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_上课高H调教

2021-11-05 08:21:24情感专区
按照傅阳曦的习惯,一向是不可能住两百平以下的,倒也不是故意炫富(当然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明溪还是觉得他十分欠打就是了),而是因为他个子高挑,如果住的地方不够大,便会感觉逼仄。 

按照傅阳曦的习惯,一向是不可能住两百平以下的,倒也不是故意炫富(当然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明溪还是觉得他十分欠打就是了),而是因为他个子高挑,如果住的地方不够大,便会感觉逼仄。

  

  但是因为他们所就读的名校是在老校区,附近空气新鲜,并无太多高楼大厦,因此最好的公寓也就一百来平。

  再要租更好的地方,就离学校太远了,反而很麻烦。

  每天在路上堵车就够呛。

  

  再加上明溪一眼看中那套小公寓。

  那是一幢小复式,一层有两间卧室,带大阳台,从阳台上眺望,可以看到远处的万家灯火,再远一点,就是一片海。

  客厅依然没有电视机,房主是位设计师,在一片白墙上安装了投影仪,夜间拉上窗帘关上灯,看电影会非常清晰。

  二楼没有房间,是一个阳光房茶室,摆放着木头雕刻的长形茶几和树木墩子椅子,放着抱枕。另一边是一个储物间,放一些杂物。

  茶室旁有一条落地玻璃窗走道,走道开了一扇玻璃门,推开去,是二楼的一个十几平方米的露台。

  

  他们去看房的时候正是夏季,露台上吹过微风,夏夜,路灯,静谧一片。

  他们可以在这里接吻,拥抱,在昏黄的灯光下看清楚对方轻颤的眼睫。

  明溪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难得明溪喜欢,傅阳曦完全没有异议,付了钱,签了租房协议。

  

  单独出来住无疑是快乐的,可能是因为从小没有家,赵明溪对家有一种执念,她买新的窗帘,买新的沙发布,买花瓶和盆栽装饰家里每一个地方,这些都令她感到快乐和满足。

  

  学校不准骑摩托车或是开车,避免造成学生的攀比心理,于是傅阳曦买了一辆银灰色的山地自行车,每天接送赵明溪上课,平时周末则骑着自行车带赵明溪晃悠去隔壁植物园兜兜风。

  

  傅阳曦没有富三代的脾气,他可可爱爱,没有脑袋,愿意陪着赵明溪吃各种小吃摊。

  

  两人的恋爱就像世界上最普通的年轻男孩女孩那样,干净热忱。不顾一切向对方奔赴,每时每刻都想黏在一起,以及,发很多短信。

  

 文学

  开学两个月军训后,赵明溪和傅阳曦就因为相貌气质出众,上了校内风云人物排行榜。

  明溪对此不太在意。

  她每天忙得要命,课程节奏很快,她导师要求又高,给她布置了一堆任务。她这辈子学了和上辈子相同的化学专业,每天泡在实验室里做各种计算,因为她做事细心又专注,几乎从不出错,有的时候还会被物理系的教授借过去帮忙。

  除此之外,她还得谈恋爱。

  

  傅阳曦这个年纪的男生血气方刚,炙热又黏糊,像只委委屈屈的人形布熊,时不时就从背后抱了上来。

  

  赵明溪明明前一秒还在看电影——她抱着抱枕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傅阳曦擦着头发坐过来,一颗水珠落在她脸上,冰冰凉凉,她下意识仰起头看了傅阳曦一眼。

 

大学开学之后。

  两人在大学附近的植物园旁边租了一套公寓,从大学侧门进出,也就八/九百米的距离,十分方便。

  

  按照傅阳曦的习惯,一向是不可能住两百平以下的,倒也不是故意炫富(当然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明溪还是觉得他十分欠打就是了),而是因为他个子高挑,如果住的地方不够大,便会感觉逼仄。

  

  但是因为他们所就读的名校是在老校区,附近空气新鲜,并无太多高楼大厦,因此最好的公寓也就一百来平。

  再要租更好的地方,就离学校太远了,反而很麻烦。

  每天在路上堵车就够呛。

  

  再加上明溪一眼看中那套小公寓。

  那是一幢小复式,一层有两间卧室,带大阳台,从阳台上眺望,可以看到远处的万家灯火,再远一点,就是一片海。

  客厅依然没有电视机,房主是位设计师,在一片白墙上安装了投影仪,夜间拉上窗帘关上灯,看电影会非常清晰。

  二楼没有房间,是一个阳光房茶室,摆放着木头雕刻的长形茶几和树木墩子椅子,放着抱枕。另一边是一个储物间,放一些杂物。

  茶室旁有一条落地玻璃窗走道,走道开了一扇玻璃门,推开去,是二楼的一个十几平方米的露台。

  

