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禁忌猎艳风流美妇_毛还没长齐被开嫩苞

2021-11-08 09:44:28情感专区
疏远荀礼源,整个正府被他得罪了大半;***那边更是,两次将储拓顶撞得下不了台,若非自己居中调停真不知事端演变到什么方向。

为什么呢?看来基于白钰对甸西官场基本状况的判断

疏远荀礼源,整个正府被他得罪了大半;***那边更是,两次将储拓顶撞得下不了台,若非自己居中调停真不知事端演变到什么方向。

    为什么呢?看来基于白钰对甸西官场基本状况的判断。

    不过庄骥东意外的并非这个,而是——

    “白市长义愤于邵市长遗孀遭受冷遇刁难,家中尚有急待心脏移植的儿子是不错,可你想过,万一城建项目挖出邵市长的料,‘因公殉职’四个字被悄悄取消,到时怎么收场?”

    白钰沉吟片刻道:“就凭马老师亲自跑市府大院讨要这笔钱,我们也该毫不犹豫地给!庄市长,如果她手里有一千万,不,哪怕五百万,这当儿当务之急是陪儿子去做手术搞好术后康复,而不是自取羞辱吧?正厅级家庭凑不出手术费,这件事本身足以说明邵市长——哪怕他在城建方面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至少值得我们尊敬,你说呢?”

    庄骥东叹道:“好,我有些理解你的想法了,那个姓门的刺一刺也好,仗着后台狐假虎威……过段时间把分工做个微调如何?”

    白钰目光闪动:“他肯吗?”

    庄骥东知“他”指的谁,微笑道:“所以需要一个契机。对了,甸宝那边两美女被你全面私有化的想法吓坏了,都想离开,到时咋办?那边正好名正言顺配备配齐***,你不是白吵了吗?”

    “没白吵,我敢打赌她俩不会走,”白钰也笑,“职场规律是成天嚷着要走的通常不可能走,真正下定决心的会悄悄推动此事,有了合适位子当即甩出辞职信。”

    “噢,坐地起价呢,”庄骥东道,“那是不是在收入方面开点口子?每月只发基本生活费太低了,要不是她俩都有点老本,普通家庭根本维持不下去。”

    白钰道:“甸宝目前从管理层到中层以及普通岗位都缺人,虎视眈眈盯着这块肥肉的人很多,连储书计都……要不是基本生活费摆在那儿令人望而却步,你想想压力该有多大?”

    “光横着导致人才流失也不行啊。”

    “我说暂时只发基本生活费,而且对于甸宝来说真正实现私有化利大于弊,我想真正懂城投懂金融的会看明白这一点。”

    “噢——”

    庄骥东其实还没明白,但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摆摆手道,“关于甸宝,以后我不再过问,你全权负责好啦。”

    马老师讨要补偿款被刁难,白钰挺身而出痛斥门达序的事迅速传遍市府大院。与上次殷勇被拿下不同,这回白钰获得几乎所有人点赞,而门达序可谓折了面子又折了里子,被私底下骂得一塌糊涂。

    连杨晓瑜都觉得他做得不够**,当天下午参加活动时悄悄道:

    “达序向来挺冷静,做事也踏实,怎么在那小子面前乱了章法?储书计都不太满意呢。”

    门达序恨恨道:“事后分析我恐怕上当了!他故意挑会场门口说话,声音那么高存心叫我下不了台……他去找我就没抱好心!”

    “但可以先付一点点然后慢慢拖着耗着,让她三五年都拿不到全款,这不是你们财正擅长的路数吗?现在被姓白的顶得回旋余地都没有,唉!”

    “我跟他没完!”门达序抑不住怒火道。

    傍晚时分,龙忠峻终于来到甸西,这也是白钰盼望已久的。

    时至现在白钰愈发体会到龙忠峻独创的评分系统的高明,其它不论,单单能够高度契合钟组部选拔人才标准这一点,就堪称神奇。

    另外他内心深处也很好奇,自己从专职常委到常务副市长关键岗位后,在排行榜里位置有无变化?

    “没变化,前四位还是俞、陆、岑、白,巧得很目前为止都是常务副市长,哈哈哈哈,”龙忠峻抚须笑道,“但俞可能会率先提拔市长,继续保持领先位置;大西北那边空了很多位子,接下来陆锴晋升空间很大,出现超常规提拔如直接到***书计也不奇怪;岑哲奕算从事故负面影响中走出来了,状态还不错与你有得一拼……”

    “积分也差不多?”白钰略感失望地问。

    龙忠峻道:“俞一马当先,你们三位积分大致保持一定差距——不算大,但反超也不容易。原来那位第五即排在你后面逐渐被甩开的,上个月突然被**,自动出局;原来排名第六的转到央企,大概率想在企业里面实现副厅到正厅跨越,小气了实在替他惋惜。”

    联想到于煜和宋楠的线路,白钰道:“也未必吧,正面突破不上去曲线救国也是办法,只要背后有足够能量;还有在央企也要拿出实实在在的成果,最好国际级影响的那种,反而比地方事务更能吸引民众**。”

    “可能白市长见多识广掌握更多内幕的东西,但我的评分系统要旨在于正绩、能力和综合实力,那种纯粹靠人脉关系走的捷径不在统计范围。”

    “庄骥东呢?”

