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同学没带奶罩,奶头出来了_高潮H 跪趴 扩张 处

2021-11-09 08:45:50情感专区
林雨洛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打开,她走了进去,转身看向程芮雪,“你一定也不想一辈子受到要挟吧?”

  话音落下,程芮雪脸上有了不少波动。

  她看着自己手臂上因为被

林雨洛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打开,她走了进去,转身看向程芮雪,“你一定也不想一辈子受到要挟吧?”

  话音落下,程芮雪脸上有了不少波动。

  她看着自己手臂上因为被绳子捆绑而留下来的痕迹,神色逐渐坚定。

  在电梯门即将关上时,她走进电梯,“我……我愿意再相信你一次。”

  那些辉煌荣耀,她更是不愿轻易放弃!

  至于生命安全——

  要是她因为这次的事情就选择退缩,有心之人肯定会以此来掐住她的命脉。

  到时候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往后的日子估计会比江涵现在的情况还要难熬。

  她一身傲气,怎么可能让自己一直过这种憋屈的生活?

  此时,医院大门。

  江涵接过 司沁雪递来的无线话筒,努力挤到最前方。

  “各位,麻烦听我说两句。”江涵抬眼朝司沁雪看去,对上她肯定的眼神,心里也多了些许底气。

  司沁雪说得没错,机会难得,她必须趁机将程芮雪快速扳倒!

  “我以前是程芮雪的助理,对她的情况很了解。”江涵一本正经地说道。

  记者们在这里等了大半天都没能见到程芮雪,现在听到她这话,立刻来了精神,“那你道是说说,网络上的那些舆论是真的吗?”

  “有真有假吧。”江涵捂紧戴在脸上的口罩,眼神闪了闪,“但她背叛了金主这一点,倒是真的。”

  话音落下,前方又是一阵哗然。

  “天啊!没想到程芮雪居然是这种人!”

  “娱乐圈本来就很乱,程芮雪所谓的知性优雅勤奋努力也只是公司给她立下的人设,你们该不会以为她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纯洁女性吧?”

  “她也太恶劣了,居然敢背着金主去偷男人,难怪要被报复!”

  “我要快点将这条新闻发布出去,抢占热点!”

  “啧啧!这次简直纸包不住火,程芮雪的人设彻底崩了,就连她后援会的会长刚才都在微博上宣布脱粉了。”

  “……”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江涵得意地笑了笑。

  她正要再说些什么,话筒突然被人夺走。

  “还给我!”江涵冷声呵斥,回头却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眸。

  拿走她话筒的人,竟然是程芮雪!

  程芮雪虽然穿着病号服,脸色也有些憔悴,但双眼却清亮,目光锐利地盯着她。

  “你、你怎么……啊!”江涵震惊地往后退,话还没说完,口罩和帽子突然被她扯下来。

  程芮雪抓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身面向外面那些人,举起话筒说道:“一个跟我有恩怨的人在这里大放厥词,你们真的觉得她刚才说的话可以相信?”

  大家显然没想到刚才信誓旦旦说着自己是程芮雪助理的,居然会是已经被雪藏一段时间的江涵!

  咔嚓咔嚓——

  记者们又是一顿猛拍,将这一幕清晰地拍摄下来。

  “江涵,你这段时间不是在卖身还债吗?怎么还要心思来这里演戏?”程芮雪语气讽刺。

  江涵一愣,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

  虽然她和程芮雪有过不少恩怨,但程芮雪也从来没说过这种话来让她难堪。

  看着她愣怔的样子,程芮雪笑容更加讽刺,“你忘了自己之前在拍卖会上欠下了多少钱?”

  一提到那件事情,江涵气得脸色铁青。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在拍卖会上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她现在肯定还是受人追捧的大明星,怎么可能变得这么落魄?

  “放开我!”江涵被镁光灯闪花了眼,奋力挣扎着。

  程芮雪紧抓着不放,“你难道不应该先跟大家解释清楚,刚才你说的一些都是谣言。”

  林雨洛上前一步,拿起话筒朝记者们看去,“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有目共睹。网络上的那些传闻是真是假,我们现在也不想再去解释。但也希望各位能多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铿锵有力的话,让记者们和吃瓜群众面面相觑。

  “至于江小姐——”林雨洛意味深长地看向江涵,“你知不知道现在造谣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对于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们也一定会追究到底。”

  前面的人群回过神来,“回来只是一场乌龙啊。”

  “现在光凭一张嘴就能造谣了,更何况江涵和程芮雪是娱乐圈公认的死对头,该不会网上的那些消息都是她虚构的吧?”

