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身材高大丰满大粗腿熟女高潮_巨物卡在宫口H不要

2021-11-06 09:17:08情感专区
对,就是这么高价值!

  我的个老天爷呀!

  但是震惊之后,除了以后不再为闺女的生活条件担忧的欢欣外,沈爸沈妈第一时间不是想要花钱让闺女给他们添置些什么,而是嘱咐沈芮,财不

对,就是这么高价值!

  我的个老天爷呀!

  但是震惊之后,除了以后不再为闺女的生活条件担忧的欢欣外,沈爸沈妈第一时间不是想要花钱让闺女给他们添置些什么,而是嘱咐沈芮,财不外露,不要和外人透露,以免引起危险,被人惦记。为人父母,最惦记的,还是孩子的人身安全。

  二则是,老人家的固有观念,要为孩子长远打算。建议沈芮留着上午入账的那笔钱零花,下午这笔存起来,按着他们的想法,这些钱,存银行里存定期,吃利息一年一两百万,也能够把日子过得很滋润。

  最后则是嘱咐,赌石既然带着赌,一次是运气好,不是次次运气好,还是不要再去玩得好。

  对于最后的嘱咐,沈芮自然是尽皆应下,她本来也没打算用能力去赌石敛财,这次意外收获已经挺让她意外又满意,还真的是运气不错,不然就是有点儿稀罕能力,没碰到好料子,也不会有这样的获益。

  但是对于把钱存银行这古老的理财观念,沈芮怎么说呢?她还真不是那固定存钱的主!

  既然爸妈喜欢,让他们安心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给您和我爸存个两千万试试感觉?剩下的,过段时间我可能用的到,存成定期不方便使用,咱们家的药方我在挑合作方了,确定合作方,除了药方入股,既然有了这笔意外之财,我还准备出点儿资金入股,这样以后可以长期获益。”

  沈芮并不会因为爸妈不懂,而有隐瞒,她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让爸妈懂得她要做的事情,比起隐瞒,让他们知道,她在做什么,钱是怎么用的,无疑会让他们更安心放心,当然,报喜不要忧,才是好孩子!

  最近她跟着印先生接触了些并购和投资合同,趁着他不忙的时候,也稍微向他做了些请教,对于药方的安排,心里有了些明确的规划倾向。

  “阿芮有安排,用在正事上,不用非要听我和你妈的!存银行,只是我们这些老眼光的人,认为的最安全的做法,阿芮有更好的安排就尽管去做,我和你妈绝对支持!”沈长华直接拍板定案。

  闺女有自己的事业发展,闺女见识比他们多,这个时候,他们要相信闺女的安排,支持鼓励她的决定,能帮忙就帮一把,不能帮忙,他们做父母的,也不能成为成为孩子的负累和束缚。

  赔了就当给闺女学经验了,本来就是闺女挣到的意外之财,闺女学会本事,好好地,安康喜乐,掌握本事才是最重要的,以闺女的能力,是不会把自己饿着的,这辈子不像他和孩子妈过得这么辛苦,已经挺好的了!

  只是看银行卡的数字,沈爸沈妈对于这笔意外之财,高兴兴奋肯定有,但是仍保持着淳朴的心里,并没有太多陡然乍富不知所以的感觉。

  沈芮无声的趴在妈妈肩膀,一手揽着爸爸的脖子,心里的感动,却是比挣到一个亿还要翻涌沸腾!她爸妈这两颗永远为她着想,一切以她为重的心,她何其幸,能有这样一对爸妈,是她之福!

  沈爸沈妈,笑呵呵摸了摸闺女的脑袋,长大的闺女,还像小时候那样依赖他们,在他们面前撒撒娇,做父母的,说实话,挺开心的,做父母的,永远希望自己能帮到孩子,不会觉得孩子是麻烦,孩子再大,在父母眼里,都还是个孩子。

  “这么大了还撒娇,以后结婚了,这可怎么办呀!”摩挲着闺女细嫩的手掌,沈妈笑着打趣。

  “那我不结婚了,就陪着你和我爸!”沈芮的口气十分骄傲,三生单身独一个,她也算是顶级的单身贵族行列,自己过得很好,对恋爱结婚本就没太热切的想法。

  “傻姑娘,哪有姑娘家不结婚的,我和你爸还想趁着利索,能帮你带带孩子呢!”把闺女养大,再看到她有个好归宿,需要他们,他们帮忙带带孩子,那就再好不过了!能看到第三代成人,她和孩子他爸闭眼也能放心瞑目。

  “那我也要带上你和我爸,不然就不结婚了!”要是结婚生子是爸妈想要看到的,沈芮也并不反感,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让爸妈舒心放心。

  这一生还长着呢,遇到合适的人,她也不排斥婚姻,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别人家的闺女都带着嫁妆出门子,就你带着两个活宝贝呀!”但不得不说,沈爸沈妈这颗心,那是真真的揉成了水。

  ···分了两天忙活,沈芮先是去了趟银行,大额资金专属招待,没用排队,经过一系列手续,升级了银行卡,办理了两千万的存折。

  沈芮的大额存单,对于银行绝对是意外的飞来惊喜,不仅得到了银行的热忱服务,享受贵宾待遇,还得了银行配送的好些礼物,惹得沈妈啧啧称奇,对于存款的银行卡,更是十二分的小心的去存放。

  第二日,沈芮上班之前,顺利带着资料,去了东林卫生局,取了她的医师资格证,或许是因为印先生托人打过招呼,拿资格证的时候,同样得到了体贴的服务,不得不让人感叹,到底是朝中有人好做事!

