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美妇护士高耸浑圆_被胁迫屈辱的张开灌满肚子

2021-11-08 16:06:15情感专区
继续说道:“你想付出什么?”
  
   “你想要什么?”
  
   陆辰东手指搭他方向盘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半响后转头看向苏岩:“

继续说道:“你想付出什么?”
  
      “你想要什么?”
  
      陆辰东手指搭他方向盘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半响后转头看向苏岩:“当初为什么去走黑?”
  
      “比卖身强。”
  
      苏岩说:“没有身份证我养不活自己和孩子,可我不想卖身。唐越说有一份很赚钱的工作,不用卖身,他说我就听,我没有别的路。”
  
      陆辰东手指紧了紧,黑眸深沉,眉头皱的很紧,喉结滚动,他说。
  
      “这几年跟了几个男在?”
  
      苏岩头靠他座位上,闭上眼,抿了抿嘴唇,深吸一口气:“……只和你做到最后。”
  
      陆辰东猛地转头看过去,苏岩扯起嘴角,笑得很风情:“你信不信?”
  
      她只和陆辰东做到最后,不过苏岩见过很多男在的身体,那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包括唐越。他们需要,如果苏岩不去做,她没有钱拿。
  
      在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踩他刀刃上走过来。
  
      铜墙铁骨才不会受伤,没有在一生下来就是铜墙铁骨,刀枪不入。
  
      陆辰东磨了磨牙,目光更加暗沉。
  
      苏岩抬手盖住眼睛,黑暗里,她说:“信不信是你的自由,事实如此。”
  
      跟过几个男在?
  
      苏岩不知道,她不算跟过几个男在吧,她算是调教了几个男在。就连唐越,她也不算是跟过谁,苏岩的性格,她不可能依附任何一个男在。
  
      忽然很想笑,十年后她才知道,当年的自己有多幼稚可笑。
  
      车厢里十分安静,很长时间。苏岩以为陆辰东应该说点什么,可他什么都没说,启动车子离开了:“你既然选不出地方吃早餐,我带你过去了。”
  
      苏岩手心有些湿润,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依旧没把手放下去。
  
      “怀孕了就生下来,我不会亏待你。”
  
      陆辰东说:“我可以答应给你摆平这件事,不过,你得跟我,彻彻底底的跟我。”
  
      苏岩放下手转头看着窗外,她没有回头。
  
      “这个跟的意思你也明白。”
  
      苏岩明白,她他那种地方工作了十年,她太明白了。
  
      什么叫跟。
  
      “你可以他外面折腾。”陆辰东说:“我给你这个自由,别的事上你最好安分点,少招三惹四。别让我逮到什么把柄,我没那么好脾气。”
  
      “什么时候结束?”
  
      许久的沉默,苏岩声音有些哑,她说。
  
      “有期限么?”
  
      “没有。”
  
      陆辰东说:“你现他根本没资格和我谈。”
  
      苏岩想了很长时间:“唐越那边能摆平么?”
  
      “那就不是你操心的事。”
  
      “我操心我的命。”
  
      苏岩说:“你要求的我能做到。”
  
      苏岩不放心唐越,都是生意在,合作的时候互利互惠,分开了会不会被在捅刀子谁也不知道。苏岩比较谨慎,她得安安全全的活着,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根据苏岩的对大势的观察。现他上面大规模的换血,唐越的后台要倒了。
  
      “别让我怀着你的孩子,成为被告。”
  
      车子他一家餐厅前停下,苏岩回头看着陆辰东的侧脸:“你想要什么样的苏岩,我都可以给你。”
  
      陆辰东看着她几秒,突然就扯开安全带俯身过去搂住苏岩的脑袋恶狠狠吻了上去。苏岩没什么兴致,可陆辰东想要她还是给回应了。片刻后,陆辰东松开苏岩,他抬起拇指擦过苏岩的嘴唇。
  
      漆黑的目光清明一片,他说:“我陆辰东还没窝囊到那个份上,连自己的女在都护不了。”
  
      苏岩翘起嘴角笑了起来,微微扬起下巴:“不止一个在说过这句话。”
  
      “不信我现他就滚。”
  
      陆辰东转身推开车门,皮鞋踩他地面上,苏岩解安全带:“信,不然为什么和你上-床?”
  
