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舒服的要疯掉_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

2021-11-06 09:11:47情感专区
她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能活下来,简直也是个奇迹。

  陆筱筱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像是认命一般被她揪着走,一直来到王佩姗的房间。

  她一把关上门,像是一只恶狼盯着垂死的

她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能活下来,简直也是个奇迹。

  陆筱筱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像是认命一般被她揪着走,一直来到王佩姗的房间。

  她一把关上门,像是一只恶狼盯着垂死的小白兔一样。

  “你给我跪下!”

  王佩姗厉声呵斥,陆筱筱就像是一个被抽走灵魂的提线木偶一样,呆呆地跪在地上,可是身子却止不住的发抖。

  她害怕,从心底就生出来的一股畏惧,也不敢抬头去看王珮姗。

  “你这个贱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和陆景淮走的那么近做什么?以为他会为你撑腰吗?”

  不管她怎么说,陆筱筱依旧埋头跪在地上,不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可是她越是这个样子,越是激起了王佩姗的怒火。

  王佩姗抄起旁边的鸡毛掸子,就一下一下的打在她身上。

  她身上还穿着旗袍,原本该有的娴静优雅此刻却丝毫没有,只是张牙无爪的挥舞着手上的鸡毛掸子。

  “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你和陆景淮走得近,他们就会护着你了吗?你真是异想天开,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贱人生的贱种!”

  “我今天就是打死你了,陆家也绝对没有人敢出来说一句话,你若是再不老实的话,我就弄死你!”

  陆筱筱疼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流下来,可是却紧紧的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居然还敢让陆景淮来替你说事儿,段家的事情我已经敲定了,谁都更改不了,就算是老爷子出面,你也必须要嫁过去。”

  见她不哭王佩姗愈发的觉得火大,用手一下一下的拧在她身上不容易看到的地方,背上腋下肚子,这些被衣物遮挡住看不到的地方已经伤痕累累。

  陆筱筱背部原本就被她打得满是伤痕,此刻她再动手拧,实在让她痛得要昏厥过去。

  她实在受不了了,跪在地上哭喊着求饶。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妈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以后我真的不敢了,我绝对不会再靠近他们的。”

  陆筱筱满头大汗,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求着她,可是王珮姗根本就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段家这件事情陆景淮居然插手过来了,她越想越不对,这件事情如果不是陆筱筱告密的话,绝对没有人会知道。

  陆家的其他人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插手,老爷子这些年身子大不如从前了,很少再插手家里的事情。

  每天只是按部就班的休息锻炼看书练字。

  王珮姗稍稍一想就能知道这件事情绝对和陆筱筱脱不了干系。

  “我警告你,把你那些小聪明给我收起来,别在后边再耍花花肠子,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段家这门婚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王珮姗恶狠狠的盯着她,用自己的尖头高跟鞋在她背上又狠狠的踢了几脚。

  王珮姗在人前虽然有些尖酸,可是平日里就是一副贵太太的打扮和举止,也绝对看不出来会是这么恶毒之人。

  王珮姗自己也已经打累了才肯停手,这个时候陆筱筱就像是被抽离的灵魂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着她这个死样王珮姗就来气。

  “你给我起来,别在那装死,现在麻溜的给我滚出去,别让我看见你。”

  陆筱筱即便身上再痛,就像是有千万梗针扎在身上,也只能艰难的慢慢爬起来,她的嘴角也留下了血渍。

  她伸手轻轻的擦了擦,眼里波澜不惊,这样的情况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陆筱筱默默的推门走了出去 任何动静都没有发出。

  王珮姗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自己真是恨不得在这个孽种还小的时候就把她掐死,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陆筱筱走出来,眼里的恨意更深了,和在房间里时那个逆来顺受的小白兔截然不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在心里暗暗的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变大变强,再也不会给任何人欺负自己的机会了。

  这种日子她实在是受够了,这些委屈她已经经受了这么多年,痛在身上什么都不算,最痛苦和最煎熬的是内心。

  现在她也不敢去找陆景淮和洛青葵,并不是害怕被王珮姗发现,而是这时候洛青葵也火烧眉毛了,人不敢去火上浇油。

  陆景淮进去之后,发现洛青葵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脸色煞白,看起来没有丝毫血色。

  “我都已经看到了那个视频,洛语晴真的太狠了,她这是要让我永远翻不了身啊。”

  洛青葵语气里有些微微的悲伤。

  她一双眸子猩红看起来十分骇人,一动不动的看着陆景淮问道。

  “刚才筱筱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对不对?你也看到了这个视频,你是怎么想的呢?”

  她一动不动的盯着陆景淮,眼里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她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陆景淮坐下来一把抱住她,用坚定的行动告诉她,自己永远相信她。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陆景淮永远都相信洛青葵。”

  洛青葵听到这句话之后,瞬间泪崩,眼泪叭哒叭哒的流下来,滴在陆景淮白色的衬衣上,晕开一块。

  “什么都别想,你先好好休息,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好不好?”

