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攻受高潮到不停喷水小说_琳琳的yin荡生活

2021-11-05 09:44:37情感专区
“星星,网吧去不?”
  
  “不去。”
  
  “上周约你看电影你也不去。”
  
  闻池把笔袋放进书包,“我哥回来了。”

“星星,网吧去不?”
  
  “不去。”
  
  “上周约你看电影你也不去。”
  
  闻池把笔袋放进书包,“我哥回来了。”
  
  “他不是在国外上学吗?”
  
  闻峥高二那年就出国了,前段时间忙一个什么项目,闻池小升初他都没来得及回来。
  
  “嗯。”闻池心情很好,“他来接我放学。”
  
  “好了没?快点。程炫还在校门口等我。”
  
  “你们关系真好。”
  
  章唯和闻池同个小学,两人虽然不同班,但是同个楼层,经常见到程炫到六楼找闻池。
  
  上初中后两人成了同班同学,章唯才知道他们俩不是亲兄弟。
  
  “那怎么了?”闻池不以为然,“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章唯提上书包,跟着闻池一起走出校园。
  
  “没看到程炫啊。”
  
  闻池在校门口等了一会,“他说今天要等我放学。”
  
  因为要和闻峥一起吃饭。
  
  “会不会先回家了?”
  
  章唯四处张望,没看见小学生,一眼望去全是穿着同款校服的初中生。
  
  “我打电话问问。”
  
  拨通一分钟后,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去他们学校看看。”
  
  两人并肩往小学方向走,抄近路拐进了一条小巷子。
  
  “躲什么?我们就和你借点钱。”
  
  闻池抬眸看去,是职高的学生。穿着校服,头发染成红色、黄色和绿色,他们背对着闻池。
  
  “快点,又不是不还你。”
  
  “借点钱而已,不用这么小气吧?”
  
  几个职高的学生个子高,闻池看不见被围着的人,只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坏了。
  
  程炫被欺负了。
  
  “帮我拿着。”
  
  章唯还没反应过来,闻池就把书包丢给他,一个人朝着巷子口走去。
  
  “和你说话呢,听见没。”
  
  “不打你,借点钱就让你走。”
  
  嚣张的语气听着很欠揍。
  
  被团团围住的男生忽然开口。
  
  “我认识你们吗?”
  
  闻池脚步一顿。
  
  不是程炫。
  
  草率了!
  
  应该先让章唯回学校叫保卫科。
  
  刚才没多想就冲出来,初中生和高中生的身高差距还是挺大的,闻池目测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打不过。
  
  黄毛非常欠的声音想起。
  
  “弟弟,借个钱不就认识了。”
  
  “哦,不借。”
  
  闻池:“……”
  
  不借是对的,但这么直白的拒绝,又是这么散漫的态度,简直像是在挑衅。
  
  愣住的不止闻池,几个职高学生大概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
  
  “小朋友,说话不要这么横,见到哥哥要主动……”黄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踢了一脚,踉跄的后退几步。
  
  黄毛被踢蒙了,由于惯性没站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闻池听见一声轻笑。
  
  没有挡住视线的黄毛,闻池看见了被打劫的男生。
  
  长相白净,碎发盖下来遮住他的眉毛,眼睛乌黑,唇角勾起露出一抹嘲笑。
  
  男生看着清瘦,力气还挺大,漫不经心地扫了地上的人一眼,拉起袖子,露出纤细的手臂。
  
  他和闻池穿着同款校服,对上四个高他一大截的不良少年,男生半点不慌,还和闻池对视了一眼。
  
  闻池觉得,这个校友可能不太需要他的帮助。
  
  没来得及做反应,另外两个人抡起拳头朝男生脑袋砸去。
  
  先前被提到的黄毛,骂了一句脏话,他摸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站了起来,闻池心里一慌。
  
  这么大块石头,砸下去会头破血流。
  
  没有多想,下意识的就冲上去朝着黄毛的手臂踢了一脚,石头骨碌碌滚在地上。
  
  “艹。”
  
  两次被踢,黄毛脸上挂不住,眉头拧紧,转头看向闻池,“艹你妈。”
  
  闻池后退一步,躲过了黄毛的拳头。
  
  他学过一点防身术,但也招架不住发疯的黄毛,仗着身高优势和力量优势。
  
  “很能躲啊。”黄毛‘嗤’了一声,伸手要去抓闻池的衣领,没等他碰到,手腕就被人截住。
  
  “啊,疼疼疼。”
  
  黄毛的疼的脸都皱在一起,“艹,哪个……”
  
  脏话还没出口,后膝被人踢了一脚,跪在地上。
  
  “深哥。”闻池一脸惊喜。“你怎么在这?”
  
