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卖保险卖到客户床上去了_深山娇女(H)

2021-11-08 16:43:52情感专区
林六六扬起素手随意指了指。
  墨沉皓眼眸一亮,好啊,参观完你的秘密基地,现在又带我进入你的闺房了。
  这感觉好,亲密无间!
  看屋内的摆设,干净整洁到纹丝不乱,每一个细节

林六六扬起素手随意指了指。
  墨沉皓眼眸一亮,好啊,参观完你的秘密基地,现在又带我进入你的闺房了。
  这感觉好,亲密无间!
  看屋内的摆设,干净整洁到纹丝不乱,每一个细节都体现着科学家的严谨。
  真的很难想象一个人的性格可以存在如此巨大的反差。
  既一丝不苟,又率性豪迈。
  这娇媚撩人的小妖精,如今又多了几分出尘脱俗的仙气飘飘。
  他走进小巧玲珑的卧室,往单人床上一躺,魅惑一笑,“这床窄是窄了点,两个人挤一挤还是可以睡下的。”
  “想得美。”林六六倚靠在门框边,瞥了他一眼。
  “嗯?你不打算留宿我吗?”咱俩的好事只做了个开头,还没有行完呢?
  “今晚有人会进来偷电脑,这屋子不能有人。”诱贼深入。
  墨沉皓转阴为晴,原来是这样啊。
  想起来父亲说过,墨家和洛家的系统都是米稻安从系统老祖那里偷的,看来米稻安不偷完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那我们把电脑带走吧。”
  “不用,山人自有妙计。”
  林六六脸上挂着神秘的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墨沉皓挠挠头,猜不透她要玩什么。
  “菠萝,给小偷们留点礼物。”
  “得咧。”
  菠萝在屋子里转悠了一番,然后跳上电脑椅,在上面拉了一泡黄金猴屎。
  hie,hie,hie。
  猴脸上咧出坏坏的笑容,拿了一层薄薄的布垫子覆盖上去,将它的杰作隐藏起来。
  “完成啦。”
  “好,菠萝,以后你没事就待在我的空间里,我召唤你才能出来。”林六六摆出主人家的威严。
  呜呜,主人真凶残!果然有了雄性就不要仔仔了!菠萝内心嘀咕。
  不过比起以前的铁笼子,现在已经是皇家享受了,知足吧。
  林六六将菠萝扔进空间,消灭大灯泡,伸出双手环抱住墨沉皓结实的窄腰,“今晚我们去哪儿?”
  “去锦荟宫陪我一起看星星,怎么样?”墨沉皓眼眸如星地瞧着她,满怀期待。
  这提议甚好,林六六含笑,眨眼答应。
  从墨沉皓的资料看,观测星空也是他的兴趣爱好之一,真的特别想对他多一些了解。
  “闭上眼睛。”她说道。
  他乖乖地将眼睑合上,又悄悄地眯开一丝缝隙偷看她。
  却见一阵星驰电掣的恍惚,他再睁开眼时,两人已经到了锦荟宫自己的卧室里。
  “好快!”他惊叹。
  仙子的秘密,在逐渐地对他毫无保留地敞开,交心的感觉,让他的心陶醉,眼痴迷。
  牵起她的纤纤素手,从二楼的楼梯走上三楼。
  按了密码,开门进去。
  一进门,林六六就惊讶得合不拢嘴。
  三楼是一通间阁楼,这里的望远镜结构突破林六六的想象。
  罕见的球面望远镜,由几十块八边形的镜面拼接而成,每个镜面直径1.5米,厚5厘米,用零膨胀微晶玻璃制成。
  呵,这规模居然可以跟米国最大的麦克唐纳天文台相媲美。
  子镜面接受到的光谱转化为星空图像数据,肉眼直接可观测。
  由此,一张巨大的电子星空图谱,就环绕着呈现在湛黑的圆拱形屋顶上。
  哇!
  林六六忍不住惊叹一声,有这牛逼的设备,墨沉皓不成星空专家都难啊!