  拿到资格证的当天,沈芮同步迎来了李润林团队的报价,总共预算从建设到软装,到道观的翻修,再到山林的整理,果木头子,山路铺设···最终沈芮得到了一份四百八十万的预估。

  既然打定主意建设,资金也充裕,托郑明浩介绍了个律师,验完合同手续,确认没问题后,沈芮十

 文学

敲定了本周末,宜动土的二十九号开工建设的日子,先期款一百万,沈芮直接利索的打到了李润林公司的公账上。

  这个时间,给了沈家收拾东西的时间,给了李润林公司的准备和到来时间,周末刚好沈芮也在家。

  确定好动土时间,沈家就开始准备起新房的各项事宜。老房子马上要推到成工地,家里的东西要事先整理出来,重要的东西留下,不重要的东西处理掉,这个过程,其实从上次落定新房建设,李润林来实地考察,沈妈就在零零碎碎的做这个准备,慢慢在规整收拾着。

  俗话说,破家值万贯,家里的东西平日里不觉得什么,用到的时候还觉得少,但是整理起来,才发现,家里的东西,可还真的是多不胜数。

  沈芮给爸妈搭把手整理东西的时候,倒还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说,她小时候用过的婴儿车,这是她爸在她妈当年有了她之后,费心亲手打磨做的,一点一点磨得通体圆润无刺,又一遍遍刷了润泽的桐油,才给她用的。

  样式是一把小椅子扶手上装了栏板,下面有孩子放脚的踏板,地步镶了木轮子,现在推起来还顺滑的很,这个是爸爸的一片心血,很有纪念意义,现在都见不到这种纯手工的婴儿车了,要留着。

  比如说,沈芮小时候穿过的小衣服,用得小被子,这些老古董,沈妈也一直留着压箱底。沈芮房里的床、书桌、柜子这些都是沈爸亲手打出来的,也是属于不舍得丢的东西。

  柜子和书桌床头之类的,到时候放在地下储藏室用来搁置东西,床板当时用得好料,到时候改造一下,可以在三楼露台做木质榻台,铺上垫子,平日里她用来打坐、品茗、晒暖都挺好的。

  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沈妈爱惜东西,这也觉得有用,那也觉得合适,最后看着收拾出来的一堆物件,沈芮只能叹服。

  估计沈大奶奶家给他们腾出来的一间房可能放不下,沈芮把一些陈旧的工具用品什么的,先一步送到了东来湾海房里。

  轻便些的衣服被褥书籍之类的,搁到沈大奶奶家,柜子、床、桌子之类的,则是在她们家和沈大奶奶家中间靠着柴火垛,搭个临时棚子,下面铺上麦草,用塑料布包裹着,遮风挡雨防尘防晒,都是大家伙,也不值钱,不怕遭人惦记。

  家里回头装中央空调,一体化控制,之前买的空调,沈芮将三台空调打包封好,给小舅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把东西拉回去。小舅有辆送货的小面包,刚好可以一次拉回去,他和大舅分分,给大舅小卖部里装一台,小舅养殖场里也用得着。

  沈妈心疼钱,念叨着沈芮,早知道起新房就不该让沈芮买这些大件,才用了不到俩月,崭新崭新的,就没用了。她倒不是舍不得送给兄弟,而是惯有的观念,节省惯了,见不得浪费钱!

  沈芮嬉嬉笑笑,挽着妈妈的胳膊,耍赖卖娇的劝慰着她妈:“咱这不是也用了半个夏天,早买早享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来嘛,就当我孝敬我大舅小舅了!”

  惹得沈妈哭笑不得,连连点点闺女的额头,就会糊弄她!看这大方的,倒是显得她小气吧啦了是吧!亏的是这孩子有能力,能挣钱,怎么就养出来这么爽气的脾性来呢!

  沈芮特意安顿的,莫过于镇压阵心的莲花灯,她特别找了个立体的实木小箱子,将莲花灯裹着软棉花,放在箱子里,密封好抱上山,在道观后院中心的地方,使了个土系术法,将之沉到地下,道观只是翻修,并不需要深挖重建,临时在这地下存放,安全有保障。

  沈芮给爸妈做的对戒和挂牌也都蕴养赋灵成功,除了爸妈的东西,沈芮还给给姥姥姥爷,沈大爷爷和沈大奶奶,四位老人各自准备了一个平安符牌,以及鉴于印先生近乎送料子的好意,沈芮给他磨了副墨玉手串出来,时间有限,其他亲人,沈芮准备放到下一步再安排了。

  给爸妈准备的那对蛋形对戒戒面,沈芮周五趁着印臻暂时用不到他,特意跑了趟玉石街,花了五千请汉玉轩的师傅帮她做了镶嵌,挂牌的吊绳,手串的穿绳,也是在汉玉轩选购的,这些汉玉轩最是齐全,她选了上等桑蚕丝底料的穿绳。

  趁着印臻午休时间,沈芮把那一串玄玉九子手串好,以平安节收尾,放在她在汉玉轩一起拿回来的包装盒里。

  下午的时间,在印臻照常练过字下楼后,沈芮请印臻到阳台上坐下,“刚好一个疗养周期,印先生,我帮你做一次复诊吧!”

