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快用力我要高潮了_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2021-11-08 08:23:58情感专区
抓到老鼠的才是好猫。绝对是至理名言。

因此,阳江一带很多店铺都会选择在这一天开门营业,讨个好彩头,希望新的一年的经营能够蒸蒸日上,财源广进。

今年,对于很多阳江人而言,这一

抓到老鼠的才是好猫。绝对是至理名言。

因此,阳江一带很多店铺都会选择在这一天开门营业,讨个好彩头,希望新的一年的经营能够蒸蒸日上,财源广进。

今年,对于很多阳江人而言,这一天除了要燃放鞭炮接财神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到新区第一盘“大明·风华园”开盘的日子。

放在半年前,任谁也不会觉得这片荒地上开发的楼盘会有人掏钱来买,但这会儿形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不提前打招呼预定,都买不到一套房子。

县政府新的办公大楼要重建的事已经不再是秘密,而是公开的消息,目前正在走各种程序。而且,公检法等大部门也将从旧城区撤出,一并搬到新区来。

这些单位的搬迁,一下子给新区创造了很多刚需,而眼下新区的楼盘只有一家,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局面。

高一的政治课上讲过,当商品供不应求的时候,价格就会大于价值。外界也开始传言,“大明·风华园”下一期就要涨价了!

消息灵通的人早就听到了风声,在开盘之前就找各种关系,向开发商预定了心仪的房子——当然,也需要缴纳一定的预购款。

“大明·风华园”第一期只有四栋楼一百户,除去预购的三十几户外,剩下不到七十户。

如果之前放开预购的话,只怕今天也用不着开盘了。

但如果看盘不能呈现出让全阳江人难忘的场景,对楼盘的后续开发和提升价格也不利,因此马光明和郑亚军之前也商量定了,除了那些来头很大的客户之外,其他人一概不允许预售。

楼盘售楼处建在楼盘的西北角,此刻已经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前面的空地上已经是人满为患,保安们指引着前来的客户到指定地点去领号,然后等着摇号,摇到号的才有资格进到售楼处二楼的销售厅里去选择,摇不到的只能望楼兴叹。

“哈哈,抽到我了!”一个中年男人兴奋地挥舞着手上的号码,然后在一群人羡慕嫉妒的眼光中上了二楼。

“哎呀,之前我找了建委的一个科长,可惜还是没有能买到预购房。”也有人遗憾地摇着头,耳听着一个个号码被喊到,却始终不是他手头上的号。

“我是看他们这边的户型不错,才想来买一套的,没想到今天来了这么多人,我差点都没能挤进来。”

“这个楼盘的绿化也很好啊,哎呀其实旧城区生活挺方便的,就是绿化做得一般。”

“据说我们局就要建在对面,只隔了一条马路,能买到这里的房子,以后我就走着上班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号码越来越少,剩下的没有能够抽到的人也越发焦急了起来。

“听说他们预售了一批房子,哼,凭什么预售?预售给了哪些人?”

“就是,还不是那些有权有势的。”

“这年头,没有关系,连个房子都买不到!”

讨论中已经有了怒气在蔓延。

终于,有个人喊了起来:“让黑心的开发商给我们一个说法!”

“让黑心的开发商给我们一个说法!”

声音由零散逐渐汇聚起来,眼看着就要形成大合唱的态势。

在一楼角落里旁观着的马光明和郑亚军也发现了不妙,两人一对眼,赶紧将负责销售的周玉娟喊了过来。

“我们之前预计的五月份二期开盘,这样,你带几个人去,用扩音器跟大家解释,就说我们二期将有两百户开盘,位置更好,今天没有买到的,可以预定,预定暂不要交钱,但要在一个月内缴纳预付款,不缴纳预付款的,预定名额自动失效。”马光明赶紧指挥道。

周玉娟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但就在刚才那一刹那,她也有过一丝紧张,在南都的时候,也曾遇到过类似的场面,但那时候的开发商采取的是让保安排成两排,将人群隔离开来。那时候她所在的是大公司,财大气粗,店大欺客。现在的大明房地产公司,家小业微,绝对不能惹出什么群体事件来。