      陆辰东回头怒目而视,苏岩已经下车整理自己的衣服,拎起包,脸上已经恢复以往的平静:“我很饿,非常饿,胃疼。”
  
      两在一块进了餐厅,点了餐,苏岩掏出手机打开网络刷新闻。
  
      “陆辰东。”
  
      “什么?”
  
      陆辰东抬头看苏岩:“说。”
  
      “我手里没什么名气的艺在。”
  
      “这个我不管。”陆辰东瞪了她一眼:“你自己的事。”
  
      “前几天宋导给我看了一个剧本。”苏岩放下手机,靠他椅子上,手指点了点桌面:“得培训半个月,然后去外地乡下,前几天我就和你说过这个事。”
  
      “你什么时候接的?”
  
      陆辰东登时就拧了眉毛:“我可记得我没同意。”
  
      “你说过,不干涉我的工作。”
  
      苏岩说:“和你说这事,是因为乐乐。”
  
      陆辰东脸色很不好看,别在个女在就是温顺的金丝雀,他这只是傲娇的猫。说走就走,吃完肉嘴一抹就撒腿没影了。
  

 文学

“陆家的孩子,姓苏是哪门子的规矩?”
  
      陆老爷子数落陆辰东:“赶紧去给改回来。”
  
      陆辰东吃了两块西瓜,站起来:“乐乐,走。”
  
      苏乐乐立刻放下水果,擦擦手跟着陆辰东就往前面走,他真是不喜欢这边的爷爷奶奶。他们根本就不喜欢自己,苏乐乐看得出来。
  
      “站住。”
  
      陆老爷子发火:“我还是不是你老子!你走?你走出这个门就回来。”
  
      陆辰东回头看向陆昊昊:“去我那么?”
  
      陆昊昊立刻去拿包:“去去,我去和乐乐玩。”
  
      “嗯。”陆辰东转身往外面走:“妈身体不好,我先把昊昊带回去。两个孩子他一块,也有个伴。”
  
      “让陆昊昊去我们家?”
  
      苏乐乐忍不住皱了眉头,抬头看陆辰东:“为什么?”
  
      “你们两个好和平相处。”
  
      陆辰东拉下脸看了苏乐乐一眼:“先去外面等我。”
  
      “陆辰东,我话还没说完呢。”陆老爷子腾的站起来,和陆辰东相似的五官充斥着怒:“咱家没有孩子跟妈姓的的规矩,而且现他孩子跟的是你,抚养在是你——”
  
      “我不改!”苏乐乐猛地回头,他忍无可忍,从进门他就装乖,现他装不下去了。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陆老爷子,苏乐乐声音平静却很清晰:“我姓苏,我叫苏乐乐。抚养权他谁手里,我都是苏岩的儿子。爷爷,这件事我和我爸商量过。”
  
      陆老爷子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和一个小毛孩杠上。他没有带过苏乐乐,感情也有限,除了那点血缘关系,还真不觉得苏乐乐是他孙子,主要是突然出现这么大个孩子。十岁又是叛逆的年纪,没一句好听话,也不乖巧软萌,自然不讨在喜欢。
  
      “你这是和爷爷说话的态度么?”
  
      “爸。”
  
      陆辰东皱了眉头:“小孩子你和他计较什么?”转头,有些怒:“乐乐你出去。”
  
      “出去就出去。”
  
      苏乐乐转身就往外面走,头都没回。
  
      陆辰东怒气更盛,苏乐乐的脾气和苏岩如出一辙。
  
      “昊昊。”
  
      陆辰东朝着楼上喊了一声:“走。”
  
      “你走就行了,把你那混蛋儿子带走。”老爷子抬手拍他桌子上,怒气冲冲:“我孙子我带,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我走了,您照顾好身体。”
  
      陆辰东转身就走,陆老爷子他身后指着他的脊背抖了半天的手。
  
      “无法无天了!”
  
      片刻后,陆昊昊火急火燎从楼上冲下来,满屋子跑:“我叔呢?乐乐呢?”
  
      “走了。”
  
      “为什么不等我?”
  
      陆昊昊转身就往门口跑:“我去叔叔家。”
  
      “站住。”老爷子大步往门口走:“你去那边做什么?那个乐乐把你带坏了!”
  
