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章求饶呻吟_校花喂我奶我把她胸罩

2021-11-08 09:55:10情感专区
下一秒,

她另一侧手腕已被人牢牢抓住!

热得,烫人的。

紧贴着她的手腕,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拽住了他,将她狠狠朝着自己方向拉扯。

“啊啊,跳、跳下来了&md

下一秒,

    她另一侧手腕已被人牢牢抓住!

    热得,烫人的。

    紧贴着她的手腕,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拽住了他,将她狠狠朝着自己方向拉扯。

    “啊啊,跳、跳下来了——”

    楼下响起惊叫声。

    “哎呦,别跳啊。”

    底下的消防员更是紧张,毕竟这是近二十层的高楼,即便弄好了救生气垫,也担心出现其他意外。

    眼看着跳楼者身子已摔出大半。

    却又在刹那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

    天台之上,王翠兰身边,本就围绕着一群人,只待苏羡意将其拽出危险区,就准备一拥而上,将其护住。

    眼看着她要甩出去,自然全都拥上去就她。

    虽手忙脚乱,却也瞬间把王翠兰从生死边缘抓了回来。

    而苏羡意的身子,则被另一人仅仅护在了怀里。

    陆时渊用了十成力道,当苏羡意的身子撞到他怀里时,也是没准备,整个人往后急退两步。

    那一瞬,

    周遭的寒意尽散。

    他以身体抵御凉风,护她周全。

    “咣——”后背撞到后侧的避雷设备上。

    他臂弯环得死死得,将身前的人,紧紧搂在怀里。

    “意意,没事吧。”

    耳畔,是他急促温烫的气息。

    苏羡意摇着头,伸手,抱住了他——

    许阳州这个独臂大侠,这才发现,一只胳膊,真的毫无用武之地。

    果然,

    武侠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

    陆时渊背部有撞击伤,恐伤到筋骨,需要进一步检查。

    而王翠兰在被救下后,也是后悔懊恼,蹲在地上,痛哭流涕,一个劲儿的给院方赔礼道歉。

    尤其觉得对不起陆时渊。

    而楼下围观了许久的人,在得知人被安全救下后,这才长舒了口气。

    也就数分钟间,

    一则视频,忽然就在网络上传开。

    也不知是谁拍摄的,画面很抖,里面记录着王翠萍哭诉网络暴力,以及苏羡意如何规劝的全过程,只是苏羡意全程都被打上了马赛克,声音也被处理过。

    后来意外陡生,众人只看到陆时渊入了画。

    然后,

    镜头消失……

    不过大家也都从官方渠道知道,两人皆安然无事。

    【这里面的女生是谁?生意好听,肯定长得也漂亮。】

    【卧槽,楼下的,你特么要脸吗?这种时候,你都在关注什么?有谁知道她的资料,麻烦赶紧交出来。】

    【后面出现的是陆医生吗?】

    【内部消息,听说他为了救人受伤了。】

    【卧槽,我家老公受伤了?】

    【……】

    此时的陆家群里,有人正洋洋得意。

    利用舆论这种事,并非谁的专属。

    有人想借着舆论搞臭陆时渊,他们自然也有法子,将陆时渊的形象彻底挽救回来。

    以前的陆时渊,只是个家境显赫,路遇不平,能及时出手的医生,而如今,经历这么多波折,舆论完全是一边倒。

    ——

    此时,一个老宅内

    天已黑透,窗帘半开,外面枯叶残枝,一人临窗而立,指尖掐着一根烟,火星点点,烟雾袅袅,烟卷燃尽处烟灰尚未弹落。

    直至有人敲门进来。

    开口第一句就是:“那女人死了没?”

    “没有。”

    “……”

    “被救下来了,而且陆时渊因此受了伤,现在网上全都是对他的赞誉。”

    意思就是:

    他们之前做得那些,全都因此变成了无用功!

    非但没把陆时渊声誉毁了,反而让他名声大振,彻底火了一把。

    那人手指一抖,烟灰震落。

    “受伤?呵——”声音不徐不缓,不骄不躁,只是把烟的过滤嘴递到唇边,狠嘬一口,吐着烟圈说道,“不急……”

    “来日方长!”