她见马光明临阵不乱,处变不惊,说起话来就像是交代一件平常无比的事,倒是暗暗佩服这个学生娃一样的人,之前她觉得这个年轻的老板过于稚嫩,现在看来,人家能做老板,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的,我这就去。”周玉娟不及细想,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各位来宾,我是咱们大明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主管,大家请安静,听我说一句。”周玉娟拿着扩音器,三下两下就站上了一楼的一张桌子,颇有大将之风。

众人听她这么一喊,都把注意力转移了过去,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周玉娟缓了缓,说道:“今天是我们一期开盘,但不到三个月就是二期,二期房源更多,户型也不错,位置在楼盘中心地带,今天没有买到中意房子的客户,可以到我们这边工作人员这边来登记……也就是三个月的时间差距,相信好东西不怕晚,请大家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排好队……”

骚动的人群终于安静了下来,买期房不是买现房,多个三五个月对大家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于是一个个自觉地排着队,到工作人员那边去登记身份以及联系方式。

一场看上去就要闹腾起来的事故,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消弭于无形,郑亚军也不由得冲着马光明叫好:“马老板,真有你的。”

马光明说道:“郑总这么说,我会骄傲的。”

郑亚军哈哈大笑起来,片刻之后,却问道:“如果,二期的人登记满了,还有人没登记到,怎么办?”

马光明指了指排队的人:“你看,来的人虽多,但一般都是一家两口、三四口一起的,目测一下也就是一百七八十户左右,应该足够,如果真不够了,也就只剩下二三十个人,这点人闹腾不起来。”

闹事的就怕人多,人一多往往就很难收拾,人少就好办多了,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年纪不大,心眼挺多。”郑亚军憋了半天,冒出一句。

马光明笑道:“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

半天的硝烟散尽,售楼处面前的空地上留下了一层红色的碎纸屑,这些鞭炮燃放后的包装纸像是给水泥地面铺上了红地毯,加上一些随手乱扔的广告纸、销售户型图,显得杂乱不堪。

这几乎是当下阳江县每个楼盘开盘后的常规场面,马光明不想增添环卫工人的负担,与几个工作人员一道,将地面清扫干净,将垃圾清理掉,很快又恢复了整洁的环境。

好的环境让人心情愉悦,就像好看的人一样。

周玉娟很快将今天的销售情况盘点一下,加上之前预售的部分房子,一期一百套房子半天功夫就销售完毕。

当初马光明和郑亚军定下的均价2000元一平的价格,让不少人持有怀疑的观点,现在,这样的疑惑早已烟消云散。即便是算上新开盘当天打折的价格,均价也在1800以上。

工作人员经过核算,一百套房子当中,十七套预售房源是支付的全款,合计三百一十四万,其余八十三套每套交付三万元定金,合计二百四十九万。两下相加一共是五百六十三万。

有了这么一笔现金流,眼下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一直有些不安的公司员工,也终于都放下心来。按照银行的放款速度,再慢三个月内也能全部到位,差不多有一千八百多万。

这样的成绩在阳江县的开发历史上也是响当当的一份。

郑亚军让马光明在下午的总结会上讲几句,马光明推辞掉,甚至没有参加总结会。

但是嘱托郑亚军了几点,一是要收好一期销售的尾,协助客户做好贷款等方面的工作;二是要加快一期工程的建设,让客户们尽快拿到房子;三是要开始联系各验收的部门,一旦建好后尽快组织验收;四是着手启动二期的开工……

郑亚军笑道:“真有领导的风范,一二三四,甲乙丙丁。”

马光明也笑了起来,他前世最讨厌领导在前面滔滔不绝地讲话,尤其讨厌最后再补充三点之类的废话,但换了一个位置之后,却又不得不考虑这些问题,倘若不提出来,心里又有些不放心。

所谓的屁股决定头脑,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了,你也是行家里手,知道这些,我的意思,是每一项工作都要抓紧一点,不能因为今天销售情况不错,就有所松懈。”马光明停顿了片刻,还是说道。

郑亚军点点头:“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会盯着的,毕竟,我们要在上半年筹到足够的钱,下半年还要支付下一个地块的费用。”

 文学

从售楼处出来了之后,马光明又到新区到处转了转,后世阳江新区的情况他基本上是清楚的,别看这会儿基本上都是荒地或是一些农田,但要不了多久,就会有质的变化。

现在,新区的几条主干道大多可以通车了,还要几条虽然暂时不能通车,但也已经能够走人。也就是说,大的框架雏形已现,新区按照着原有的速度推进,不,比原有的速度更加快了一些,他这蝴蝶的翅膀,虽然未必能够掀起万里之外的风浪,但在阳江这个地方,绝对会感受到明显的变化。

