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_劲腰耸动(h)

2021-11-08 09:47:36情感专区
“混蛋!”

英军驻仰光指挥官乔尔少将满脸愤怒:“我立刻向赫顿司令官汇报这一情况。”

缴获到的日方文件,让乔尔少将怒不可遏。

在文件里,日

“混蛋!”

    英军驻仰光指挥官乔尔少将满脸愤怒:“我立刻向赫顿司令官汇报这一情况。”

    缴获到的日方文件,让乔尔少将怒不可遏。

    在文件里,日军要求在仰光的特务机构,调查清楚缅甸各英军军官及其家属的全部情况。

    同时,严密监视控制,尽全力防备他们逃跑。

    一旦攻陷仰光,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实行抓捕。

    同时,文件里制定了很详细的屠杀计划。

    为了可能出现的暴动事件,以及彻底打消英国人的抵抗决心,所有被俘之英国军官,全部秘密处决。

    在文件里,日方轻蔑的称呼英军是一群“傲慢自大,还幻想生活在一百年以前荣光的废物。”

    尤其是重点点了乔尔少将的名字,甚至还为此制定了一个抓捕乔尔少将的周密计划。

    不仅如此,还有对仰光发起总攻的军事路线,以及一旦攻陷仰光,随后一系列的军事部署。

    日军的目标只有一个:

    占领整个缅甸,把英国人从这里赶出去,进而做好进攻印度的准备!

    乔尔少将还是有一些疑惑的。

    一个特务机构,怎么会有这么详尽的军事计划?

    可是,在军事计划上,日军的部署和兵力基本准确。

    甚至包括进攻路线图,也都丝毫不差。

    在军事计划上,可以看出,日军还在持续增兵,并且有两个战车部队即将增援到缅甸。

    乔尔少将不再疑惑了。

    日本人对于仰光,应该是觉得唾手可得了。

    以至于他们的情报机构,都做好了胜利后继续扩大战果的准备!

    “司令官阁下的电话接通了。”

    乔尔少将立刻来到了电话前,详尽的汇报了在仰光的重大发现,随后说道:

    “司令官阁下,鉴于目前的严重局面,以及日军正在准备持续增兵,以我们目前的力量,恐怕很难坚守住仰光,所以,我建议立刻命令中国军队进入缅甸协助作战!”

    “我知道了,我会郑重考虑你的建议!”

    乔尔少将并不知道,他的这通电话,终于帮赫顿司令官下定了决心。

    因为缅甸战事不利,他这个司令官必须承担主要责任。

    他已经听到了风声,自己的位置,即将由亚历山大上将所接替。

    如果在自己的任上,仰光丢了?

    那么,自己就将毕生背负这个耻辱!

    中国军队入缅,毫无疑问是解决巨大压力的最好办法。

    但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英方迟迟没有下定这个决心。

    现在,有了乔尔少将提供的详尽情报,以及战局即将出现重大变化,赫顿知道时机已经到了。

    ……

    蝴蝶的翅膀振了一下。

    孟绍原知道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改变历史,哪怕仅仅是一丁点。

    为此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孟绍原没有去多想。

    最起码,要做到问心无愧。

    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努力。

    伪造的文件里,最起码有一点没有说错:

    “傲慢自大,还幻想生活在一百年以前荣光的废物。”

    没错,说的就是那些英国人!

    他们想要利用中国,却又瞻前顾后。

    即便当远征军入缅后,英国人也是极度的不信任,极度的不配合。

    那些远征将士的巨大伤亡啊!

    那些原本该好好活着的孩子们啊!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

    喊出了这气壮山河的口号,可是在背后又隐藏着多少的无奈和牺牲?

    自己做的这一切,无法改变整个战局,但至少,可以让我们的将士,多一些准备的时间,少一些伤亡吧。

    如果蝴蝶振动的翅膀,会带来无法预料的结局,那么这一切都由自己来承担!

    而此时,崔桂光也终于知道了长官的计划了。

    他这是在利用神影恭平,向英国人传递出错误的情报,并且迫使他们做出提前请求中国远征军入缅的决心!