    “他已跃居二十名之内,主要在于城投债券兑付危机固然由你主持,他作为空降市长必定会瓜分很大份额的功劳,加分多多。”

    白钰淡然道:“那是他的运气。”

    龙忠峻仔细打量他的表情,隔了半晌道:“成大事者必大度,恭喜白市长又过了一关!”

    “非但德不配位,能力不配位也会反遭其噬,邵市长就是典型的悲剧人物。”

    “我继续说……目前排名第五的是周洲;第六名叫楼遥,都是近两年扶摇直上的正治明星,更重要的是背后显而易见都有大人物加持,因此格外引人注目,”龙峻忠道,“楼遥的背景没打听到,与你同为常务副市长的周洲在碧海那边都知道,就是得到之前局委员、省·委书计明月赏识。”

    白钰心头一震:“明月?”

    龙峻忠反而为白钰的吃惊感到奇怪,道:“周洲是从碧海基层一步一个脚印上去的,被推荐并得到省·委书计赏识也正常吧?当然也有风言风语指明月喜欢个子高、皮肤黝黑的帅哥,周洲正好符合标准……眼下明月卸任省·委书计赴京另有任用,大**必定受重用,因此周洲仕途也高看一线,从原先12-15之间排名陡升到第六。”

    默默咀嚼他的话,白钰若有所思道:“向龙主任请教,我在甸西需要把握的度是什么?我需要注意些什么?特别是如何处理好与庄骥东的关系?”

    “其实我早上就到甸西了,辗转吃了两家酒楼早点,中午到傍晚又换了四家茶楼、咖啡厅,专门找人扎堆的地方钻,能听到很多有趣的言论……”

    龙峻忠拈须笑道,“请教谈不上,只是换个角度观察和分析问题。白市长空降甸以来的表现我已大致听说,强拗储拓、拿掉殷勇、否决***插手安排甸宝班子等等,树立一个强势而有主见的常务副市长形象,盖过了庄骥东的风头。好事还是坏事?白市长这么做肯定事先有个判断,并基本确立在甸西行事为人的框架,我不多揣测,只想从大的方面阐述对当前内地正坛的认识。”

    “愿闻其详。”白钰最欣赏龙峻忠指点江山的那种战略家、策略家的风度。

    “经过刘老五年、正阳到今年十年,十五年温文尔雅、和煦仁厚的正治文化环境,民众久静思动,又开始渴望看到杀伐果敢、冲锋陷阵哪怕浑身毛病的强人出现,俞晨杰正好呼应了这样的需求!”

    龙忠峻呷了口茶续道,“陆锴在大西北恐怕靠宽仁无法驾驭属下;岑哲奕本身就走冲锋队路线,一直扮演‘常委会杀手’角色,而白市长现在……这种现象级的正坛风气大盛并非偶然,而是时局乾坤转换的必然——就算你白市长不到甸西而是雅坛、六银、上电,都会如此,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白钰肃容道:“龙主任分析得精辟之至!的确我没想那么多,纯粹针对甸西现状所调整的思路,正好暗合大势所趋也是命中注定——注定我会始终留在竞争者第一方阵!”

    龙忠峻道:“接下来才是白市长所提到的尺度,即强势形势和强硬作风以什么为界,怎样才算恰到好处?我想一个原则是收放自如,有强的一面,也有温情的一面,甚至有软弱的一面,让外界感觉你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而非战神……”

    白钰幡然醒悟:“对对对,龙主任说得太对了,人就是人,人千万不可成为公众眼里的神!特别是战神!我会记在心里,谢谢龙主任!”

    龙忠峻续道:“另一个原则是合纵连横,这里的纵特指省领导、省直机关。想必白市长知道前省·长岳峙以及现任常务副省·长徐尚立都不待见甸西,因此当您在地方顶不住的时候没必要硬顶,来个霸王卸甲把压力推到省里,再由省里反压甸西不是更名正言顺吗?

 文学

白钰先怔了会儿,再露出会心的笑容,连声道:“多谢龙主任点拨!之前我想到省税务总局27亿罚单的威力,也就一念之间,没往深处琢磨,这实在是条捷径!”

