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粗黑巨大捣出白沫_宝贝在放最后一个荔枝视频

2021-11-06 09:01:17情感专区
在她看来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甚至都联想不到基于情感的原则性上,不就是夸了两句人家的演唱会么。

  老魏气呼呼的不说话了,整个人如同被红布刺激了的公牛,充满攻击性却不

在她看来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甚至都联想不到基于情感的原则性上,不就是夸了两句人家的演唱会么。

  老魏气呼呼的不说话了,整个人如同被红布刺激了的公牛,充满攻击性却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而梁雅的行为也证明了这个世界上不光只有直男,直女同样令人瞠目结舌,她都不知道这个平日里对自己呵护有加的人为什么变得这么粗暴。

  “对,我有病,要不你和陆大钧过去!”

  听到这儿,梁雅才明白老魏为什么发火,可她正在为眼前这个男人吃自己的醋心存欢喜,想要去用温柔化解的时候,老魏却瞬间甩开了梁雅打算去牵的那只手。

  是吃醋么?

  这种情感怕是老魏自己也没有在当时分析出来,但,在审讯室里戴着手铐抽烟时,他终于在正回顾着的往昔中看到了端倪。

  是不服。

  老魏对梁雅的感情,始于一次表演,当梁城市文化团在民族宫演出那一刻,坐在观众席的老魏就对台上独奏的小提琴表演者一见倾心了。自那儿开始,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才算是认识了这个女孩,为了追求她,更是每天早上风里雨里的接送,不敢有半点耽误。

  那时候老魏看见的梁雅是什么样?

  是一颦一笑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艺术家。

  老魏则当牛做马,连下雨天背着这个女孩水坑都会当成一种亲昵。但,他从未从这个女孩嘴里听到过一句称赞。

  她说自己不善言辞;她说自己害羞;她说那些东西心里都有,不用说出来。

  魏翔总算明白了,原来这才是女人说的双向奔赴,她们在享受着男人付出的同时,把应该付出的用‘不善言辞’全部隔绝掉。

  转回头,却把陆大钧夸成了花,老魏能受得了么?

  这时,魏翔突然想起了网络上被众多女人奉为圭臬的一句话:“你要是真的爱,又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他还真不知道这句话只使用于女人,竟和男人毫无关系。

  哈。

  魏翔竟然在这时笑了,不知是嘲讽还是苦笑。

  “她没辞去演唱会上的演出。”

  这是老魏的讲述,也是当时这个男人心里的最佳答案,如果梁雅当初拒绝了这次演出机会,即便回家接着和老魏赌气,那这个老男人也会反过头来哄她,继续当牛做马。

  可她没有。

  不光没有,还在排练期间和当时的西洋乐团打成了一片,只是再和老魏说话时,稍稍收敛了一些,不夸陆大钧了,也不再羡慕演唱会上的配置,而是在不经意间向往起了外面的世界。

  “你说,我要是去大城市有没有发展机会?”

  “能不能去首都的文化团应聘?”

  “我也看了那个西洋乐团的水平,也就那么回事,单纯以乐感来评价的话,很多人的乐感还不如我……”

  老魏没给出任何回答,默默走向了卧室。

  他变了,不再做饭和操持家务,也不指望梁雅为这个家付出,如果家里没有吃的,就门口小吃部随便对付一口,尤其是对半夜回家的梁雅质问:“家里怎么连点出吃的都没有。”时,只是硬顶一句:“你让陆大钧和西洋乐团的人给你送来啊。”

  得到的,自然是梁雅的怒视。

  老魏在反抗,用唯一能使用的方式,在那个男人必须要追女人,生生把女人推到至高位置的年代,选择了自暴自弃的方法。

  魏翔有点讨厌描述中这个梁雅了,按照时间推算,当时的梁雅已经和老魏结婚了,人家老魏完全有吃醋的权力,哪怕是新婚燕尔。

  而老魏所面临的局面,则是周遭邻居 不断的闲话。

  “老魏,我在体育场外看见你们家梁雅的海报了啊!”