  “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有这样的反转,我要快点将发消息发布出去,争取上头条!”

  群众从来就不会管这些事情的真假,只想看一路反转再反转。

  而江涵今天的出现,也让消息更加劲爆。

  眼见着那些人变换了舆论,江涵狠狠地咬紧牙关。

  林雨洛笑着看她,“生气吗?生气就对了,希望你接下来多动点脑子,而不是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江涵,别再让我看见你,要不然我也不会心慈手软!”程芮雪厌恶地松开手。

  前方的记者还在对着她们一顿猛拍,江涵将口罩和帽子重新戴上,狼狈地逃离。

  林雨洛环视一圈,最后定格在了人群外的一道身影上。

  那个人背对着她,脚步匆忙。

  但因为认识已久,林雨洛一眼认得出来她的身份。

  是司沁雪!

  她怎么也在这里?

  林雨洛错愕地眨了眨眼睛,脑海里很快有了想法。

  她唇角勾起冷笑,也没急着过去问个究竟。

  来日方长,先将大问题摆平了,再来解决这些跳梁小丑。

  记者们听到程芮雪保证了会在下周召开记者发布会解释这其中的种种,才满意地离开。

  人群逐渐散去,程芮雪的脸色也渐渐恢复如常。

  她感激地看向林雨洛,“这两天,我一直想着逃避。是你给了我勇气,让我主动面对这一切。现在看来,这些困难也没那么难解决。”

  林雨洛莞尔,“其实这世上最难的,是战胜自己心里的恐惧。只要迈出第一步,以后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容易解决。”

  她看了眼时间,“我已经在这里耽搁太久了,盛世娱乐的事情我必须去调查清楚,你……”

  “我先留在这里。”程芮雪不想在这时候给她添乱。

  林雨洛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款手表,“这个手表有定位功能,如果你遇到紧急事情,按下上面这个红色按钮,我就能收到消息了。”

  程芮雪认真地将那款手表戴上。

  林雨洛想到沈司寒今天一早回公司,不放心地先去了一趟沈氏集团。

  踏入办公楼,就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发生什么事了?”她在电梯里遇上了郑远,顺口问道。

  郑远神色焦急,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改口道:“这种事情,还是让老大告诉你吧。”

  听到这话,林雨洛已经才想到事情不简单了。

  郑远也知道她和沈司寒的关系,只有在涉及到十分严重的问题,才会选择对她隐瞒。

  “我知道了。”林雨洛不想为难他,到了顶层办公室,来到沈司寒的办公室门口,就见他正站在落地窗前,背影显得有些萧条。

  林雨洛接过秘书端过来的咖啡,走进去顺便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先喝杯咖啡吧。”林雨洛走到他面前。

  沈司寒按了按眉心,“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林雨洛看着他憔悴的样子,担忧地问:“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有什么可以让我帮忙的吗?”

  沈司寒接过咖啡喝了几口,将咖啡杯放到桌上,握住她的手,“有点棘手,但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一一解决好。”

  他语气淡淡的,仿佛真的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林雨洛想到郑远刚才的反应,心里很不放心。

  她知道这次的事情肯定很严重,只是沈司寒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才用这种话来安抚她。

  但既然他不愿意透漏,她也不能在这时候逼着他回答。

  “程小姐情况怎么样了?”沈司寒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

  林雨洛如实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一讲述。

  她说完,眼角余光瞥见沈司寒放在茶几上的一份资料。

  她眼尖地瞥见那份资料上写着楚斯年名字。

  沈司寒斜睨她一眼,没有急着隐瞒,直接将资料塞进她手里,“我让人调查了他的身世背景。”

  林雨洛挑眉。

  难道因为一张照片,就让沈司寒对楚斯年产生了这么大的醋意?

  她随手将资料翻开,看到上面简短的信息后,诧异地蹙了蹙眉。

  “他曾经的经历,被人刻意抹去。”沈司寒声音淡漠,解释了她的疑惑。

  林雨洛再次认真将资料上的字眼逐个看完,摸着下颌若有所思,“看来我猜的没错,楚斯年一定还有特殊身份,要不然也没有能力将他自己的背景抹去。”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沈司寒身体往后靠,手里把玩着打火机。

 文学

林雨洛看着打火机火光忽明忽灭,眉心皱得更深,“盛世娱乐这次的事情,会不会和他有关?”

