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丝袜娇妻被瑜伽教练练调教_啊 轻点 我还小

2021-11-08 08:00:27情感专区
他连雅虎公司也记恨上了。

  虽然杨志远说的没错,AMD的产品的确不能把因特尔远超身后,可是因特尔也不能拿AMD怎么样不是。

  一出盘古科技,他就给公司总裁约翰·凯

他连雅虎公司也记恨上了。

  虽然杨志远说的没错,AMD的产品的确不能把因特尔远超身后,可是因特尔也不能拿AMD怎么样不是。

  一出盘古科技,他就给公司总裁约翰·凯特打电话。

  “凯特先生,对不起,今天的谈判谈崩了,杨志远太目中无人了。”

  “能让彭斯这么生气,的确让我非常意外。”

  “凯特先生,我建议对已经离职的工程师发起出控诉,是他们让我们公司研发工作陷入滞后,造成了现在的后果。”

  “冷静点,我的老朋友,你我都清楚他们是付了违约金走的,而且根据调查,他们已经前往新加坡享受人生了,对我们造不成任何影响。”

  “可我总感觉他们跟因特尔公司一样,从研发部门离职以后,可能会带走了一些机密数据,你看phx芯片,不就是盘古科技挖走刘清平,还直接给项目升级到了3.0。”

  “你说的可能性很大,可那些只是推测而已,连因特尔公司都不能起诉盘古科技,说明这件事情不排除是偶然而已,一个刘清平,真能让一个项目直接升级到3.0吗?华夏的研发工程师,我判断机会不大。”

  “我保留我的判断和建议,等我回去开会再说吧。”

  挂了电话,莫西斯·彭斯在奔驰轿车里伸手捏了捏眉心。

  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杨志远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提出那种强盗一般的合作条件,不可能什么依仗都没有。

  而杨志远可能依仗的东西,可能就是他分析的那些。

  与此同时,杨志远在盘古科技的办公室里跟杰米玛·科伦喝着咖啡,手里拿着手机再给方启博汇报跟AMD的谈判结果。

  方启博听完后只说了句“知道了,按计划进行。”,便挂了电话。

  杨志远的谈判方式和合作条件,是方启博授意的。

  半导体领域在技术上不能突破,那就想办法参与进去,而最好的方式自然是参股。

  因为方启博根本拿不出多余的资金来进行投资,就算有,人家也不会接受,毕竟人家根本不需要钱。

  但一说到技术,不论是因特尔还是AMD,都会像英伟大公司一样有着无比渴望。

  别看这两个半导体行业的巨无霸公司一直相安无事,依靠各自的技术领域在全球市场迅速发展,真要说到底,还是竞争关系。

  相爱相杀。

  这是方启博在前世听过形容因特尔和AMD最多的评价。

  因特尔公司成立的时间和AMD只差一年,更有趣的是,两位创始人都曾在仙童半导体工作过,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英特尔在八十年代推出了8086处理器,也是史上第一款x86处理器抢得先机,在产品上AMD根本没得打。

  这时候要提一提IBM公司,作为长达接近一个世纪的IT公司介入,促成AMD获得了因特尔的技术授权,沦为英特尔的代工厂。

  也就在这个时候,为AMD带来了难得的发展良机。

  后来,英特尔推出了80386处理器,单方面撕毁合约,不再给AMD提供技术授权。

  原因很简单,我吃独食多好。

  最终两家对簿公堂。这次事件让AMD明白了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不是长久之计。

  九十年代,英特尔奔腾处理器问世,从此AMD长期活在英特尔的巨大阴影下。

  AMD知耻后勇在99年推出k7,也就是速龙,成为表面参数上最快的x86处理器,同时率先推行64位的概念,激进的AMD  终于找回点面子,稍微夺回了点主动权。

  可因特尔哪受得了这个气?