 文学

嗯?林六六也迟疑了一下。
  关于临熙的死,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当时他替自己挡去了一阵强光。
  他发出噬心蚀骨的惨叫声,然后变成玄曜晶石。
  嘭一声巨响,震天动地,发出刺眼的黑白光,玄曜裂成许多瓣,向外飞射。
  她拼了命地想去追回飞散的碎片。
  然后她不记得了,好像很心痛,很心痛。
  她隐约觉得许多记忆都被封印了,所以她是真的不记得了。
  如果要清楚地解释临熙的死,还是会涉及到晶石的秘密。
  天机不可泄露!
  否则系统可能会发生错乱,导致未来无法预测。
  所以她酝酿了一下情绪,说道:
  “当时发生了一场天灾,我救了千千万万黎民百姓,耗尽了仙力,不小心被巨石所压。
  “眼看着岩浆涌过来,却无法逃离,千钧一发之际,临熙把巨石顶开,把我抛了出去,他自己却被岩浆吞没……”
  故事是编的,但是临熙为她而死这件事确是真实的。
  湛蓝的星空下,林六六脸上亮起一道微弱的光。
  那是一行热泪。
  她本来是想演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有心痛欲裂的感觉。
  墨沉皓看见她无比悲伤的样子,憎恨起自己的嫉妒心,怎么可以让小祖宗伤心?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问了。”
  他起身,弯下腰去,亲吻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油烟味,林六六想到他做晚饭后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这个温暖如饭的大男人就在自己身边,有什么好悲伤的。
  立刻转悲为喜,双臂搂住他的脖子。
  他趁机抱起她,小祖宗的身子很轻,比之前更加地轻灵,有一股清幽的香气袭来。
  那是小仙女特有的香气,令他非常陶醉。
  出了观星阁楼,下到二楼,走进主卧,将她放置在柔软的床上。
  她合上眼睫,正对他有所期待,不料他只是轻轻地说了句:
  “晚安。”
  声音温柔又深沉,微凉的唇在她的额头轻点,然后他转身出去,很轻地关上门,自己走去次卧。
  咦?他不是要两个人挤一挤吗?怎么走了?
  林六六有些纳闷,莫不是想让我半夜爬他的床?
  想得美,本尊现在是仙,要爬床也是你爬,哼!
  墨沉皓回到次卧,先去沐浴,想到绿晶石放置在墨家大院,没有了按摩石按摩身子,好一阵遗憾,心想着明天一定要去取回来。
  沐浴完毕,躺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
  好惨烈!临熙死得好惨烈!
  连他都觉得心痛,更何况是小祖宗!
  他睡不着,起床在窗前的单人沙发上坐下,颤抖着手,抽出一支雪茄,点燃。
  一直以来,他都在做着两个梦。
  他以为只是梦而已,如今却不得不正视。
  因为它们正在跟现实逐步地交接。
  一个是香喷喷的好梦。
  在美梦中临熙给自己传授厨艺,做出一道道美味佳肴。
  梦中的临熙是一个仙人,从一道白光中走来,他的整个身体都发出莹亮的光泽,折射到四周,使得他周边的事物都沾上了神的光彩。
  仙履所到之处,尘屑尽消,仙裾无风而动,从袖中飞出一本《临熙膳谱》到他面前。
  临熙的身影和面容一直是个迷,直到白天小祖宗扑倒了墨子倾,他才恍然大悟。
  墨子倾叫她野兮,说是旧相识。
  所以,墨子倾会不会是临熙的转世?
  他记得他们的曾经,她也怀念他们过去的时光。
  要不然那间承载他们共同记忆的厨房怎么会成为她的随身空间?
  另一个是暗沉沉的噩梦……
  想到那个伴随自己长大的噩梦,墨沉皓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无名的恐惧再次向他袭来,像一缕缕暗黑的幽灵藤蔓在他浑身上下弥漫开来,箍着他的五脏六腑,令他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