    **

    此时的铭和医院

    因为王翠兰跳楼一事,也被搞得疲惫不堪,尤其是陆时渊受伤,院长及他科室主任都急疯了,即便他说没大碍,还是专门带着他,说要给他做个彻底检查。

    一听说是陆时渊做项目。

    大家也不提下班的事了,全都在等着他。

    一群专业人士围着陆时渊,苏羡意根本插不上手。

    这里面也包括肖冬忆,只是某人是麻醉科医生,根本没他什么事儿。

    某人就是去凑热闹的。

    至于许阳州,早已被遣送回了病房。

    陆时渊觉得自家小姑娘被吓坏了,让她待在自己办公室休息,只是苏羡意也坐不住,在走廊上,徘徊等待。

    中途接了徐婕打来的电话。

    网络上流传的视频,苏羡意虽然被打码,声音也经过处理,但是做母亲的,总能从细枝末节处发现端倪。

    特意来询问她的情况,得知她无恙,才舒了口气。

    听说陆时渊出事,叫上谢荣生,匆忙赶往医院。

    **

    很快,

    暮色笼罩整座城市,医院似乎也安静下来。

    就连脚步声都变得清晰可闻,在医院这种地方,总是透着点诡异的,一旦没有生病,还真有些害怕,苏羡意原本正想着给陆时渊弄点热水。

    当她打水回来时,就发现有个老人站在他办公室前。

    也是听到她的脚步声,扭头看她。

    模样七十有余的老者,蓄着胡须,头发银白,戴着副老花镜。

    燕京如今的天气,穿棉服的人都有,他却只穿了秋款肖似中山装般的衣服,熨烫得笔挺。

    袖口洗得发了白,金属扣子却亮得发光。

    冲着她,笑得格外和善……

 文学

医院走廊,白炽灯光揉进老者的银丝中,将其镀上一层柔光,他双手负于背后,腰背稍弓,眯着眼,眼角眉梢俱是笑纹。

    冲着她,和颜悦色。

    苏羡意总觉得他长相的熟悉面善。

    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便笑着问:“爷爷,您是来找陆医生的吗?”

    自从陆时渊受伤传开,有不少人来找他。

    基本都是他负责的病人或家属。

    “是啊。”他笑着。

    声线略沉,有种区别于京腔的厚重。

    “他不在办公室,您要不明天再来?”

    “我有重要的事。”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和他约好的。”

    约好的?

    苏羡意点着头,“那要不您先进来,坐着等。”

    “好。”老人家满目喜色。

    进了办公室后,苏羡意给他取了一次性纸杯,帮他倒了杯热茶。

    将茶递给他时,隐约闻到他身上有股特别的味道,她形容不出,很奇特,不是香水,是她从未闻过的。

    “谢谢啊。”

    “不客气,刚打的热水,有点烫。”

    苏羡意满腹狐疑,却又不敢过度打量,盯着一个人猛瞧,实在不礼貌。

    “刚才,医院有人跳楼啊。”他询问,“听说陆医生受伤了?”

    “他是为了救人,他是个好医生。”

    “是吗?”

    他喝着水,嘴角带着笑:

    好医生?

    某人是个什么性子,他还不清楚?

    苏羡意瞧他对自家男友有质疑,帮着夸了两句,“您千万别被之前网上关于他的评论吓着了,您若是来找他看病,是很正确的。”

    “为什么正确?”

    “因为他医术很好,而且长得也好看。”

    说这话时,苏羡意觉得与有荣焉。

    毕竟这是自家男朋友。

    说的也是实话,如果是夸她自己,她怕是这辈子都说不出这种话。

    老爷子瞧她这模样,倒是忍不住笑了两声。

    这小姑娘……

    还真是可可爱爱。

    夸自己男朋友,居然一点不害臊。

    两人相对而坐,隔了一段距离,也无人再开口说话。

    苏羡意手机震动,是周小楼看了新闻,询问陆时渊是否有事,她低头回复信息,余光却瞥见,那老人一直在看着自己。

    她在抬头看去时,他又快速移开目光。

    端起手中的杯子,喝了口茶……

    完全忘了苏羡意刚才的提醒,舌头被烫。

    “唔——”

    他眉头直皱。

    偏又得端着,只能强忍着,将杯子搁在一侧。

    苏羡意皱眉,试探着询问,“爷爷,您还好吗?没被烫着吧。”

    “没事,我就喜欢喝开水。”

    “……”

    “那个……”他低咳一声,“小姑娘,你看着不大啊?刚毕业?”

    “嗯,今年本科毕业。”

    “哪个学校的?”

    “海城大学。”

    “海城?”他煞有介事般得认真点头,“是个好地方。”

    “您去过?”

    “听过,靠海,据说特别漂亮,我还没看过大海。”

    “那您有空可以去看看,看到这种壮阔无垠的景物,人的心境也会不同。”

    “是吗?那我抽空一定要去看看,你……”

    “嗯?”苏羡意捧着水杯,吹着杯口冒出的热气,小口啜饮着。

    “有男朋友吗?”

