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姐姐好久没有做你就随了吧_被舌头伺候到高潮

2021-11-08 17:07:29情感专区
 “诶诶,那个谁,就你,把桌面上的剪刀送过来。”

  陆晚初确定女员工说的是自己后,去桌面取了剪刀递了过来。

  女员工接过来剪刀,顺便看了她一眼,“怎么这

 “诶诶,那个谁,就你,把桌面上的剪刀送过来。”

  陆晚初确定女员工说的是自己后,去桌面取了剪刀递了过来。

  女员工接过来剪刀,顺便看了她一眼,“怎么这么晚才过来,马上就要拍摄了,快点跟着干活吧。”

  陆晚初眨了眨眼睛,“你认识我是谁?”

  女员工这才迟钝地思考了一下,扭头又看了她两眼,“哦哦实在抱歉,你是moon小姐的助理吧,上次看到你就是穿的这一身。”

  陆晚初愣了一下,上次她用替身和自己做了掉包,自己装扮成小助理的样子事后才在试衣间出来,这个女员工竟然还会记得。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好像是哪天穿的衣服。

  “我是moon,过来补镜头的,你忙吧。”陆晚初抬头对女员工笑了笑,扭头去了试衣间,只留下女员工一个人愣住了。

  试衣间里倒是清净,陆晚初取出来自己匆匆忙忙买的早餐,把口罩往下一拉,吃了两口。

  外面的繁杂声逐渐小了下去,陆晚初也没有注意,一只手翻着柜子里存放的面具,一只手举着豆浆杯。

  就在她刚摸到面具的时候,门一下子被推开了。

  陆晚初当时的动作立刻凝固住了,她转了转眼珠子,余光里看到了一张缓缓进门的轮椅。

  谢云泽?他来干什么?

  陆晚初这边心跳如擂,正紧张着怎么避开男人,接下来就听到了谈话的声音。

  两个男人以流畅的英文进行交谈着,陆晚初坐在位置上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豆浆,担心吸引两个人的注意力,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谢云泽和外国男人的谈话内容大概是关于拍摄的一些探讨。

  陆晚初一边竖着耳朵听一边悄悄把自己的口罩重新拉了上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听说珠宝代言人贵公司请到了moon小姐。”外国男人聊着聊着,话题就跑到了陆晚初这里。

  正想着怎么避开堵在门口的两个男人脱身的时候,陆晚初听到自己的艺名后背一僵。

  别别别…千万别把她认出来……

  在陆晚初深切的内心祈求下,谢云泽的视线落到了她的身上,“大卫先生提到的moon小姐正是您身后这位。”

  “moon小姐,这位是即将和我们达成长久合作的大卫先生。”谢云泽声音淡淡,却像有着极大的威压。

  巧妈给巧开门,真是巧到家了!

  陆晚初闭着眼睛咬了咬牙,才扭过头来。

  女人只戴了一副黑色的口罩,把巴掌大的小脸捂地严严实实,露着两只眼睛。

  大卫眼底一闪而过惊艳,充满了英伦风的英语脱口而出,“我竟然有幸能亲眼见到moon小姐,可以一睹moon小姐的容颜吗?”

  陆晚初正要拒绝,谢云泽率先开口了,“大卫先生,这是moon小姐的隐私,我们公司一直尊重她的特色。”

  “理解理解,是我冲动冒犯了moon小姐。”

  两个男人又聊起来了其他,陆晚初默默转过身去,心底冷笑连连,谢云泽这次竟然还懂保护合作伙伴,不过个人本身是个渣渣是难以改变的本质。

  陆晚初已经把渣男的帽子给谢云泽扣死了,婚内出轨她当时没甩谢云泽几个巴掌已经很善良了,当然,能找机会补上是最好的。

  陆晚初内心疯狂叠加小九九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的目光多次扫过。

  谢云泽握着轮椅把手的手指紧收,几句话和大卫结束了聊天。

  原本两个男人离开,陆晚初刚松了口气,不到两分钟谢云泽的轮椅又在门口滑动了进来。

  “moon小姐。”谢云泽的轮椅停在了她的身后。

  陆晚初被吓了一跳,谢云泽进门一点动静也没有,不得不说,富贵人家的轮椅买的都是静音款。

  “您有事吗?”陆晚初目不转睛地盯着化妆镜,本能地担忧谢云泽会看出来什么。

  “请你喝杯茶。”

  “我待会还有拍摄,下次吧。”陆晚初想也没想,直接拒绝,她害怕会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给渣男一巴掌。

  谢云泽沉默了两秒,陆晚初以为自己把这个男人惹生气了,正想说点什么缓解尴尬,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结果她还没开口,谢云泽冷不丁蹦出来了一句,“我等你拍摄结束。”

  陆晚初:……

  “我还约了朋友,不好意思,谢总。”陆晚初起身进了化妆间,顺手放下了门帘。

  她余光往后瞥了一眼,门帘没动静,谢云泽应该是没跟上来。

  陆晚初快速地把面具戴上,这才摘了口罩,此时化妆师也走了进来。

  陆晚初瞥了一眼门口,低声开口,“门口有其他人吗?”

