露露姐,难得汪厅长给咱们开车,这一次可要好好的让汪师傅给我们做一次司机了,以后可没这个待遇。”

  陆小浩转头,虽说和汪涵只是第二次见面,但今天汪涵的态度彻底改变了陆小浩心中的芥蒂。

  “嗯,说的也是,以后想要汪厅长做司机可就难咯。”

  啊露满面笑容,芊芊细指垫扶下颚。

  “哈哈,小浩,难怪虎爷这么器重你,看来你小子不是一个非常人啊!”

  汪涵谈笑之间,很快就来到了正浩医院门口。

  “您好,请停车检查。”

  门口的保安换了一人,陆小浩看着很陌生,还以为走错地方了。

  “欎斌他们呢?”

  抱着心里面的疑问,陆小浩询问道。

  “陆总好,欎斌他们今天休息了,我是新派来的保安,您叫我小戴就好了。”

  保安见到陆小浩,急忙上前道。

  “我没有派人来啊?”

  陆小浩心生疑问,他真的没有派遣安保人员,那这个小戴是谁派来的。

  “陆总,我们是仰氏药材集团的安保,我们是受命来这里执勤的。”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怎么知道我的。”

  心里面放下戒心,陆小浩就很好奇,这家伙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您的照片已经贴满了我们这里,看见你我当然认识了。”

  保安微微点头。

  “好吧!今天汪厅长来我们医院视察,放我们进去吧!”

  “是。”

  保安说完,按下车拦。

  车辆进来过后,里面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走动了。

  “环境不错啊!”

  来到这里,汪涵的第一句话就是夸赞这里的环境。

  “时间仓促,还没来得及种植一些绿植呢!”

  其实医院里面除了建设时种植下去的风景树,其他地方都是黄土一片。

  “小浩,其实有些东西,并不是表面光鲜就是最好的,医院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地方,我看到的是需要热情的关照病人,而不是一味的讨好。”

  汪涵道。

  “嗯,汪厅长说的是。”

  啊露内心对汪涵的看法一度改变,或许汪涵本不坏,只是别人的流言蜚语误了自己内心的看法。

  “走吧!去那边看看。”

  陆小浩指引汪涵来到医院门口。

  “东哥,不是都弄好了吗?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呢?”

  来到医院上面的大厅时,陆小浩一眼就看见还在忙碌的东子。

  “小浩兄弟啊!这不还有一些小事情没有处理好吗?所以就在这里多待几天。”

  东子放下手里面的东西,来到陆小浩跟前道:“这位是?”

  “东哥,介绍一下,这位是天水市卫生局的汪涵汪厅长,汪厅长,这位是虎爷的手下,东哥。”

  陆小浩道。

  “您好,汪厅长。”

  “您好。”

  东子和汪涵握了一下手,急忙招呼自己的那帮弟兄过来认识汪涵。

  “小浩,上面还有人等着你呢,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上去吧!”

  十几分钟过后,东子道。

  “有人等着我?谁?”

  陆小浩傻眼,怎么有人会在上面等他。

  “上去就知道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兄弟们,好好干活,今天一定要全弄好。”

  东子不怀好意的对陆小浩笑了笑,说完就招呼兄弟们干活去了。

  “走吧!别让人家久等了。”

  汪涵领头上了电梯,他也很想看看谁在等陆小浩,作为一个职场精英,汪涵什么没见过,可却对陆小浩的一切都感兴趣。

  一路来到二十七楼,汪涵被这墙上的壁画吸引了,称赞不绝陆小浩很会享受。

  陆小浩也只能摸摸后脑勺,这些根本就不是他弄的,那里来享受二词。

  “走吧!”

  看看到底是谁等着我们家小浩,汪涵说完,笑着离开。

  “露露姐,这间办公室是我给你准备的,以后你就在这里工作了。”

  三人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口,陆小浩道。

  “这里可是院长办公室,小浩,你不是院长吗?”

  啊露不解,为什么陆小浩会把院长办公室给自己,那他做什么。

  “你才是院长,这是特地给你留的。”

  “哎!允许我说几句哈!小浩你是要做甩手掌柜吗?”

  汪涵心知肚明,陆小浩这做法无非就是想做一个甩手掌柜,看他的样子志不在此。

  “汪厅长,你这话就说得难堪了哈!什么叫甩手掌柜,我那是只能做小喽啰。”

  “小浩,我觉得你做院长吧!我没那个资格,也没那个能力管好,我怕做不好。”

  啊露心怀不安,她怕到时候自己做砸了。

  “你就放心做好这个院长吧!我相信汪厅长不会坐视不管吧!”