原先第一块地流拍,拖延了两个月后才完成了拍卖,所以无论如何,阳江新区的建设速度,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偏差,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偏差会变大到什么程度,马光明这就难以把握了。他目前能够把握的是,根据自己的记忆,回忆着新区的大致格局。

他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着,这个地方应该是建阳江实验小学的分校,这个地方是阳江人民医院的新区医院,这个地方是法院大楼,这个地方是一座三星级酒店。

大明·风华园的南侧地块,当时是建了一座商场,大约在08年的时候开了阳江县第一家大型超市,连带着还有一些临街的商铺,都给卖了出去。当年一个五十平的商铺也就价值三四十万,十年后就翻了三倍多。

但由于商场、超市以及小商铺不是一个业主所有,因此管理上存在较大难度,结果导致这个不错的小型商业体显得有些凌乱,从品质上就渐渐落了下乘,十几年后就被后来者所取代,生意逐渐平淡下去。

现在,这个地块也已经是大明房产的囊中之物了,就等着交钱办理手续。按照原先的计划,这里的截止日期是九月份,现在大明·风华园一期回笼了不少资金,是不是等到二期开完之后,就提前把这个地方给拿下来?

能不能在这里搞一个自持的商业综合体呢?

前世有个喜欢定小目标的老王,他开发的商业广场几乎遍布全国,也一度将他捧上首富的宝座。后面尽管因为步子大了扯到蛋,还有一些不足为外人知晓的原因,这才将他拉下神坛。

但这绝不是自有商业综合体惹的祸。

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像是荒原上冒出一根野草一样,在春风春雨的滋润下,很快就是一片茂密,密密麻麻看不到边。

如果要拿下来的话,以后世商业综合体的模式来建造这个地块,商场、超市以及一半的临街商铺自持,再与售出的商铺房东签订合作协议,由公司统一进行管理经营,他们投资之后,就等着每年收取租金。

这在现如今的阳江,的确是个新颖的做法,而且,全安州市以及下属的各个县区,截至目前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商业综合体,第一家也要等到07年。

如果能在阳江打响头炮,很有机会乘机拿下整个安州的商综市场,在国内那些巨鳄还没来得及布局之前,先完成布局,哪怕以后被他们收购,也能狠赚一笔。

马光明心头一动,但转念一想,就算上半年能够拿下这块地的使用权,但各项手续跑完,再开工建设,再完成招商、装修等工作,起码也要近两年的时间——如果要提速的话,资金就要更为充足!

如果把大明·风华园所有盈利的资金都投到这个商业综合体上来的话,下一块地什么时候才能有本钱拿到?毕竟商业综合体搞起来,赚钱速度并没有开发房地产卖房子来得直接,来得粗暴。

商业综合体必须等商场超市等营业起来,才能够逐渐开始产生利润,这虽然是个很大的聚宝盆,但毕竟是细水,解不了太渴。而到了07年的时候,整个安州市内房地产将迎来一个小高峰,那会儿拿地的价格,就不是现在这么便宜了。

一想到这些问题,马光明就觉得有些头疼,但有一个事情他是清楚的,那就是时间!时间太宝贵了,现如今的一些地产大佬,就已经在一二线城市开始了圈地运动,他们凭借着自身雄厚的资本,先进的管理,以及响亮的名头,成为各地政府的座上宾,轻而易举地就能拿下大把大把的土地,然后慢慢开发,等着土地升值。

过分的是某个港资企业,圈了一大块地之后,整个楼盘分成了十几期来开发,每一期开发一点点,一期就能开一年——十年后,剩下的一些土地转手一卖,就已经是原来成本的好几倍。

这就是明摆着吃内地经济发展的红利,一个项目搞上十几年,恶心死人了,你还拿他毫无办法。

但大明不是这些航母级的巨鳄,是汹涌波涛中的一艘小帆船,还经不起狂风暴雨。

绕着这个地块走了两三圈,马光明这才觉得,这个地块似乎比原先那个商场要大得多!

这里面出现了什么偏差吗?