  沈司寒停下摆弄打火机的动作,回头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

  林雨洛斟酌着将楚斯年这两天的情况一一告诉他。

  沈司寒双眸微眯,“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也就代表他和这些事情多少脱离不了关系。”

  “没错,可惜的是我现在根本就找不到他的而一点把柄。”林雨洛有些挫败地低下头。

  “但既然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选,也就等于有了线索。”沈司寒看向那份档案,冷笑,“他能藏得了一时,难道还能藏得了一世?”

  沈司寒拿出手机联系了郑远,让他派人盯着楚斯年的一举一动。

  不一会儿,孟依凡走了进来。

  他看了林雨洛一眼,朝沈司寒说道:“我刚才听说,盛世娱乐要宣布破产了。”

  这么突然?

  林雨洛一怔,可想到李总和赵燕在医院说的话,心里又有了思量。

  看来盛世娱乐又遇到了大麻烦,要不然李总肯定也不舍得突然抛弃这家苦心经营了许久的公司。

  “我过去看看。”林雨洛想了想,站起身来。

  沈司寒摸了摸她的头,“凡事小心。”

  “嗯,你也是。”林雨洛不舍地看了他几眼,才跟着孟依凡走了出去。

  女孩离开办公室的刹那,沈司寒脸上温和的神色立刻被一股冷意冲散。

  郑远一进来,就看到他猩红着双眸盯着前方。

  对于此,郑远今天也见怪不怪了,走过去压低声音将重要的消息一一告诉他。

  听完他的讲述,沈司寒周身爆发出更加可怕的气息。

  他握了握拳,冷笑道:“没想到唐夜这么快又准备了新的计划。既然他想玩,我就陪他好好玩一玩!”

  林雨洛赶到盛世娱乐办公楼,就见连前台职员都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难道盛世娱乐真的——”林雨洛走向前台职员。

  前台职员瞥了她一眼,摆了摆手,“别问了,刚才李总已经下了通告,公司今天进行破产清算。”

  许是知道公司彻底经营不下去了,就连前台职员的态度也变得十分懒散。

  林雨洛和孟依凡对视一眼,一起走向电梯。

  今天盛世娱乐彻底乱了,他们一路顺畅地抵达了顶层办公室,根本没有被任何人阻拦下来。

  电梯门打开,两人往前走了几步,赵燕正好从总裁办公室走出来。

  “林小姐!你怎么来了?”赵燕看到她,诧异地停下脚步。

  林雨洛走上前,“我想向你确认一件事。”

  赵燕回过神来,捏了捏眉心,“没错,盛世娱乐要破产了。”

  “为什么?是不是今天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林雨洛担忧地问,“有没有谁受伤了?”

  赵燕摇头,“没有人受伤,今天之所以宣布破产,是因为公司的股价已经跌到了最低谷,就连李总也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盛世娱乐是家上市公司,股价的高低牵扯到了太多人的利益。

  所以公司要不要破产清算根本就不是李总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要是波及到了太多人的利益,李总肯定也会牵扯上更多的麻烦。

  林雨洛大脑嗡嗡作响,脸色难看。

  赵燕看了她几眼,最后深叹了口气,“其实我也看得出来你这几天对盛世娱乐的情况很重视,但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们能把控的。你的心意我也已经了解,过去的合作也很愉快,但事已至此也都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免得待会……”

  她的话还没说完,李总带着十足火气的声音打断道:“林雨洛!你居然还敢过来!”

  听着他的呵斥,赵燕为难地开口:“李总,林小姐这次来也只是想帮我们解决困难。她也只是出于好心,您就别再责怪她了。”

  “你给我闭嘴!”李总现在对赵燕也是完全不客气。

  赵燕轻叹了口气,看向林雨洛,自嘲地勾了勾唇,“我现在的处境你也都看到了,我帮不了你。”

  林雨洛莞尔,表示不在意。

  赵燕离开后,李总走到林雨洛面前。

  他冷眼盯着林雨洛,表情十分不满,“林小姐,因为你和沈总有着那层关系,我才给你些许面子。可如果你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找我们麻烦,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林雨洛听着他充满火气的话,神色依旧冷静,“先别急着宣布破产。”

  李总一愣,反应过来自己没有听错她的话,唇角勾起讽刺的笑容,“你以为破产清算这种事情,是我胡乱决定的?在不知道盛世娱乐现在的处境之前,就别给别人瞎指挥!”

