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一章 教室停电H_搓澡师傅突然口我

2021-11-05 15:46:47情感专区
不知道对方听到没有? “我们学校的学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卜伟光也紧张了。 连吴大鹏也在了,估计是发生大事了。 上次岭水中学的学生去网吧通宵上网,

不知道对方听到没有?

 

    “我们学校的学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卜伟光也紧张了。

 

    连吴大鹏也在了,估计是发生大事了。

 

    上次岭水中学的学生去网吧通宵上网,这事情闹到《湛海日报》上,县教育局的领导已经批评他了。

 

    如果再弄这一出,到时他这个位置就要被别人坐了。

 

    “唉,是长毛调戏李快来班的女学生,那女学生的父亲是镇政.府的,叫韦伟,人家说要向县里投诉了。”吴大鹏把刚才知道的事情告诉卜伟光。

 

    “娘的,长毛是不是没长脑子?调戏谁不好?”卜伟光刚说这样的话,感觉这话有问题,急忙道,“我现在就赶过去,你一定要安抚好家长的情绪。”

 

    岭水镇就这么大,卜伟光知道长毛是铁手的得力马仔。

 

    对于这些不要命的,卜伟光有点畏惧。

 

    穿鞋的怕光鞋的,就是这个道理。

 

    吴大鹏把手机还给李快来,埋怨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卜伟光的电话。”

 

    “我哪知道是那个傻瓜打来的电话啊。对了,你还没有跟他汇报今晚的事情?”李快来问道。

 

    “开始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和郑主任想着出来看一看嘛。可没想到一出来就发生事情,还要过来派出所录口供,我忘记了。”吴大鹏苦着脸。

 

    在出学校的时候,郑观强就告诉过他,如果真的出事,让他赶快给卜伟光打电话。

 

    但当时有点乱,他一时间忘记了。

 

    如果不是听到卜伟光的声音,他还没有想起来。

 

    “一会卜伟光那个傻瓜过来,你就说现场非常乱,他要打我,后来警察又叫我们去录口供,还要开摩托车去派出所,所以打不了电话汇报。你正想打电话时,他就打过来了。”李快来教导着。

 

    “嗯嗯嗯。”吴大鹏点着小脑袋,感激地看着李快来。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庞志华他们一询问,就把事情问出来了。

 

    这些人基本都是墙头草,反正这种调戏也不是什么大罪,直接承认就行。

 

    就是长毛和另外一个人经常过来,其他的是今晚才过来。

 

    庞志华录好口供,拿到里面找所长和黄志盛。“两位领导,你们看今晚的事情怎么办?”

 

    所长拿过口供记录,仔细地看了,再给黄志盛看。“情况与刚才所了解的一样,长毛是经常调戏韦秀琴,还欺负马志峰。”

 

    “这事情可大可小啊。”黄志盛感觉头疼了。

 

    韦伟夫妇还在外面等着,他们疼爱韦秀琴是院子里出了名的。

 

    看韦伟的样子,如果不严惩长毛,他就不放过自己了。

 

    “是啊,韦伟这个人有时很倔强,他要是跑到县城告状,事情会闹得更加不可收拾。”所长也是头疼。

 

    这是他们治安管理范围内的,不管怎么样,失职这个是他要背的处分。

 

    黄志盛按着太阳穴头疼道:“韦伟还是其次,那个李快来才是最难搞的。他似乎与市里的记者有联系,如果他把这事情捅到市里,再加上韦伟的配合采访,我怕到时你我要背处分。”

 

    所长一听,吓出冷汗来了。

 

    虽然上次的事情,他没有背到处分,但被上头警告还是有的。

 

    黄志盛背了一个处分,位置摇摇欲坠,他可不想像黄志盛现在这样,随时要被别人撤掉了。

 

    “黄镇,你说这件事情怎么办,我听你的指示。”所长正色地说道。

 

    黄志盛暗骂所长狡猾,让他来处理,到时出什么事情,就由他承担一切后果了。

 

    想到这里,黄志盛严肃道:“所长,这件事情是你们派出所管辖的,你拟出处理意见报给我,到时我再送到领导那里。”

 

    黄志盛也变得聪明,不把决定权放在自己的手里,让所长拟出处理意见。

 

    如果这意见不对头,也是所长背黑锅,与他没有很大的关系。

 

    所长听黄志盛这样说,知道这事情是他们派出所管,如果不先作出处理意见,是不行的。

 

    于是,所长把庞志华叫进来,让他按照最严格的处理方案来处理,同时询问李快来和韦伟的意思。

 

    至于那些人,处理就处理了,他们还能怎么样呢?

