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可爱小男生自慰网站_班主任麻麻被同学征服

2021-11-08 17:10:55情感专区
景湛鼓足勇气,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叫住姜渺,问她能不能和他拍一张照片作为纪念。   周围人都在起哄景湛,姜渺犹豫的同意了,只是当时的姜渺并不知道景湛喜欢他,景湛的兄弟帮他们

景湛鼓足勇气,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叫住姜渺,问她能不能和他拍一张照片作为纪念。

 

  周围人都在起哄景湛,姜渺犹豫的同意了,只是当时的姜渺并不知道景湛喜欢他,景湛的兄弟帮他们照了这张照片。

 

  读了大学后,大家逐渐开始改变,姜渺原本和班级同学的关系也没有太好,随着生活轨迹渐行渐远,之后再无联系。

 

  少年时代的景湛亦是如此优秀,姜渺曾听到同宿舍女生在夜里讨论学校的男生,而景湛是他们讨论最多的人。

 

  姜渺从没有正大光明的看过他一次,哪怕他们做了半年的同桌。

 

  没有直视过他的眼睛,也许景湛的视线会扫过姜渺这里,但从未停留一秒;也许姜渺的视线会不小心和他交汇,但她会迅速避开。

 

  私下里,向媛也和其他女生一样,不停地向姜渺感叹景湛有多好。

 

  姜渺也觉得景湛好。

 

  他究竟哪里好了?

 

  姜渺也不知道。

 

  虽然姜渺认为自己从没有喜欢过景湛,但她第一次的面对男生的心动和紧张确确实实是景湛引起的。

 

  只是多年的摸爬滚打,她早已忘记了自己也曾对景湛心动过。

 

  曾经的心动是因为阅历尚浅,对很多事都好奇,而长大了,阅尽了世间很多的世事风云,沧桑繁华,内心变得更加理性,明白了很多因果关系,很多事情不再充满好奇感。

 

  从姜渺认识景湛开始,他就一直是如此的耀眼,很高,很帅,很阳光。

 

  爱做梦的年纪里,很难在这样的男生的笑容里逃掉。

 

  大概就是一瞬间吧,不知道算不算。

 

  那一次姜渺很不舒服,从校外的赛场回来,筋疲力尽,头晕眼花,反胃得厉害。

 

  她强撑着去饭堂打了晚饭,没吃几口,就怎么都吃不下了,索性就拎着打包好的饭回了课室。

 

  趴在桌上熬到了晚自习开始,跟旁边的女生向媛说了一声就下楼去校医室了。

 

  一路扶着扶手或者墙勉强走到门口,没想到校医室居然没开。

 

  她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眼前一阵阵发黑,就顺势倚在门上,闭着眼睛等。

 

  过了一阵,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姜渺睁开眼,看见景湛已经站在我面前,很着急的样子,问她怎么了。

 

  她就老老实实告诉他自己不舒服,想找校医看看,但是门没开。

 

  景湛说要陪姜渺等,姜渺不想麻烦他,不假思索地拒绝,劝他回去上晚自习。

 

  但是他很义正辞严地拒绝了,说留着她这样子一个人在楼下等他不放心。

 

  姜渺拗不过他,加上头晕,实在是没有心力再劝了。

 

  他就一直陪她等到校医拿着钥匙开门。

 

  等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问她,是不是因为考试没考好心情不好。

 

  一米八的个子,配上那副忐忑又隐隐有些八卦的表情,说不出的好笑。

 

  姜渺忍俊不禁,笑着告诉他完全没这么回事。

 

  事实上,她大概是因为空调太冷被吹到头晕。

 

  他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大家以为她因为成绩不好被气到了。

 

  姜渺哭笑不得,表示自己没这么小气。

 

  然后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姜渺靠着门闭目养神。

 

  很快,校医就出现了。

 

  开了门,姜渺坐在椅子上,等校医给另一个女生开假单。

 

  她本以为他看着我进校医室就会回去,结果他很自然地站在旁边看着。

 

  她觉得耽误他时间很是过意不去。想了想,就向他道谢,然后劝他赶紧回去自习。

 