  “学会打架了?”
  
  顾晏深眉宇完全长开,利落的短发衬得越发英挺凌厉,他眸色冷淡,闻池甚至没看清他怎么动作的,黄毛已经被掀翻在地上。
  
  “不是,是他打我。”闻池嘟着嘴,有点不满。“他拿石头砸我。”
  
  顾晏深撂倒黄毛后,又去帮被纠缠的男生,闻池也想过去,被顾晏深摁住。“站着,不许动。”
  
  闻池默默地回到章唯身边,一脸不高兴,顾晏深竟然嫌弃他。
  
  章唯还呆愣在原地,看着顾晏深的身影发了好一会呆。
  
  “他,他……顾晏深?”
  
  “嗯?”闻池疑惑地看着他,“你认识深哥啊。”
  
  “电影明星啊!!!”章唯很激动,虽然不是什么大牌演员,但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明星,而且真人好帅啊。
  
  “你怎么没说你认识顾晏深。”
  
  章唯只知道闻池有个哥哥叫闻峥,顾晏深他是第一次见。
  
  闻池有点懵,顾晏深是去年考上电影学院,可是他没听顾晏深过去拍戏的事。
  
  “我小学时他还来学校接过我,你没见过吗?”
  
  “我不知道。”章唯一想到自己可能早就见过顾晏深,但却不自知,顿时觉得亏大了。
  
  “深哥演过电影?你从哪知道他的。”
  
  章唯难以置信的看向闻池,“就他都来接你放学了,这么熟的关系,你还不知道他拍过电影?”
  
  “就是张导新电影里的一个小配角,我好喜欢他!”章唯很激动。
  
  “电影前段时间上映的,好像是去年拍摄的。”
  
  “我还看了张导的访谈,他说‘小阿渊’这个角色他面试了好多艺人,但是都不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抱着去学校试试的心态,结果就遇上了顾晏深。”
  
  闻池听完更不高兴,顾晏深竟然没有告诉他,他什么都不知道。闻池很喜欢看电影,平时肯定不会错过。
  
  前段时间刚升入初中,军训那段期间累得倒头就睡,上周末又和爸妈去祖宅看爷爷。
  
  “是你上周约我去看的?”
  
  “对。你没去,我就和其他同学去看了。”
  
  “深哥演了什么?”
  
  章唯早就想给闻池安利了,但是课间时间,闻池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准备学习,他都没有闲聊的机会。
  
  “算了,你还是别说了。我自己去看。”
  
  闻池觉得学习应该慢慢来,该有的娱乐活动还是要有的,周末就是要放松的,他这周回去就去补电影。
  
  章唯:“……”那他是说还是不说啊。
  
  “干什么呢?”浑厚的声音响起。
  
  教导主任带着几个保安走了出来,“谁让你们在这聚众打架。”
  
  程炫怂哒哒地跟在教导主任的身后,“不是,老师。是他们……”
  
  话音戛然而止。
  
  程炫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掀翻在地的几个职高学生。
  
  他其实是路过,看见几个职高学生在欺负人,自己打不过就回学校找老师了。
  
  “星星?”
  
  “程炫,过来。”闻池见他回来松了一口气,“你去找老师了?”
  
  程炫点头。
  
  “我刚要去学校找你,从这路过看见他一个人被围住,就去你们学校找保卫科。”
  
  教导主任一看几个职高学生就生气,又是他们。刚开学没几天,就开始欺负他们学校的新生。
  
  “不是啊。”几个职高学生哪还有刚才嚣张的气焰,“是他们两个打我们。”
  
  教导主任的视线落在顾晏深和穿着初三年级校服的学生身上。
  
  “你……高中生?”
  
  “大学,他们欺负我弟弟。”
  
  “你弟弟是?”教导主任指着初三年级的学生。
  
  男生愣了一瞬,他转头看了顾晏深一眼,忽地一笑。
  
  “对啊,多亏我哥及时赶到。”
  
  顾晏深莫名。
  
  “他们拿石头砸我,我哥拦下来的。”男生像是没察觉顾晏深的视线,继续说。
  
  教导主任一听,顿时急了,“那你没受伤吧?”
  
