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根巨龙在她腿间同时进出_做得你三天起不来

2021-11-05 08:33:54情感专区
淡定的直接将这只虫子给收了起来。
  陆云萝去附近租了一辆马车,和洛老两人将落红颜抬上马车这才回了宅子。
  在西边的厢房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又将她身上的伤口全部处理

淡定的直接将这只虫子给收了起来。
  陆云萝去附近租了一辆马车,和洛老两人将落红颜抬上马车这才回了宅子。
  在西边的厢房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又将她身上的伤口全部处理了一下之后,让银霜给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因为中了迷药,又刚解开蛊毒,落红颜这一觉怕是要睡到明天去了。
  关上门从房间出来。
  碰到了一直在门口等着她的洛老。
  萝丫头,二十坛酒是不是现在得给我了?洛老搓了搓双手两眼冒光的问道。
  说起来也奇怪。
  虽然说酒行卖的酒味道也不错,可是和萝丫头酿的酒比,似乎味道上总是差了许多。
  可偏偏这丫头贼精贼精的,也不知道把酒藏在哪了,他将宅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这丫头藏酒的地方。
  一想到那香气扑鼻的烈酒,洛老的酒瘾就上来了,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就能喝上一口。
  陆云萝扫了洛老一眼,往外院走去,我可没有答应给你二十坛酒。
  洛老听到这话两眼一瞪,这丫头居然不认账了?
  连忙跟了上去,你这丫头什么意思,该不会想过河拆桥吧?
  陆云萝来到桌边给自己到了杯水,提醒道,你再好好想想,是我让你帮她解蛊的吗?
  洛老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好像是他怕这丫头不肯相信他,所以才急着主动给落红颜解蛊的。
  这萝丫头好像的确没有答应他什么!
  洛老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我不管,反正这酒你必须给我,还有红烧肉火锅什么的,一样都不能少!这解蛊丸我可不能白给。洛老直接耍起了小孩脾气。
  想要酒也不是不可以。陆云萝的目光落到了洛老怀里揣着东西鼓起来的地方,用你的解蛊丸来换。
  洛老连忙护住了胸口揣着的宝贝。
  这丫头居然打起了解蛊丸的注意。
  这解蛊丸他可是只剩下三颗了,用完就没了。
  想要再提炼一锅出来,还得集齐六百多种的毒虫。
  没有个三两年的时间根本就找不齐。
  不换。洛老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陆云萝一脸惋惜,不换啊?那真是可惜了,我房间只剩下一壶酒了,这可是酿了五年的老酒啊,以后再想喝就只能等五年以后了……
  银霜,我记得咱们店里那史岳是不是也喜欢喝酒来着,你等会帮我跑一趟,把房间里的那壶酒给人送去……
  陆云萝对着刚从房间里面出来的银霜说道。
  奴婢现在正好有时间,那我现在就跑一趟。银霜只当陆云萝是真的要她送酒,当下就准备出门了。
  洛老一开始还十分的坚定,可听着听着就犹豫了起来。
  要知道这解蛊丸多少人要花上万两的银子来买他都舍不得卖。
  这丫头一壶酒就想把他打发了?
  没门!
  可后面听到这丫头说这酒只身下最后一壶了,后面再想喝这样的酒得等五年!

