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撞开宫口双性h_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2021-11-09 09:51:45情感专区
“以前的你,不是这么不知分寸。”

  第二句是,“我和你父亲都不干涉你的婚姻,家里也不需要你联姻赚钱,处理好自己的私事,记得给该给的人交代。”

  晕

“以前的你,不是这么不知分寸。”

  第二句是,“我和你父亲都不干涉你的婚姻,家里也不需要你联姻赚钱,处理好自己的私事,记得给该给的人交代。”

  晕头转向的挂了电话,陆拾川才从助理齐思佑的口中知道了这个新闻。

  “陆总,要澄清么?”

  陆拾川看着新闻上的照片,捏了捏眉心,“刘妙妙那边公关是怎么反馈的?”

  “目前刘小姐的公司没有联系过我们。”

  “先安排人把新闻热度降下去,联系华文公司统一对外口径。”

  齐思佑看了眼陆拾川,反应慢了两拍,冒死问了句,“那如果要是刘小姐那边承认了,我们这边是否准备统一的官宣声明?”

  “承认?”陆拾川脸色不虞,“承认什么?”

  “您、您跟刘小姐不是在一起……”

  “谁告诉你我们在一起的!”

  齐思佑:?!

  陆拾川这才知道,这几天自己跟刘妙妙谈生意,让办公室的人都误会了。

  又想到陈念安最近的奇怪表现,陆拾川敲了敲桌子,“说吧,办公室都怎么传的。”

  齐思佑哆哆嗦嗦,“就、就说您跟刘小姐在一块儿了,和陈念安才分了手。您把陈念安助理职务还撤了,不记得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

  “查清谣言根源,找到第一个造谣的人。以后杜绝办公室再有任何谣言出现,再有连作处理。”

  齐思佑肩膀明显垂了下来,谣言根源,这可怎么查呀……

  “等等。”齐思佑就要出门的时候被唤住,“把电商部陈念安喊过来,我现在要听关于沈燃的近阶段转型情况。”

  齐思佑盯着面前的陆拾川足足有六七秒钟,然后笑意爬上眼角,底气洪亮的回了句:“没问题!”

  把陆拾川吓了一跳,琢磨自己助理怕不是有了什么大病。

  挥了挥手,“赶紧出去吧。”

  然而齐思佑今天没找到陈念安,电商部的同事摇头,“念安姐没来上班,好像请假了。贝兮兮也没来,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兮兮帮你问问吧?”

  电话打过去,那边贝兮兮的声音有点萎靡,“安安感冒了,我过来医院陪她挂个水,晚点去。”

  “感冒了?”

  齐思佑耳朵竖起来,三两步跑回陆拾川办公室,速度快到电商部的人都没来得及挂断电话。

  站在总裁办的门口,齐思佑慢慢往外吐出几口气,酝酿了一下感情才再推开门,“陆总,陈念安现在人在医院。不知道是不是被昨天您和别人约会的新闻刺激到了,今天一醒来人就不行了。”

  陆拾川脸一板,起身“人在哪个医院,我现在过去。”

  这边屁股挨了一针的陈念安打了个喷嚏,“现在昼夜温差也太大了吧,怎么一个晚上不盖被子就感冒了呢……”

  ***

  陆拾川是推掉了两个会,匆匆赶到的医院。

  等他到的时候,陈念安都已经打完针裹着外套,打着哈欠从医院里头走出来了。

  贝兮兮跟在一边,也是一副恹恹的表情,“安安,我仔细想了想,要不你还是换个人喜欢吧。当然我不是说刘妙妙比你优秀啊,从业务能力上我当然还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你这边,但是人家这个身家背景,确实强了那么一丢丢,没必要……”

  好不容易忘了陆拾川,结果贝兮兮又提起来了。

  陈念安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咱就不能不提这个人了么?以后我的世界,就不许提陆拾川这三个字,听到没有!”

  “陆总?”

  “陆总也不可以!”

  “不,我是说,陆总来了……”

  陈念安一抬头,陆拾川就站在自己面前,风尘仆仆。

  冤家路窄也不过如此,怎么自己来个医院还能跟这人碰上。陈念安脸上挂上职业假笑,说了句“陆总好,陆总您亲自来医院啊,陆总再见”之后就往旁边挪了挪,打算飞速溜走。

  脖颈的衣服被陆拾川拎住,“你不是人不行了么?”

  陈念安:?