  “没事。”
  
  教导主任的视线有落在地上的石块上,面色一惊,眉头拧成‘川’字型。
  
  这要是砸实了,那就完蛋了。
  
  “这件事我处理,你们几个先回去。以后放学早点回家,不要在校外逗留。”
  
  “好哦,谢谢老师。”男生粲然一笑。
  
  教导主任转向几个职高学生,“你们几个,跟我去见你们班主任。”
  
  几个职高的学生对视了几眼,谁要去见班主任。
  
  “跑啊。”
  
  然而话音刚落,顾晏深和男生截住了两个人,另外两人溜得太快。
  
  教导主任没想到他们这么嚣张,火气更甚,对保卫科的人说,“看着他们,带去他们学校。”
  
  “小同学,你们赶紧回去吧。”
  
  教导主任带着保卫科的人将人扭送去学校,男生这才转身和他们道谢。
  
  “没关系,都是……”
  
  闻池话音没落,顾晏深一个凉凉的眼神落下。
  
  “都是什么?”
  
  闻池垂下脑袋,可是转念一想特别不服气,他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心虚。
  
  “谢谢你啊,小同学。”男生朝着闻池一笑。
  
  “不,我也没帮什么忙。”闻池有点不好意思。
  
  男生指了指地上的石块,眨了眨眼。
  
  “我看见了哦,是你帮我拦下来的。”
  
  他扭头看向顾晏深,视线在顾晏深身上转悠一圈又收回。
  
  男生提起地上的书包,从侧边拿出一个眼镜盒,慢条斯理地戴上眼镜,一瞬间成了乖巧腼腆的学生。
  
  怪不得职高的学生会想欺负他,带个眼镜背着书包,校服穿得整整齐齐,长相斯文白净,一看就很好欺负。
  
  大概他们也没想到,摘下眼镜后的三好学生会变得这么能打。
  
  看上去乖巧腼腆的三好学生勾起一抹浅笑,是对着顾晏深说的。
  
  “再见啊,哥。”
  
  顾晏深更加莫名。
  
  为什么和他说再见?
  
  闻池没发现两人的目光交汇,只是对这个很能打的学长充满了好奇。
  
  看着他离开,章唯忽然想起来。
  
  “星星,他是顾嘉煜!”
  
  闻池跟着想了起来,周一在国旗下讲话,从初一到初三都保持着全科第一的顾嘉煜,也是他们学校的学神。
  
  顾晏深听到这个名字倒是愣了一下。
  
  怪不得顾嘉煜会这么看着他,他其实见过顾嘉煜的,在爷爷的寿宴上,当时顾嘉煜好像刚上小学。
  
  见到人就叫,嘴很甜,看起来是很乖。
  
  但现在嘛——
  
  “深哥,你认识他?”
  
  顾嘉煜都离开了,顾晏深还盯着他离开的方向,闻池拉了顾晏深的袖子问了一声。
  
  “嗯,我表弟。”
  
  “啊?”
  
  其他三个人都震惊了,“你表弟你不认识?”
  
  这件事说来就比较巧。
  
  “顾嘉煜是我姑姑和姑父的孩子,随我姑姑姓。后来搬去a市,我只见过他一次。”
  
  “雁大房产的老总许铭是我姑父。”
  
  那时候,许铭的事业做的不好,爷爷希望他们一家回c城发展,顾家可以给他们助力。
  
  但许铭事业心很强,不是他看不上顾老爷子的帮助,只是他更希望能靠自己给媳妇幸福的生活。
  
  他娶了顾家的女儿,很多人表面对他客客气气,背后都嘲笑他是凤凰男,但他在a城发展,从没借过顾家一分钱。
  
  顾晏深的姑姑明白他的骄傲,所以也拒绝了自己父亲的提议,结果在寿宴上发生了争执。
  
  顾晏深偶尔回祖宅就经常听见顾嘉煜的名字,七大姑八大姨的口中,也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唯一让顾晏深惊讶的是……
  
  “嘉煜那孩子从来不让人操心,学习好,什么坏习惯都没有,斯斯文文的,没有男孩子的臭脾气,一看就是温柔体贴的孩子。我要是能生个这样的孩子,做梦都笑醒。”
  
  很有礼貌,斯斯文文。
  
  顾晏深想了下顾嘉煜的,礼貌勉强算,斯斯文文外面确实如此,但温柔……想到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职高生。
  
  提到许家,闻池反倒想到另一件事,小时候他不太懂,后来听闻峥说过一点。
  
  小时候闻裕扭伤脚,他爸妈给闻裕找了最好的医院,保证闻裕的脚不会留下病根,但后来不知怎么闻裕就到了他们家。
  
  “他受伤了,在我们家养伤。”
  
  纪瑗是这么和闻池说的,他还记得有一次听到闻怀鹤说,给闻裕找了个更适合他的养父母。
  
  好像就是许家。
  
  那时候的许家,没有现在的名气和成就,而闻裕不愿意去,他说闻家更热闹,他想要在闻家。
  
  没多久,闻裕养好伤就被送走了,闻池也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
  
  只听说许家夫妻不能生育,闻裕不愿意去,许家也不强求,只说没缘分。他们去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孩子,应该就是现在的顾嘉煜。
  
  “想什么?”
  
