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生跟你做完以后还抱着你_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2021-11-05 17:02:03情感专区
他也不知道儿子现在究竟在做什么生意。

  但是人间险恶的道理,他这个种了一辈子庄稼的老农也懂。

  儿子这次来家,肯定是有些不放心家里面的安全。

  对于儿子在外面

他也不知道儿子现在究竟在做什么生意。

  但是人间险恶的道理,他这个种了一辈子庄稼的老农也懂。

  儿子这次来家,肯定是有些不放心家里面的安全。

  对于儿子在外面做的事情,王兴国不想管,也不想过问,更帮不了什么忙。

  所以他只能用自己仅有的办法,为自己的儿子祈福。

  看着父亲王兴国沉默的在墓碑旁分着纸钱,然后用火柴将分好的纸钱一点点烧着后。

  王辰沉默的走上前,跪在爷爷墓碑前湿润的草地上。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后。

  看着跪在墓碑面前的大儿子后,王兴国站在旁边吐了口烟气,语气低微道。

  “列祖列宗,保佑王辰平平安安啊……”

  一一祭祀后,王辰缄默不言的跟着父亲收拾好东西,然后两个人低落的走在崎岖的田地上。

  天色蒙蒙亮起来,王辰低声道。

  “没你想的这么严重。”

  “我捐钱就是想让家里更安全一点。”

  “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走在小路上的王兴国叹气道:“当父亲帮不了你,你一个人跑到外地去,我能不担心你吗。”

  “你脾气犟,我知道说的话你不一定能听进去,但是该说的我还是要说。”

  “你太爷爷以前当马匪的时候厉害吧,周围四个县那时候光听到他们名字都吓得有命,当时就没有不怕他们的。”

  “后来拿着枪杆子的大头兵进来后,你太爷爷他们的大马刀再快能有花生米快?”

  “最后别山那群马匪们啥下场,我小时候没给你说过吗?”

  他家虽然穷,但是祖上也是出过人才的……

  长q县比邻别山,三省交界处,这种地方放在那个的时候就是商队经常通过的关卡。

  而有利润的地方,自然容易诞生各种势力。

  别山山高水深,地区崎岖,所以…一种四处打劫的马匪就诞生了……

  王辰的太爷爷,曾经就是别山马匪里面的一员。

  而是还不是小喽啰,据说还是三当家……

  身后的大儿子不说话,走在前面的王兴国还以为他是没有听进去。

  掏出一支烟点上后,王兴国叹气道:“跟你说这个事,不是让你在外面当孙子,而且做事的时候考虑情况,不要脑袋一热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要是还没有结仇,就先考虑和解。”

  停顿了一下后,他继续说道。

  “你要真跟人家结仇了,就想办法掐死那个人,不要让他像韭菜一样过阵子又涨出来。”

  听到这话,王辰笑了笑。

  “我知道了父亲。”

  .

  .

  因为在家里发生的事情,王辰当天晚上跟康于约的饭局完美错过。

  不过对于这个事情,王辰没有多大的担心。

  他看得出来,康于是一个务实的人,而且错过饭局,也不是王辰故意打他脸。

  第二,中转站投资的时候,县里这两天应该还在讨论。

  毕竟一个涉及到几千万的投资,虽然不是县里拨款,但是带来的影响,那些领导们心里都清楚。

  第二天中午十点多,王辰才睡醒。

  毕竟清晨才从祖坟回来。

  跟王辰预估的差不多,今天一大早,康于的秘书给他打过来电话,说康于约他中午去家里吃饭。

  简单洗漱之后,王辰跟老两口告辞后,便坐着骑士十五世前往康于的家。

  车辆行驶进县大院里面,然后在最里面的一栋二层小楼的门前停下。

  小楼十分简单红砖结构,甚至外墙的涂料都随着年代而脱落一大部分。

  在王辰的视线中,只能是有些时代气息的小院子。

  毕竟半边墙长满了爬山虎的样子,往好点说是别具一格,但往差点说,叫陋室……

  不过,一个房子好不好,看的不是建造工艺,而是看住在这里面的人。

  比如王辰刚下车,康于秘书李福就已经面带微笑的站在院子门口。

  显然是等待有一会了。

  走下车的王辰收回思绪,看到面前的李福,脸露出笑意,大步走了过来。

  “李主任您在这里等我,可是让我压力山大。”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摆谱呢。”

  “王总说笑了。”李福露出笑意道:“你第一次来康**家,于情于理,我也要给你领个路。”

  “王总,康**在屋里等你,咋们要不进去说?”