  “人不行了,我么?”陈念安眼睛瞪圆,“所以您一早上来医院,就是给我奔丧来的呗。”

  陈念安生气了,而且还是哄不好的那种。

  陈念安觉得自己跟陆拾川不说是好友,之前也算是“战友”吧,两个人可是互相分享过彼此的身体长达三个月呢,现在自己有了女朋友了,就希望她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

  “可能要让陆总失望了,我现在活蹦乱跳的,过的挺好。”

  贝兮兮伸手挎住陈念安的胳膊,昂着头,“陆总不好意思,安安有点不舒服,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还没离开,陆拾川伸手拽住了陈念安的胳膊,“我有事找你。”

  接个人一起看向他,陆拾川感觉头皮逐渐发麻,原本到嘴边的解释硬生生被吞了回去,又不能强硬地让其他人闪开,硬邦邦的说了句,“是工作上的事。”

  齐思佑捂住脸,觉得自家总裁没救了,真靠自己的本领单身。

  陈念安还是跟着陆拾川回公司了,剩在后面的贝兮兮气愤的要命,跟齐思佑吐槽,“你们陆总到底是什么物种,就算是机器人也得休息吧!当时对我们安安好得很,每天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现在有了新欢翻脸不认人,渣男!”

  “其实,陆总跟刘小姐是谣传……”

  齐思佑满脸纠结跟贝兮兮对话的时候,陈念安已经跟着陆拾川上了车。

  “聊什么工作?”

  陆拾川看了眼陈念安,“不急,刚检查完医生说是什么问题。”

  陈念安搞不清楚陆拾川想干嘛,一时间没回答,盯着陆拾川的脸,企图瞧出个什么来。

  陆拾川虚咳两声,主动解释不是他的个性,但是齐思佑说陈念安是因为误会了自己谈恋爱才病倒的,加上昨晚女孩对自己的醉酒告白,他总觉得或许应该解释两句,于是迂回委婉地问道,“沈燃那边,你有没有考虑过让他和华文合作?”

  提到华文,陈念安又开始烦躁,“你是说你女朋友的公司?”

  “刘妙妙不是我女朋友。”

  陆拾川顺理成章地解释,“新闻都是假的,最近我跟她在谈个合作,碰面的次数多了些,我已经安排齐思佑发布澄清声明了。”

  “哦。”

  仿佛就是错觉,怎么陈念安还觉得病情减轻了呢?

  “之前我找过华文,说了要跟沈燃合作的事,被他们拒绝了。”

  “我拿下了今年华文投放的所有网络线上广告,全线在抖动平台制作短视频投放。下一步会跟华文那边签约他们的全部品牌代理,届时华文就会停止和许小星的合作。”

  陈念安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睛,“所以他们居然答应了?”

  “嗯哼,我们也提出了很多优惠条件和约定条款,到时候需要你的团队跟进。”

  “必须啊!”陈念安这回感冒彻底好了,“陆总,从此您在我心里,就是这个!”

  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陈念安这才发现路线不太对,“不是说去公司么?”

  “真以为我是这么没有人性?先送你回去休息。”

  “我……”

  陆拾川拿出了放在储物架上的iPad开始翻看行程,代表对话结束。

  陈念安弯了弯嘴角,说了句“谢谢。”

 文学

陈念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对着一个十分尴尬的部位。大脑混沌了片刻,适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躺在了某个人的腿上。

  整个人瞬间僵硬。

  此时大腿的主人正在接电话。

  他的声音压的很轻,“我知道,这件事我已经在处理了。”

  是陆拾川。

  松了口气,陈念安慢慢坐起身子,“醒了?”

  陆拾川把手机递过去,“我妈要和你说话。”

  “你说谁?”

  陈念安疑惑的接过手机,放在耳边“喂”了一声,那边传来刘芳怡的声音,“念安,你跟拾川在一起啊。”

  陈念安没想到是刘芳怡,瞬间麻了,脱口就叫了个“妈”,然后立刻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改口,“阿姨,我是陈念安。”

  抬头瞪了眼陆拾川,发现这人嘴角噙笑看着她。

  这是嘲笑吧!

  “刘妙妙的事我看到了,问过了是个误会,我刚才已经骂过他了。”

  陈念安跟着刘芳怡应付了两句,挂断电话,“你没和阿姨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们在一起过?”

  这话直接把陈念安问蚌埠了,“那倒也没有,不过之前咱俩互换的时候不是……”

  “没在一起过有什么好解释的。”

  陆拾川敲了敲脖子,“不是说五点沈燃有个活动?时间差不多了。”

  陈念安看了眼时间,已经四点半了,急吼吼地要下车,“怎么不早点喊我,我马上就迟到了……”

  然后推开门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沈燃的拍摄地。

  “提前问了下沈燃,免得你跑了。”

  陈念安抓了抓头发,一时语塞。

  站在原地纠结了半天,才问了句,“陆总您最近没什么事儿吧?”

  陆拾川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你最近怎么……像个人了?”

  陆拾川:?

  说完不等陆拾川回话,陈念安就跟小鸟似的飞速溜走,陆拾川看着陈念安的背影摇了摇头,琢磨自己这段时间真是鬼迷了心窍。

  陈念安到的时候沈燃正巧化完妆,跟导演讨论美妆心得。

  看见陈念安,沈燃便赶紧说道,“成份这块我倒不是行家,我们念安姐才是大牛。之前我直播的时候她做助播,把所有产品成份和适用范围都拿捏的死死的,人送外号活百度,你可以找她科普一下。”

  “我也看过陈念安的助播。”导演眼睛一亮,“我们节目里也正好有这方面的需求,念安你有没有考虑客串一下?有个环节可以安插个嘉宾大考验,你来担当检验官。”

  陈念安:?