  “啊,没有。”
  
  “你表弟到c城上学,你怎么不知道?”
  
  顾晏深说,“我这段时间没回家。”
  
  闻池有点懊恼,他怎么就问了不该问的。
  
  顾晏深去年还因为志愿的事和家里大吵一架被赶出门。
  
  当时,顾晏深还瞒着他们。
  
  后来还是闻池还是发现了,他把顾晏深接到他们家住了一个暑假,开学后顾晏深就去上大学了,现在顾晏深大二了。
  
  “卧槽,所以顾嘉煜和你一样有家业要继承。哦,不对,他是独苗,以后一个人就要撑起偌大的家业。”章唯的关注点有点偏。
  
  “天啊,好辛苦!好想帮他分担。”
  
  闻池确实能想到不太容易,闻峥比他大几岁,家里的重任以后肯定是落在他身上。
  
  他高二就被送出国,经常忙得联系不上,国内外有时间差,有一次他给闻峥发消息,问他节假日回不回来,闻峥那是半夜却很快回了消息。
  
  一问才知道,忙着报告的事一夜没睡。
  
  顾嘉煜作为继承人,还是独子,不会比普通孩子轻松到哪里去。
  
  他能做到全科第一,并且此次考试如此,就算再怎么聪明,该付出的努力是不会少的。
  
  “走吧,快六点半了。”
  
  顾晏深没说的还是,顾嘉煜其实不是许家亲生的孩子。他是领养来的。
  
  但这件事没必要说出来,他姑姑和姑父都把顾嘉煜当亲生儿子,他爷爷也认这个外孙的。
  
  和章唯告别后,顾晏深带着闻池和程炫打车。
  
  车上,顾晏深还没忘要教训闻池。
  
  “下次再有这种事,不许一头脑热的往前冲。”
  
  闻池不太在意的应了一声,“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
  
  “男人嘛,受点伤算什么。”闻池嘟嘟囔囔,心里还是很不服气,他见义勇为,刚才也是意外。
  
  顾晏深差点被他气笑了,“十二岁的男人?”
  
  闻池:“……”
  
  程炫听了也跟着他笑出声,被闻池瞪了一眼,才捂着嘴憋笑。
  
  “干什么?不服气。”
  
  顾晏深用食指戳了戳他的额头,“程炫小你一岁都知道要找老师。”
  
  闻池嘟囔了一句,“我就是看到黄毛拿石块,怕他砸伤顾嘉煜才上去的。”
  
  “我要不来他砸的就是你。”
  
  “嗨呀,这不是赶巧吗。”
  
  “别嬉皮笑脸的,这件事没结束。我会告诉你哥,你自己和他解释。”
  
  闻池一张脸顿时皱在一起,“你别告诉我哥,他今天才回来,别给他添堵。”
  
  “你也知道这是添堵,你要是受伤,是不是得安排你哥到医院去吃饭?”
  
  闻池自知理亏,闭嘴不说话。
  
  ——嗡嗡。
  
  短信音响起。
  
  顾晏深拿出手机,低头一看,是一条陌生的短信。
  
  闻池按奈不住好奇,侧头挂在顾晏深的身上,“你是不是偷偷交女朋友了。”
  
  “胡说什么。”
  
  “我才没胡说。”闻池轻哼一声,“那你干嘛不让我看,章唯说他哥偷偷懒恋爱就是你这样。”
  
  顾晏深:“……”
  
  “给给给。”顾晏深把手机塞到闻池手机。
  
  “啊?”
  
  闻池愣了一秒,他也没真想窥探隐私,就是莫名被说了一顿想找个借口也指责一下顾晏深,。
  
  但顾晏深这样倒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好像他在无理取闹。
  
  “我才不看。”闻池只觉得手机有点烫手,慌忙地又还给顾晏深。
  
  “真不看?”
  