  “那就麻烦李主任了。”王辰笑道。

  随后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朝着院子里走去。

  但是刚进屋里后,王辰就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康于竟然身穿一个围裙,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王辰的表情,一旁的李福小声提醒道。

  “王总,康**的夫人在绿城照顾孩子上学,所以平时康**都是自己在家下厨。”

  将手中的饭铲子放在饭桌上,康于擦了擦手后,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怎么,没想到我竟然还自己下厨?”

  “确实没想到……”王辰表情有些微妙。

  虽然康于老婆在绿城,但是康于要想请一个保姆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王辰今天过来怎么也没想到康于竟然亲自下厨。

  看着王辰脸上的诧异,康于笑了笑,扭头对着李福说道:“今天中午就我们三个人吃饭,菜都准备好了,你去看看汤炖的时候别洒出来了。”

  “好的。”

  李福扭头朝着厨房里面走去,甚至还十分贴心的将门关上。

  将围裙挂在墙上之后,康于倒了两杯茶后,看着王辰还站在客厅后,笑道:“别客气,坐。”

  “一直听说你有些霸道,今天一见果然只是传闻啊。”

  听到这话,王辰笑了笑,然后在康于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我也没想到康**,竟然亲自下厨。”

  他真没想到康于工作这么忙的情况下,竟然还会做饭……

  “做饭其实也是一种享受。”康于笑道:“你应该听过治大国如烹小鲜这句话吧。”

  “在我看来,想要做出美味的佳肴,就要妥善的准备各种食材,然后有耐心的清洗分隔,在配合适合的火候后,最终才能做出美味的佳肴。”

  “你有公司应该也能明白这个道理。”康于笑道:“不同的人,不同的用法,放在不同的位置上,产生的效果都是不一样的。”

  “是这个道理。”

  听到这话,王辰面上露出认同,不过心里却微妙起来。

  看着王辰默默无言后,康于笑了笑道:“其实这都是骗你的。”

  “?”

  看着王辰的疑惑,康于抿了口茶水后,笑呵呵道。

  “其实真实原因是你嫂子去绿城照顾我闺女上学,这边就顾不上了。”

  “而光市的水质好,鱼又好吃。”

  “没办法,我就只好自己动手了。”

  看着康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后,王辰此刻对于康于有些更多的认知。

  他觉得康于有点…额…活泼……

  反而是跟平时沉稳的样子有些不一样……

  .

  .

  饭桌上,李福一边留意着康**跟王辰杯子里的水,一边埋头吃着饭。

  康于则是盛了个鱼头,乐哉乐哉的吃着。

  一边吃着一边跟王辰说道。

  “绿城那边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这关不好过。”

  “康**,您知道?”王辰抬头看着他。

  “嗯。”康于放下手中的筷子后,说道:“罗家,名门,正尚,哪个都不好惹。”

  “你倒好,一下子都惹上了。”

  “你回来一趟给县里捐钱,是怕家里出事吧?”康于笑眯眯的看着王辰。

  一旁低头正在安静吃饭的李福,听到康**的话后,手中的筷子一顿。

  王辰眼神更是缩了起来,没想到康于竟然说的这么直白。

  不过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后,王辰平静道。

  “是有这个打算。公司很多人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我不怕在外面出事,就怕家里出现乱子。”

  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后,康于淡淡道:“我在这里一天,长q自然不会出现乱子。”

  “但是身在规矩之内,受益于规矩,但规矩也一样在制衡着我们。”

  “绿城那边的事情,终究还是要你自己才能走出去。”

  看着沉默的王辰,康于提醒道:“绿城不是长q,那里不是光靠一些手段就能解决干净的。”

  “你从清河到绿城,这一路做了什么,你比谁都清楚。”

  “这些都是你的定时炸弹。”

  “没有人盯着也就算了,但是有人盯着,你就处处被动。”

  “哪怕是这次你躲过去了,但是之后呢?”

  “你总不能一次次都躲过去吧?”

  看着说道的康于,王辰脸色有些纠结。

  他承认康于说的对,而且对这方面的考虑,王辰心里也隐隐察觉到一些。

  但是此刻真正让王辰有些不解的是,康于为什么告诉他?