  时间过得挺快,给印臻上的五脏滋养药膳和宁神香丸已经两周,两周效果很明显,沈芮几乎每天都在与印臻打交道,也见证着他的康复变化。

  取了脉枕搁在桌上,让印臻把手搁在上面,左右手各自诊过一遍,在配合她这近半个月来对印臻面色表现观察记录,沈芮笑着做出诊断:“恭喜印先生,你的五脏失衡已经恢复正常秩序,达到比较好的康健水平了!”

  换句话来说,也就是第一个周期进程顺利,“明天开始,你现在的精神状态初步稳定,印先生可以换养神香丸,下周开始我会配上针灸,开始做下一步的修复!”

  “是阿芮的功劳,阿芮辛苦了!”印臻眸间暖意流转,他的身体自己是最清楚的,自然强健的感觉,随着时间的进展,现在他有种回到当年受损之前的感觉。

  其实这并不是印臻的错觉,沈芮从来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片面治疗,宁神香丸稳固精神,安抚睡眠,五脏滋养药膳,沈芮亲自动手,以灵力萃取精华药性,以滋养五脏,重新恢复体内五行循环的基础,将失衡拉回正常,再加上养荣丸的全面滋养,固本培元,印臻现在的身体是真的重回二十郎当岁的康健。

  “印先生付出的代价太让我心动,我自然要拼尽全力呀!”沈芮笑得灿烂,伸手从包里取了装着手串的首饰盒推到印臻面前,她今天装的有东西,特意换了个大一些的手提包。

  “感谢印先生一直以来的帮助和照顾,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贺你初步恢复康健,给你赏玩的,我刻了平安符,祝你平安顺遂!”

  在印先生身边这近一个月的时间,沈芮收获不少,无论是物质上帮助,还是学习上的指导,这位先生都堪称良师益友,所以,沈芮选择做了个平安手串,这个时候交给印臻贺喜。

  印臻有些惊喜,他笑着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手串,上上等黑玉为底料,椭圆的形态,沈芮在其上,错以金银,刻绘了云篆阵纹,精工古拙,自然流畅,又似乎自有一番玄奥在其中。

  九子成串,首尾相连,收尾的平安结,沈芮上以黄玉佛头点缀,燕尾配着四颗黄豆大小的黄玉做点缀,无论是玉料、还是雕工,以及其中用得近乎失传的错金银技艺,都是上上之选,其中的精心,印臻十分能感觉得到。

  “谢谢阿芮,我很喜欢!”印臻当时就将其拢在手上,换下他平时惯常佩戴的奇楠手串,“很合适!”小姑娘是被人对她三分好,她能十分相报,这样的小姑娘,暖人入心扉!

  “印先生喜欢就好!”

  礼送到位,大老板心情好,早早放了沈芮回家。沈芮又把爸妈的对接和挂坠取出来,她动手给爸妈带了挂坠,又在一旁起哄,充当着婚典司仪

  “沈长华先生,郑海娟女士,恭喜二位携手二十六载岁月,无论贫穷与困苦,无论疾病与健康,任何理由,你们都爱着彼此,彼此忠贞不渝,一起艰苦奋斗,成就幸福家庭,现在有请二位,为彼此佩戴对戒!”

  沈芮嬉笑着念着改良版的婚典誓词,让爸妈互相给彼此带了对戒,或许他们并不理解现在年轻人所谓的爱情,没有所谓的轰轰烈烈,但是。

  “二十六年前,你们结为夫妇,二十六年岁月里,你们彼此互相理解,彼此携手,踏踏实实,勤勤恳恳,一路携手风雨历程,早已为彼此的半身,互为一体,相濡以沫,互不可分割,未来,你们还将走过更多的岁月,执子之手,白首相约!”

  沈爸轻轻为妻子带上戒指,看着妻子当年也是细白的双手,即使经过这段时间的保养,仍残留着辛苦劳作留下来得印记,他认真的对着妻子说了声:“娟子,这些年,辛苦你了,谢谢这个家有你!”

  “当家的,这些年,你也辛苦了!”沈妈的眼里,有一丝泪光闪过,不好意思、感动、高兴交织,她从不后悔嫁给这个看似不善言辞木讷、但勤劳能干的男人,为了这个家,他也付出诸多,当年的青葱小伙,变成了现在厚壮沧桑的中老年。

  沈芮眼中满满都是感动,她想说,爸妈你们都辛苦了,以后有她,一切都交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