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逗弄揉捏挺立的乳尖_军官男朋友一晚上几次

2021-11-06 09:43:30情感专区
一举奠定了远方集团在医药品领域独一无二的地位。甚至,在医学界也掀起了一场强烈的震动。

  那风头,一点也不比陶倾万抢去的那种治疗神经的特效药上市的时候来得小。

  

一举奠定了远方集团在医药品领域独一无二的地位。甚至,在医学界也掀起了一场强烈的震动。

  那风头,一点也不比陶倾万抢去的那种治疗神经的特效药上市的时候来得小。

  单一的药品影响力,的确比不上陶倾万推出的那个。

  但奈何,远方制药推出的药品多呢!

  更何况,每一种都算是解决了一类医学界的难题。

  自然而然,远方集团便打出了名气,并且还受到了有关方面的表扬。

  对于后续的研究,有关方面也答应会给予远方集团最大的支持。

  要说现在京城,那个企业最火,最被看好,那一定是远方集团了。

  更何况,出了制药之外,远方现在还涉及了其他领域。

  在和洛家搭上关系之后,李爱莲又联合庞家拓展了业务。

  之前的庞家,做的基本是玉玩儿,从原石道成品,一整条产业链。

  但在远方加入之后,庞家也拓展起了瓷器方面的生意。

  上到古玩儿,下到磁窑,一样一应俱全。

  而远方和旁氏、洛家的合作,主要在于瓷器和茶叶的出口。

  这方面,陶家自然是帮了不少的忙。

  当然,这些传统商品只是作为基础,目前远方、旁氏和洛家都在无色新的商品。

  此外,盛兴园的安保公司,也已经在京城打开了局面。

  前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毕竟,在京城做这方面生意的,基本都有军方或者是隐家的背景。

  林铮没有跳出来,但李家却在之后掺了一脚。

  这直接就让那些有心之人,收敛了。

  而后,华柔儿和林铮订婚的消息,成了让那些家伙彻底摁下小心思的契机。

  所以,安保公司也算是发展得顺风顺水。

  甚至,为了搭上林铮的关系,大年之后这还没几天,就有不少人主动给华柔儿递出了合作申请,条件是一个比一个优厚。

  此外,金家、韩家也把公司开到了京城。

  一个崭新的连锁药店在京城开业,名叫万世堂。远方集团,自然而然成了背后的股东。

  当然了,金家和韩家不只是这么一个药店,各自还有一些其他产业。

  不过,这些林铮就没有去插手了。

  林铮可谓是在京城完全站住了脚跟。并且自家势力也在一步一步的打造之中。

  天山总公司在米彩离开之后,便已经徒具其名了。

  李爱莲在和米彩以及两边公司几经商议之后,决定把远方集团的总部北迁。

  米彩依旧挂着总公司的总裁之名。

  但已经从自己的得力干将之中提拔了人,担任副总裁一职,暂时负责天上方面的工作。

  至于米彩,逐渐把工作重心往京城方面偏移。

  而在天上打造的药材基地,干脆交给了张深一力负责。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历练,张深也不在是那个只知道修炼和爷爷的乡下小子了。

  何况,药材基地的工作,并不复杂,张深完全有那个能力。

  最重要的是,留张深在天山,一方面是为了安金家、韩家的心。

  另一方面,也是需要有个完全能信得过的人,镇守最初的大本营!

  张深对此倒是没有任何意见。

  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但暗中,却显然不是表面上那么平静。

  这不,林铮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的时间,有些人已经凑在一起,商量着该怎么对付他了。

  京城某会所包间,几个面色凝肃的人,正坐在一起。

  这也是没有外人看到,不然铁定得好一顿惊愕。

  毕竟,这里面每一个那都是财经版面的常客,甚至跺跺脚,商界都得抖一抖的人物。

  京城何家家主、余家家主,外加一个冯家家主。

  三人中,俨然以冯家主为首。

  但坐在里面,冯家主却没有说话,拧着眉头沉默着。

  气氛也因此而显得有些压抑。

  好半晌,还是和家主没有忍住,低声道:“老冯,有什么事儿,还不能说吗?”

  “不急,还有人没到!”

  “还有谁?”余家主面泛狐疑。

  正说着,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没一会儿,包间门口又多了一条人影。

  看到来人,何家主、余家主都愣了愣,不说多以外,但却都有些奇怪。

  “陶总?”

  “诸位,许久不见了!”

  陶倾万微微一笑,淡然走了进去。

  “现在可以开始了!”