  从AMD公司的K7处理器面世开始,因特尔把所有业务中心投放在研发领域。

  在全美设置了多个实验室,甚至在其他国家也为数不少。

  也正是这种原因,因特尔的实验室之间完全没有联系,实验室的中枢体系全掌握在因特尔三个总裁手里,每人负责一个方向。

  而刘清平所在西雅图的试验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而方启博的目标,是要介入因特尔和AMD两个公司,就算不能成为主导人,也要慢慢变成举足轻重的股东之一。

  这是一早就有的打算,目标还包含苹果公司。

  毕竟这些公司你想在市场上击溃、在技术上打败,几乎没有可能,再说如果要进行这样的操作,美国官方的力量一定会介入,这可不是一家民营企业可以抗衡的。

  所以方启博的计划和目标是步步蚕食,达到稳扎稳打的目的。

  而如今,ph项目就是一个契机。

  因为往后两个公司的走向,他已经回忆的八九不离十了。

  因特尔的奔四,在市场上虽然没有把AMD再次逼向墙角,可是也流露出了多年的王者气息,给AMD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而AMD彻底扬眉吐气,是在2004年底推出3600+到5500+的双核CPU,才算找回了市场主动权。

  这就是方启博可以介入的关键截点。

  现在是2003年,距离AMD发布双核处理器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按照时间截点计算,估计AMD公司现在还没有开核概念,依旧在核心技术上不断探秘如何让速龙更稳定。

  而方启博早在跟刘清平计划反水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拿捏半导体行业的关键,于是授意当时还在韩国负责游戏的邵杰前往美国,暗中跟AMD的工程师进行接触。

  所以企鹅公司的何彪出差到韩国的时候,发现韩国的启博科技人去楼空,根本见不到人影。

  邵杰在美国的进展很顺利,从AMD一个华裔工程师接受条件开始,拔萝卜带出泥一样,拿下十六个人的团队。

  随后,这个团队被邵杰安排在星加坡,耗费了五亿美元,终于把方启博要的东西给做出来了。

  双核,全球PC行业的全面更新换代的一次重大历史,也是让AMD将因特尔公司抛在身后很大距离的几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所以这就是方启博敢让杨志远提出所谓的“强盗”条件。

 文学

杨志远跟莫西斯·彭斯不欢而散,而另一边的黄壬迅和杰米玛·科伦在硅谷的一家酒店里,跟因特尔的副总裁巴尼·马克见面了。

  盘古科技和因特尔之间的合作,已经进入了尾声,唯一还卡着双方共识的,就是二者合作的年限。

  说白点,杨志远和AMD的会面目的是全面性的战略合作,和phx芯片项目几乎没有关系,但杰米玛·科伦跟因特尔的合作,是只有phx项目,没有其他。

  也就是说,方启博是想跟AMD达成长期合作的意愿,而不是仅仅局限于一个项目而已。

  只是谈判刚刚开始,AMD长期以往在IT行业以傲娇的姿态发展着,面对盘古科技这样刚起步的公司还看不上眼而已。

  其实因特尔的态度也差不多,可黄壬迅的英伟大公司和盘古科技达成合作,加上还有phx芯片这个项目摆在那里,因特尔暂时只能用安抚的方式来跟盘古科技谈此次合作,所以在合作年限上面,因特尔的理想时间是10年以上。

  在因特尔的眼里,什么phx芯片平台也好,和英伟大公司未来合作开发的项目也好,早晚有一天也会成为因特尔麾下产品面前的失败者。

  毕竟要论公司规模、研发力量等等条件,因特尔比英伟大还要强大数倍,更不用提盘古科技,所以要想让因特尔拿出真心实意来合作,太难了。

  早晚是手下败将!

  你手上的phx项目别看现在挺值钱,等两年因特尔公司突破你的专利限制,到时候phx就变得一文不值。

  再说了,你不就是窃取了因特尔公司的研发成果,现在还回头找我们合作,还不得拿出点诚意来。

  因特尔公司副总裁巴尼·马克心里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在合作年限上一直坚持着,要求合作十五年,授权费5亿美元没有问题。

  黄壬迅的心思一直在促成盘古科技和因特尔之间的合作,对于十五年的合作年限上,他虽然没有发言权,可真要在行业里面找出第二个可以拿到因特尔这份合作协议的公司,除了盘古科技绝无第二。

  于是,他对杰米玛·科伦用劝说的语气说:“科伦先生,我认为马克先生的合作条件对我们三方公司都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而且这对phx项目也有着极大的推进作用,十五年我认为并没有什么不妥,我建议你还是向大股东汇报一下,说不定他会答应呢?”