    龙忠峻笑道:“当局者迷旁观者而已,根本算不得高明。至于庄骥东,以我在町水对他的了解顶多中人之质,在***书计层面可以算作四平八稳的好干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勤勉有加,清廉拒腐,亦为中规中矩的守成市领导。空降甸西当市长,他有两条路可走,我判断大概率后一条路……”

    “哪两条?”

    “一是他主持全面工作、对抗储拓对正府事务的干扰,放手让你抓经济并盘活城投债券,三年后他接任***书计,你或在甸西或回毕遵当市长,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惜,庄骥东七成不会这么选,唉!”

    白钰深有同感,也叹了口气道:“人心是最大的变数,有的人就看不得别人好。”

    龙忠峻颌首:“他的小家子气还有内心深处一直视你为对手,合作是暂时的,对抗才是永恒,所以走第二条路暗中下绊子、使阴招的可能性更大,更有甚者,会联同对手一起坑你!”

    “那真太……”白钰不由在龙忠峻面前透露实情,“我和他爱人是大学校友,一度走得比较近。他可以视我为敌,我却不能还以颜色,否则在校友圈如何立足?”

    “相信白市长会以智慧的手段解决这个难题。”龙忠峻并不多说,更避免以长者、老师、前辈的身份指指点点。

    “非得大智慧,可我真的还没想好……”

    白钰摇头叹息,然后起身道,“今晚陪龙主任多喝几杯,来到甸西,还没全身心放开来喝一顿呢。”

    甸西小食堂专门聘请了位柬国厨师,烹制的东南亚菜肴风味非常纯正,龙忠峻吃得食指大动,顺便聊起这些年到各地调研遇到的风土人情,越说越热乎,越说越兴奋,两瓶五粮液喝得只剩了半瓶。

    送龙忠峻到房间休息时,两人虽然脚底下都有些软,头脑却还清醒,说的话不错不乱。

    经过四下无人的草坪,白钰陡然问:“龙主任还有几年到二线?”

    “快了,不过二线也要求坐班,还是不得自由。”

    “等熬过甸西的坑,到我身边工作怎么样?”

    龙忠峻似早已料到白钰有这样的邀请,停在原地沉吟有顷,道:“可以,但我有三个要求。”

    白钰笑道:“只要龙主任肯屈尊来帮我,十个要求也行。”

    “一是我不进秘书班子……”

    “秘书班子任务重压力大,您精力不够,可以考虑挂到正策研究室。”

    “二是我只干到您提拔副省级领导为止!”

    “哦?”

    白钰惊异地耸耸眉头,转瞬悟出龙忠峻深沉的考虑,点头道,“来去自由,到时候尊重龙主任的选择。”

    龙忠峻伸出第三根手指:“最后一个要求是,请给我以及我的家人一个承诺,以后某个时候请您帮忙的话,请务必答应!”

    “哈哈哈……”

    到底喝多了醉意上涌,白钰忍不住大笑道,“很有意思的要求,就相当于……相当远期承兑汇票?”

    龙忠峻静静道:“白市长答应吗?”

    白钰想起当年曾答应过齐晓晓类似要求,时隔多年或许她已经忘了,或许深深埋在心里。

    “没问题!”白钰清晰有力地说,“不管龙主任,还是龙主任家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出面请托我一定全力相助!”

    “好!”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将龙忠峻送进房间后出了楼夜风一吹酒意上涌,晕沉沉在迎宾馆绕来绕去就是找不着自己住的那幢楼。

    坏了,今晚真醉了!

    白钰强迫自己冷静,然后掏出手机乱七八糟地找号码,说也怪平时一翻就有的柴君手机号,这会儿偏偏找不着。

    钟离良……

    此时脑中真是一团混沌,硬是想不起来烂熟于心的号码!

    正急得满头大汗,有个温柔甜美的声音道:“白市长晚上出来散步?”

    抬眼一看竟是浦滢滢!

    白钰打了个冷战,定定神,故作轻松地挥挥手机,道:“是啊……处理点事情……”

    就挥手这个简单动作,身子居然踉跄半步差点栽倒。

    “啊,白市长没事吧?是不是喝醉酒了?”浦滢滢吃惊地问,想上前搀扶但只向前迈了半步便犹豫着停下。

    单身女孩,年轻的市领导,晚上九点多钟以过于亲密的姿态接触会闹得满城风雨。

    何况他是她的主管领导。

    “还好,”白钰赶紧稳住,道,“你忙你的,我没事儿……”

    “真没事?”浦滢滢问道。

    “没事没事,你走吧。”白钰强自控制住难受的天旋地转感觉说道。

    浦滢滢深深瞅了他一眼,快步离开。

    继续跌跌绊绊向前走,越走越两眼茫然,头也晕得厉害,几乎有种随便躺哪儿呼呼大睡的念头……

    “白市长!”