  他再一次拒绝了,傲娇地表示他不差那一点时间,要等看完校医他才走。

 

  那一瞬间,不知为何,姜渺有点想哭,心里面好像被什么轻轻碰了一下,有些酸涩。

 

  高二的作业量不少,他平时紧赶慢赶都不一定能做完(景湛虽然学习好,但经常不做作业),他这么说大概是怕姜渺不好意思。

 

  很快就轮到姜渺了。

 

  校医见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让她量体温。

 

  量体温的时候,姜渺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具体聊什么也记不大清,大概就是一些日常琐碎小事,一边聊一边笑。大概是分散了注意力,就没那么难受了。

 

  十五分钟过去,校医看了温度计,她有点发烧,伴有剧烈咳嗽,但总体上问题不算严重。校医建议她回家休息,但是如果要留校也可以。

 

  那个时候,姜渺有点想留校。毕竟,下周就是期中考了,她担心病假回家会影响考试,并且她家很远,回去一趟很不容易。

 

  校医很利落地写好了诊断记录,还给她开了病假证明。

 

  姜渺道谢,就拿着假单打算回班自习。

 

  他拦住姜渺,劝她回家,说她这样子拖下去也没办法学习,不如回家休息好了再回来。

 

  姜渺想了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应下来,打算上楼拿了书包就回家。

 

  景湛又说姜渺是病号,跑上跑下肯定撑不住,他上楼拿书包,让她坐在医务室等他。

 

  说完,不等她拒绝,就一溜烟冲了出去。

 

  姜渺才刚刚站起来,人已经没了影。

 

  她悻悻地坐下来等。

 

  大概过了没几分钟,就见到他拎着姜渺的书包快步走来,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他叫她一起出去,却一直提着书包,和她走到教学楼门口,让她打电话叫家长来接。

 

  姜渺其实不太想掏手机,学校对于手机管得很严,并不想钓鱼执法。

 

  再者,姜渺家距离学校很远,不想麻烦父母来接她,觉得自己回家也行。

 

  耿直如姜渺就老老实实地告诉他自己的打算(可能是烧的有点傻了)。

 

  他一听,秒变严肃脸,直接掏出了他那个当时很火的老人机,让她赶紧打电话让家长来接,末了还补了一句,实在不行就送她回家,她现在这样不能自己走。

 

  姜渺有点被吓到,就乖乖接过手机拨号。

 

  一方面,自己已经给他添麻烦了,如果还要他送自己回家,太耽误人家时间了。

 

  另一方面,如果父母发现她是被男孩子送回家的,后果,嗯,不敢想。

 

  电话接通,姜渺很简略地说了一下,只说自己比赛回来有点晕,有点咳嗽,问母亲怎么办。

 

  当姜母问她现在怎么样,姜渺刚想应一句没事,就听见他在她旁边凉凉地说:“你敢说自己没事?刚才扶着墙咳得死去活来的是谁?”

 

  姜渺事后想起来,他大概是故意的,怕她不肯回家谎报情况,声音比平时拔高了不少。

 

  姜母应该是听到了,就问她是不是这样。

 

  姜渺讷讷地应了,她火急火燎地叫她在学校等一等,她和姜爸马上过来。

 

  收了线,他说她是病号,不能吹风,苦口婆心催姜渺回医务室坐着等,然后陪她在那里坐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直到姜渺父母打电话让我出来。

 

  姜渺刚刚下楼的时候,不过是黄昏,接到父母的电话时,天已经黑透了,灯光昏黄,他拎着书包,一直把姜渺送到学校大门,把书包递给她,就很潇洒地挥挥手,让她赶紧回去休息。

 

  灯光太暗,姜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关切的声音。

 

  姜渺抬起头,笑着跟他道谢,就抱着书包出去了。

 

 文学

  她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见他向着教学楼一路狂奔,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回到了家,姜渺掏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我已经平安到家。今天的事,真的谢谢你。

 

  姜渺是一个不擅长表达感情的人,高中时期也有过幻想景湛喜欢她,可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

 

  她是一个各方面都平庸的女生,而景湛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找到的人。

 