 

    庞志华听到这话,心里也是高兴。

 

    当庞志华走到外面时,见李快来站在外面,看着院子围墙边上的一棵小树,不由叫道:“快来,你在那里干什么?”

 

    李快来回过头,神情有点严肃。

 

    警察录完口供后,李快来就让蔡里炳和吴大鹏送马志峰他们回家。

 

    而韦秀琴,也被白丽蓉送回去了,剩下韦伟在这里等结果。

 

    李快来想到这件事情的原由,是铁手他们要报复他。在找不到报复他的机会后,就拿马志峰和韦秀琴出气了。

 

    想着自己班的女学生被长毛调戏了一段时间,他心里就冒火。

 

    李快来站在外面,就是想着这事情怎么处理。

 

    “华哥,我在想点事情。今晚的的事怎么处理?”李快来留在这里,就是怕铁手他们托关系,想把事情淡化掉。

 

    “快来,好消息啊,所长让我按照最重的处理来弄,长毛他们起码要拘留十五天。”庞志华高兴地说道。

 

    这段时间,铁手他们太嚣张了。可苦于没有证据,不能打击他们。

 

    “这个处理也算可以了。”李快来无奈地说道。

 

    看着处理得很重,但对于长毛他们来说,在拘留所关十五天是家常便饭,伤不了他们的筋骨。

 

    “现在铁手他们太嚣张了。”庞志华恨恨地说道。

 

    “华哥,一会你就跟领导说,今晚的事情,是铁手暗中操作的,这样的毒瘤留在岭水镇横行霸道,对你们派出所是定时炸弹。”李快来故意说道。

 

    “我是想打击他们的,但所长说要找到证据才行。这证据,也不好找。”庞志华无奈地说道。

 

    像铁手他们这样发展下去,肯定是找到什么关系疏通了

 

 文学

 

 

李快来小声说道:“建议你们这十五天把长毛他们分开关押,看能不能在这些日子里撬开他们的嘴。”

 

    庞志华的眼睛一亮,问道:“这个有用吗?”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李快来在庞志华的耳边小声说道。

 

    庞志华听后,暗暗点头。

 

 文学

    李快来说得没有错,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有没有用呢?

 

    长毛他们不怕的就是关押在当地的拘留所,还一起关押在一间室里,没有人敢欺负他们。

 

    如果放在其他地方,分开他们,情况又不一样了。

 

    铁手赶到派出所,听说长毛他们只是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就怕长毛这个精虫容易上脑的人会控制不住自己,对女学生做出了什么事情。

 

    如果有调戏的行为,那是会坐牢的。

 

    特别是听说那个女学生还是镇政.府的,家长扬言不能放过长毛他们。

 

    铁手暗恨长毛乱来,也不好好调查清楚,就敢调戏学生了。

 

    就让他们受点苦,长长记性吧……铁手无奈地想着。

 

    本来是想通过初二(4)班的学生报复李快来的,但没想到偷鸡不着蚀把米了。

 

    李快来与庞志华商量了蛮久,这才准备回去。

 

    在李快来要坐蔡里炳的摩托车回去时,庞志华叫住他。

 

    “怎么了?华哥。”李快来问道。

 

    “你的女朋友宋晓芳老师……”庞志华说道。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李快来打断了庞志华的说话。

 

    庞志华笑了笑:“如果她答应帮忙的话,铁手的事情就容易办了。”

 

    “她只是老师,能帮什么忙?”李快来笑道。

 

    庞志华奇怪了:“你不知道她父亲是县里的领导吗?”