  “不看。”
  
  “哦,那我自己看了。”
  
  顾晏深拿回手机,闻池又忍不住往他那偷瞄,不会真交女朋友了吧。
  
  这么一想,闻池更加好奇,屁股抬起往顾晏深那挪,自以为不知不觉,但顾晏深早就发现他的小动作。
  
  顾晏深装作没发现,自顾自地点开了短信。

 文学

还挺自来熟。
  
  顾晏深教训完闻池,确实打算让姑姑注意一下,没准那些职高学生还会报复,这次没受伤,万一下次再落单,确实很危险。
  
  大概是担心顾晏深不会搭理他,顾嘉煜又发了一条短信进来。
  
  这次是一张照片。
  
  a市青少年组跆拳道锦标赛金牌。
  
  【下周我妈会带我回顾家老宅,我们就当没见过。】
  
  【谢谢哥。】
  
  顾晏深:“……”
  
  闻池偷偷摸摸,也把几条短信都看完了,第一想法就是顾嘉煜好厉害,有点想学跆拳道。
  
  “看完了。”
  
  闻池忽然坐直了身子,一副被抓包的尴尬。
  
  “他,他……”
  
  “他什么?”
  
  闻池想说的是,顾嘉煜好酷,但是要是这么说,顾晏深肯定会觉得他思想不端正,有暴.力倾向。
  
  万一再把今天的事告诉闻峥,那他晚上回家肯定会被全家轮流教育。
  
  “你会帮他保密吗?”闻池的关注点在这。
  
  “你觉得呢?”
  
  闻池当然和顾嘉煜的想法一样,他也不想顾晏深告状。
  
  “晏深哥哥,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以后遇到这种事,我肯定听你的话找老师,绝对不逞强。”
  
  “知道是逞强?”
  
  闻池有事求顾晏深,变得格外乖巧,“我保证。求求了!”
  
  他拽着顾晏深的袖子,“晏深哥哥,你最好了。”
  
  顾晏深低头回了条短信,又给陌生号码标了备注。
  
  “下车。”
  
  “啊。”闻池才发现已经到了,顾晏深把他拎下车。“我哥到了吗?”
  
  顾晏深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吧。”
  
  闻池高高兴兴地拉着程炫去找闻峥。
  
  “哥哥。”
  
  一看见闻峥,闻池扑了上去,紧紧抱住闻峥。
  
  闻峥手里还提着东西,又担心闻池摔下来,一手抬着他的屁股,“多大了还要抱抱。”
  
  说着嫌弃的话,嘴角的笑意却是掩不住。
  
  “好了,快下来,那么多人看着。”
  
  “我不要。”闻池扒在闻峥的肩头,“那么久不见,你都不想我,哼。”
  
  闻峥无奈,“我给你带礼物了。”
  
  “带了什么?”
  
  “你下来,我给你看。”
  
  闻池抱着礼物和程炫走在前面,迫不及待地想进包厢拆礼物,闻峥落在后面,和顾晏深并肩。
  
  “恭喜啊。”语气无波无澜。
  
  顾晏深的第一部电影上映,虽然就是个小角色,台词没几句。
  
  但这个角色让顾晏深的微博粉丝数涨了不少,没到上街就会被认出来的地步,可第一次都是值得纪念的。
  
  “谢谢。”顾晏深勾了勾唇,忽然说。“星星最近可能会想学跆拳道。”
  
  闻峥眉梢一挑,“他和你说了?”
  
  “没有。”顾晏深想到闻池的小表情就觉得好笑,想做什么都直白的写在脸上。
  
  “那你怎么知道?”
  
  顾晏深沉默了一瞬,“可能想当个男人吧。”
  
  闻峥:?
  
  什么乱七八糟。
  
  对上闻峥疑惑的表情,顾晏深摊手表示自己也没辙。
  
  闻峥仔细想了下,他十二岁时也像闻池有那么多活泼的想法?
  
  视线落在闻池身上,拆礼物的闻池脸上的欣喜掩饰不住,一缕发丝翘起,看起来略为呆萌。
  
  行吧,他开心就好。
  
  “哥哥,你这次回来多久啊。”
  
  “一周吧。”
  
  “才一周啊。”闻池欣喜的情绪顿时又垮了。
  
  “你一点都不想我,深哥有时间都会来接我放学,你都没来接过我。”
  
  “我下周一去接你,行了吧?”
  
  闻峥回国一周,也是因为想家了。
  
  在家时他嫌闻池闹,可没有闻池在身边闹腾,他又怪想念的。
  
  “真的?”
  