    “……”

    她笑着点头。

    “那,他对你好吗?”

    “挺好的。”

    “可能有些唐突冒昧啊,我就有点好奇,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苏羡意愣了下,只笑道,“就机缘巧合吧。”

    “他追的你?”

    “唔……”她思量着,“其实一开始我以为是我单恋,他不喜欢我。”

    “所以一开始是你倒追?”

    倒追?

    这个措辞,似乎也不准确。

    苏羡意觉得,长辈对这类问题感兴趣很正常,所以他提起时,自己也就陪着聊了几句,只是他现在说起这个,眼睛简直在放光。

    还是锃光瓦亮那种!

    老者刚要再度开口,装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他拿出看了眼,“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苏羡意盯着他的背影,越发觉得熟悉。

    这边,老者刚接起电话,对方语气就有些嗔怪,“……找到时渊了吗?”

    “没有。”

    “那你人呢?”

    “我在他办公室喝水啊。”

    “……”

    “我是让你去找时渊,你跑去他办公室喝水?”

    “看那小子干嘛!”

    “他受伤了!”

    “医院里,院长、副院长,还有一堆主任级别的医生陪着他,他能出什么事啊?”

    “你是他亲外公?”

    “我见着那小丫头了。”

    对方愣了下,“我马上过来!”

    “你不是不舒服吗?你别乱动,我马上就……”

    不待程老把话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其实二老原本就在住院部楼下观望,结果瞧见王翠兰身子险些落下,老太太当即心脏就突突狠跳两下。

    随即产生了胸闷、头晕等不适症状。

    程老急忙扶着老伴到了急诊处。

    “二位,稍等啊,我去叫医生,马上过来!”原本就是医院上下班的交接时间,又被跳楼一事搞得人仰马翻。

    “不用找医生,她没什么事,帮我们倒杯水可以吗?”程老笑道。

    “可是……”

    护士瞧着老太太脸色微白,很是担心,毕竟这年纪的老人家,极容易生病。

    “我自己就是医生,她真的没事,就是刚从高原下来,有点不适应。”

    “高原反应?”急诊处的其他病人询问,“这不都是发生在低海拔去高海拔的地方?”

    “其实从高海拔到低海拔地方也一样,这种也叫‘醉氧’,也叫‘低原反应’。”程老笑道。

    众人恍然。

    不过护士不放心,给程老太太倒了温水后,还时刻关注她的身体变化。

    见她面色恢复些,这才放心。

    原本这种症状是可以缓解的,就需要“循序渐进”,采取“台阶式”撤离高海拔地区。

    偏又在此时听说陆时渊出事,二老心焦,长途奔波,下了飞机,行李都没要,留下陆定北和程问秋在机场等行李。

    两人就往医院跑。

    这才赶上了跳楼事件的发生。

    在急诊处,也听说了陆时渊受了伤,程老太太便坐不住。

    嚷着要去找外孙。

    “你先别急,我给你看看。”

    程老瞧着妻子神色稍缓,伸手搭上她的手腕,切脉,“你别去了,我去找他。”

    医院很大,加之处于下班时间,想寻人问路都不容易。

    程老就想着,干脆去办公室找找看。

    这才偶遇了苏羡意。

    如今听说妻子要来,也是她的身体,急忙去相迎……

    结果,

    几分钟后,两人相遇。

    就看到刚才还面色苍白,满面倦容病态的妻子,健步如飞。

    “哪儿呢,她人呢?”拽他的胳膊就找人。

    “在时渊办公室。”

    程老太太极爱漂亮,进办公室之前,还担心自己妆容不整,特意去洗手间整理一番,因为赶飞机,穿着以舒服为主,却也大方体面。

    **

    这边,苏羡意正和谢驭打电话。

    “他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你别特意过来了,医院外面有很多记者。”

    “我没打算过去。”

    “……”

    “刚才接到微微电话,说叔叔阿姨回来了。”

    “他们不是明天才回?”而且是陪同程家二老一起回来的。

    说话间,有人叩门。

    办公室门是虚掩的,轻叩即开。

    方才的老爷爷回来了,身旁还多出个老太太。

    耳畔谢驭声音还在断续传来,“具体的不清楚,我得先回一趟大院,医院那边有什么情况,你随时找我……”

    “哥,我还有事,先不跟你聊了。”

    苏羡意说着,直接按断电话。

    像个提线木偶,僵直得从座位上站起来,笑着招呼两人进来坐。

    一瞬间,

    脑袋好似被抽空,懵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