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公交车坐最后一排视频_奶水太涨被领导吃奶

2021-11-06 15:47:48情感专区
“嗯。”
  林京总是有点不太安心:“那我进去了啊。”
  “嗯。”
  静了一秒,林京实在是想不出来要说的,抬起胳膊,摇了两下手:“拜拜

“嗯。”
  林京总是有点不太安心:“那我进去了啊。”
  “嗯。”
  静了一秒,林京实在是想不出来要说的,抬起胳膊,摇了两下手:“拜拜。”
  盛况看了她捏着袖口,只露在外面的四根手指两秒,低垂下眼皮轻笑了一声:“嗯,拜拜,小京酱。”
  …
  回到宿舍,兰婷婷她们几个人都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抱着手机在各玩各的了。
  林京脱掉外套,跟兰婷婷聊了两句,拿着睡衣进了洗手间。
  站在淋浴下,冲澡的时候,她想到了韩封岩说的那些话。
  我是没脸,但我觉得有个人比我更没脸吧,最起码蚊子提前退役,拜他所赐,不是吗?
  还有韩封岩曾经发在网上的小作文。
  具体内容她不记得了,但是大概内容她还有点印象,说自己受够了俱乐部里的环境,说他打的多累,说是他不配,没某些人出名,明明是核心的输出位,却一点也享受不到核心待遇,一射手混的跟一辅助一样,输出打不出来还要被骂,总之赢了就是他被带飞,输了就是他太菜逼。
  他拿着自己已经压力大到好久没能睡一个好觉,拿着自己疯狂掉头发,甚至近日精神恍惚来卖惨,引得特别多的人同情他,也引得大批量的人去骂盛况。
  事情真相究竟是什么不知道,但她至少能确定一点,兰博文的腰伤和盛况是有关的。
  在她的印象里,盛况是个够傲够张扬的人,甚至能用狂妄到不可一世这种词语来形容。
  谁敢踩他,他都是明着踩回去的,从不会让自己受任何委屈。
  韩封岩说那些话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去看盛况,也注意到了盛况的反应。
  他没像兰博文那样为了维持面上的平静,悄悄地攥个拳头。
  他全程很平静,平静的好像韩封岩说的那些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但她很清楚,他不是真的平静,他是在忍。
  就像是之前YLS跟GDT打训练赛,秦余被杨斯年搞得心态崩了,盛况打的一点毛病都没有,明明可以赢的,但就是输了,他才是最憋屈的那个,但他却很冷静。
  他以前分明不是这样的,他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才把自己从一点委屈都受不得变成了这么能忍辱负重。
  林京关掉水龙头,拿着毛巾擦头发的时候,突然想到她下车之前,盛况说的那句——“气啊,但又能怎么样,犯一次病就够了,难不成还犯第二次?”
  她对着镜子张了张口,忽然就把手里的毛巾丢在一旁的架子上,拉开浴室的门,急匆匆的打开柜子,从里面翻出衣服往身上套。
  “林京,你要干嘛?”兰婷婷见她拿着包,往宿舍门外跑,忍不住坐起身问。
  林京转了下头:“我出去一下。”
  顿了下,她又说:“你记得帮我想理由瞒住宿管阿姨。”
  说完,她不等兰婷婷问她去干嘛,就头也不回的沿着楼道跑走了。
  从学校出来,林京先去了附近的商店,她在里面逛了一圈,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袋子。
  站在路边,她低着头按着手机叫了辆车。
  不到一分钟,车子就停在了她面前。
  深夜的路况出奇的好,平时要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她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
  从车上下来,林京拎着袋子走到门前,别墅里的灯全亮着,她先按了下门铃,见没人来给自己开门,就尝试着输入了下密码,没想到居然成功了。
  进入别墅,笼子里的小苦瓜看到她,立刻欢天喜地的站起来开始蹦着挠笼子。
  林京摸了摸它脑袋,跟它打了声招呼,就拎着袋子下了楼。
  训练室里灯火辉煌,吃完火锅刚到家的一群少年,穿着私服正在打游戏。
  只有盛况不在。
  他们没注意到她,她也没打扰他们,直接上了三楼。
  电梯门打开,她抬头看到的是正对着电梯出口的“贵宾重地,男士止步”。
  她都离开这么久了,这挂牌居然还没摘。
  林京默了会儿,来到盛况的卧室门前,她敲了好几下门,里面都没反应。
  她有点担心盛况,就拿着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听见了电话铃声,但没人接听。
  她蹙了蹙眉,干脆走去了自己以前住的那个房间,门没锁,她一转把手就开了。
  房间里很安静,看得出来每天阿姨都有在打扫,这房间除了没她的东西之外,跟她住那会儿没什么两样。
  林京愣了下,穿过卧室,来到阳台。
  她尝试着推了下盛况阳台上的门,没想到竟然被推开了。
  她掀开窗帘走了进去,正好这个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拉开,只穿着一条长裤,裸着上半个身子的盛况,从里面走了出来。