  “你现在恐怕在想,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么多吧?”康于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辰。

  “确实不解。”王辰沉默道。

  “呵呵。”

  看着李福跑到厨房收拾东西后,康于笑呵呵的走到沙发上。

  “你是个聪明人,我知道你投资县里的中转站是为了什么。”

  “长q是我管辖范围,不出事,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哪怕没有你,我也是一样会做。”

  “绿城那边我不会帮你,所以我跟你说这么多,可能对你有用,可能对你没用。”

  “但是这些,实际上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王辰可以说是康于一直看着成长起来的。

  对于这个区区半年时间,王辰就跑到绿城混得风生水起,甚至跟几家来历不简单势力斗起来,康于能够感觉到王辰的魄力。

  而且明天就是换届,这个时候王辰投资中转站,要说王辰心里没有帮他一把的打算,康于自己是不信的。

  所以一个能够从小县城走到绿城,甚至以后未必不能成为龙头企业。

  对于这个知根知底的人,康于还是决定提醒一下。

  至于最后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就要就王辰的手腕了。

 文学

王辰不知道康于怎么考虑的。

  不过此刻康于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他在长q一天,家里就一天没事。

  王辰将中转站计划书拿出来,本质上就是担心父母的安全。

  相比于康于升迁帮忙的事情,家里父母安全问题,才是王辰内心第一在意的目的。

  此刻听到康于的保证,王辰心里确确实实放松下来,他是一个很务实的人,没指望捐赠一个中转站,就能够让康于帮他解决绿城的事情。

  康家是很厉害,但厉害不代表就能随便插手。

  尤其是现在已经是09年秋天,距离明年换届已经没有几个月的时间。

  再这么敏感的阶段,任何一个体制之内的人都要小心翼翼。

  而且康于跟王辰的关系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康家自然不会出手。

  所以王辰心里明白,归根结底,山河公司的路还是要自己走出去。

  看着王辰坐在沙发上沉默的样子,康于还以为他是有些不满意,思索了一下后,提醒道:“如果你遇到难事了,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康于不能出手,而且他也不想出手,明年就是换届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最重要的就是沉住心,低调下去。

  康家是厉害,但是不代表康家没有对手。

  他作为康家第三代的长子,他注定是要走进政/坛。

  像他这样的人虽然有着无数人羡慕不及的家庭背景,但是往往他也要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代价。

  不管愿不愿意,整个康家上下的意志都要推动他进去政/坛中,为第三代,第四代的康家保驾护航。

  而且前一段时间康家已经商量过,明年换届的时候准备给他动一动,今天王辰又要助他一把,等中转站建成之后,明年换届之后,康于动一动基本上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对于康于或者康家来说,现阶段最需要考虑的是,康于是去光市,还是直接去绿城。

  “什么办法?”

  王辰疑惑的看着康于,刚才他在想绿城的事,但是却没想到康于竟然突然说出这句话。

  “孔雅楠。”

  康于笑道:“建议你找一个她,她比我方便。当然,前提是你跟她关系够好。”

  “孔雅楠?!”王辰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他真没想到康于竟然提到这个人。

  看着王辰脸上的不解,康于笑道:“孔雅楠的来历不简单,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不过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去云家给云老拜年的时候,看到过她,当时云家人对她的态度很好。”

  “事后我问过云正豪,他说孔雅楠大概率跟孔家那边有关系。”

  “你在绿城呆了这么长时间,那里的关系网你应该也清楚,云家的背景也不用我多说了。”

  王辰一直都感觉那个走到那里都带着书的孔雅楠来历很神秘,而且王辰也觉得她跟孔家有关系。

  但是他真没想到孔雅楠竟然跟云家有关系。

  而且最让王辰心里不解的是,孔家虽然是千年世家,但是豫省云家却是红/色家族,真正枪杆子上面立下赫赫战功后才成立的家族,在王辰的感觉中,这两个家族不会走不到一块去才对。

  毕竟当初战/乱的年代,孔家可是分裂过,有很大一部分人带着很多东西前往岛上。

  从那以后,孔家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王辰觉得自己都能推测出来的事情,他不信康于不知道。

  但是康于既然这样说,显然是有着一定把握。

  想了想,王辰问道:“她能解决问题?”

  “不好说。”

  康于知道王辰问的是什么,思索了一会后,说道:“不过她不是体制内,做事会比我们方便很多,”

  “云家在豫省的人脉很足,很多人都要给他们面子。”

  看着王辰眼中的思索,康于笑道:“而且,试试又能让你损失什么呢?”