  在所有人也包括姜渺都认为,景湛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含着金汤匙出生。

 

  在外人看来,景湛出身豪门,骨子里透出的骄傲清冷,气质上的温润如玉,性格上的礼貌善良。

 

  成长环境带来的疏离圆滑,优异出众带来的自信舒展。

 

  可以一眼看透别人的心机,在混乱下左右平衡的很好,在所有人面前都是礼貌而疏离的。

 

  他的魅力是有目共睹的,他礼貌疏离,却也不乏天生的温暖干净,又有孩子气的霸道和脆弱。他事事完美,却有缺陷得很真实,那个众星捧月的壳子下藏着的心也真的不坚硬,相反算得上柔软,而柔软最打动人。

 

  身上有各种各样的光环,学习好,长得帅,却不知道他从来都不想要这些,他想要的只是简简单单温暖的家。

 

  景湛的父母关系并不好,地位却够高。一个是被誉为娱乐圈教母的赵瑾,一个是具有红色背景的著名商人,电影家景文耀。

 

  小时候浸泡在那样的氛围,他的过分敏锐没有教他刚直不阿,反而让他看遍了曲意逢迎与卑躬屈节。

 

  但他并不总是带着善意,他的傲气不是少年的傲气,是老练的成年人圆滑而妥善地处理好事物的能力。这或许是他那股傲气除了能力外里的不屑来源。

 

 

 

“你是我几千年诗经扉页浅草池塘边最纯粹的悸动,也是我满船星河压不动的梦。”

 

  笑笑听完姜渺的话,沉默了。

 

  她一直都知道姜渺热爱表演,眼看着火苗就要冒出来了,又怎么能把它浇灭。

 

 

  一个星期后,风向影业会议室刚开完《月光之东》的策划会。

 

  会议室里只剩下景湛、周霖易和笑笑,一起研究研究还没确定下来的事项。

 

  笑笑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下,是姜渺发来一条长长的语音。

 

  她见景湛和周霖易正在讨论一些问题,自己暂时插不上话,就带上蓝牙耳机,想听听姜渺跟自己说了什么。

 

  不料她点开语音之前,忘记重新连蓝牙了,姜渺的语音直接开了免提放了出来——

 

  “笑笑!我跟你说!我最近真的是水逆呀!!!你猜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我爸妈他们竟然嫌弃我年龄太大?他们居然还要给我安排相亲!天呐,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姜渺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室里。

 

  景湛停下正在跟周霖易讨论的问题,整个人僵硬地看着笑笑的手机。

 

  笑笑和周霖易不约而同地禁声,齐齐地看着景湛。

 

  片刻之后,景湛像战场上的将军颁布军令一样,不容拒绝地说:“通知姜渺明天就回来!女主角开机前哪能这么闲!”

 

  接着,他气冲冲地走出了办公室,留下周霖易和笑笑两人憋着笑。

 

  有工作安排,姜渺肯定不会耽误的,接到笑笑的通知之后,马上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C市。

 

  回来之后,她坐在苏悦的办公室,看到公司给自己安排的能堆成山的工作,倒抽了一口气,“天呐,这是想累死我吗?”

 

  苏悦喝了口花茶,气定神闲地说:“《月光之东》的女主角是时尚杂志的编辑嘛,所以现在给你安排的都是各个杂志的拍摄工作。你别看数量多,都是耗时不耗力的工作。”

 

  在姜渺回来之前,笑笑经过深思熟虑,最后决定还是不告诉姜渺,她相亲的事被景湛知道了。

 

  不是怕她怪罪自己,而是她跟景湛现在的关系太敏感,笑笑怕自己瞎掺和最后反而弄巧反拙。

 

  于是姜渺回来之后,在景湛眼皮子底下,让姜渺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去相亲。

 

  ——

 

  直到姜渺进入《月光之东》剧组,景湛都没有露面。

 

  《月光之东》的男主角是刚刚获得视帝的程游。

 

  《月光之东》开机一个星期后,姜爸爸和姜妈妈提前划好,一起来到剧组探班。

 

  景湛知道之后,刚好姜渺明天的戏份不多,干脆让导演给姜渺放了一天假,让她陪陪父母。

 

  傍晚。

 

  景湛开完晟煊集团的视频会议后,正坐在小屏幕前,低头翻着下一季度的计划。

 

  周霖易走到他身边坐下,点了根烟,斜眼看他,“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儿看计划表?”