 文学

而这最后一壶酒她还准备送给别人,他这心疼的呀。
  这么好的酒居然要送给别人喝,这不是糟蹋酒吗?
  再看到陆云萝真的起身去房间拿了一壶酒出来递给了银霜,洛老坐不住了。
  反正这解蛊丸他还有三颗。
  拿出一颗来换,还有两颗在手里。
  可这酒给了别人之后可就没了。
  等等!不就是一颗解蛊丸吗,我跟你换还不行吗?找了一个空瓶子,将怀里的瓷瓶拿出来倒了一粒进去直接扔给了陆云萝,然后一把夺过银霜书中的酒壶,先是打开盖子闻了一下,一脸满足,就是这个味!
  一口下去,浑身舒坦了!
  姑娘,你看洛老把你给我的酒都抢走了。银霜不满的瞪了洛老一眼。
  这酒被洛老喝了她还拿什么送给史执事啊?
  陆云萝笑眯眯的将那瓷瓶收了下来,没事,后院桃树下面我还埋了一小坛,你去挖出来吧。
  洛老眼睛一瞪,你不是说只剩下这一小壶了吗?
  我说的是房间里只剩下这一壶了。陆云萝微微一笑,晃了晃手里的药,谢了!
  一壶酒换一颗这么厉害的药,值了!
  洛老看了看手中的酒又看了看陆云萝离去的背影,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这是被这萝丫头给坑了!
  心里顿时一阵肉痛……
  他的解蛊丸啊!
  居然只换来了这么一小壶的酒!
  真是亏大了!
  洛老气呼呼的又灌下了一口酒。
  不过说起来这萝丫头这坑人的性子,倒似乎和他挺像的。
  想到这,前一秒还气呼呼的洛老顿时又裂开嘴笑了起来。
  被坑就坑吧。
  转身,喜滋滋的抱着酒壶去厨房找吃的去了。
  隔壁。
  北冥正在向寂无绝汇报着京城传来的消息。
  主子,果然如你所料,北苍国的暗线已经盯上了宫里的兰贵人。
  寂无绝脸上的银色面具已经摘下,露出了一张妖孽俊美的容颜。
  让兰贵人继续按照计划行事。
  寂无绝的声音冷淡。
  北苍国山雨欲来,宫变在即,天花瘟疫嫁祸的事没有得逞,那么接下来最容易出的招就是将主意打到兰贵人身上。
  兰贵人身为流皇最宠爱的公主,只要死在东澜国,东澜国和流国的关系就彻底的降到冰点。
  将手中京城送来的密函一一烧毁。
  可有查到玉公子的身份?
  暂时还没有。"
  寂无绝皱眉,"什么原因?"
  北冥的效率不应该这么差。
  五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两个月后即将在太容城开始,因此北苍国排行榜前十的高手有九位都已经离开了北苍,若是从这方面下手,恐怕无法排查。
  寂无绝思索了一下。
  脑海中浮现出赫连狱那张阴柔的脸庞。
  这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在北苍国也绝不可能藉藉无名。
  想到这个玉公子还可能知道云萝皇后的身份,目光微微一沉,从北苍国的八个皇子身上入手去查。

若是这个玉公子和北苍国的皇室有所勾连,那么他留在康县的目的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尤其还是留在云萝的身边。
  这段时间,密切注意这位玉公子的动向,有任何异常第一时间过来禀报。
  她是东澜的皇后。
  决不能让她卷入到北苍国的皇位之争中。
  是!
  寂无绝起身来到门口,目光飘向了一旁的围墙。
  这几日他脑海中总会不自觉的浮现出她那日哭的伤心的模样。
  令他莫名的烦躁。
  拿出那副银质的面具,遮住他大半的容貌之后,脚下一点,纵身一跃,俊挺的身形直接翻过那道挡在两座宅子中间的围墙。
  夜晚。
  繁星璀璨,银月如钩。
  陆云萝和银霜一人脸上敷着一层绿油油的面膜躺在内院的躺椅上。
  银霜,你想嫁个什么样的人啊?
  姑娘!
  若不是厚厚的一层面膜,银霜的脸现在一定红的不能再红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老跟着我吧,也得为你自己以后打算打算。
  虽然她也很舍不得这丫头。
  可这个朝代银霜这个年纪的确已经老大不小了,再耽误她两年的话,以后就更难嫁人了。
  总不能让她以后一辈子打光棍吧?
  奴婢不想嫁人。银霜嘟囔着说道。
  她跟着姑娘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过姑娘。
  那行,咱们不谈嫁人,你就说说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子?陆云萝的脚丫子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知道是哪种类型的就好办了,到时候她直接个银霜办一场盛大的相亲宴,把整个康县这种类型的男子全都叫过来,一个一个的相看,就不信没有没有看对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