  冯家主这时也开了口,扫了陶倾万一眼,算不上冷漠也算不上热络。

  陶倾万倒是不以为意,很是随意地找了个位置。都没用招呼,便给自己满了一杯酒。

  “对于,如今京城的局势,诸位如何看待?”

  “你说的是远方集团?”何家主闻言,当即拧住了眉头。

  远方集团的风头,他是早就看不惯了。

  “一个冒头小子,几个黄毛丫头,还集团?他们也配!”

  余家主当即冷哼一声,一起远方集团那是一万个不屑。

  “说得也是!不过,他们似乎没那个自觉。上蹿下跳的,倒是看得烦人!”

  何家主点了点头,对余家主的话,表示赞同。

  不过,冯家主却拧住了眉头,冷淡道:“区区一个远方集团算什么?我问的是紫鲲部!”

  “啊?”

  此言一出,何家主也好,余家主也罢,都愣住了。

  “冯总这话什么意思?”

  深吸了口气,余家主才低声问道。

  “诸位可别告诉我,还不知道官方马上就要以万圣盟为基础,成立一个特别部门的事儿!”冯家主淡声说道,不过语气却明显意有所指。

  只不过,这一刻的余家主,显然是没听出他话里的深意的。

  “传闻倒是听过,不过八字不是还没一撇吗?”

  “事实上,再有半个月,这个部门就该开张了!”这次,是陶倾万插的嘴。

  “怎么这么快?”

  “不快了,这都谈了快半年了!”陶倾万继续道。

  一时间,余家主和何家主都沉默了。

  好一阵儿,何家主才道:“即便成立这个劳什子特殊部门,应该也和我们无关吧!”

  “无关?”

  陶倾万撇了撇嘴,扫向何家主的眼神,充满了戏谑。

  “这个部门,意味着什么,你们会不清楚?这就宣示着,万圣盟以后便可以堂而皇之地走上历史前台。以后我们势必更瘦肘掣!”

  “不至于吧!这部门就算成立,针对的对半也是隐家,我们算是生意人,他们还能故意来找我们麻烦?”

  “他们或许不会,可有人就说不定了!”

  “你说林铮?”余家主眼神一沉。

  “既然是部门,那总得有个负责人。因为那小子,之前紫鲲部可以说是风头大盛。你们觉得,这个负责人的位置,会落在谁头上?”

  “再怎么也不会轮到他!”何家主不以为意。

  “是不会轮到他,可别忘了,鲲主是他师傅!”冯家主一声冷哼,提醒道。

  一瞬间,余家主几人就沉默了。

  冯家主的话却还没完:“一旦万圣盟被摆到台面上,那他想找我们麻烦,就容易多了!”

  “但,不是还有盟主吗?”

  “盟主可没有曲淘那个神的心思!”冯家主叹了口气。

  “你怎么知道?”陶倾万眼睛一眯,立马问道。

  “我怎么知道,想必你已经猜到了,那么又何必再多此一问!”

  冯家主淡然一笑,继续道:“你今日回来,不也正是因为这份猜测吗?”

  一句话,说得陶倾万立马就埋下了脑袋。

  这俩的哑谜,并不高深,何家主和余家主对视一眼,很快也反应过来。

  “是龙主!他想当这个负责人?”

  “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冯家主眼神一变,语气也沉了下去。

  咕噜,咕噜……

  余家主和何家主都咽了口口水。

  半晌,何家主再次开了口:“所以,龙主想要我们怎么做?”

  “有一点你们要知道,我们和他只是合作,不是上下级。”

  “这个自然!”尴尬一笑,余家主低声道。

  “这么说,你们也是同意合作了?”

  “当然!”何家主也点了点头。

  最后,一群人把目光落在了陶倾万脸上。毕竟,现在的陶家和紫鲲部的关系不错。

  不过,陶倾万根本就没有犹豫,立刻表达了赞同。

  陶家和紫鲲部那份和睦的关系,全靠林铮一人维持。

  虽然现在,他和陶梓万的争斗还没个胜负。可一旦鲲主坐上新部门的负责人的位置,那就不一定了。所以,他说什么也要阻止这事儿发生。

  “计划是什么?”

  “紫鲲部现在口碑大跌,但只是这样还不够!”

  冯家主倒是半点也不含糊。

  但一句话,却让在场其他人都对这次紫鲲部总部被袭的事儿产生了怀疑。

  “难不成,这事儿是龙主做的?”

  当然,他们也就只在心里想想罢了,谁也没有说出口来。

  而这时,冯家主已经把话接了下去:“紫鲲部在北方可谓是根深蒂固。如今权威受到挑衅,引起了不小的质疑。我们要做的,就是彻底打消大家对紫鲲部的信任!”

