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中年寡妇性饥渴做视频_老外那方面太厉害想分手

2021-11-05 16:01:24情感专区
林阳走进屋子,看了眼四周。

整个屋子十分整洁,没有半点凌乱的地方,看起来就不像有人来过。

窗户也都完好。

甚至连床榻上的被褥都只是被微微掀到一边。

林阳走进屋子,看了眼四周。

    整个屋子十分整洁,没有半点凌乱的地方,看起来就不像有人来过。

    窗户也都完好。

    甚至连床榻上的被褥都只是被微微掀到一边。

    如此看来,现场完全没有半点线索啊。

    林阳眉头紧锁。

    究竟是谁,能凭空把神火尊者带走?

    总不能是神火尊者自己走的吧?

    以他那状态,根本走不了路,他甚至都没有自己的意识!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一定是谁把他带走了!

    林阳脸色凝沉,四处张望。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视线猛地上台,看向了天花板。

    天花板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可林阳却把视线朝那通风管道望去,思忖片刻,他纵身一跃,将通风管道的盖子揭开。

    “林神医?”

    下面的人不由愕呼。

    林阳腾空而跃,打量着通风管道,终于,他伸手从管道内捏出一物。

    众人举目。

    那赫然是一根头发!

    “这是一根女人的头发。”

    林阳将头发拉长,沙哑说道。

    “什么?”

    “难不成....有人从管道内潜入,将尊者带走?”一神火岛长老颤问。

    “八九不离十。”

    林阳又在管道处查勘了下,从一处管道内壁上抹了下,随后放在鼻子处嗅了嗅,平静道:“这是易容粉,对方化妆成玄医派学院内的人,潜入学院,靠近大楼,再进入管道,从管道将神火尊者顺走,而后将其隐藏起来,估摸着她是大摇大摆直接从大门将神火尊者带走的!”

    人们面色骇白。

    “快,速速去调监控!看看最近是否有可疑之人出入这栋大楼!”徐天连忙朝自己的手下呼喊。

    “不必了。”林阳跳了下来,平静道:“对方应该是杀死了我们的人,然后伪装成对方的样子进入到这,若是陌生面孔,早被神火岛的人拦下,连这大楼都靠近不得,查监控的话,也只是看到我们的人而已,看不到对方的真面目,徐天,你去找找吧,这里的某一处应该藏着我们人的尸体。”

    徐天脸色发白,连忙带着人跑了下去。

    不一会儿,他折返回来,神色极度难看。

    “林董,在储物间,发现了一名清洁工的尸体.....”

    “果然。”

    林阳闭起双眼,深吸了口气。

    “查的出对方是何人吗?”神火岛的人急问。

    “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对方的手法如此利落,多半是发现不到什么。”徐天低声道。

    “这....”

    神火岛的人绝望至极。

    “徐天,你去处理下那清洁工的后事吧,赔偿金多给点,另外那名清洁工的家庭派人照顾下,如果有老人,就解决老人的赡养事宜,有小孩的话,保证小孩能顺利完成大学学业,那人家庭的所有医疗全部由阳华负责,明白吗?”

    “是,林董。”

    “另外,去调集全江城的监控,我想知道对方是从哪个方向离开江城的。”

    “遵命!”

    林阳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屋子。

    神火岛的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皆是不知所言。

 文学

神火尊者的失踪,让林阳的心里头蒙上了一层不祥的预感。

    对方会是谁?

    为何要掠走神火尊者?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会不会是为了针对自己?

    是天魔道做的?

    还是说....是那死域人所为?

    一切的一切让林阳心头尤为烦躁。

    潜在的敌人只会让人防不胜防....

    “看样子得及早做准备了。”

    林阳呢喃着,将调查的事交给曹松阳、元星,而自身则投入于丹药的炼制当中。

    如今得了天方神石,他必须及时利用这神石去炼制一些特殊的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他有预感,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既然如此,也该尝试一下那几味药了....

    ....

    龙川,叶家。

    叶心语郁闷至极的回到了家中。

    今日的叶家还是如往常一样,来了不少人。

    大家都聚于堂上,商榷着事情。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阴霾与忧愁。

    即便不去听,叶心语也知晓他们在商榷何事。

    “我终归是帮不到家里什么吗?”叶心语无力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心语,你在家吗?心语?”

