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别揉我了再揉就高潮了小说:傻柱干槐花

2021-11-09 16:13:18情感专区
“不是王琳约我来美容吗?怎么是你?”

  周莉坐在夏建的身边,用她漂亮的大眼睛紧盯着夏建。

  夏建叹了一口气说:“你坐那边我再给你说,你这样坐着我有点不

“不是王琳约我来美容吗?怎么是你?”

  周莉坐在夏建的身边,用她漂亮的大眼睛紧盯着夏建。

  夏建叹了一口气说:“你坐那边我再给你说,你这样坐着我有点不自然。”

  “是吗!以前坐的比这还要近,你好像没说不自然,现在怎么了?是我老了,你开始嫌弃我了是吗?”

  周莉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她还是起身走到了夏建对面的另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夏建看了一眼周莉,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费口舌,于是他叹了一口气说:“让王琳约你出来,出于对你的保护。我知道你现在是四面楚歌,处境不比我的好,说白了,你也是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夏建,有事说事,至于我活成什么样,我觉得这是我的事,和你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周莉说着,忽然之间脸色一变。

  夏建叹了一口气说:“好了周莉,咱们抛弃前嫌,今天就推心置腹的好好谈谈。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之间还有可能成为朋友?或都说合作伙伴?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周莉眉头一颤,说这话时满心的心事。

  夏建起身,他把茶几上沏好的茶水倒了一杯送到了周莉的手上,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他先轻轻的喝了一口,这才轻声笑道:“事在人为,就看你想不想了。”

  “夏建,我和李威走的近,和金鼎合作我知道是和狼为伍,但是商业竞争的定律是弱肉强食,我不强大就会被你们吃掉,更何况莉龙集团给我是有业绩的,如果达不到,老总这个位子就属于我。”

  周莉说着,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她的情绪渐渐缓和了下来。

  夏建点了点头说:“昨天的事感谢你,要不是你放我一马,我今天就有可能不会约你出来谈话。”

  “不用谢我,你应该谢你自己,你要是坐怀不乱定律不强,就算是没有喝下药的酒,你照样也会倒在吴艳红的身边。你要知道,拜倒在吴艳红石榴裙下的大商人和领导可不在少数。”

  夏建听周莉这样一说,他不禁大笑道:“看来我是凡眼不识金镶玉,根本就不知道这样一个女人,也许是对李威极大的侮辱。”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李威给我气急败坏的打电话,他说吴艳红不知中了你的什么毒,竟然跑路了,另外他还责问我,你为什么喝醉后不用解药就好了?我说我那知道,反正酒是他提供的。”

  周莉说到这里,有点开心的笑了。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李威在刀尖上跳舞,而他爸李铁元根本就不知道儿子犯下的事,你应该知道,李威身上犯下的这些事迟早会发生,真要是这样,金鼎难道不受影的响?”

  “你直说吧!李三龙和吴艳红是不是已被天警察控制?”

  周莉说着站了起来,她两眼紧盯着夏建,唯恐他会说谎似的。

  夏建同样是看着周莉,他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周莉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单人沙发上,她喃喃的说道:“我还以为这事不会这么快发生,看来这次又完蛋了。”

  周莉说的是什么,夏建自然心里清楚,他把身子往前一探,然后小声的说:“机场的哪块地我志在必得,希望你不要和金鼎联盟。”

  “夏建!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真像李铁元说的一样,你要称霸富川市吗?”

  周莉的声音中带着惊恐,她两只好看的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夏建,感觉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怪物,而不是一个人。

  夏建摇了摇头说:“我没有称霸的能力,也没有称霸的意思。富川市的盘子很大,我们红建再厉害也吃不下,同样,别的集团公司也是一样。所以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合作伙伴。”

  夏建的话让周莉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了她才抬起头来说:“你和雷氏合作,我们莉龙不好参与,因为在海外,我们有些生意和他们是竞争对手。”

  “你和北威站在我红建的队列中就行,所有的合作项目和我雷氏来谈,拿到的合作项目我在上面不取分文直接给你们就是,但名义是我们红建的项目前就行。”

  “你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金鼎在富川市消失?”

  夏建点了点头说:“我要维护富川市的商圈生态,想让商业发展健康有序。”

  “你可真会说,那我想问你,接下来你让我怎么做?你先说出来,我听后再做打算。”

  周莉的态度变了,变得有点诚恳。

  夏建长呼了一口气说:“机场旁边的这块地立马就要开标,到时候你不要和金鼎参和到一起就行,等我们拿到这块地后,咱们再谈合作的事情。”

  “如果你到时候反悔,把我们莉龙踢出局,那我找谁说理去?”

  “我夏建是这样的人吗?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好项目去做。”

  夏建说这话时,一脸的自信。

  周莉笑了笑说:“你夏建的为人我难道还不清楚?你今天说的都在理,可是想要从金鼎退出,我现在说了恐怕不起作用。”

  “什么意思?难道你没有这个权利?”

  夏建有点着急的站了起来。

  周莉叹了一口气说:“龙海生怕你把我给领跑了,所以说什么也不让我跟你合作,现在他就更加的不会相信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点听不明白,我们近来可没有接触过。”

  夏建有点不解的问道。

  周莉长出了一口气说:“龙海生腰上生了病,不能下床有两个月了,跑了国内外知名的一些大医院,可就是没有任何的用。你说这个时候让我放弃金鼎和你合作,他会怎么想?”

  周莉的话让夏建一愣。

 文学

龙海生这个时候下不了床,如果周莉执意要和他合作,那么结局可想而知。

  忽然,夏建小声的问周莉:“如果我把龙海生的病治好,你说他还会不会同意你和我们红建合作?”