  说着,冯家主邪异地勾起了嘴角。那份笑,莫名阴森。

 文学

因为紫鲲部总部的事儿,原定的隐宗选拔第三轮的日期,稍稍做了一些调整。

  不过也就延后了一天而已。

  因此,在修整了一日之后,隐宗的命令也已经到了。

  但接到通知,林铮却被这第三轮的规则弄得有些懵。

  “兄弟,这是不是搞错了?”

  林铮赶紧把传信的人给叫住,沉声问道。

  那人却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从别墅离开。

  只等人走了老远之后,林铮也才伸手用力挠了挠脑袋。

  第三轮的规则不复杂,就是单纯的抽签了。

  传信这人,一共取出了十二支信封,让他从里面选一个。

  展开一看,才发现这信封里装着一个人名。

  而选拔规则,便是要他去挑战信封里写的这个人。

  规则倒是挺简单的,可是他要挑战的人,却一点也不简单。

  云啸东,西南云家的二老太爷。云锦天爷爷的亲兄弟。

  一周之内,必须进行挑战。

  选拔结果,将以挑战结果评判。

  具体标准,却没有注明。

  云家作为隐家最顶级的那一档,其实力自然不可小觑。

  至于这位二老太爷,更是早年便已经声名显赫。

  在整个华夏修炼界,那可谓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被人央视的高手。

  甚至,在无形之中,被当成是和各部部长同级别的强者对待。

  只不过,这位大高手,已经十多年不现人间了。

  打架林铮倒是不虚。

  他郁闷的是,自己该上哪儿去找这位脸云锦天都不知道在哪儿的人呢?

  “怎么这次的选拔方式,一轮比一轮奇葩!”

  叹了口气,他只能给云锦天打过去。

  “你说要找我二爷爷挑战?”

  云锦天接到电话,也是意外不已。

  “所以,你那位二爷爷,到底在哪儿?”

  “以前不久说了吗,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先别急,我找我爷爷问问!”

  “好!”林铮也只能点头了。

  闷闷地坐在沙发上,他百无聊赖地等待着。

  何方的电话,在之后打了过来。听到这次的选拔内容,也是愕然不已。

  “奇了怪了!不只是你,肖络和沐雨辰也是找那些个隐身几十年的老怪物!”

  “是吗?”林铮眼皮子一抽。

  “总之,你先别着急,我找云家问问。”

  “那就劳烦你了!”林铮叹了口气。

  “你小子,什么时候,还和我客气上了?”

  贺方哈哈一笑,说完也挂断了手机。

  林铮迟疑了一下,才给肖络、沐雨辰打了个电话。

  正如贺方说的一样,这俩也是找各自分部负责片区的某个家族的老怪物。

  听说林铮也是,他俩似乎也平衡了一些。

  “话说,就算找到了人,那我们也绝对不是对手啊。该不会,赤华派是故意涮咱们吧!”

  “那谁知道呢!”面对肖络的担忧,林铮也只能苦笑。

  简单的聊了一阵子,林铮也才挂断了通讯,但拧着的眉头却没有松开。

  经过前两轮,他有种预感。这第三轮也一定不简单。

  他们或许,又被赤华派当成了工具人了。

  只是,对于赤华派或者说是隐宗的目的,他暂时还没有想通。

  这一等,就是一整天。云锦天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

  “那个,我爷爷也不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林铮急忙问道。

  “不过当年,二爷爷失踪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我们不知道,但有人或许清楚。”

  “谁?”

  “电话里说不方便,你还是去问我爷爷吧。”云锦天迟疑了一下,才低低地说道。

  事到如今,林铮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在和云家老爷子联络过之后,他便启程西南。

  为了赶时间,这次他做的是飞机。

  到了地头,云家上下都已经在等候着他了。

  面对云家众人的和气,林铮倒是没有客气,进了门,见了云老爷子,便直奔主题。

  “哎……”

  提起自家的这个弟弟,云老爷子叹了口气:“是我有愧于他!”

  这突然的一下子,搞得林铮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虽然吧,他是事出有因,但总有种在打听人家家族隐私的感觉。

  “那个,是不是有些不方便说?”

  “那倒没有,只是过了这么久,我没想到还有人记得他,所以有些唏嘘罢了!”

  云老爷子淡淡一笑,倒是没再犹豫,给林铮讲述了起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何况是在云家这样一个底蕴雄厚,实力庞大的家族之中?