    这时,一个呼声响彻。

    叶心语猛地起身,连忙推开门跑了出去。

    “昭儿!你来了?”叶心语忧愁的小脸总算是扬起了一点儿笑容。

    门外是一个穿着红色短裙露着一对大长腿的曼妙女子,女子前凸后翘,妆容颇浓,满脸勾人笑容,看起来很有风尘气息。

    这是叶心语的好闺蜜!

    女子上前,挽着叶心语的手臂,笑嘻嘻道:“心语,我听说你跑江城去偷净世白莲了,怎样?白莲拿到手了吗?”

    “别提了!不仅白莲没拿到手,还被雁齐、任然这对狗男女摆了一道,要不是我姐夫机灵,我怕是要被他们整惨了。”叶心语无奈道。

    “你姐夫?”柳昭儿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心语:“不是说你姐夫是个没用的赘婿吗?入赘到你那干姐家,只会吃软饭,啥都不会干,你那便宜姐夫有这么大能耐,能把你从雁齐跟任然的手中救下?”

    “这你可就小瞧我姐夫了,虽然他入赘到我姐家,可他还是有些能耐的。”

    “行了心语,你就甭提你姐夫了,他再有能耐,在叶家面前,也不过是地上的蚂蚁!不过叶家这棵大树,倒是快被蚂蚁给钻空咯!”柳昭儿掩唇而笑。

    叶心语当即苦着个脸。

    “昭儿,你就别说风凉话了,话说你们柳家能不能帮帮我叶家?”叶心语忙问。

    “这我怎么帮得了?你们叶家得罪的可不是一般人!我柳家要是介入,岂不是瞬间灰飞烟灭?到时候我也就成柳家罪人了,心语,你这不是要害我吗?”柳昭儿忙道。

    “可是....可....”叶心语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柳昭儿眼咕噜突然一转,低声一笑:“心语,其实我是有个办法的能解叶家之围,就是怕你不答应。”

    “什么办法你快些说!我哪能不答应?”叶心语忙问。

    “诶!这法子其实很简单,你心里应该也清楚!”

    “昭儿,你快些说啊,到底是什么法子?”叶心语焦急询问。

    柳昭儿眯了眯眼,压低嗓音笑道:“简单,你去请水太子出面,叶家之事,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水太子?”叶心语脸色大变。

    水太子,水家钦定下任继承者,也是水家的绝世天才。

    不过比起其兄长,水太子的这点天赋根本不算什么。

    水家在龙川这片区域,已是龙头霸主地位。不过其地位也只是在这十几年间崛起,且风头无二,无人敢与之争锋。

    原因很简单!

    水家,出了一位至尊妖孽!

    凭借着这一位,水家无人可敌!直接制霸龙川,纵然是叶家,也难以与之正面抗衡...

    而这位,便是水太子的兄长。

    奈何其兄一直在外游历修炼,几乎极少落家,故而水家家主之位,便落在了水太子身上。

    “如果能得水太子相助,便也意味着水太子的哥哥也是站在叶家这头,他的哥哥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心语,你应该晓得吧?若是能使得那位站在叶家这头,整个龙国,有谁敢对叶家不敬?”柳昭儿小心翼翼的劝说。

    “昭儿,你是晓得水太子的心思,他先前就表露过对我有意思,上次貌似还设了局,想要对我.....若非我姐及时赶到,我怕是...怕是....唉,昭儿,这人在我眼里跟毒蛇无异,我如果找他....岂不是得被他生吞活剥?你这不是要我羊入虎口吗?”叶心语脸色难看的说道。

    “诶,你这事可不能怪水太子,上次的局不是他设的,而是他手下看出他对你有意思,擅作主张搞的,水太子曾让我专门跟你澄清过,但你不信。”

    “可是....”

    “哎呀,心语,你到底想不想救叶家?想的话,就去找水太子试试看嘛,探探别人的态度,如果水太子还想对你图谋不轨,或者利用这件事逼你做不想做的事,那你走就是了,你到底是叶家的小姐,光天化日下,他也不敢强迫你什么对吧?如果咱们去了,他能帮咱们,那不就皆大欢喜了?”柳昭儿赶忙说道。

    仅这一言,便把叶心语的担忧给压了下去。

    她嗫嚅了下唇,眼眸里闪过一丝坚毅,咬牙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这一趟吧!”

    “唉!这就对了嘛!走走走!”

    柳昭儿眯了眯眼,瞳仁底部尽数异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