    长官做事的手段让人有些匪夷所思,甚至,真的有些卑鄙。

    但要对付那些英国人,也许卑鄙的手段才是最好的手段!

    还有一个人,在这个任务中发挥出了巨大作用:

    柏立弗!

    如果换成由中国人提供的情报,英国人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相信的。

    但这份“重要”情报,却是由英国人发现的!

    这其中的概念就不同了。

    “先生,先生。”

    柏立弗从后面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我们找到了神影恭平的老巢。”

    “是吗?”

    孟绍原其实不是特别感兴趣。

    神影恭平名字听着威风,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情报员。

    他那里,只怕也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只是,现在正在等着英国人的最终决定,自己还要在这里准备接应远征军先头部队,闲着也是闲着。

    看看倒也无妨。

    ……

    和孟绍原预料的一样,神影恭平在仰光的特务机构,没什么特别让人振奋的。

    反而到处都能够看到忍者的器具。

    “一个人太痴迷一样事情,对本职工作怎么会有精力去钻研?”孟绍原轻蔑的笑了一下。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一些日方的情报,居然都没有被销毁,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放着。

    看了一下情报,虽然过期了,但还是能够派上一些用场的。

    神影恭平的卧室里,放着一个保险箱。

    费了老大的功夫,才打开了保险箱。

    里面放着一些日圆、英镑、金条。

    孟绍原也没什么兴趣。

    有张照片。

    照片上是穿着和服的一男两女。

    男的,是神影恭平。

    两个女的,一个估计有三十来岁了吧,和服包裹着也看不出身材来。

    还有一个,看着倒很年轻,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也相当不错。

    一个是女儿,还有一个?

    老婆?

    年纪看着和神影恭平也不般配啊。

    “长官,又发现。”崔桂光走了进来。

    孟绍原立刻和他来到了另一间卧室。

    只看了一眼发现的东西,孟绍原立刻叫了起来:

    “找,他妈的一定要找到她们!”

    没什么别的,就因为在这间卧室里,孟绍原看到了大量的女性用品!

 文学

 纵观整个军统史,孟绍原的厚颜无耻泼皮无赖无出其右者。

    而且,他还有一个人所尽知的特点:

    好色!

    他的好色,用“色之恶狼”来形容都丝毫不为过。

    就连同样好色的戴笠也在私下里对毛人凤说过:

    “此人之堕落已经无可救药。”

    这话一出,就意味着脸戴笠都放弃再去管他了。

    随他去吧。

    有的时候戴笠也自我宽慰,人哪有十全十美的?

    可问题是,这位孟少爷哪里谈得上十全十美,连一半都没有啊。

    对内,公然多次违背戴笠命令,瞎搞八搞。

    对外,骄横跋扈,嚣张可恶。

    戴笠曾经亲自给孟绍原手书:

    军统之魂!

    有一次,孟绍原又违反了家法,把戴笠气得不轻,在办公室里又写了四个字:

    军统败类!

    而且,次日就交给了孟绍原,让他悬挂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以示警醒。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孟绍原一点都不羞愧,反而真的拿回家去,请人装裱好,悬挂在了大厅正中。

    在“军统败类”的边上,还有一副,那上面写的是:

    军统之魂!

    落款,都是戴笠!

    孟绍原得意洋洋:“整个军统上上下下,不,整个国民政府,能让戴先生写两幅字的人,可只有我一个啊。”

    蔡雪菲哭笑不得:“戴先生那是在骂你呢。”

    “骂我?凭什么啊?”孟绍原摇头晃脑:“军统之魂是他写给我的,军统败类也是他写给我的,我到底是魂啊还是败类啊?戴先生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巴掌吗?”

    后来这话也不知怎么传到戴笠耳朵里了。

    戴笠在那发了好大一会呆,才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娘希匹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妖孽啊?”

    这就是孟少爷。

    说他恬不知耻,说他厚颜无德,他都不在乎。

    所以,当他在神影恭平的特务机构里,发现了女性用品,再联想到那张照片,顿时精神振作。

    抓,一定要抓到!

    没准,真的有女忍者啊!