 

  景湛抬头问:“怎么了?”

 

  周霖易递给他一根烟,“你知不知道姜渺的父母来剧组了?”

 

  景湛接过烟,“知道,我还给她放了一天假呢。”

 

  他想了想,以为自己抓住了周霖易话里的重点,“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趁这个机会去认识认识她的父母?”

 

  周霖易摇头笑了笑。

 

  景湛见他笑得一脸幸灾乐祸,越来越疑惑。为什么姜渺的父母来剧组了,周霖易会一幅看好戏的样子?

 

  周霖易说:“姜渺的父母还带来了一个年轻小伙,据说是要介绍给她认识的。”

 

  景湛拧眉,用眼神在咆哮:什么?!他把公司计划本一摔,站起来就往外走。

 

  周霖易问他,“喂,你干嘛去呀?”

 

  景湛头也不回地说:“去请她父母吃饭!”

 

  周霖易连忙站起来,跟上去,“带上我!”

 

  景湛跟助理交代完接下来开会的事情之后,就火急火燎地走出片场外,给姜渺发微信——

 

  景湛:在哪儿呢?

 

  姜渺看着桌子对面一脸慈母笑的爸爸妈妈——

 

  姜渺:跟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呢。

 

  景湛:定位发我,我要请令尊令堂吃饭。

 

  姜渺再转头看看身边生疏的就像桌上三文鱼鱼生一样的相亲对象——

 

  姜渺:谢谢,下次的吧。

 

  景湛心里本来就着急,这下姜渺再推辞,让他想到万一姜渺跟相亲对象看对眼了怎么办?

 

  景湛:你爸爸妈妈平时都有事,下次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来探班。我要抓紧机会,好好感谢他们生出来一个如此有艺术天赋的女演员。

 

  姜渺被他逗笑了,开始犹豫起来要不要给他发定位。

 

  过了快一分钟,景湛还没收到回复,心里越发的着急,仿佛他晚去一秒,姜渺就要跟相亲对象多亲近一分。

 

  景湛:快点!

 

  姜渺被他催促的语气惹得不快。

 

  姜渺:就不告诉你。

 

  景湛发完就后悔了,但没等撤回,姜渺已经回复自己了。

 

  他挠了挠头皮,继续按手机。

 

  景湛:别闹。

 

  一句“别闹”说得像他们俩是打情骂俏一样。

 

  景湛这种不经意间无可奈何的宠溺,让姜渺心头一烫、脑子一乱,索性把手机塞包里,假装看不见。

 

  景湛见姜渺一直不回复自己,眉头拧得都能打结了。

 

  林纭从远处看到景湛和周霖易,上来打招呼。

 

  林纭:“景湛哥、周制片,你们要出去呀?”

 

  周霖易听到林纭对景湛的称呼,剑眉一挑,看向景湛。

 

  景湛看林纭的眼神与常人无异,“看到姜渺了吗?”

 

  林纭听他又是提到姜渺,眼中的一望一闪而过,低头想了想,再抬起头,一脸人畜无害地说:“我刚从外面回来,遇到渺渺姐跟她父母还有一个斯斯文文的帅哥一起去和缘日料店了。”

 

  景湛一听到“帅哥”两个字,眼睛都红了,匆匆道了声谢谢,就奔着日料店去了。

 

  周霖易没着急走,笑呵呵地问:“你怎么不管我叫霖易哥呀?”