 

    当时庞光辉就跟庞志华说过宋晓芳父亲的关系,如果李快来答应帮忙说情的话,他这个副所长还是没有问题。

 

    但庞志华觉得找李快来去说情跑关系,不好,所以一直没有跟李快来说。

 

    但这次能借机扳倒铁手的话,庞志华觉得李快来可以去试一下。

 

    长毛是铁手的得力马仔,如果能从他嘴里撬出东西来,可能会非常有用。

 

    “我不大清楚。”李快来听了庞志华说出宋晓芳父亲的职务时,也是暗惊。

 

    他知道宋晓芳的父亲在县委里当领导,但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领导。

 

    特别是分管政法的话,把长毛他们调到县里的拘留所关押,再分开审讯,估计是能找到一些证据。

 

    李快来的心热了,向庞志华点点头,坐上蔡里炳的摩托车回学校。

 

    李快来在想着铁手的事情,如果不把铁手弄倒,以后他在岭水镇是有很大的麻烦。

 

    另外,他的学生们也会被铁手他们惦记上。

 

    所以,李快来要与铁手磕上。

 

    回到学校时,蔡里炳小声对李快来道:“刚才卜伟光过来派出所,那脸黑得像包公一般了。”

 

    “他身为校长,不大管学生的事情,应该被骂的。”李快来冷笑道,“我看他还能坐这个位置多久。”

 

    “快来,你说我今晚的表现怎么样?”蔡里炳问道。

 

    李快来想了想说道:“你还是可以的,能在关键时刻出来帮学生。但是,你少一点血性啊。”

 

    “你的意思是我不敢打那些混混吗?”蔡里炳问道。

 

    “嗯,对于那些违法分子,我们是不能手软。”李快来点点头,“当然,我也能理解你的难处,你有家庭,怕被混混报复。”

 

    蔡里炳点点头,当时他就是这样想的,毕竟他有老婆孩子。如果被长毛他们报复,到时就麻烦了。

 

    “可是,我们做事不能瞻前顾后,要不然,做人也就没有意思了。我们什么都怕,有时损失的也是自己。像一些商店的老板,就是因为怕这怕那的,被铁手他们钻了空子。有些店铺一个月要交一千块钱的保护费,你说他们这生意赚的钱,基本都给铁手他们了。”李快来摇摇头。

 

    下午,李快来还去镇里走访了一些做生意的家长,发现大家都受到铁手他们的祸害了。

 

    例如杨胜的猪肉档,现在也要交五百块钱给铁手,要不然他家的摊档也做不了生意。

 

    李快来没有再说什么,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李快来打开自己的宿舍门进到里面,宋晓芳听到响声就走了过来。“事情怎么样了?现在学校也传开了,那些混混太过分了。”

 

    “是非常过分。”李快来把事情说了出来,“韦秀琴平时胆子蛮大的,怎么就一而再三地容忍长毛的欺负呢?”

 

    “唉,你不明白女生,有时顾脸面不敢说。韦秀琴的这个还好,有一些女生被混混侵害了,都不敢说。最后肚子大了,才被家长发现的。”宋晓芳无奈地摇着头。

 

    李快来气愤道:“这是铁手他们想对付我,见近段时间找不到我报仇,就拿我的学生出气。我不能放过他们。”

 

    “什么,他们想报复你?”宋晓芳吃惊了,“你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李快来把事情的经过跟宋晓芳说了,“现在,我与铁手不死不休了。这一次他们失手了,下次肯定还会报复我。”

 

    “那怎么办?”宋晓芳一听李快来要出事,心里着急了。

 

    李快来知道这样对不起宋晓芳,但为了自己的学生,为了击败铁手,只得忍着心里的愧疚,说道:“现在我想让华哥把长毛他们调到县里的拘留所,分开他们审讯,估计能把他们以前所做的坏事给审出来。”

 

    李快来又把铁手这段时间所做的坏事说了出来,这让宋晓芳气愤了。

 

    “铁手他们太不像话了,这样吧,我现在就给我妈打电话。”宋晓芳拿起手机一看,见时间太晚了,犹豫一下,“我还是明天再打电话了。”

 

    “是啊,不急的。”不过李快来还是有点奇怪,“你不是给你爸打电话吗?你妈管这个的?”

 

    李快来记起那晚他们在县城运河边上吃宵夜时,宋晓芳的父亲叫了某派出所的领导过来。

 

    “有时,我妈.的话比我爸的还好使。”宋晓芳得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