    石永福好心提醒:“长官,这里是仰光,可不是上海重庆。”

    李之峰一瞪眼:“我长官英明神武,万众敬仰,英人崇拜,缅人拜服,在仰光要抓两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好,好!”孟绍原大喜过望:“李之峰恪尽职守,忠诚可嘉,每月加三成薪水以示奖励!”

    “多谢长官,职部誓死报效长官!”李之峰一挺胸膛:“职部必然生擒女……不是,日特,供长官亲自审讯。”

    血和泪,总是能让一个人慢慢长大的!

    “瞧瞧,这才是我的好部下。”孟绍原语重心长:“石永福啊,你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畏首缩尾,丝毫没有革命精神,做情报工作,难道到了仰光就不做了?罚你一个月的薪水,好好记住这次教训吧。”

    啊?

    石永福都懵了。

    感情您给人穿小鞋那是信手拈来,已经做到炉火纯青了啊?

    崔桂光和孟绍原待了几天,也算是大致了解了这位长官的脾气,不但和自己是同道中人,而且喜欢听好话,喜欢别人奉承。

    他一个人坚守保定,处处艰难。

    此时,如果抱住了这棵大树,那无数的难题自然迎刃而解。

    他凑上前去说道:“职部以为,女……特务并未走远,一定就在附近观察……您看,屋子里不少贵重物品都未带走,想来是匆匆忙忙逃离的……

    她们必然想要弄清楚神影恭平的死因,而且,也在等着日军攻克仰光,所以职部倒有一计,或可生擒日特。”

    “说!”

    “无非就是按照长官击毙神影恭平的计划,依样画葫芦而已。”崔桂光低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可行,就按照你的计划办理。”

    孟绍原连连点头:“一旦抓获了这两个在逃特务,日本在仰光的特务机构也就算是一网打尽了。”

    冠冕堂皇,假公济私。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声叹息。

    ……

    “报告!英缅军总司令赫顿将军电话。”

    “哦,是吗?”

    戴安澜急忙接过了电话,在那听了一会:“好的,赫顿将军,我会立即向委员长汇报。”

    “怎么了?”200师参谋长周之再问道。

    戴安澜沉默了一下:“英国人,要求我们立刻出兵增援缅甸!”

    “什么?”周之再一怔:“终于同意让我们进入缅甸了?”

    消息来得太突然了。

    “帮我接重庆电话。”

    戴安澜吩咐了下去:“难道,他真的成功了?”

    “谁?”

    “军统的那个特务,孟绍原。”戴安澜沉吟着:“他在离开保山的时候和我见了一面,让我做好准备,言之凿凿,英国人一定会请求我们出兵的,之前我还以为他在说大话,没想到他真的成功了!”

    “孟绍原?那个什么上海王,日本公敌的孟绍原?”

    “除了他还有谁?他是戴雨农的亲信,戴笠亲自把他派出来,看来是派对人了。”

    “报告,重庆电环接通了。”

    戴安澜立刻过去接过电话:“我是戴安澜,我请求立刻和委座通话……是的,委座,赫顿是这么说的……明白!职部誓死不忘革命精神,坚决打出中国军威!”

    挂断电话,戴安澜意气风发:“传令,200师集结,即刻开赴缅甸!”

    一瞬间,整个师部开始忙碌起来,电话声不绝于耳。

    “孟绍原此人,可用。”戴安澜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我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英国人的,但他办法还是有的。”

    “戴师长,我倒有个想法。”周之再接口说道:“我们到了缅甸,人生地疏,尤其是没和英国人正面打过交道,我看,暂时把孟绍原留在200师。”

    “可行!”

    戴安澜点了点头,立刻拨通了军统局戴笠的电话。

    电话里,戴笠一听要把孟绍原留在200师,当时就不乐意了,反复表明孟绍原的工作仅仅是暂时协助远征军,他还是军统局行动处处长,重庆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去做。

    可是戴安澜不容分说,说自己的200师需要一个联络官,孟绍原正好合适。

    不管戴笠怎么急眼,戴安澜匆匆说了几句,赶紧挂断了电话。

    “周参谋长,一到缅甸,立刻把孟绍原给我直接扣押下来,不许离开!”

    “放心吧,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