  陆景淮认真又严肃地盯着她的眼睛,想让她看到自己对她的坚定和信任。

  “哥哥,你相信我,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以我死去的母亲起誓。”

  陆景淮一脸心疼的看着她,他当然相信了,洛青葵的母亲一直都是她心底最柔软又最沉重的地方,她居然已死去的母亲起誓,也足以见得她对自己有多在乎。

  “你不用发誓,我相信你,我说了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相信你,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你的错,是洛语晴。”

 文学

陆景淮愈发心疼她,如果今天自己再去晚一步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一想到这里,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我的宝贝先休息,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你放心。”

  陆景淮低头在她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轻柔的像是稍稍一用力她就会碎掉。

  即使他内心里已经气得快要疯狂,快要爆炸,也没有在洛青葵面前表现出分毫,就是怕她会多想。

  她现在的情绪敏感又脆弱,不仅在怀疑自己对她的爱,也在自我怀疑。

  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居然被洛语晴这个女人这么对待。

  他自然不会放过她,最好的还击方法就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陆景淮气冲冲的走出去,身上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走出来之后,他便拨通了席风的电话。

  “去把洛语晴给我带来,带到西城的海边仓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席风正在健身,接听到自家老板的电话时,被他这股子杀气给吓到了。

  连忙就关掉所有设备往更衣室里冲。

  “好的,老板,我现在就办。”

  陆景淮给陆筱筱打了电话,让她过来看着洛青葵,不要让她做出任何傻事。

  陆筱筱强忍着身上的伤痛答应了。

  “好,淮哥哥,你有什么事情就去做吧,放心吧,我不会让小嫂子出事的,我就寸步不离的守在门口。”

  陆筱筱说话间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疼了。

  她连说话都感觉胸口是闷闷的疼,可是她不敢耽搁,她在陆家人微言轻,对任何人的命令都唯命是从。

  陆景淮只淡淡的回了一个嗯字就挂了电话。

  她也不敢耽搁,连忙换了一身衣服,用毛巾热敷了一下嘴角,便赶去洛青葵房间。

  “小嫂子你别怕,我是筱筱,我不进来我就在门口,你要是困的话就睡会觉,不困的话我可以陪你说说话。”

  陆筱筱的声音软软的,她乖巧的就像是一只小绵羊,蹲坐在洛青葵的房门口。

  “筱筱,你回去吧,别担心。”

  洛青葵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来,自己也不会做傻事,还没有把洛家人拿下,她当然不会这么傻。

  大仇还未报,如果就这么死去了,那真是太愚蠢了。

  陆筱筱摇摇头,“我就呆在这里,等淮哥哥回来了我再走,小嫂子那你睡一会儿吧。”

  陆筱筱的声音很轻,洛青葵听着她的声音就像是生病了一般。

  可是洛青葵身上的药效还没有完全消退,这个时候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也没办法起来。

  “那你进来吧。”她也实在做不出来就让陆筱筱在门口等着她,倒不如让她进来沙发上坐着吧。

  “小嫂子不用了,你快休息吧,我就在这里就好了。”

  陆筱筱不肯进去,自己现在浑身伤痕累累,她不想任何人看到,而且嘴角也已经青肿了。

  洛青葵拧不过她,也不想再执着于这件事情了,只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

  洛语晴虽然今天没有让洛青葵破了身,不过却也干成了一件大事儿。

  她当然高兴,连家都没有回,便直接去了夜店狂欢,准备好好的庆祝一下。

  席风带着人直接把洛语晴从夜店带走了,而且全程还故意安排了人跟拍。

  洛语晴莫名其妙的被一群壮汉带走,惊慌的不得了,不停的撕扯着不肯走。

  可是她这小身板,哪是这些人的对手,轻轻松松就把她塞进了车。

  洛语晴嘴也被胶带封住了,她一句话都说不了,正在用脚疯狂的踹着座椅,却发现坐在前面一个阴沉着脸气场十分强大的男人。

  她顿时就愣住了,这个侧脸看起来实在是有些眼熟。

  陆景淮!

  她突然反应过来,看到陆景淮在这里之后,她再也不敢有所动作了。

  她内心里知道,陆景淮之所以找人把她绑起来,绝对是因为今天的事情。

  陆景淮亲自开车,一脚油门吓得洛语晴发出一声闷哼。

  洛语晴害怕极了,车上还有一群高大威猛的男人,而且看着陆景淮这个架势,就没打算放过她。

  她现在真是后悔自己太大意了,应该早早的回家的,而不是出去泡什么夜店。

  陆景淮一言不发,阴沉着脸带着众人一路飙车,一直来到海边,洛语晴看形势有些不对,急得不得了,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她,根本就没办法逃。

  陆景淮把车停完之后率先下了车,冷冷的吩咐了一声。

  “把她带下来。”

  原本这种事情并不需要他亲自出面,可是这件事情关乎洛青葵,他实在是难以平息心中的怒气。

  洛语晴被带进了一间废旧的仓库绑在椅子上。

  陆景淮看着她,一把撕掉了粘在她嘴上的胶带,想听听她说什么。

  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落语晴尖叫了一声。

  随后瞪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楚楚可怜地看着陆景淮,想引起他的同情。

  在她的眼里男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了。

  陆景淮也是正常男人,那想必这招也有用。

  “陆总,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洛语晴急得不得了,可是在说话的时候,脸上依旧堆着笑容,又想哭又想笑,看起来十分滑稽。

  “住口,你今天对青葵做了什么,我今天也让你感受一下。”

  陆景淮面色紧绷,恨不得直接杀了她。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洛语晴就是不肯承认,说不定还有一线的希望。

  陆景淮用手指了指她上方的摄像机,洛语晴看到之后吓得恨不得要晕倒了,陆景淮实在是太狠了,他这是打算把今天的事情如法炮制一遍。

  他不想再继续看着这个女人了,于是便走了出去。

  席风交代了三个男人几句。

  “这个女人就留给你们了,想怎么处理都看你们,只要留住她性命就好。”

  席风交代完之后也跟着陆景淮出去。

  洛语晴害怕的大喊大叫的,几个男人嫌她太过聒噪狠狠的甩了她两个耳光。

  被打之后洛青葵瞬间就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了,害怕再次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