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游泳教练水下疯狂h_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运动

2021-11-03 17:18:47情感专区
檀悠悠不再搭理任何人,专心致志,手起刀落。
  整个厨房只听见菜刀落到案板上的“笃笃”声,不过片刻功夫,一个胭脂萝卜已经变成了均匀的细丝。
  檀悠悠一个眼风扫

檀悠悠不再搭理任何人,专心致志,手起刀落。
  整个厨房只听见菜刀落到案板上的“笃笃”声,不过片刻功夫,一个胭脂萝卜已经变成了均匀的细丝。
  檀悠悠一个眼风扫过去,柳枝迅速递来生姜。
  “嚓嚓嚓……笃笃笃……”生姜顷刻间变成了细姜丝。
  接着是各种葱蒜菜蔬,但凡桌面上备有的,无一逃过檀悠悠手中的大菜刀。
  其刀法之快,力量之精准,韵律节奏之优美,世间少有——主要此种行为配着这般身份年龄样貌,太过罕见。
  “好了!”檀悠悠舒爽地丢下菜刀,害羞地环视众人,笑道:“刀功不好,让各位见笑了。”
  众人十分震惊,檀同知家的小姐擅长厨艺之事早有耳闻,但他们以为只是会做饭而已,贤能多是吹出来的,谁能想到刀功竟然如此厉害?
  “好!”张有福不愧是做到厨房大管事的人,率先叫了一声好,还夸张地竖起大拇指:“少奶奶这样的刀功还说不好,咱家的厨子就该无地自容啦!不过,您切了这么多菜,是想做什么菜品呢?”
  “家里亲戚多,他们远道而来,断然不能亏待,所以我想多做几个菜表达谢意。”檀悠悠朴实地笑着,又为难道:“只是这么多菜,我一个人做怕是来不及,怎么办?”
  柳枝立刻接话:“小姐糊涂了,咱家这么多大厨,怎可能看着您一个人忙?对吧,大管事?”
  张有福一怔,随即笑着附和:“那是自然!大家伙都动起来啊!”
  “柳枝,把菜谱拿出来分给大家。”檀悠悠顺水推舟:“有劳各位辛苦,不能让你们白帮忙,但我初来乍到,对各位也不熟悉,还请诸位做好菜后,在菜盘子上各自做个标记,之后按功行赏。”
  这回不单是张有福怔住,其他人也怔住了。
  大户人家的新嫁娘进门第一次给公婆奉饭,最怕有人捣鬼使坏。
  今日檀悠悠切了这么多菜,意味着参与做菜的人也会很多,人多手杂,难以管理,不论哪个环节出错,最后的黑锅都是她一个人背。
  在菜盘子上做标记,意味着把责任划给了厨子,无论有人想做手脚使坏或是敷衍了事,一定跑不掉。
  她不熟没关系,厨子们熟啊!
  关键把话说得这么好听——是为了按功行赏,就算有想法,也不好明着反对。
  谁说檀家五小姐傻?看这精明劲儿!
  “大家不说话,是不乐意吗?”檀悠悠害羞地笑着,半垂着头道:“这个主意还是夫君给我出的呢,要是觉得不好,就算啦!”
  “乐意!怎会不乐意!赶紧动起来!”
  有当家人撑腰的少奶奶一定是牛奶奶!精明或者傻都不重要了!
  张有福对着檀悠悠谄媚一笑,转身对着众人大声吆喝,有两个稍微慢了点儿,被他一巴掌打得空声响。