  他们去看房的时候正是夏季,露台上吹过微风,夏夜,路灯,静谧一片。

  他们可以在这里接吻,拥抱,在昏黄的灯光下看清楚对方轻颤的眼睫。

  明溪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难得明溪喜欢,傅阳曦完全没有异议,付了钱,签了租房协议。

  

  单独出来住无疑是快乐的,可能是因为从小没有家,赵明溪对家有一种执念,她买新的窗帘,买新的沙发布,买花瓶和盆栽装饰家里每一个地方,这些都令她感到快乐和满足。

  

  学校不准骑摩托车或是开车,避免造成学生的攀比心理,于是傅阳曦买了一辆银灰色的山地自行车,每天接送赵明溪上课,平时周末则骑着自行车带赵明溪晃悠去隔壁植物园兜兜风。

  

  傅阳曦没有富三代的脾气,他可可爱爱,没有脑袋,愿意陪着赵明溪吃各种小吃摊。

  

  两人的恋爱就像世界上最普通的年轻男孩女孩那样,干净热忱。不顾一切向对方奔赴,每时每刻都想黏在一起,以及,发很多短信。

 

  开学两个月军训后,赵明溪和傅阳曦就因为相貌气质出众,上了校内风云人物排行榜。

  明溪对此不太在意。

  她每天忙得要命,课程节奏很快,她导师要求又高,给她布置了一堆任务。她这辈子学了和上辈子相同的化学专业,每天泡在实验室里做各种计算,因为她做事细心又专注,几乎从不出错,有的时候还会被物理系的教授借过去帮忙。

  除此之外,她还得谈恋爱。

  

  傅阳曦这个年纪的男生血气方刚,炙热又黏糊,像只委委屈屈的人形布熊,时不时就从背后抱了上来。

  

  赵明溪明明前一秒还在看电影——她抱着抱枕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傅阳曦擦着头发坐过来,一颗水珠落在她脸上,冰冰凉凉,她下意识仰起头看了傅阳曦一眼。

 

“急色鬼。”明溪嘟哝道。

  傅阳曦耳根生理性地发红。

  

  他低头亲了一下明溪的额头,理直气壮道:“我急我老婆的色,有什么关系。”

  

  “老婆”不是叫叫而已,而是已成既定事实。

  高考之后,两人飞往法国登记结婚,拿到了结婚证明,随后去中国驻法国使馆得到了认证。否则不知道到法定结婚年龄还需要多久。

  傅阳曦光是想到要等整整四年,而这四年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个沈厉尧、白厉尧、顾厉尧对赵明溪虎视眈眈,他就心情不大愉悦。直到这一纸证书落到手中之后,他才有了点安全感。而且除此之外,傅氏财产变动也是一部分原因。傅阳曦希望可以早日将财产的一半放进赵明溪手里,这样相当于为赵明溪上了一份巨额保险,以后即便是十个赵家,身价也不如她。

  

  明溪虽然对结婚这件事没有傅阳曦那么急,但是傅阳曦想做的事情,她都积极配合,于是就这样,高考之后的旅行也是两人的蜜月旅行。

  

  两人去了很多地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去冰天雪地的地方泡温泉,分享同一只冰淇凌,去炎热如夏的地方,跟着傅阳曦学习冲浪。即便是在国外的地下车站绕来绕去,去各种博物馆差点迷路,没预计好天气,被淋成落汤鸡,也是开心的。

  

  明溪从没得到这么多笑容过,她这才发现,所谓“幸福的时光都是短暂的”这话根本不存在,假如对于未来足够有安全感,那么在幸福的时候,就不会去担忧未来这一切会突然消失,只会好好享受当下。于是当下也就变得漫长而永恒起来。

  

  毫无疑问,傅阳曦永远会付出足够多的爱,足够热烈的真诚,是给她这份安全感的人。

  

  赵明溪未来的人生很长很长,一个傅阳曦,足以治愈她以前所有不好的记忆。

  

  ……

  

  日子就这样过去。

  

  有段时间,赵明溪开始追星。

  追星当中的女人什么也看不见,往家里买了大堆偶像代言的洗衣粉和化妆品。

  傅阳曦的醋坛子又打翻了,他的醋坛子总是很容易翻。

  

  赵明溪看综艺,他穿着睡衣在她身边晃来晃去,试图引起她的注意。然而明溪目不斜视,手肘搁在茶几上,支颐着脑袋,视线牢牢黏在屏幕上。

  

  傅阳曦探过头来,看了眼屏幕,酸不拉几地道:“这种男人有什么好看的,块头那么小,五官不协调。”

  “走开,”明溪差点把他推个趔趄,“很好,你明天早饭没了。”

  傅阳曦:“……”

  

  傅阳曦强行将还不睡觉的明溪打横抱起:“不准看了,去洗漱睡觉。”

  “放我下来。”明溪直蹬腿,视线不忘牢牢黏在屏幕上,“让我看会儿怎么了?傅阳曦,你好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