  化妆师摇摇头,“好像…没有。”

  “嗯,把门反锁上吧。”

  化妆师是从工作室调过来的,都签订了保密协议,每个人都是陆晚初信得过的。

  陆晚初化完妆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全身镜里的她踩着红色的高跟鞋,黑色的吊带裙更是把她的肌肤衬托地如同脂玉一般莹亮白皙。

  她从化妆间踩着高跟鞋走出,明艳的唇色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然而陆晚初视线稍低的时候正巧看到了位于正前方的男人——谢云泽。

  “嘶——”陆晚初下台阶的时候脚崴了一下,还好被身后的化妆师及时托住了。

  陆晚初无视了谢云泽,径直走向了摄影棚。

  在她险些崴脚的时候,谢云泽的手指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随后男人向后滑动轮椅,给陆晚初让开了路。

  整个房间里的人虽然表面无波无澜,内心已经沸腾成百度的开水了。

  陆晚初娴熟地摆出动作,这些动作明明已经变成了肌肉记忆,拍的时候却还是出现了百分之五的失误。

  陆晚初对自己是有很高的要求的,零废片率是她保持了快一年的记录,可今天……

  陆晚初不受控制地瞥了一眼谢云泽,她感觉当时自己的双眼几乎能喷出火焰来,结果……就这么对视上了。

  “谢总一直在等我?”陆晚初听到自己冷淡至极的声音,谢云泽现在算什么?

  公开示好合作模特?

  陆晚初正想着,谢云泽就开口了,“我很欣赏moon小姐,今晚想请moon小姐一起共进晚餐。”

  “嗤……”陆晚初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谢总经常在外面请陌生女人吃饭?贵夫人的心胸可以。”

  虽然整个新媒体部门都在忙,可是这一男一女,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一个时尚界大咖,无论如何也会招惹到来往职员的目光和好奇。

  甚至各个小群里已经在流传两个人同框照片了,引起了一批员工的关注。

  “卧槽!冰山总裁和美女模特的婚外情?”

  “或者说瘸腿老板和漂亮合伙人……”

  “我已经脑部了十部玛丽苏小说了!”

  “虽然我也觉得谢总拥有一副还算不错的皮囊,但是都二婚了,这……三婚的节奏?太下头了。”

  “闭嘴吧,安静追更新,图呢?继续上图!”

  谢云泽丝毫没有生气的前奏,反而幽深的眸中多了几分玩味,“moon小姐很了解我?”

  陆晚初轻哼了一声,“谢总,我劝你自重,贵夫人心胸宽广,我家的那位可不喜欢我和外面不三不四的男人走得太近。”

  “你结婚了?”谢云泽皱起眉头。

  陆晚初翻了个白眼,甩手抱起胳膊,“谢总,该说的我都说了,您再言语骚扰打探我的隐私,我的律师会直接给您发送律师函。”

  女人说完,潇洒帅气地转身离开。

  姣好的身材背影印刻在图片上,轮椅上的男人显得孤寂而落寞。

  群里再次沸腾,“老板被拒绝了的节奏啊!”

  “不管怎样,这次我粉moon小姐,太硬气了!资本家都是邪恶的!”

  陆晚初握着方向盘,脑子里翻来覆去拼接着历史和现在的画面。

  三年半,她本以为再次相见的时候,会波澜不惊,谢云泽会在她的心里眼里都变成过路的普通人而已。

  可是她的目光触及他,她的耳朵听到他的声音之后,过去的事反反复复地被记忆强制翻扯出来,这些记忆像是个大摆锤,一遍又一遍往她的心脏上锤打,她又痛又恨,又不知所措。

  陆晚初丢魂落魄回到家里,她得对谢云泽做一个明确的定义。

  “妈咪,你看薛姨姨在我的书包上缝的小熊猫。”

  陆晚初垂眸下来,小男孩看看在她及膝的位置,兴高采烈地展示着小熊猫。

  陆晚初摸了摸他的脑袋,“很可爱,圆圆听话,自己玩一会儿,妈咪需要静一下思考一些东西。”

  在陆源点头之后,陆晚初走进了卧室。

  陆源和薛姨对视了一眼,小家伙抓着书包走到厨房门口,捂着嘴轻声问,“薛姨姨,你是不是知道关于我爹地的事?”