  杰米玛·科伦对黄壬迅微微一笑。

  他能理解黄壬迅的想法,不就是想把英伟大公司通过盘古科技和因特尔公司捆绑在一起,这样对英伟大公司的发展前景有着极大帮助,所以才会这么劝说自己。

  说实话,如果方启博的命令,他也会立即同意这个合作年限。

  不管怎么说因特尔公司也是半导体行业曾经领头数十年的企业,说是行业领头羊也不为过,只要达成这个协议,盘古科技的前途就像上了高速公路一样,可以从时速一百公里瞬间提升到二百公里以上,甚至更高。

  这对许多IT行业的公司来说,是梦寐以求的。

  因特尔这个招牌,实在是太响亮了。

  但方启博的命令,是跟因特尔合作五年而已,哪怕是对方给钱,也绝对不允许再加一天时间。

  所以,杰米玛·科伦在思考片刻,便说:“马克先生,第一个协议五年时间是我们公司的决议,如果要在这个合作年限基础上增加,那我就只能回去公司申请,这一拖可能就是一两个月,而且期间我们还会跟AMD公司继续接触,说不定还没有商讨出是否增加合作时间,AMD那边的合作已经定下来了,你如果确定坚持要十五年的话,那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巴尼·马克听见杰米玛·科伦这么说,于是将手里的文件夹合上。

  “科伦,我们因特尔公司给每一个合作伙伴都保持着足够的诚意和尊重,在我们的谈判没有明确落实之前,我认为贵司应该放下和AMD公司之间的接触,这样才能让我们公司也感觉到贵司的诚意,你说是不是呢?”

  “phx项目我们已经跟黄总达成协议,而且最近网络产品的专业生产商已经跟我们开始谈合作细节,为了保证网络产品这一块的收益,我们已经压下来了,现在每推迟一天开始进行产品实验封装,都等同于房地产项目在亏损,所以我们公司的进度表是一个星期内达成合作,就看是贵司还是AMD公司,当然,我更希望是跟因特尔公司合作,毕竟你们也了解这个项目嘛。”

  杰米玛·科伦的话,让巴尼·马克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下。

  外行人不懂,巴尼·马克心里可一清二楚。

  phx芯片项目的主导总工是刘清平,甚至现在盘古科技的实验室里连每天负责粉碎资料的工作人员都是从因特尔公司出去的,说不了解那是自欺欺人。

  杰米玛·科伦这样直接把话说在台面上,让他犹如被刀子割了一下。

  黄壬迅听见杰米玛·科伦在谈判上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心里一惊。

  他担心这次谈判会崩掉,这样对盘古科技和英伟大公司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毕竟phx跟因特尔才是最理想的合作伙伴,换成AMD公司的话,连平台都要重新磨合,这样可能浪费的时间实在太多了。

  巴尼·马克压抑着自己的不适,说:“科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是请你回去申请一下吧,我们可以等一等,反正时间对我们公司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我想今天的会也开到这里吧,继续谈下去我怕只会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产生影响。”

  杰米玛·科伦说:“OK  ,那我也不勉强马克先生,我们散会吧。”

  说完后,杰米玛·科伦和黄壬迅一起出了酒店。

  杰米玛·科伦打开车门上了自己的凯迪拉克,刚准备吩咐司机开车,却看见黄壬迅也拉开车门做了进来。

  “黄总,你的车不是在旁边吗?”

  “科伦,我认为你有必要跟大股东立即汇报一下,因特尔是最好的合作伙伴,选择AMD只会徒增烦恼。”

  “不用汇报了,大股东那里不会放弃年限这个重要条款的?”

  “我要求跟大股东通话。”

  “还是等我忙完再说吧,黄总。”

  “你现在回盘古科技吗?”

  “不,我现在要去AMD。”

  “AMD?难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