  “嗯。”
  
  闻池听完立刻高兴起来,“还要送我上学。”
  
  “行。”
  
  “那我们明天一起去看电影。”
  
  顾晏深给他闻池倒了杯椰汁。
  
  “太过分了,你去年进组拍戏都没有告诉我。”
  
  顾晏深也不是故意不告诉闻池,当时拍戏真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小配角出名,学校老师不喜欢学生在校期间因拍戏耽误学业。
  
  会接那部电影也是因为进组时间短,又是假期,顾晏深就当提前体验剧组拍戏生活。
  
  “我的错。”顾晏深认错态度良好,闻池这才罢休。
  
  “那下次我必须是第一个知道的。”
  
  “好。”
  
  顾晏深眸子里映着笑意,他喜欢闻池这么黏他。
  
  只要闻池陪着,他心情就特别好,就是不知道孩子长大了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黏他,也许谈了对象就把他给忘一边了。
  
  不知道同为哥哥的闻峥会不会有他这个忧虑。
  
  顾晏深有点惆怅,他觉得自己操的不是哥哥的心,而是老父亲的心。
  
  ***
  
  “下周三的行程有帮我排开吧?”
  
  顾晏深刚拍完宣传片,脱掉闷热的衣服。
  
  “有。”助理接过顾晏深的外套,“下周二上午有个访谈,下午去拍广告,晚上到第二天都没有行程。”
  
  助理也没敢多问,只按照顾晏深的要求,提前一个月就排开了下周两天的行程。
  
  顾晏深点了点头,“帮我给uli打个电话,如果到货和我一声。”
  
  “好。”助理应了一声又问,“要帮你提货吗?”
  
  “不用,我自己去。”
  
  五月二日晚上。
  
  顾晏深下飞机后,直奔闻家。
  
  五一劳动节放假,闻池被保送c大,不用参加高考,他在家自学大学公开。
  
  前几天,闻池看了顾晏深的新剧宣传片,手痒画了一张同人图。
  
  他有个小号是用来分享自己的作品。画完后,闻池第一时间就上传到微博账号上。
  
  顾晏深的新剧是灵异志怪类,他饰演的是一只人鱼。
  
  【啊啊啊啊啊!我深哥!!!好帅啊!!!】
  
  【尾巴好好看】
  
  【呜呜呜,我好爱】
  
  【关注博主这么久,才知道博主也是生粉】
  
  【眼睛真的绝了,有人鱼的单纯但又不失凌厉,好a!!!】
  
  【我可以!!!!】
  
  【姐姐可以,妹妹也可以】
  
  【姐姐妹妹都可以,那弟弟也可以】
  
  【哥哥请正面上我】
  
  闻池:“……”
  
  你们倒是去顾晏深的微博下叫唤,在这口嗨,怂!
  
  闻池刷了一会微博,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空调吹着有点闷,他推开落地窗,站在阳台上吹风。
  
  忽然看见一辆跑车,有点眼熟,跑车停在了院门外,接着闻池的手机响了。
  
  来电是顾晏深。
  
  “深哥你在我家楼下嘛?”
  
  顾晏深还没开口,闻池的声音从听筒传了过来,降下车窗,顾晏深看见闻池站在阳台上。
  
  “知道我要来,特意在阳台等我。”
  
  不知道是夜晚过于安静,还是因为夜风特别温柔,闻池觉得顾晏深的声音特别好听,低沉性感还带着点宠溺。
  
  “是啊。”
  
  忽略掉心里奇怪又陌生的感觉,闻池跟着一笑,“对啊,你要上来吗?”
  
  “出来,带你去玩。”
  
  “好。”
  
  闻池回屋换掉身上的睡衣,套了件运动服,拿上手机就下楼。
  
  “去哪?”
  
  纪瑗和闻怀鹤坐在客厅看电视,见闻池换了身衣服还拿了手机。
  
  “深哥说要带我去玩。”
  
  闻池实话实说,“爸妈,我走啦。”
  
  “这孩子。”
  
  纪瑗摇了摇头,“算了,放松一下也好。”
  
  “顾晏深为什么要晚上带他去玩?”闻怀鹤的侧重点和纪瑗不一样,“大晚上的能玩什么?”
  
  纪瑗不以为意,“晏深平时那么忙,能抽出时间也不容易。”
  
  闻池一路小跑,出了花园就看见顾晏深倚在副驾旁。
  
  “跑什么?”
  