  “你能治好龙海生的病?这个玩笑可不敢开,他的腰是腰椎和神经方面的问题,国内外的大小医院跑了不少,但毫无结果,再说了,我好像并不知道你还有这一手。”

  周莉说着,有点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夏建给他们俩人又倒上了茶水,然后他叹了一口气说:“按理说我不应该给你说这些,但是为了能够和你们莉龙合作,我只能破一次例了。”

  “哦!看来你在这方面还有故事?那赶紧说给我听,如果你真能治好龙海生的病,他应该没有理由不答应这事。”

  周莉说着停止了笑,她立马变得一本正经。

  夏建叹了一口气,便把他得到扎针这门手艺的整个过程给周莉细说了一遍,另外他还提到了雷蕾的母亲张凤兰。夏建这样一说,周莉便有点相信了。

  可是接下来问题又来了,就算是周莉相信他,可龙海生未必让夏建给他扎钱,这已经不是信任与不信任的问题了。

  夏建有点着急了,因为机场旁边的哪块地随时都有可能招标,而龙海生还躺在床上,如果他不同意,周莉也是爱能莫助。

  一时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都想不出合适的办法。夏建站了起来,看来想走正常路径,他别说是给龙海生扎针了,就算是接近他这都有点难。

  “哦!要不这样吧!你先给龙海生打电话,就说你找到了给雷氏集团张凤兰扎针的一个神医,想请这位神医来给他扎钱治病,如果他能同意,我们就飞过去,我可以化妆,让他认不出我来。”

  “嗯!这个办法我看行,等你给他的治疗起到一定的效果后,我再找他谈这事或许他能同意。”

  夏建一看周莉同意了他的提议,他顿时信心百倍。

  周莉立马掏出手机,便给龙海生打了电话。看得出,周莉在龙海生这里有着极高的地位,她说话的口气既像妻子又像领导,正所谓是软硬兼施。

  挂上电话的周莉长出了一口气说:“这个老家伙目无一切,说他不相信江湖郎中,好说歹说他总算是答应了下来,那咱们明天飞SZ,然后转飞HK。”

  “哎哟妈呀!我以为龙海生他在这边,我得赶紧让他们准备我的护照,另外你得提前安排好了,不能让太多的人接触到我,屋间里的光线要暗一点,我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吧!”

  “完全能明白,你放心好了,这事我能办好。”

  周莉说着开心笑了。要知道,周莉的所有一切都是龙海生给予她的,如果说龙海生生病起不来了,那周莉的处理会越来越难,要知道家族式企业的内斗也是非常的厉害。

  和周莉把这事一谈,他立马给李娅打了个电话,然后他又给王琳打电话说明了一下这里谈话的结果,一是让她准备他的护照,二是让她通知她同学。

  就在夏建给王琳打电话时,周莉也没有闲着,她给秘书打电话让订机票。不一会儿,王琳的同学夏雨荷来了。大家客气了两句,夏雨荷便带着周莉去做美容了。

  夏雨荷把周莉安排好,她再次返回来时便问夏建:“王琳说你明天要化妆?怎么化?你能不能说个大概,我在这方面还是有资源的。”

  “画的让人不认识我,就是改变一下容貌。”

  “哦!这个好办。我是让人去找你,还是你来我这里?”

  夏雨荷一看就是个爽快的人,她说话办事非常的利索。

  夏建想了一下说:“明天八点钟还是在你这里,最好还是这个房间吧!至于这两天的费用,让王琳结给你就是了。”

  “这个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不耽误夏总的事情就是。”

  “好的,谢谢你,我也该回去了。”

  夏建说着,客气的伸手过去和夏雨荷握了一下。

  夏雨荷甜甜一笑说:“我让你领人从后门出去,你的司机我会通知她在后门接你,这样的话谁也跟踪不到你。”

  夏建没想到王琳的这个同学给他安排的这么好,他可是真心的高兴。从靓丽青春美容院一回来,夏建便让李娅开车去了集团。

  虽说这个时候全公司的人都下班了,可夏建心里清楚,王琳肯定还没有走。果不其然,他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王琳就来了。

  大家坐下来后,夏建把见周莉的情况从头到尾给她细说了一遍。本以为王琳还会因为他去HK不高兴,没想到她却是满口答应,这让夏建省去了好多的麻烦。

  可是另外一件事让他非常的难为,那就是他答应给张凤兰扎针的事,说好的扎一个疗程,人家都搬过来住了,结果他又要去HK了。说是不远,但一天时间绝对是回不来。

  怎么办呢?夏建非常的为难,但他最终还是拨通了雷蕾的电话。电话中的雷蕾一听是夏建的声音,她显得极为高兴。

  夏建掌握好这个时机,他把自己见周莉的事情又给雷蕾细说了一遍。雷蕾听后呵呵一笑说:“这是好事,我妈这边我来说,你尽管去吧!”

  “如果我还没有回来机场的这块地招标,你就和王总一起去,只要莉龙不出面,就凭金鼎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和我们搞衡。”

  “好的,只要周莉和你在一起,就没有人有权利来参与金鼎的事,这事我势在必得,你放心好了。”

  听雷蕾如此的有把握,夏建在电话这边忍不住笑了。

  挂上电话,王琳想了想说:“你把李娅带上,龙海生绝对没见过李娅。要是有点啥事,李娅可以帮助你。”

  “这个倒没什么问题,只是李娅的护照什么的有没问题,这个得立马问清楚。”

  “不用问,李娅的护照就在我的手上,这事就这么定了。”

  夏建还真没有想到王琳会有这一手,他只好尴尬的说:“好好好!这样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