 文学

男孩眼睛里熠熠光辉,像个小狐狸。

  薛姨微愣,露出一个慈祥的笑来,“大人的事大人解决,你只需要好好上学,懂事听话。”

  陆源快速且坚定地摇了摇头,“爹地一定是个大坏蛋,妈咪不爱生气的,每次生气都因为他!我都知道的!”

  “好好好,你都知道,但是千万不要和妈咪提起哦。”

  “不会的,我只有妈咪就好了。”小男孩晃动着书包笑了,笑容干净不带一点儿杂质。

  薛姨捏了捏小家伙的肉脸,笑地眼角都是褶子,“我家小少爷真乖!”

  “薛姨姨,以后我要给妈咪找一个不会惹妈咪生气的爹地。”男孩黑溜溜的眼珠子满满的认真,薛姨把小朋友抱起来走进玩具房,“小朋友太懂事了,薛姨陪你玩玩具好不好?”

  “好。”

  陆晚初倒在床上,此刻忽然觉得天花板的颜色太冷白了,要联系装修师傅刷一层暖色的乳胶漆。

  她翻转过身子,劝自己把谢云泽当成普通陌生人相处无论如何都是行不通的,既然行不通,那就干脆把他当成人渣好了。

  但是又不能表现地太激烈,要不然以谢云泽的智商,他会很快猜出来她就是陆晚初。

  而且今天的交集,现在细细想想好像是一种试探。

  陆晚初逐渐冷静了下来,算了,先忍忍吧。谢云泽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假如他真的有怀疑,那她必须要快速地打消他的猜忌。

  外滩时装灯光秀,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陆晚初翻身坐起来,给杨浩然打了个电话,“答应参加外滩时装灯光秀。”

  “外滩这场秀意义不大,我觉得不如先做好广告商的合作维护。”

  “我答应出席有我的用意,明天见面说。”陆晚初顺手翻了翻百度,果然没记错,外滩时装秀是背靠谢氏集团的,说白了就是谢氏集团给自己做广告的一个中小型活动,但是近几年谢氏在时尚界投入挺大的,甚至谢云泽还在第一年举办的时候出席过现场。

  “好的老板,听您的。”杨浩然领旨退下了。

  陆晚初深思熟虑地做了个策划,又接着打了几个电话,才在卧室里出来和小家伙一起吃饭。

  这边饭还没开始吃,陆晚初手机铃声响了,陌生的号码。

  陆源眨巴着眼睛瞧着陆晚初,陆晚初直接把电话当成了骗子电话处理,挂了。

  正当母子俩低头继续吃了没两口的时候,铃声又响了,陆晚初皱了皱眉头,这年头骗子都这么锲而不舍了吗?

  陆晚初好奇是什么新兴的骗术,便把手机接起来了。

  “漂亮姐姐,你家是住在幸福家小区吗?我刚才好像看到你了!”

  陆晚初又给挂了,果然骗术高超了很多,住什么小区都查地出来。

  安安静静吃了两分钟的米饭,电话铃声再次划破了安宁的小餐厅。

  “喂你好,这样吧,我看你毅力不错,我们这里缺销售岗,你要不来我这里上班,以后也不用靠骗人赚钱了。”陆晚初一口气说完,夹了一筷子青菜塞进了嘴里。

  对方沉默两秒,声音忽然爆发,“什么鬼!我没打错啊,我是封陌封医生,就是前几天在医院给你要联系方式的那个,后来还有我当院长的舅舅。”

  “哦……”陆晚初想起来了,医院里的衣冠禽兽而已。

  “你有事吗?”

  “我刚才看到你了,很巧,我也住在幸福家小区,你的车贴我记得,底色玫粉装饰有豹纹。”

  “所以你要干嘛?”陆晚初微微皱起眉头,这人脑子该不会有病吧。

  “给你送一束玫瑰花。”封陌站在窗口前,遥相望着对面的搂,“你可以打开窗户,我住在你家对面。”

  陆晚初皱着眉头,本着安全性原则走去了落地窗前,因为小区的楼层最高只有十二层,陆晚初一一检查对面的窗户,真的被变态盯上了她得报警。

  “我在七层。”

  陆晚初抬眸向上看去,果然……

  “我不是坏人,你千万不要不相信……”

  陆晚初把电话挂了,神色凝重地走回餐桌,思来想去,打给了物业。

  她把情况说完了之后,物业一口否认楼层里住了疯子,“封先生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医生,女士,他对您或许只是简单的爱慕之情。”

  陆晚初:……

  谁让一个疯子爱慕了?