 文学

林京当场石化在了原地。
  盛况一手按着脑袋上的毛巾,胡乱的擦着湿哒哒的头发,一手捏着手机,按了几下屏幕。。。
  突然,林京手里抓着的手机铃声响了。
  盛况吓了一跳,过了两秒,他缓缓地扭头冲着窗户这边看了过来。
  那会儿被他目送回学校的小姑娘,这会儿活生生的站在他眼前的不远处,眼睛睁的大大的,直勾勾的盯着他的上半身在看。
  盛况有点不可思议,眼睛一眨不眨的锁着她看了会儿,才接受了这个真相。
  他觉得自己这一系列的反应,已经够呆了,没想到眼前这位姑娘比他还要呆,就跟傻了似的,震个不停的手机就在她手里攥着,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盛况清了下嗓音,按断电话:“你怎么来了?”
  曾经住在隔壁的这位姑娘,听到他的声音,总算有点反应的眨了眨眼睛。
  他以为她要说话,结果两秒后,她的视线从他的胸部,落在了他的腹部。
  盛况:“……”
  盛况见她又没了反应,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算了。
  她喜欢看就看吧。
  男生裸个上半身,也不是多大的事,他又不是女人,总不能被人看了点尺度,就大惊小怪。
  盛况压着毛巾,跟个没事的人一样,慢条斯理的擦头发。
  他以前在学校里打完篮球,热的要命的时候,经常会把上衣脱下来拧汗,操场上那么多女生在远处看着,有时候还有女生尖叫什么的,甚至有时间还有女生会趁机跑过来送水近距离看他,他也都没当回事。
  可现在,他居然被眼前的这位姑娘看的有些不自主,甚至还有点……不好意思。
  人女孩子还没害羞,他总不能先扛不住了。
  盛况心想着,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落荒而逃进更衣室套衣服,他把擦干头发的毛巾,随便往旁边一丢,微低着头拨了拨头发,故作镇定的走到她跟前,抬手把她身后阳台的门关上。
  他靠她那么近,她不但没害羞的移开视线,反而目光在他身上黏的更紧了。
  盛况闭了下眼睛,彻底受不住了,“别看了。”
  “啊?”林京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说了点什么,她满心思都在他的上半身,脑子里想的全是她以前的图画的貌似不怎么规范,下次画图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以至于她回他的话,显得有点没那么走心:“你露出来,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盛况:“……”
  操。
  这特么是什么渣男语录。
  就跟网上女性受害,那群没良知的人说的那句“你穿那么少不就是引人犯罪”有什么差别。
  盛况垂着眼看着她,半天没说话。
  她一点也不觉得哪有问题,胆肥儿的不要不要的继续看他。
  她那目光,特别的胶着。
  盛况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个变态,居然被一姑娘看自己看的有点不良反应了。
  他闭了下眼睛,缓缓地附身,靠近她耳边:“我还能给你露更多,你看吗?”
  林京思考了两秒,抬起头:“你想当我的人体模特吗?”
  “……”
  “我想了想,算了吧,我素描不怎么好。”顿了下,林京又补了句:“谢谢啊。”
  谢谢啊……
  盛况险些没被她气死:“你还挺客气。”
  林京耐心的解释:“不是我客气,是目前的尺度够了,再大,画出来的图,它也发不出去。”
  盛况:“……”
  把该看的都看了,该记得也都记了的林京,这才察觉到一直拎着那个大袋子的胳膊有点累。
  她把东西放桌上,室内温度很高,她出宿舍的时候套了个厚外套,这会儿有点冒汗,她摘下斜挎的包,把外衣褪下,搭在旁边的椅子上,见盛况裸着个上半身还杵在旁边,她扭了下头,“那个,你不去穿件上衣吗?”
  “……”
  林京看着他,又说:“虽然房间里不冷,但最近还是降温了,小心感冒。”
  “……”
  盛况暗暗地磨了磨牙,忍着恨不得撬开眼前这位姑娘脑壳,好好研究研究到底构造和常人哪出现了区别的冲动,踏着步子进了更衣室。
  站在衣柜前,盛况随便拿了件T恤套在身上。
  他没着急出去,而是扶着柜门,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人盯着他看,只是为了记住这送到眼前的素材,而他却自作多情的以为她是被他身材吸引了,还被看到不好意思。
  我以为我是美色迷惑了你,搞半天我就是一画画素材。
  人满脑子纯洁的跟张白纸一样,想的都是怎么画画,到最后还温馨的提醒他去穿件衣服小心感冒,而他竟然满脑子冒的全都是一些少儿不宜十八禁的画面。
  这他妈算什么事。
  盛况越想越头疼,他叹了口气,等身体的反应缓下来之后,才站直身子,出了更衣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