  陈念安:“打扰了,我突然想到自己有点事先走一步。”

  作孽,谁能想到身体互换回来了,但后作用力影响这么持续!

  *

  今天沈燃参加的是一档真人秀,迄今为止,沈燃已经陆陆续续参演过三四档综艺,都是室内综艺,以对话为主,并且或多或少的主持人在CUE到沈燃时也都会聊一聊直播,但真人秀确实第一次。

  以前陈念安都是想尽量避免让沈燃参加“纯综艺”的,因为在她的概念里,沈燃始终跟明星只存在壁垒的,她也不希望沈燃慢慢地让自己变成个明星。可是通过这几次的跟组,陈念安发现了沈燃在参加室内综艺的一个最大问题:放不开。

  这种放不开,和身份背景有关。

  因为沈燃与他们,格格不入。

  沈燃之前不是科班出身,除了个别明星之前在直播间遇到过,绝大多数都不太熟,现场的互动感极差。大多数时间沈燃都是像个背景板面带微笑的待在后面,就像那块强塞进去板砖。

  陈念安虽然不希望沈燃将自己定位成明星,但这样的效果也绝对不是她想要的。当初让沈燃参加节目的初衷是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认识沈燃,看到沈燃的优点,实现“破圈”,这样才能为直播间带来更大的流量。

  如今粉丝就是个人发展的保证,是获得流量的前提,这不单在娱乐圈试用,在销售行业也同样,许小星的成功实际上也证实了这个真理性。但试问一块背景板,又如何能吸引到人的喜欢?

  如何在节目中凸现沈燃的优势,陈念安思考过,甚至也去找了穆白的经纪人讨教,想要帮沈燃“立人设”。只是陈念安对此是有顾虑的,因为人设的标签一旦固定下来被粘上,先且不说是否会吸引粉丝,但无疑在直播间会成为一种禁锢,当直播带上了枷锁,真诚就势必会有所保留。

  所以几经考虑,陈念安在其他几档综艺播出前又为沈燃挑选了与直播彻底无关的真人秀,不为别的,她只想看看在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中沈燃是不是可以放松自己的精神。

  这段时间陈念安帮沈燃在直播间邀请了很多大咖,其中不乏也有参演本次节目的嘉宾,就如陈念安想的那样,在室外沈燃的表现比在室内录制放开了很多,特别是在节目里为了赚钱沈燃走到商场,主动帮柜姐推销商品,结果店长不知道是谁当场要把人出高价应聘留住,最后还是其他嘉宾过来解释他们在录节目。

  一期下来,效果拉满,导演跟陈念安说,“沈燃表现的不错,虽然很多地方由于没有经验不知道如何表述,但贵在真实,和群众的互动性很足。”

  陈念安看着镜头里的沈燃,陷入沉思。

  最近这段时间,无论是直播间还是微博上,外面对沈燃的评价逐渐开始有两极分化的趋势。

  实际上早在一个月前,陈念安就开始大刀阔斧的对直播间进行了改版。一方面,体现在明星嘉宾增多上。靠明星粉丝吸引流量,是陆拾川在的时候使用的老路子,一直沿用至今效果的双面性也有所显露,每天官博都会有无数粉丝在问今天是哪位主播前来,并且还会主动刷自己偶像的名字,希望能够被邀请到直播间做客,然而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老粉对直播间频频出明星,聊天时间增长的做法十分反感,也造成了不少人“脱粉”。

  另一方面,则体现在选货的严控上。之前沈燃的直播间推荐的种类很杂,从几块钱的辣条到几万块钱的家电,他们能拉到什么货源,就给沈燃的直播送上什么货,只要质量和价格有保障,那他们就允许上架。可最近陈念安减少了以前直播上过的一些较为低端的产品,将沈燃的风格与公司内其他主播进行了区分,货品也相应的进行了分流。

  所有的改变都是以粉丝的更迭为代价的,这边录制结束沈燃换过衣服,“念安姐,今天是不是综艺首秀播出的时间?我有直播,好像跟播出时间冲突了。”

  没有人知道观众对于沈燃参加综艺这件事的接受度,陈念安预判过,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反感。

  陈念安心里也没底,“你安心直播你的,我们等你下播一起看。”

  可是没有坚持到沈燃的直播结束,团队就已经事先知道了结局。

  因为那天无数人涌进了沈燃的直播间,开始了大规模的攻击。

  突如其来的态势让陈念安也慌了神,这是第一次,沈燃没有进行完所有的货品售卖就提前结束了直播。

  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对沈燃的直播生涯而言,这将会是一次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