  听到这话,王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两个人没有再讨论这个事情,开始聊起中转站的发展问题。

  康于作为康家第三代接班人,现在更是掌管一地的人,知识面自然很广,虽然对于刚刚冒头的产业不是太了解,但还是能够感觉到王辰说出来的那个产业发展潜力巨大。

  而王辰作为一个挂比,知道后世成功发展起来的企业,对于康于各种角度的疑惑,王辰有着自己各种见解,一时之间两个人在小小的房间中应答如流,讨论了很久。

  一直到太阳落山之后,李福送完王辰回来之后,看到康老板砸了咂嘴之后,眼神中的好奇更加浓重一些。

  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从中午吃饭开始,他就始终避开王辰跟康老板两个人的谈话。

  不过屋子就这么大,哪怕是李福在阳台上浇花浇了足足三个多小时,但还是听到客厅里康老板不时传出畅快的笑声跟偶尔的惊叹声。

  从当上康老板的秘书之后,李福还是第一次见到康老板笑得这么开心。

  尤其是回来之后,康老板坐在沙发上的自言自语,更是让李福心里顿时上心起来。

  “年纪轻轻走到这一步,果然不简单。”

  “翻过这座山,也许会有更多人听到他的名字。”

  .

  .

  三天后,云顶会所的包厢中,李慈放下手中的报纸,感慨道。

  “真不知道他这么年轻,怎么纵横捭阖

  玩的这么厉害。”

  坐在李慈对面的赵彪,看着报纸上一个皮肤黝黑,有些紧张的老农跟旁边站着满脸笑意的长q县班子后,赵彪吐了口烟气,沉声道。

  “中转站的活我接下了,以后就安心赚钱,其他的事情不掺和了。”

  中转站的是活,王辰果然没有开玩笑,山河公司虽然投资,但是丝毫没有拦工程的打算。

  甚至在县班子里面询问什么时候动工的时候,王辰还主动提了一嘴他。

  要不然赵彪真也没有那么轻松能拿下中转站的工程。

  而且最让此刻赵彪心里清楚的是,山河公司现在在长q是真的没有竞争对手了。

  王屠夫跟张扒手的生意已经被他们两个拿下,他们背后的人也被赵彪跟李慈两个人喂的饱饱的。

  捐赠中转站的人虽然是报纸上那个老农,但是城里的人谁不知道那个老农是王辰的亲爹?

  而且最让赵彪心里复杂的是,现在城里班子上下一心,鼓足了气要干好中转站。

  毕竟这个政/绩工程,可不止是康于一个人得利啊……

  班子成员上上下下都站王辰,李慈又跟王辰眉来眼去的,搞到最后就剩下他一个人。

  赵彪不傻,他要是再起一点小心思,王屠夫跟张扒手的下场,说不定就到他头上了。

  所以此刻跟李慈说的话,赵彪一方面是心里确实这么想,另一方面是借李慈的口,说给王辰听。

  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赵彪后,李慈淡淡道:“安心赚钱就行,别想那么多了。”

  .

  .

  报纸公布出去的当天晚上,一辆黑色装甲车静静停在大院门口。

  门口值班室的同志不时透过窗户偷偷打量着那辆巨大的装甲车。

  一旁正在看监控的同志,看到三个人从院子里出来之后,朝着身旁的同志提醒道。

  “别看了,王局出来了。”

  然后在两名同志的目光中,王国兴领着高林跟李青走到装甲车面前。

  王国兴刚刚出来的时候,装甲车的门就已经打开,一袭黑色风衣,眼神有些淡漠的王辰双手插在风衣兜里,安静站在车旁。

  直到王国兴走到他面前的时候,王辰脸上才露出些许笑意。

  “麻烦王局了。”

  “行了,人给你放出来了,赶紧走吧。”王国兴瞅了一眼身材高挺的王辰,有些没好气道:“赶紧回绿城吧,我看你就怕得慌,你再呆几天城里还不知道要出啥乱子。”

  听到这话,王辰笑了笑,跟王国兴又客气了两句话,黑色的装甲车离开大院。

  .

  .

  装甲车稳稳的行驶在道路上,但是车内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十分沉重。

  坐在后排的高林看着辰哥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后,低声说道:“给你丢脸了辰哥。”

  “对不起,老板。”副驾驶的李青也低声道。

  这几天虽然在里面,但是他们也没有为难他们,甚至一些要求还配合。

  所以王辰来老家的消息,他们两个人都知道。

  所以此刻辰哥亲自给他们捞出来,对于他们两个人来,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事情了。

  在两个人低头心里复杂的时候,王辰叹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人要是真出不来,才是最丢脸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