是了,马光明突然想到,当时拍08块地的时候,有关部门出了一个配套的优惠政策,才让他们获得了这块地的优先使用权,而如果按照原先的计划,在流拍的两个多月之后,再度拍卖的时候,由于人事变动、新区建设的一些风声已经传出,参加拍卖的企业多了两三家,并没有这样的政策。

南侧这边开发也就分了两个部分,紧靠着风华园的这个部分就开发做了商业,再向南就变成了一个小的居民小区,只有区区八九栋楼的样子。

那么,现在这是一个整体,按照规划也是一半商业一般住宅,那么就可以将这地方住宅的盈利,投入到商业综合体上来。

商业综合体项目尽管回收成本慢,但住宅可以预售,预售就意味着不需要等到房子建好交付,就能够收回成本和利润!

只不过要想商综项目快速推进的话,还需要提前做好筹划,这一点需要跟郑亚军再好好沟通沟通,自己这个表哥,显得沉稳有余而闯进不足,胆子也不大。

好的是,由于风华园项目他们提前做了准备,这个项目基本上只要稍微盯着就可以往前推进,也不是不可以腾出手来搞商综项目。

如果能够在现在就能拿下土地使用权,就再好不过了!

有没有这个可能呢?

大概需要跟土地部门去沟通沟通,才能知道。

马光明主意已定,扭头就又折返回了售楼处,找了一间空闲的办公室,跟郑亚军详谈起来,郑亚军听得目瞪口呆。

按照郑亚军的计划,等到八月份风华园三期开盘,到时候资金有五千多万,还掉银行贷款和利息,应该还有四千万的样子,正好用来缴纳第二块地的土地费用。

但马光明将时间提前到了现在,难度可想而知。

“那我改天去拜访一下国土局的王局长,看看能不能暂时缴付一部分资金,先行拿到土地使用权,如果不能,那还是按部就班来办。”郑亚军见马光明坚持,也只好先答应下来。

但他想着,国土部门又不是做慈善的,怎么可能这么大发善心呢?

他所需要的,是一个堵住马光明异想天开的理由。

……

十几年后新区的繁华是可以预见的,但从目前来看,还是要一步一步地走。

2月14日,老县政府大楼会议室,钱东进主持召开工作会议。

新区第一盘的开发情况,他已经从秘书那里得到了最新的消息,无论从销售火爆情况来看,还是从销售价格来看,他都已经笃定,自己一手推动的新区建设必定会取得不错的成绩,既可以向全县人民交代,也可以向领导交代了。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再加一把火,把新区建设尽快见效。

但有时候他也有些觉得焦虑,现在各部委办局的一把手,基本上都是前任卢书记提拔上来的,换句话说,他自己的人并不算多,而且还不在建设的关键位置上。

而现在的这些一把手们,不上赶着催促,他们总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完全不能体会他这个一把手的急切心情。

他现在急需要一条鲶鱼,来搅动这一池吹不皱煮不沸的冷水。

但大多数一把手上任都不满一年,在这样的情况下贸然大面积换人,容易得罪已经高升的卢书记。

会议休会间隙,钱东进掐灭一根烟,似笑非笑地冲着下面的班子成员和重要部门一把手说道:“今天是2月14号,是个什么日子?”

众人皆是一愣,这是个什么日子?正月初六?

春节休息七天,按照道理来说,正月初七才正式上班,但钱东进正月初六就安排了这个会议,已经让一些部门的头脑有些不快,现在居然还问是什么日子?

气氛有些尴尬,黄向前坐在钱东进的正对面,似乎觉得书记正在看着他。

这是不是一个信号?

黄向前寻思起来,尽管他很不喜欢钱东进的工作方法和态度,但钱东进毕竟是县里的一把手,他老黄想更上一层楼,还得靠钱东进。

现在钱东进抛出的问题,没人回应,如果他这时候主动应声,也算是向书记示好。

“今天2月14号,情人节嘛!”黄向前拿定注意,朗声说道。

众人这才跟在后面应和着:“对对对,今天是情人节,老外就喜欢搞这些新鲜的玩意儿。”

钱东进脸色一沉:“什么狗屁情人节?今天是2月14号,是一季度过半的日子,2005年的一季度已经过去了一半,市委提出的一季度‘开门红’,你们工作推到哪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