  不过物业的态度听起来挺让人信服的,封陌没有继续来骚扰电话,只不过朋友圈刷屏式地更新自己的照片。

  陆晚初看了一眼自己简介上的电话号码基本就清楚为什么封陌会有自己手机号了,随后把封陌双向屏蔽了。

  第二天,小朋友一早爬起来收拾好准备去学校,幼儿园离家里跟近,开车大概十分钟路程,这会儿路上也不堵。

  陆晚初本着提前半小时到的打算,带着男孩下楼进了车库。

  “妈咪叮嘱你的话都记住了没?”

  “都记住了。”

  陆晚初点点头,转动方向盘拐到了小区门口,车杆连结蓝牙自动打开,然后就在过减速带的时候,陆晚初和陆源听到了“嘭!”地一声巨响。

  陆晚初用力握紧方向盘,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的路边上,下车围绕车身绕行,后车带光荣报废。

  关键是这个点,她忙着送小孩去上学,薛姨一个人在家,杨浩然在工作室过来不方便,给小孩打个车她又不放心……

  “嗨,小姐姐!又见面了。”瓷白的宾利在大门行驶出来,落下的半窗里男人戴着墨镜,趴在车窗口看着陆晚初。

  陆晚初回头冷冷瞪了他一眼,蹲下身子拉住了陆源的小手,“妈妈打车送你去学校。”

  “呦,爆胎了,小屁孩急着如上学吗?要不然我送你们。”封陌从车窗里探出手拍了拍车门皮,一副你看看这车怎么样的得意模样。

  陆晚初思考了几秒,当今社会随时随地都在内卷,送孩子上学头一次开一个好一些的车也能给孩子一点保障。

  想到这里,她快步走到嗯封陌跟前,直接拉开了车门。

  “你……你干嘛……”封陌趴在方向盘上,眼睛单纯而无辜,“天还亮着,这不好……”

  “借用一下你的车。”陆晚初没看他,观察着封陌车里的内室,高级又干净,挺适合送孩子当个门面。

  陆晚初把自己的车钥匙丢给了封陌,俯下身打开车门对封陌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封先生,我的车爆胎了,不过很快保险公司过来维修,您就稍微等一会儿,我送孩子上学挺着急的,您行行好。”

  “好了不用说了,英雄救美,理所当然。”封陌攥着陆晚初的钥匙下了车,他扭头看了一眼女人,“那你可以答应让我追你吗?”

  陆晚初抱着一脸好奇的陆源进了车里,带着陆源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压根没听清封陌在问什么。

  陆源扒着车窗向后面逐渐远去的家门口张望着,又扭头过来询问妈咪,“妈咪,你喜欢这个叔叔吗?”

  “不熟,看着是个好人。”陆晚初心里想其他事,随口回应了陆源。

  陆源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一路没再说话。

  陆源以自己神童的身份进入的A+班,陆晚初在教室外面遇到了不少面试那天见到的家长,得知陆源在A+班之后都惊讶地不得了,纷纷以为是家里背景显赫,不少走过来套近乎的。

  陆晚初没有否认前来询问的家长们的各种猜测,毕竟他们觉得陆源的来源越神秘,对自己家的孩子就会越尊重,更不会随便欺负。

  幼儿园入学第一场家长会结束之后,陆晚初和陆源交代了几句打算回家,小朋友很乖,没有哭闹,开开心心地和陆晚初挥了挥手。

  她拿着钥匙去停车场,出来了大概两个小时了,该把封陌的车尽快送送回去了,这种陌生男人,陆晚初并不想招惹。

  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陆晚初把封陌在黑名单里放了出来,下一秒就进来了杨浩然的电话,“布料出问题了,你快来工厂一趟。”

  “好,我马上。”陆晚初挂断电话,巴掌大的小脸紧绷,瞥了一眼即将路过的小区门口,余光掠过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减缓车速再次看过去,发现封陌竟然还在小区门口。

  而她的车稍微挪动了下位置,千斤顶撑起来了轮毂,修车师傅正在换轮子。

  封陌也很快注意到了她,挥动着双手给她打招呼。

  陆晚初把车停在路边,她推门下车,封陌也迎了上来。

  “师傅刚来?”陆晚初皱眉,保险公司太不靠谱了。

  “不是,保险公司的师傅早就过来了,我让他回去了,这个师傅正在给你装我挑的新轮胎呢。爆胎很危险的,我亲自挑的这个轮胎以后就不会存在爆胎风险了。”封陌脸上带着笑,一排大白牙亮晶晶的。

  陆晚初的眉头依旧紧皱着,“费用多少,我转给你。”

  她拿起来手机翻封陌的联系方式,被封陌拦住,“不用,我说了我要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