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主山里糙汉往死里疼女主_仙女棒夹在里面照片

2021-11-08 08:45:48情感专区
段宜眼泪止不住地往下i流,“你一定要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霏霏姐。”丁远在一旁叹口气,“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段宜抹了把眼泪,站起来,&ld

段宜眼泪止不住地往下i流,“你一定要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霏霏姐。”

丁远在一旁叹口气,“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段宜抹了把眼泪,站起来,“其他人恐怕也凶多吉少,但是鱼纹蛊盒不能不找,这个重任看来要交给我们了。”

“姐,别出声,好像有东西来了。”丁远突然出声。

“!!!”段宜整个神经绷住,“什么……东西?”

丁远拉起她往左边的过道跑,躲进一个嵌口,段宜大气不敢喘一声,死死盯着从过道一蹦一跳过去的人影。

那个人影戴着个黑色连帽斗篷,整个人藏在黑暗里,只有过道后边的微弱光照照在它背后,让人看出来是个人。

但又不完全是人。

因为那个人是跳着的,就像鬼片里的僵尸。

等那个人影过了之后,两人小心翼翼从嵌口探出头来,段宜看到那个人影突然停了下来,以为它发现了他们,打算把身子缩回去,缩到一半却停住。

段宜眼睛猛地瞪大,那个东西竟然趴在刚刚的死胡同口地上,伸出长长的舌头舔地上的鲜血!

救命啊——

这真的不是……僵尸吗……呜呜呜

段宜两腿一软跌地,好在丁远及时拉她一把,没让她发出声音。

等那个“僵尸”把血迹舔完,又开始一蹦一蹦往前蹦去。段宜松了口气,谁知道就是这一轻轻的一口气被“僵尸”听到了。

它猛地回头,飞快朝段宜跳过来。

“跑!”丁远拉着还在愣神的段宜拔腿就跑。

跑了不知多久,身后的东西还在跟着,两人体力逐渐有些不支,丁远停在两个路口,大口喘着气,“姐,跑哪边!”

他怕选错又出现死胡同的情况,到时候可就插翅难逃了。

“右边!”段宜想也没想,话音刚落下,手就被丁远拽着拖着往右边跑。

呜呜呜,妈i的,太感动了。

段宜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有人在她跑不动的情况下拖着她跑,最好把自己整个人背起来再跑,那就更完美了。

但是!丁远毕竟只是个17、8岁的小男生,体型还消瘦,别说背自己了,别被她的体重压垮就已经是万幸。

“姐,又是死胡同!”丁远拉着她猛然停下。

段宜弯下腰来喘气,“不可能,这里肯定会有出口。”

蟾蜍图的地图她记得第三层一共有两个通往四层的入口,一个就是刚刚石墙机关的死胡同,还有一个就是这里。

他们从第二层上到第三层时还专门测试过地图准不准,思路对不对,按道理现在从第三层爬到第四层是不可能有问题的。

 文学

这里怎么可能还是死胡同!

“头上,头上有洞口!”段宜抬头瞥了一眼,大喜过望,“第四层的入口在头上!”

丁远二话不说,从腰胯解下一捆绳子,用力甩上去,末端的钩子挂住第四层的地板,丁远扯了扯,确定牢固后把绳子递给段宜,“姐,你先上去。”

段宜无比感动地接过绳子,她平生最怕自己一个人在下面了,哪怕平常走路最后一个她都怕身后有鬼。

然而,段宜悲催发现自己的臂力根本支撑不了自己沿着绳索爬上去。

“小远……我好像爬不上去呜呜呜。”

丁远没办法,只好把绳索拿过来,“我先上去,在上面把你拉上来。”

丁远小时候就跟着奶奶上山采草药,拾柴砍柴,臂力惊人,三两下就爬了上去。

“小远!小远,它、它好像找过来了……”段宜嗓音颤抖说道,她还没来得及把绳索系在自己腰上,就看到走道上尽头站着一个人影。

“救命啊……”段宜发出呜咽,那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蹦跳过来,也在那瞬间,她看清楚了那东西的正脸。

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脸上边边角角残破的皮肤泛着青绿,像腐败的人皮,眼珠子很大,死白死白的,有点像五眼蟾蜍的眼睛,嘴角沾着血迹。

“小远!快!快拉我上去呜呜呜……它过来了它过来了!”段宜抓着绳子鬼哭狼嚎。

“抓紧,我马上拉你上来!”丁远使出吃奶的劲想把她拉上来。

可惜愣是只拉上去一点点。段宜顶多垫了垫脚尖。

怪物在她们旁边徘徊了一会,久到盛林霏快要撑不住时,几米远的高空地宫突然打开,坠|落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怪物听到动静顷刻爬到尸体旁,闻了一下便伸出利齿叼了起来,尸体拖地留下一路的血迹。

盛林霏眼尖地发现那个尸体是严宾队伍里的人,身体包括头骨在内都被挤碎,黑色的衣服渗出厚厚的血迹。

直到看不到怪物,两人才敢慢慢呼气缓和。

严宾指着相反方向,压低嗓音说,“去这边。”

盛林霏颔首,猫着身子站起来,轻手轻脚跟在严宾后面。

地宫底层的空洞一眼望过去是满目的黄土,两人拐了个弯绕过一块突兀的大石块才知道这空洞还有另一幅景象。

黄土逐渐变成黑曜的岩石层,山石嶙峋,形状怪异,最前方有一片不小的潭水,潭水幽深湛澈。

脚下的碎岩石块很多,一不小心就踩到滑个咕噜响。

盛林霏屏住呼吸看着脚下被她踩响的石块,神色紧张地看向严宾,额头不断冒出冷汗。

从严宾冷凝的表情看出,那只怪物肯定已经攀爬到自己身后。

严宾示意她别动,慢慢举起枪对准她身后的怪物。

一滴汗从额角流下来,顺着盛林霏白皙的下巴坠|落,滴到石块上,盛林霏刚咽了一下口水。

“跑!”严宾嘴里一喊,一声枪声同时响起,打在了那个怪物身上。

怪物吃痛匍匐在地上抽搐,严宾又补了两枪,怪物终于倒地不起。

严宾收起枪,回过身想要看看盛林霏怎么样,却发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只见盛林霏脸色难看地看着她,额头上的汗水非但没有止住,反而越流越多。

“严宾……”盛林霏苦着脸让她看看水潭两边。

严宾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呼吸一窒!

几十只怪物正从大大小小数十个岩石洞口里攀爬出来!

如果不是那双青绿色眼珠子泛着诡异光芒,她们恐怕难以从同样黑色的岩石里发现有几十只怪物攀附隐身在岩壁上。

黑压压一片,欺身而上,令人头皮发麻!

盛林霏和严宾两人展开一场激战,然而两个人如何对抗得起几十只怪物的攻击。没多久,两人身上便挂了好几道伤口。

两人退到潭边,十几只怪物一点点逼近。

“小心!”一只怪物跳跃过来,盛林霏举起枪正要射击,她着急猛扣扳机,却一连按好几下都没反应,这才发现手中的弹l药早已射l光。

电光火石之际,一道身影扑到她面前,怪物的利爪划破衣服瞬间溅起的鲜血洒在盛林霏脸上。

盛林霏目光凝滞,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女人倒在她身上,坠落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