    冷不丁听到有人脆生生叫自己,白钰惯有的警觉关键时候再度发挥作用,擦了擦眼睛一看,噢,原来是穆安妮。

    白钰含混应了一声,却听穆安妮道:“您想回房间休息么?我在前面带路好不好?”

    “嗯——”

    “您要是……坚持不住就叫我扶一把,好吗?”

    “嗯!”

    不知怎地,白钰突然有种放松的感觉,一步三摇跟在穆安妮后面左一拐右一弯,没多久穿过大厅,上电梯时她似乎扶了下,然后来到房间前拽过他的手按指纹,开门而入。

    “卟嗵”瘫到沙发上,白钰如释重负道:

    “谢谢……今晚多亏你……你回去吧……谢谢……”

    穆安妮没吱声,飞快地给他倒了杯开水,打开热水器和房间空调,又从冰箱找到两种水果装进果盆摆到茶几上,这才轻轻道:

    “白市长好好休息。”

    旋即关门而去。

    闭了会儿眼,阵阵恶心涌上喉咙,赶紧冲进卫生间大吐特吐,扶着抽水马桶喘息不已,心里陡地腾起个疑问:

    我为什么醉得这么厉害?!

    将头伸到水笼头下冲了会儿,神智渐渐清醒,越想越觉得诧异:

    如果记得没错,和龙忠峻均分共喝了一瓶半,也就是每人七两五,算多吗?当然正常情况下喝半斤、六两属于最佳状态,没有丝毫影响;偶尔突破七两五、八两也不是没喝过,有些醉意而已但不至于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一直以来白钰在喝酒方面很注意控制总量,觉得不行的时候坚持不喝,谁劝都没用。因此无论在苠原,还是后来辗转多个工作地点,从没因为喝酒耽误事儿。

    况且刚喝完离开机关食堂时还算正常,进了迎宾馆站在草坪边还与龙忠峻谈及日后过来当**的设想,好像后来就不行了……

    特么的,九成是假酒!

    唯有假酒才可能让自己醉成这样!

    今晚整个心思都在与龙忠峻谈话上,没花心思仔细品尝——也与假酒技术愈发巧夺天工有关,现在地下假酒作坊仿造名酒方面已钻研到出神入化程度,即酒花、口感、醇厚、香型等都能做得跟真酒一模一样,可就是假酒。

    明早再问下龙忠峻,如果他也醉得一塌糊涂基本坐实,看我怎么收拾那班家伙!

    白钰恨恨想道,脑子里又腾起另一个疑问:我为何拒绝浦滢滢相助,却接受了穆安妮?

    与醉的程度有关吗?显然不是。

    简单冲了个澡,颓然如破麻袋般倒在床上,嗅着枕间淡淡的清香,陡地想通一个关节:

    下意识拒绝浦滢滢,与防范卓语桐、发现米果异状出于同一个逻辑,即讨厌心机太重且目的性太强的女孩;

    接受穆安妮,则与喜欢蓝依、尹冬梅基本相似,即发自内心喜欢坦诚率直的女孩。

    虽然浦滢滢所在的位置决定了必须具备这样的性格,但人的喜恶与生俱来,并不会因为美貌打折扣……

    想着想着,白钰沉沉进入梦乡。

    凌晨时分习惯性醒来,漆黑中触手竟是赤.裸**的***,还带着甜甜的香气!

    白钰惊得险些失声叫起来!

    闪念间想道昨晚是不是真喝多了,稀里糊涂把穆安妮睡了?!果真如此怎么办?

    就在他惊出一身冷汗之际,怀里女孩也醒了,轻声叫道:“主人……”

    嗨,是温小艺!

    白钰轻舒口气,责备道:“来之前都不吱一声,吓我一跳!”

    “主人以为是谁?或者希望是谁?”温小艺狡黠笑道,“主人官越做越大,都有女孩子主动钻被窝了?”

    “除了你还有谁?”白钰悻悻道,“今夜不行,我喝醉了,你闻闻满身酒味。”

    温小艺还是笑,贴着他耳边道:“我在上面……我第一次就在上面,其实特喜欢……今夜让专宠好好伺候主人……”

    “不准提那个词……”

    没等他说完,她已哧溜滑到下面,紧接着只觉得温软灵巧的舌头习卷而至,白钰轻轻哼了一声身体肌肉顿时紧张起来……

    她那小巧火热的嘴,搅得他晕乎乎恍若置身于天堂,后来也分不清到底哪张小嘴,反正都那么*,都那么滚烫,都那么海浪般一波波冲刷他敏感的神经……

    即将攀至巅峰时,她轻喘着贴着他问:“主人,主人想象我是谁?”

    穆安妮!

    霎时他脑海中居然跳出这个名字!

    为什么是她?他已来不及想太多,因为下一秒便在温小艺身体最深处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