  “你媳妇可以啊,能和大明星同台表演!”

  “老魏,我换煤气罐的路过体育场,看见你们家梁雅和大明星在体育馆门口说话呢啊,关系瞧着好极了,能不能给我要个签名照啊?”

  一切正常的聊天在老魏眼睛里都变成了插在心脏上的刀,那刺透的感觉和刀尖上正在滴的血被他深深裹在了衣服里,毕竟,还要在外人面前强颜欢笑。

  他有点忍不下去了,必须找个时间和梁雅谈一下。

  “咱们,聊聊吧。”

  没想到先提出来的竟然是梁雅,就在筒子楼那种连隔壁有点什么小动作都能听见声音的地方。

  当天下午,魏翔坐在平日写作的桌子上,梁雅坐在床上,俩人在一间也就十几平米的屋子内,光是等一个开场白就等了得有二十分钟。

  “谈吧。”老魏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才长出一口气说出了这俩字。

  “我有一个去首都的机会……”

  老魏一下就瞪起了眼睛!

  这是梁城,那个小小的文化团除了进工厂给工人演出,就是接待市里面的领导审查,从没听说过还有人有进首都的机会,怎么你才跟陆大钧的演唱会团队排练了几天就有了?

  “他们说我稍微适应一下演出节奏,就能跟着乐团不断走穴演出挣钱,就去首都学习一个月就行。”

  “谁们?”

  老魏问道。

  “文……西洋乐团的那些乐手们。”

  她想撒谎。

  老魏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女人心中的一点点小情绪,整个人在爆发之前尽力压制着继续问道:“然后呢?”

  梁雅明显开始变得慌张起来:“我就回来和你商量一下,这是个机会,他们乐团愿意负责所有的食宿,你知不知道,他们乐团工资最高的一个月能拿一千块钱,还有出差补助。”

  “我当然知道这是个机会!”

  老魏直接说道:“我还知道这个机会和那什么鬼乐团没什么关系,是陆大钧一个人的机会。”

  “你在说什么?”

  老魏站起来大喊:“我说什么?我说那个王八蛋没按好心。”

  “你怎么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我自己就是个男人,他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我不光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还知道他要怎么做!”

  “到时候,你会因为他把你带去了更大的世界心存感激,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那时,打电话找不到人的是我,每天备受煎熬的还是我。”

  “梁雅,你要真想去我也不拦着你,咱们俩领完离婚证你爱去哪去哪。”

  梁雅愣住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件事会和离婚扯上关系,在那个年代,离婚是一个女人最大的耻辱:“你说什么?”

  “我说,你只要去了京城,咱们俩就立即离婚,一分钟也不耽误,听明白了吗?”

  嘀。

  床头柜上的闹钟响了,这是梁雅应该去体育场排练的时间……

 文学

清晨,魏翔领着老魏从派出所回到家时,是他自己掏出钥匙打开的房门,那一刻,伸手过去的迟疑让人觉着心疼。

  家。

  这是一个男人全部的情感寄托,他可以受伤,能撑得住重创,但一踏入带有任何符号性质的区域就会主动卸下一身盔甲,只想获得那一刹那的轻松。

  只是,当梁雅背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看向门口,关切的问出那一声:“老魏?”时,他却选择了装聋作哑,默不作声走向魏翔的卧室。

  多可怜。

  一个辛辛苦苦一辈子的男人,在心灰意冷时,竟然要躲进孩子的房间,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

  像是被击倒的巨人,只剩下喘息。

  梁雅转头看向了魏翔,似乎在询问,可当他说出那句:“陆大钧没有追究。”的一刻,她的回应却是:“你都知道了?”

  魏翔没说话的坐在沙发上,上辈子,这样的女人他见了太多太多,为了机会可以奉献一切,为了名满天下可以放弃一切,最终的后果也不过是张钰之流。这就是捷径的危险和可怕之处,因为,永远无法回头。

  “都是真的么?”