  陆小浩盯着汪涵不怀好意的笑了。

  “只要是小露做院长,我当然会管,要是陆小浩你做院长,那我可就不管了。”

  汪涵哈哈一笑,这陆小浩很会做事啊,还提前给啊露做好了以后的工作。

  “你看吧!我就说还是露露姐做院长比较合适,露露姐,你就别推辞了。”

  陆小浩拉着啊露不安的手,安抚她心里面的害怕。

  “小露,小浩都说到这地步了,你就别推辞了,要是没你做院长,我可不管陆小浩的死活。”

  汪涵眨眼,也跟着陆小浩附和。

  “那……那我试试吧!”

  啊露抿了抿嘴,还是有些害怕,她一个普通的护士,突然之间当上了院长,怎么说内心都是难以平定的。

  “进去坐坐。”

  陆小浩说完,拧开了房门。

  “砰。”

  一声响声过后,满屋子都飘落彩纸,还没回过神来的陆小浩突然身上挂着一个女孩。

  “惊不惊喜?”

  仰秋满脸欢笑的抱在陆小浩的怀里,抬头看了一眼傻愣愣的陆小浩。

  “啊……这。”

  汪涵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这辈子白活了,他怎么没陆小浩这番待遇,还有这姑娘和陆小浩是什么关系?

  啊露直接傻眼,陆小浩是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她怎么不知道?

  看见陆小浩被这个不知名的女人抱住,心里面好像打翻了一个坛子,一股浓浓的酸味散发而出。

  “小秋,别胡闹。”

  “我没有胡闹,你怎么看见我就皱脸,你不想看见我吗?”

  见陆小浩皱眼,仰秋从陆小浩身上下来道。

  “我今天带汪厅长来视察的。”

  “汪厅长?你说的是那个汪涵吗?我给你说他脾气老古怪了,你离他远一点,要不然……”

  仰秋在陆小浩旁边探头探脑,说着说着就看见满脸尴尬的汪涵,顿时闭嘴不语。

  “仰秋小姐,我有那么古怪吗?”

  汪涵尴尬一笑,怎么在仰秋这小姑娘嘴里面自己脾气就古怪了。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丢死人了。”

  此刻,仰秋只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这当着人家的面说他的坏事,论谁好意思在这呆着。

  “我说了啊!可是你没听。”

  陆小浩心里苦笑,刚才自己明明说了,可好像又没说。

  “怪你,都怪你。”

  仰秋急眼了,陆小浩压根就没提醒她好吗?

  “好了,都进来坐吧!”

  陆小浩发现,这里面已经摆放了沙发以及座椅,还布置得挺好的,想必是东哥他们布置好的。

  “小浩,艳福不浅啊!”

  汪涵路过陆小浩身边时,拍了拍陆小浩的肩膀,嘴里面的话语在明显不过。

  “什么艳福?”

  陆小浩蒙圈,他和仰秋只不过是朋友好吗?怎么在他们口中就成了那个了。

  “你呀!醉翁之意不在酒,还给我装。”

  汪涵说完找了处沙发坐下。

  “来,喝喝我刚泡的茶。”

  众人都坐下之后,仰秋开始给他们倒茶,好似她才是这里的东道主。

  “汪厅长,刚才你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你喝喝茶消消火。”

  仰秋端着一杯茶递给汪涵,连忙鞠躬道歉,汪涵可是一直很照顾她爸生意的,要是她父亲仰天义知道自己这样对汪涵说话,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哈哈哈,你就是仰天义的女儿仰秋吧?”

  汪涵接过茶,笑着抿了一口道。

  “唔。”

  “好烫。”

  刚到嘴里面的茶水,汪涵直接又吐了出来,烫的他嘴都起泡了。

  “啊啊,我不是故意的。”

  仰秋见状,心急如焚,本想让汪涵喝杯茶消消火,这下好了,反倒是弄巧成拙。

  “没事没事。”

  汪涵连忙擦了擦嘴,摆摆手道。

  “真的没事吗?汪厅长。”

  仰秋很是着急,这汪涵脾气也是真的古怪,自己那样说他,不生气倒好,现在喝茶烫着了,也说没事,简直就是一个怪人。

  “真没事,喝茶,都喝茶。”

  “小浩,她是谁?”

  啊露从见到仰秋就一直心怀醋意,所以刚才汪涵说出仰秋名字时,她也没听清楚。

  “她,她是仰氏药材集团仰老板的女儿仰秋,是我一个朋友。”

  陆小浩端起茶杯小酌一口,随后放下茶杯道。

  “朋友?我怎么感觉她……”

  “露露姐,我发现我们这个医院现在急需招募一些人才精英,怎么感觉就我们两个人。”

  “嗯,是要招一些。”

  啊露确信了,因为提到仰秋,陆小浩眼神很是闪躲,如果陆小浩已经有自己的另一半了,那么他把院长这个位置给自己是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