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乖夹好玉势做下去_学长你怎么藏大棒棒糖

2021-11-08 08:49:08情感专区
阮超贤愤愤不已,但他忽然发现了一些不同:“……等等,不太对劲。”“什么不对?”5号神经立刻紧张起来。“这些犯人……好像一

阮超贤愤愤不已,但他忽然发现了一些不同:“……等等,不太对劲。”

“什么不对?”5号神经立刻紧张起来。

“这些犯人……好像一直在看咱们,”阮超贤压低声音道:“怎么回事?”

隔着一张空桌,不时就有犯人的目光投射过来,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准备好要干架……”阮超贤压低声音弓起背部:“奶奶的。”

就在这时,沈之言站了起来,端起他的餐盘朝清洁区走去。

他一站起来,就见六七个犯人也同时站了起来,而且似乎早有计划,前后左右堵住了沈之言的道路。

“兄弟们,来,练练手脚。”就听一个人发号施令道:“给他放放血。”

话音未落,就见一柄磨得发亮的刀片斜着刺了过来,直奔沈之言的后脑勺!

然而沈之言就像后面长了眼睛一样,轻巧地避开,甚至贴着刀锋反手一削,下一秒,在这个犯人的惨叫中,众人才看到一把叉子居然插1进了他的下颌骨中。

快得几乎没有人看清沈之言是怎么动的手,而且没有人知道他是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能把叉子插进骨头里,这一手已经让这群身经百战的犯人同时感到后背一凉。

“怕什么?!”为首的一咬牙:“一起上!”

5号已经在变故发生的时候缩进了桌子底下,其他跟这个没关系的犯人见怪不怪地火速溜走,只有阮超贤额头冒出青筋,犹豫了两秒还是跳了起来。

“不就是干架吗,”他怒道:“老子陪你们好好干!”

他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剩下四个同时朝沈之言扑了上去,还有人使出下三滥的手段,闪电一般去剜沈之言的眼睛。

沈之言像一只灵巧的豹猫一样腾空而起,一只手来捉住了他的腕子,同时手上忽然一下放松了力气,让这犯人猝不及防之下趔趄了几步。

沈之言还有一只手抓住了另一个家伙的肩胛骨,狠狠向前一带,同时右脚猛地一蹬地,拧身屈右肘猛力一下,这家伙就被砸到了地上,借着这个力道沈之言毫不犹豫地将手中抓住的腕骨朝手臂外侧狠狠一掰,只听咔嚓一声,这骨头生生叫叫他掰断了。

阮超贤费了牛鼻子劲儿好不容易打翻一个对手,自己也披红挂彩正全力掰扯另一个的时候,沈之言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五个人在地上捂着伤口惨叫,看沈之言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陈星当然不知道餐厅里发生的事情,他在监狱长办公室里啃着书,司法考试一共13门,比如他现在正在看的businessassociations(商业组织法),这种专业书籍确实看得人头昏脑涨。

不过陈星愿意替考可不只是为了桌子上清甜的汽水的,他的目光投向窗外,无独有偶,黑暗囚室里提到的‘电话亭’被他找到了,居然就在c区,而且就在狱长办公地点的后方。

“麦克,”陈星问道:“监狱里还有电话亭啊?”

“有啊,”对面的麦克抬起头来:“原先罗德监狱不是军事堡垒吗,修建了几个电话专线,监狱里的人总是想方设法跟外面串通,所以现在就弃用了。”

怪不得,而且这个电话亭是那种老式串联电话,七个座机排成一排的那种,中间只有挡板隔着。

陈星不经意地扫了麦克几眼——这家伙是狱长的秘书,管的是监狱的档案室,很明显是狱长派来监视他的。

得想办法去那个电话亭看一下,不过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所有的犯人的活动区域严格限制在a区b区,c区只有被传唤的犯人才能来,而且绝不可能自由闲逛。

陈星啃了20几页书,天色差不多黑了,回到寝室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舍友。

 文学

“阮超贤去哪儿了?”

阮超贤去了医疗室,他因为打架受了伤,他的对手藏了个碎镜片,一下子捅到了他的大腿上,因为有可能伤着大动脉,所以他在一个狱警的看押下,在医疗室接受治疗。

丢人,阮超贤心道,他对付两个人都对付不来,那个叫沈之言的家伙居然一口气打倒了五个?!

“没有割到动脉,”带着口罩的女医生抬起头来:“把碎片取出来就好了。”

阮超贤看着她就有点不舒服,尤其她医药箱里熟悉的药剂:“你给多少人打过那什么巴比妥?”

“我没有给人打过,”女医生看了一眼阮超贤:“打针的是警长理查德。”

“好吧,”阮超贤道:“这监狱里还有其他医生吗?”