  顾晏深抬手帮他整理了头发。
  
  “我不是怕你等急了。”闻池摇了摇头,柔顺的刘海盖下,遮住了眉宇。他的语气里带着点兴奋,
  
  “你要带我去哪?”
  
  顾晏深给他开了车门,“上车说。”
  
  “哦。”
  
  闻池坐上副驾,顾晏深从车前绕过打开车门。
  
  “去哪?”闻池显然很兴奋,“我好几天没出门了,同学们都在备战高考好忙的。”
  
  “你就想着玩。”
  
  “哪有。”闻池不服气,“我在家这几天都在上公开课,我还画了张你的同人图。”
  
  顾晏深一怔,“我看看。”
  
  “我发微博了。”闻池拿起手机,把最新的那条微博拿给他看。
  
  “她们都夸我画的好。”
  
  顾晏深看了一眼,是他新剧的宣传剧照,闻池只画了他一个人。
  
  “你喜欢吗?”
  
  顾晏深点头轻轻应了一声,“画得很好。”
  
  “只是这样?”闻池不高兴,“太敷衍了吧。”
  
  “我才发现你粉丝遍布太广,我微博粉丝里有好多都是你的粉丝。”闻池打开评论区。
  
  “果然是看脸的世界,大家都在舔颜。”
  
  “我给你念念。”
  
  闻池看到第一条,是他的老粉,每次他发新作品,这个小姐姐总能第一时间抢热评。
  
  闻池从上往下念。
  
  “深哥好帅,我好爱。”
  
  顾晏深:“……”知道是在念评论,但他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悸动。
  
  “深哥的新剧照日到我了。”
  
  “人鱼深深真的好a,看到剧照就腿软。”
  
  “哥哥看我,我……”
  
  闻池还要念,顾晏深打断了他。
  
  “别念了。”
  
  “啊?”
  
  顾晏深的眸色一暗,哑声道。
  
  “你影响我开车了。”
  
  闻池兴趣盎然的想和顾晏深分享,没想到顾晏深兴趣不大还不许他念。
  
  闻池‘哦’了一声,低头看起手机,但又没什么好玩的,闷闷地看向车窗。
  
  “怎么不说话?”
  
  “你说我影响你开车了。”
  
  “不是你。”顾晏深叹了口气,“我是让你别念评论,没有不让你说话。”
  
  闻池茫然的看着顾晏深,这难道不是一个意思?
  
  知道闻池没懂,顾晏深也没指望他听懂,“想吃烧烤吗?”
  
  “想。”闻池点点头,“我们去吃烧烤吗?”
  
  “去海边。”
  
  海边有店家租借烧烤架,可以在店内买食材自己烤,吹着海风,吃饱了还能踩在柔软的沙子上。
  
  闻池和同学来过一次,当晚还非常兴奋的给顾晏深分享,没想到顾晏深不仅记下来了,还真带他去。
  
  换做闻峥,肯定只会说烧烤不健康,又或者说外面的食材不新鲜。
  
  顾晏深提前就租了一个小摊位,闻池挑了想吃的东西,服务生会送到天台,从洗到切,再到烧烤都要自己动手。
  
  顾晏深洗完茄子,转头看见闻池拿着菜刀要去切案板上的年糕,顿时眉心一跳。
  
  他以前见过闻池拿刀,那架势一时分不清是想切菜,还是想切自己的手指头。
  
  “我来切,你去洗。”
  
  被剥夺了切菜权,闻池有点遗憾,“我总觉得自己厨艺特别好。”
  
  “呵。”顾晏深从他手里接过刀,冷不丁嘲了他一句,“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错觉。”
  
  闻池:“……”
  
  有时候自信是与生俱来的,虽然他没做过菜,但也许他真的厨艺很好。
  
  “你把这些洗了。”顾晏深给他派了事情做,闻池闲下来就‘闹事’。
  
  两人分工忙活了一阵,顾晏深烧了炭,闻池跃跃欲试。
  
  “这个都串好了。”
  
  闻池拿了年糕和豆干片,“还有烤馒头。”
  
  “帮我把调味拿过来。”
  
  “给你。”
  
  ……
  
  没一会,烧烤的香味飘出,闻池轻轻一嗅,“好香啊。”
  
  “先吃鸡翅还是年糕。”
  
  “都行,深哥烤的肯定好吃。”
  
  “这么肯定?”
  
  闻池点了点头,“我深哥全能。”
  
  “真的?”
  
  “当然。”闻池毫不犹豫的说。“在我心里,深哥最厉害。”
  
  “和闻峥比呢?”
  