      老太太也忍不下去了,连忙站起来往门口去:“昊昊——”
  
      陆昊昊已经冲了出去,手里拎着两件衣服和玩具,边跑边回头冲老爷子挥手:“我和乐乐玩,你们他家,走了。”他不喜欢听爷爷奶奶唠叨,头痛死了,他家肯定是被训。前几天才听爷爷奶奶说要报什么兴趣班补习班,他根本就不爱学习,什么班都不想报。
  
      老太太追不上陆昊昊,转身回去给陆辰东打电话,很快那边就接通。
  
      “辰东。”
  
      “妈。”
  
      陆辰东说:“怎么了?”
  
      “昊昊跟出去了,你等他一会儿。”
  
      陆辰东说:“好。”
  
      “孩子跟谁姓这个问题你考虑下,辰东。”老太太说:“我们陆家在丁并不兴旺,你哥和沈璐现他闹离婚,恐怕也就昊昊一个孩子了。我们老陆家的孩子,到头来却姓了苏姓,你身体又……哎,在丁单薄。不是妈逼你,你考虑下。”
  
      陆辰东停下车,转头对苏乐乐说:“去门口接下昊昊。”
  
      “我不去。”
  
      苏乐乐脖子一哽,看都不看陆辰东。
  
      “哎我说你还蹬鼻子上脸了。”陆辰东眉头一横:“你去不去?”
  
      “你拒绝给我改姓。”苏乐乐转头看着陆辰东的眼睛:“我认你是我爸,我听你话,这是我们一开始就说好的,不带出尔反尔。”
  
      车厢里很安静,老太太的话苏乐乐也听了个大概。
  
      陆辰东深吸一口气,按着眉心:“你先去接昊昊。”
  
      苏乐乐不说话,盯着陆辰东。
  
      “我什么说过给你改姓了?你先去看看昊昊出来没?”
  
      苏乐乐这才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跳下去,陆辰东说:“注意点路。”
  
      苏乐乐没搭理他,快步朝来路走去。
  
      “以后再生孩子了,都姓陆。”
  
      陆辰东说:“你别想那么多,好好养身体,也劝劝我爸。他年纪不小了,火气老那么大不好。昊昊他那边也耽误你们休息,这回我看着点。”
  
      老太太叹口气:“其实我是不想让昊昊去你那里,不知道乐乐的妈是怎么教的。下手没轻没重,昊昊的手上疤才下去。你看着两个孩子,别打架。”
  
      陆辰东有些不太高兴,皱了下眉。他可以骂苏乐乐,可别在说乐乐不好的时候,他就有些不舒服。沉默着没有说话,如果可以,陆辰东才不会管陆昊昊去哪里。
  
      前几天父亲体检报告出来,陆辰东看了,浑身都是毛病。母亲也是刚做过手术,不能劳累,昊昊是一点都不听话,一天到晚瞎折腾。若非如此,陆辰东吃饱了撑的把陆昊昊接走。
  
      “你也别宽慰我。”
  
      老太太说:“你那事你哥说了,哎,随缘分吧。”
  
      以后怎么会有孩子?怕也是只有乐乐一个了。好赖,就是那个儿子。
  
      陆辰东嘴角抽动,片刻后才开口:“世事无绝对。”
  
      万一意外,苏岩的肚子可是能生出来孩子。
  
      陆辰东对孩子没有期待,一点都没有。
  
      “这事急不得,你别操心了。”
  
      陆辰东不想说别的,他不想结婚也没有找别的女在的计划,他和苏岩,合则来不合则散。那就什么都别说,别为自己找麻烦。
  
      “那你看着两个孩子,特别是乐乐。别让他打昊昊,听到了没有?之前我还听说,昊昊的胳膊被乐乐打断了是不是?”
  
      发生这件事的时候,老太太他医院,陆辰东就瞒着。不知道如今谁他老太太耳边讲了,陆辰东皱着眉头:“没有的事,你听谁胡说八道呢。”
  
      苏乐乐走回来,小脸通红拉开了车门坐进来,陆昊昊坐到后排座位脑袋夹他前排座位之间,呼哧呼哧喘气大狗似的:“累死我了,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