“就我一个。你问我一个问题,我也问你一个,”谁知这女医生道:“这样才公平。”

“好吧,”阮超贤道:“你要问什么?”

陈星中午一点准时来到了监狱长办公室。

“昨天麦克告诉我,你学的很快,”监狱长扶了扶眼睛,露出满意的神色:“年轻就是好啊。”

陈星的肚子却在这时候发出了抗议的咕叽声。

“没吃饭?”监狱长笑了:“怎么回事呢?”

“他们说我故意闹事,取消了我的中饭和晚饭,”陈星实话实说道:“先生,一个饿肚子的人恐怕很难学的进去东西。”

监狱长笑了一下,吩咐道:“去餐厅看看还有没有剩余的汉堡,麦克,我得喂饱这个小家伙。”

“两个,”陈星急忙道:“我还有个同伴也没有饭吃……”

监狱长点了点头,却道:“你在我这里可以获得食物,还有其他的特权,比如你下午的劳动我也打了招呼,派给了别人,但你要知道你是如何获得这些别人没有的东西的。”

“我明白,先生,”陈星道:“我会好好复习的。”

陈星坐在办公室里面的隔间,不一会儿麦克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两个汉堡,还有两个鸡腿:“你的工作餐。”

“谢谢,麦克,你真是个好人。”陈星眼睛一亮,给麦克发了个好人卡。

“别客气。”麦克又掏出一杯奶茶,看起来很陶醉地喝了一口。

陈星抓起鸡腿刚咬了一口,就听到一阵滴滴的声音,麦克桌子上的传真机上出现了红点,不一会儿吐出来几张表格。

“那是什么,麦克?”陈星随口问道。

“评估表,”麦克就道:“新进来的犯人每周要做一次评估,看你们的表现是否优良。”

陈星哦了一声,不以为意地继续低头看书,直到麦克拿着表格走出门去,他才猛地一下抬起头来,脸上的神色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如果他没有听错,刚才传真机里吐出来的是……7张表格!

7张!

可明明只有6个犯人!

哪里来的第7张表格?哪里来的第7个犯人?!

陈星只感觉背后的汗毛不由自主倒竖了起来,一滴冷汗顺着鬓角,落到了书本密密麻麻的文字上。

晚饭之后,在b区巡逻的狱警皮特被一道身影拦住了。

“狱警大人,求你了,我不想和6号住在同一个寝室,”这道身影露出全脸来,居然是5号,他苦苦哀求道:“给我换个寝室吧,求您了!”

皮特不耐烦地推开他:“滚一边去!你以为罗德监狱是你家,你想住哪儿住哪儿?!”

“6号被盯上了,他很危险,盯住他的人也很危险……”5号目露恐惧:“我跟他们都没关系,我不想成为靶子!”

他一咬牙,从贴身的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掏出了一叠券:“我有钱,只要您能帮我换个寝室……这些都是您的。”

皮特不由得眼睛一亮,劈手将流通券夺了过来:“好说,好说。”

看着皮特满意地捏着流通券离开,角落阴影中的陈星走了出来,刚才那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没想到你才是所有玩家里深藏不露的那个,5号。”

5号吓了一跳,看着渐渐逼近的陈星,不由自主往后退着:“你、你要干什么?我喊人了!”

“你喊吧,喊了别人就都知道你有流通券了,”陈星目光冷凝:“相信我,你只会死的更快。”

5号完全被吓住了:“不、不可能,我只要离开你们、就不会有危险!”

这个傻子,受到3号和4号的刺激,他以为所有的危险都来自同伴吗?

“你有多少流通券?”陈星道。

“我没有!”5号警惕地看着他:“一分钱都没有!”

“我不是来抢你钱的,”陈星道:“我是问你借钱的,我要五张一个点的,两张两个点的,一张三个点的券……我保证,双倍还给你。”

5号不为所动,依旧摇着头:“我没有!”

“想清楚了哦,”陈星却咧嘴一笑:“我要的并不多,但是如果你不给的话,今天晚上就要皮肉疼啦……我会让沈先生狠狠揍你的,到时候你不仅还是要把钱双手奉上,还白挨一顿打,多不值得啊。”

等陈星从拐角里走出来,他的口袋里已经有些鼓鼓囊囊了。

“这么快就有钱了?”普希金一脸不信。

陈星拉开自己的口袋,让三个点的券在他面前晃了一下。

“好家伙,”普希金喜笑颜开:“走,玩牌去。”

他领着陈星进入了工厂的配电室,一个废弃的圆木桌旁,已经有三个人坐在那里了,一副花色牌被一个龅牙男炫技一般地抛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