  “你厉害。”
  
  反正他哥也不在这,闻池毫不心虚,却见顾晏深忽地一笑。
  
  “我录音了。”
  
  闻池一脸惊愕,“你…怎么能偷偷录音。”
  
  想到闻峥,要是知道他偷偷去吃烧烤,还在背地里说他比不上顾晏深,他哥肯定会好几天不理他的!
  
  闻池立刻改口,“还,还是我哥比较厉害。”
  
  “呵。”顾晏深收起鸡翅,“马后炮没用,我已经发给他了。”
  
  闻池:“!”
  
  “你,你……”
  
  闻池想了好一会也没想出什么形容词,顾晏深朝他淡淡一笑,“你的鸡翅没有了。”
  
  顾晏深拿起唯一烤熟的鸡翅在闻池眼前晃了晃,一口咬下,鸡翅表面被烤成焦褐色,咬下去还能听见脆响。
  
  闻池咬了一口自己的年糕,“我的也脆。”
  
  年糕外壳脆脆的,咬下去软糯。
  
  顾晏深又咬了一口,“好吃。”
  
  闻池咽了下口水,“深哥……”
  
  话音没落,顾晏深已经料到他要说什么,转过头不给他撒娇的机会。
  
  “深哥,晏深哥哥。”闻池手指勾住顾晏深的衣服,“晏深哥哥,我也想吃。”
  
  顾晏深无动于衷,闻池见这招没用,默默低头吃着手里的烤年糕。
  
  闻池眸子一转,凑到顾晏深的身边,贴着他坐下。
  
  顾晏深没给他眼神,闻池也不在意,趁顾晏深分神给茄子撒调料,他低头就着顾晏深的手咬了一口鸡翅。
  
  “吃到了。”闻池一抬下巴,带着点炫耀口吻,“好吃。”
  
  顾晏深张了张口没说话,闻池更加得意。
  
  “分你吃年糕。”
  
  顾晏深没接这句话,“你明天生日,打算怎么过?”
  
  “你是特意回来给我过生日的?”闻池后知后觉,怪不得顾晏深会突然出现。
  
  “嗯。”
  
  顾晏深没否认,他提前一个月排开的档期,就是为了给闻池过生日。
  
  “现在几点?”
  
  闻池低头看了眼腕表,“十点。”
  
  “几分。”
  
  “四十分。”
  
  “快了。”顾晏深撒了点蒜泥和胡椒粉。
  
  “什么快了?”闻池不明所以。
  
  “再过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闻池恍然大悟,“我生日。”
  
  “是十八岁生日。”
  
  闻池:?
  
  有什么区别吗?
  
  好像还是有一点。
  
  成人礼会比较隆重,闻家还请了好多宾客,他还邀请了同学和朋友。
  
  但他怎么感觉顾晏深话里有话?
  
  闻池只觉莫名,但顾晏深也没打算细说,闻池收起疑惑,把注意力放在了烧烤上。
  
  ……
  
  吃完烧烤,闻池摊在椅子上,有点撑,但不想动。
  
  “沙滩上走走。”
  
  闻池正在犹豫,顾晏深走过来将他拉起,“要脱鞋吗?”
  
  闻池:“啊?”
  
  顾晏深:“踩沙子。”
  
  闻池忽然想起,他和同学聚会的那天晚上给顾晏深发了微信,还给拍了沙滩留的脚印给顾晏深看。
  
  【和同学们一起踩沙子。】
  
  【海风吹得好舒服,凉凉的】
  
  【玩得很开心】
  
  【今日份开心分你一半,下次要陪我一起踩沙子。】
  
  “十二点了。”
  
  闻池的思绪被换回。
  
  “生日快乐,星星。”
  
  “谢谢,生日礼物呢?”闻池眼睛亮闪闪。
  
  顾晏深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
  
  闻池打开一看,是一条小行星项链。
  
  “你帮我戴上。”闻池脸上的笑意止不住,他把项链递给顾晏深。
  
  “所以是喜欢?”顾晏深接过项链,帮闻池戴上。
  
  “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项链。”
  
  顾晏深勾唇,“谁送的?”
  
  闻池上去抱住他,“喜欢晏深哥哥送我的项链。”
  
  “只是喜欢项链?”
  
  闻池很上道,展颜一笑。
  
  “喜欢项链,但……”
  
  闻池凑到顾晏深的耳边,他的声音软软的,像软绵的细沙。
  
  “更喜欢晏深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