  坐在阳光下的魏翔看向了梁雅,他怎么也没想到等来的回答变成了梁雅的暴怒:“小兔崽子你在质问谁?!”

  “你也觉着你妈是那种女人?”

  魏翔没说话,有时候这种沉默可以让对方将全部内容都说出来,就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你拉到她的阵营里。

  当然,在梁雅嘴里,他听到的是另外一个故事。

  一个女孩子积极向上,想要改变人生的故事。

  梁雅是个自幼学艺的姑娘,和所有女孩一样从小被家里人逼着学琴,一般来说,这样的家庭都家境不错,而她也在学习的过程中逐渐体会到了乐趣。

  怎么说呢,学小提琴的过程很像是嚼槟榔。第一次吃会十分抗拒,和嚼木头差不多,那滋味对大脑的刺激性也令人望而却步;小提琴也是如此,在还不能演奏出美妙音乐的那一刻,梁雅对这东西的痛恨跟被谁迫害了似得。可一旦学会了,学的时间长了,她对美妙乐章的渴求甚至超过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她开始变得不爱与人说话了,独自享受着悲伤、快乐等等心情,这些情绪都会融化在美妙乐章里,永远没有争执。

  直到在参加一次小提琴比赛时,让一个用小提琴演奏流行音乐的女孩赢了自己以后,她,看待整个世界的目光都变了。

  那是一次极其不正规的比赛,据说当时区长的女儿参加时,刚刚学了六个月的小提琴,而梁雅,已经足足练了四年之久。

  在比赛中,那个女孩很顺畅的演奏完了音乐,没有感情,没有感悟,如同一个机器,也像是留声机里播放的一张老唱片,尽管曲调准确,却不能称之为表演。

  而梁雅则艳压群芳,她技艺精湛,每一种情绪都演奏的非常到位,演奏过程中没有半分瑕疵,结果,冠军依然不是她。

  阳光下,梁雅很认真的看着魏翔,说道:“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告诉自己绝不会再输,哪怕是有人想要用黑幕取胜,我也必须强大到让他们只要敢这么想都不会好意思的程度。”

  这就是梁雅每天十六个小时练琴的开始,还别说,从那以后,她真就没在比赛中再输过,连整个音乐界都在赞叹。

  时光荏苒,凭借技艺精湛被文艺团录取的梁雅竟然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有了一份不同于工人的职业,更是靠着专业证书和各种奖项奖杯拿着全团最高薪资,最关键的是,还没人能说得出半句闲话。这个时候的梁雅才算是彻底长出了一口气,她觉着自己成功了,也总算是出了当年的那一口恶气。

  问题是,天才不会在任何一次成功后停留,每一次成功带给她们的都是无尽空虚和茫然。

  梁雅也是如此,她一下就失去了动力,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这,才是老魏出现的契机。

  是该谈恋爱了。

  当时梁雅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慢慢接受了老魏的温柔,一个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的女孩在作家的甜言蜜语下根本不堪一击。

  他能让她笑,也能让她哭,可以在撩拨起心弦的一瞬间,又说出几句深意的话,让人浮想联翩、面红耳赤。

  就像他讲的那个故事,说是一个猎人踏入了狐狸的领地,身上还背着刚刚捕杀的兔子,母狐狸与幼崽都被堵在窝里。公狐狸此时出现了,它竟然为了保护家人咬断了自己的前爪,当猎人过来抓它,母狐狸立即带着幼崽冲了出来……

  听这个故事那一刻,梁雅流泪,结果,老魏却加了一句:“别哭,我编的。”

  梁雅当时真的很想揍他,但,那个男人却在不经意间擦去了她脸颊的泪水:“我怎么舍得你哭,任何会让你难过的故事即便是上过国家性的地理杂志,也必须是编的。”