 

  林纭眼睛一转,“我跟景湛哥从小就认识,我小时候就这么叫他的。”

 

  周霖易似信非信地“哦”了一声。

 

  ——————————————————————————

 

  日料店的包间里,气氛有点尴尬。

 

  姜渺的父母显然以前没给人介绍过对象,不然也不会把初次见面的地点定在环境这么清净的地方。

 

  本来从不相识的男女面对面就容易害羞,周围要是热闹点,他们也能放松点,现在……

 

  姜渺看着桌子上垫着鱼生的冰碎,觉得周遭的氛围就跟那些冰碎一样,又冰又碎。

 

  姜渺的父母相视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场面。

 

  正当包间里吹着冷风时,有人敲了敲门。门一打开,众人朝门口一看,是大冰山景湛和他身后笑着挥手打招呼的周霖易。

 

  姜渺满脸诧异,“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景湛没有回答她,下巴微抬,眼神冰冷地看着她旁边的相亲男。

 

  那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穿着蓝格子衬衫,看到景湛的出现,眼睛先是一亮,很快又恢复如常。

 

  景湛对姜渺的父母自我介绍道:“叔叔阿姨好,我是姜渺公司的老板景湛。”

 

  “我是这部戏的制片人周霖易。”

 

  姜渺的父母见到女儿的领导,忙请他们俩入座。

 

  景湛和周霖易一左一右坐到了姜渺父母的两边,景湛左边是姜渺,他不满地看了姜渺一眼,转头客客气气给姜爸爸倒酒。

 

  其实景湛不用自我介绍,在座的也都知道他是谁。

 

  姜渺的父母本来见到他还有些紧张,但他态度有礼又恭敬,还把姜渺还夸了一遍,听得姜渺都忍不住侧目,她的父母也逐渐放松下来。

 

  人一多就热闹了,包间里的气氛也不尴尬了。

 

  周霖易最是能活跃气氛的能手,他坐在姜妈妈的身旁,一直说她年轻漂亮,坚持管她叫姐姐,把姜妈妈哄得一直掩嘴笑。

 

  景湛观察了一会儿,姜渺和她的相亲对象并排坐着,但各自都努力往桌边挪,中间空着的地方就连人高马大的他坐过去都没问题。

 

  这让他的心情感到舒适,转头专攻自己未来岳父,努力打下好感基础。

 

  姜爸爸杯酒下肚,话匣子就打开了。他拉着景湛说:“渺渺说要当演员,我跟她妈虽然一开始都不看好,但想着只要她喜欢就行,没想到女儿还真争气。这都给感谢景先生当初慧眼识珠,又继续给我们家渺渺机会呀!”

 

  景湛跟姜爸爸碰了一下杯,“也是姜渺成全了我,她上部戏演得好,给电视剧加分不少,我们才能拿到奖。”

 

  姜爸爸听完心里美滋滋,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叹了口气,“我跟她妈现在到时不担心她的工作了,但现在愁她的个人问题。你说她都老大不小的了,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我们怕她跟以前那些女明星一样,四五十岁才结婚,或者一辈子都没结婚,该怎么办呀!”

 

  景湛看着姜爸爸愁眉苦脸的样子心想:不会的,有我呢。

 

  一想到姜渺对事业的执着,景湛就觉得头疼。

 

  刚好她父母都在这儿,他就想着跟他们聊聊这个问题,要是他们跟自己想法能一样,家里人说的话或许她更能听进去一些。

 

  “我们这行忙起来就跟特种部队一样,到了剧组就像是出任务,短则一个月长则大半年都得在剧组里待着,根本顾不上家里。婚姻中的角色是需要互补的,如果一方工作太忙,另一方能多些照顾家庭才好。”

 

  姜爸爸当即一拍桌子,“景先生!咱俩想法一样呀!”

 

  景湛一听,心想真顺利呀。

 

  接着姜爸爸下巴朝相亲对象一抬,凑近景湛小声说:“小胡是我们镇上邻居的儿子,现在在C大当大学老师,比渺渺大两岁,工作稳定假期多,人品也不错。他跟渺渺要是能在一块,渺渺主外,他主内,你说这么一互补,多好呀!”

 

  景湛脸都绿了,万万没想到这个问题能转到这个方向来。

 

  更糟糕的是,他一眼没照顾到,姜渺和相亲对象竟然已经聊起来了……

 

  胡则见到大导演和大明星,没想一般人似的激动,他始终保持着温文尔雅的笑容。

 

  姜渺渡过了一开始的尴尬期,再加上有周霖易缓和气氛,如今她面对胡则也自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