  林雨洛垂下眼眸沉思,“我正是因为知道盛世娱乐现在的处境,所以才来找你。盛世娱乐是你十几年的心血,你真的甘愿眼睁睁看着它在你手里毁灭?”

  李总愣怔了一会,合上双眼,脸上多了些许痛苦之色。

  好一会后,他才重新睁开眼,神色疲惫,“林小姐,不管你今天说这些话的目的 到底是什么,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盛世娱乐的确是我的心血,可我选择让他破产,也有着我的考量,所以你也不必再劝我了。”

  听着他坚定的声音,林雨洛眼中的光亮逐渐黯淡。

  她能劝程芮雪改变主意,是因为程芮雪是孤军奋战,她的想法不需要受其他人的压制。

  但李总不一样,盛世娱乐有着那么多的股东和董事,哪怕李总同意了她的说法,其他人也未必能同意。

  看着李总离开,林雨洛心里产生了浓浓的挫败感。

  难道这件事情,真的没有一点转机了吗?

  孟依凡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没有谁可以把控得了所有事情,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你的错,你也别自责了。”

  林雨洛颔首,脸上的神色依旧晦暗。

  孟依凡知道这件事情给她带来了太大的打击,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拉着她离开盛世娱乐。

  刚走出办公楼,林雨洛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

  她随手将手机从口袋掏出,看到来电号码时,脸色变了变。

  “怎么了?”孟依凡注意到了她表情不对劲,担忧地问,“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林雨洛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摇了摇头,“只是一个老朋友打来的。”

  她想了想,走到角落接听。

  孟依凡看着她这副样子,没有急着跟过去。

  他盯着林雨洛略有些焦急的神色,眉心皱得更深。

  林雨洛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才将来电接听,“大……”

  她刚开口,想到了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硬生生地改了口:“唐夜,你怎么又突然找我?”

  问出这话时,她声音有些颤抖。

  咬紧唇瓣,感受到了唇上的痛意,才感觉到了些许真实。

  唐夜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你遇到了麻烦?”

  这话,带着些许肯定的语气。

  林雨洛一愣,心里萌生出了不可思议的想法,“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

  唐夜笑得讽刺,“林雨洛,别戴着有色眼镜看我。”

  林雨洛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相信他的这句话。

  虽然她也不想污蔑别人,但结合唐夜之前对她做的事情——

  “也许,你可以试着求我。”唐夜再次开口。

  林雨洛回过神来,却想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你想干什么?”

  “如果你真想解决问题,就来极境找我。”唐夜声音透着蛊惑。

  想到上次去极境洲的经历,林雨洛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不会去的!”

  在去极境洲之前,她还没经历过那种枪林弹雨,以后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你会后悔自己今天的决定。”唐夜 语气笃定。

  林雨洛脸色冷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又打算对我动手了?”

  “上次放你走,只是顾念着和你的感情。真以为我会对你们心慈手软?”唐夜说完,也不等她回应,就中断了通话。

  林雨洛听着手机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无奈地将手垂下。

  孟依凡走过来,“先回去吧。”

  林雨洛跟着他上车,路上神色恍惚地盯着车窗外的景色。

  “刚才,该不会是唐夜联系了你吧?”孟依凡试探地问。

  林雨洛怔了怔,低下头藏好的情绪,“不是。”

  孟依凡长松了口气,“那就好。”

  确认了他只是随口一问,林雨洛才稍微放下心来。

  她将脑袋抵在车窗上,大脑里不断回响着唐夜刚才的电话里说的话。

  为什么唐夜这么执着让她回极境洲,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利用她将沈司寒再次引过去?

  可如果仅仅是这个原因,唐夜刚才为什么又在电话里头说可以帮她解决盛世娱乐的麻烦,还否定了她提出的猜测?

  无数个想法在脑海里盘算,林雨洛神色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孟依凡将车子开到A大校门口停下,安抚道:“这两天出了很多意外,但你也别太着急,生活里没有过不去的坎,所有的难题都终究能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