  她愣了。

  真与假早就不在了考虑范围内,能感受到的,是一个男人正在用强大的男友力在照顾自己的情绪。

  更何况他还是个作家。

  梁雅感动了,成了他的女人,宁愿跟着收入不稳定却满怀热情创作的男人,也对社会上那些名流富商不屑一顾。她觉着这是自己想要的,这么选择能满足内心的骄傲,哪怕,在某些特殊时刻会穷一点。

  对。

  梁雅变穷了,她不光负担起了老魏的生活起居花销,还会主动给他们的朋友聚会结账。老魏也不含糊,哪怕稿费不多,但每一分钱,都会上交柜上,并许诺,哪怕日后成了万元户、百万富翁,钱也交柜上。

  直到陆大钧的到来,一切都变了。

  她像是一个农村姑娘看见了外面的大千世界,知道了除烤玉米、烤地瓜之外还有汉堡、薯条,本打算回去和自己男人吹一下,没想到,竟然招来了对方的不悦。

  你在不高兴什么?

  难道你自己没有成功就不允许那些东西的存在嘛?

  是不是自己穿着帆布衫就听不得呢子大衣的好?

  是不是很莫名其妙!

  梁雅委屈,她高傲的仰着头,自己都不嫌弃你无法提供优越的生活环境了,还不能对外面的世界羡慕一下是么?

  但,她还是选择了让步,起码梁雅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她不再谈论演唱会上的细节了,可那个年代又能聊什么呢?莫非真的要这么个艺术家和作家聊张家长、李家短,都跟长舌妇似得?

  梁雅开始聊起了对外界的向往,她以为自己男人会理解并加以讴歌,然后两口子不计前嫌的相拥,说着:“总有一天我们成为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这不是很浪漫么?

  可这些偏偏又打翻了老魏的醋坛子,他,他……他就像是一头不能碰的野驴,听见点响动就想尥蹶子。

  那段日子梁雅过的很烦,排练也会走神,但多年的功底在那摆着,总能利用灵巧的操作将这些细节掩盖过去。

  正当其沾沾自喜的时候,陆大钧还是听出来了,他在一次排练结束的中午拦住了梁雅,很关心的问:“是对谱子不熟么?今天第四小节你又错了两次。”

  陆大钧在当年号称绝对音感,任何想要在这双耳朵下蒙混过关的乐手最后都折戟沉沙,梁雅自然也不例外。

  “对不起……”

  梁雅只能道歉。

  陆大钧很慎重的说道:“每个人的演艺生涯都只有一次,你不珍惜它,它就不会珍惜你。这次的演唱会也不是非你不可,因为你是梁城最好的小提琴手,我们才用你,事实上这首歌只要求有个乐手可以按照乐谱演奏就可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我是说,排名第二的、第三的也都可以,我希望你珍惜。”

  梁雅还是第一次被气场如此强大的男人压制住,竟然自觉的低下了头,捏着衣角用手指摆弄,和上学时被老师训斥一样。

  “对了,你的乐感不错,如果去京城进修一下的话,肯定会有更好的发展。你要是愿意可以告诉我,期间所有费用我会让公司负责,考虑一下。”

  这就是邻居看到的那次对话,也是让老魏举着遭受到了奇耻大辱的那次,实际上单独把这番话拿出来,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不过,在他醋意大发的时候,恐怕并不会这么想。

  “然后呢?”

  魏翔继续听着。

  梁雅叹了口气,把嘴唇抿了起来:“哪有什么然后。”

  “我当时的年纪面对可以进京学习的机会当然会想不清楚,准备和你爸谈谈的时候他还没完没了的刺激我,终于在大吵一架后,迎来了那场在梁成史无前例的演出。”

  梁雅回忆着说道:“当天,能容纳两万五千人的体育馆内座无虚席,整场演出无比顺利,事后所有人都去了庆功宴……”

  她突然在这一刻停住了,慢慢的把头低了下去。

  魏翔猛一闭眼,他知道,老魏说对了,哪怕整件事看上去都平平无奇,可这对于善于伪装的男人来说,根本就是最普通的一次表演罢了。

  “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