  在老爷子的老爸还在世的时候,云家就上演了一出夺嫡好戏。

  主角,自然便是如今的老爷子和云啸东了。

  老爷子是嫡子,云啸东乃是妾室所生。

  两位夫人是明争暗斗不断,云家当初也是派系林里。

  不过,作为兄弟的两人,却没有长辈们那么多的心思,从小一起修炼,一切玩耍。

  连追女孩子,也是彼此当僚机。

  可谓是,感情极好。

  但是,有些时候,人并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

  云啸东也好,老爷子也罢,当年都没有要争权夺利的心思。

  但他们的身份却代表了各自派系的利益。

  他们不争,自然有人帮着他们去争!

  兄弟俩被推着前进,感情在一次次的摩擦之后,有了一些改变。

  这种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累积。

  直到老爷子父亲离世之后,被激化到了极点。

  双方派系自然是谁也不服谁。

  最终演化成了一场内部的武力冲突。

  这样的动荡,自然而然让云家的局势变得不安。也给了外人以可趁之机。

  好在,危急关头,云家派系还能一致对外。

  那那次,依旧死了不少人。

  其中就包括老爷子的夫人。便死在了云啸东所代表的一系人手里。

  外敌虽然退了,但内部矛盾却依旧没有解决。

  只不过,嫂嫂的死,让云啸东受了极大的刺激。

  那可是他从小就一路喊姐姐过来的人啊!

  厌倦了这样的战斗,云啸东主动宣布了退出这场权利之争。

  那不是第一次了,自然云啸东一系的人是不可能答应的。

  没有办法,云啸东选择了一个极端的方式。

  那就是叛出云家,彻底抹消了自己作为继承人的资格。

  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是支持云啸东的那群人,也无话可说了。

  代替云啸东,其母亲成为了有一个被推出来的代表。

  可这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了。

  老爷子一方趁机一股做气。云啸东的母亲用性命给自己的野心买了单。

  就在老爷子被推上家主宝座的那一天,消失许久的云啸东再次出现了。

  兄弟俩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了血。

  最终是云啸东赢了。

  但他并没有抢夺家主之位,只是提了一个要求。

  让老爷子放过自己一系残存的人。

  老爷子答应了!

  那也是他最后一次和弟弟碰面。之后他一直让人留意弟弟的动向。

  直到十年前,彻底失去了弟弟的行踪。至今,也在没有找到。

  不过,和云啸东又密切关系的人,却一直都云老爷子的注视之中。

  这里面就包含了云啸东当年的红颜知己。

  一个从来没有结婚,还不会修炼的女人。却养了个出类拔萃的儿子。

  源自云家的功法,一直都让云老爷子怀疑,那孩子生父的身份。

  说到这里,云老低低地叹了口气。

  林铮却听出了老爷子话中的无奈和感慨。

  深深地看了老爷子一眼,林铮没有立刻开口。

  他不能完全理解老爷子的心情,但也看出了老爷子心情的复杂。

  或许,老爷子不是不确定云啸东的行踪,只是一直都不确定该不该再去打扰罢了。

  所以,他在等,等老爷子主动开口。

  因为他猜到,老爷子会如此轻易就把这些说出来,绝不是为了找个人倾诉。

  更不会只是因为他一个外人,突然的请求。

  “那对母子就在西南。不过,老朽对你有个不情之请!”

  “老爷子请说!”

  “毕竟是一家人,总不能一直在外面飘着。”

  “您是想我替您去劝劝他们?”

  “可以吗?”

  “我倒是没有意见。可我毕竟是个外人,这样好吗?”

  “总得试试不是吗?”

  “好,那小子尽力!”沉吟了一阵,林铮也才点了点头。

  换了其他任何时候,林铮是铁定不会蹚这样的浑水的。但现在,好像也由不得他。

  “多谢!”

  “老爷子客气了!”林铮摆了摆手。

  老爷子却是个明白人,没等他追问,便主动告诉了他,那对母子的地址。

  林铮倒是没有着急,就在云家歇息了一天,顺便把那对母子的情况多了解了一些。

  翌日上午,林铮也才出了山,打车往临城赶去。

  这时的他,并不知道,一场风暴,已经悄然在北边卷起。

  一大清早,就有勘探队到了西北方向,去的还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崇家的玉坑。

  还不止如此,就在苧城,有关部门也接到了举报。

  说是,苧城李氏有偷税之嫌,并且还附上了一份只有内部人员才能得到的资料。

  在经过对资料的初步核查之后,有关方面当即立案侦查。

  于此同时,李龙赫、李龙飞兄弟,也被立刻唤回了京城。

  但还不止如此,京城也突然跳出来了一大票人,跑到市局自首。

  龙在江也在当天,就被请去了市局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