 文学

人人都怕裴校长!
  据说每个豪门的厨房都是流言发布中心,为了生活,初次亮相一定不能露蠢相。
  檀悠悠初战告捷,高高兴兴照顾那两锅粥去了。
  熬粥是个技术活儿,软糯浓香清淡咸宜全靠火候拿捏。这么说吧,进口细品才知道是不是好粥。
  以她的经验,久病之人最为厌恶却又离不开的就是粥,一口好粥尤为关键,能让脾气最差的病人开心,也能让脾气最好的病人生气。
  她必须在这两锅粥里注入全部的爱心、孝心以及耐心,安乐侯父子俩就等着品尝她的爱心粥吧!
  大半个时辰后,所有饭菜都好了,厨子们看着菜盘子上头贴的自家名儿,再看看面嫩害羞的新奶奶,心情颇为复杂,期待中又带了点儿忐忑。
  折腾这许久,檀悠悠也饿了,稳稳坐在椅子上,指使柳枝和莲枝:“去,把各样吃食都拣些来我尝尝,看看是否合适呈上去。”
  “古有孝子为母亲尝汤药,今有少奶奶为孝亲尝饭食。少奶奶真是至纯至孝啊!”张有福眉飞色舞,阿谀奉承之语一句接一句。
  “快别这么说!我还差得远呢。”檀悠悠的脸控制不住地红了,她觉着自己已经够无耻的了,这个张有福比她还要无耻不要脸。
  “少奶奶实在太过谦逊了!”张有福叨叨个没完。
  檀悠悠害羞着,只管低头认真品尝(吃)菜肴,偶尔摇摇手表示自己不好意思,不要再说了。
  她不搭理,张有福也就没了意思,自动消音。
  檀悠悠吃了个七分饱,精挑细选出十样菜,命人装入食盒,让柳枝和莲枝拎上,温和笑道:“大家做的菜都很好,只是有些菜肴更适合客人吃,赶紧趁热送过去,别怠慢了客人,你们都辛苦啦,柳枝,赏!”
  柳枝这才拿出早就备好的红封,每人发了一个,刚好六钱银子,恰恰卡在秋城赏钱规格的门槛上,不多也不少。
  厨房众人的表情更复杂了,收了两回赏钱的张有福更是若有所思。
  安乐侯府果然是个讲规矩的地方,天还没亮,下人已经全部起床,清扫的,送水的,各司其职,纹丝不乱。只是见着檀悠悠这一行人,难免都露出惊讶之色。
  檀悠悠是向来不管这些的,只要没招惹到她面前,她就能装作不知道,自己上赶着生事,那是吃多了撑的,她才吃了七分饱,不想浪费精神。
  柳枝和莲枝却不能不在意,俩丫头赶紧交换眼色,寻思到底是哪里没做到位。
  “咦,这不是表嫂吗?”杨暮云穿着娇艳的桃红色锦绣衣裙,披着华贵的玄狐皮氅,在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迎面走来,笑吟吟地道:“这是去给姑父请安奉饭的吧?我也正好要给姑父请安,咱们一起?”
  咦,隔了一夜,面孔变化如此之大?其中一定有阴谋!柳枝暗自警觉,轻扯檀悠悠衣袖以作警示

“好呀,当然一起!”檀悠悠打量杨暮云一番,由衷夸赞:“表妹这一身真好看。皮肤白,容貌艳丽,压得住这桃红色,再配上这玄狐皮氅,真是美极了!”
  玄狐皮裘诶,一定很贵很难买到,穿上就不用再害怕冰窟窿似的裴氏新房了。
  居然这么真诚地夸赞接二连三找麻烦的情敌?杨暮云眼里闪过一丝紧张,继续友好:“你倒也有眼光,这是京里当季最流行的装扮。”
  “表妹是从京城来的吗?听说京城很大很繁华,只要有钱,什么稀奇珍贵的宝货都能买得到。可惜我从未去过。”
  檀悠悠真诚地表达小地方土妹子对繁华大都市的向往。什么叫舒爽?当然是有花不完的钱!逛最繁华的街!买最贵的货,做那条街上最靓的仔!可惜她不但没逛过京城,也没那么多钱,扼腕叹息!
  真小家子气!杨暮云垂眸掩去鄙夷之色,勾唇笑道:“我当然是从京城来的,表哥没告诉你?”
  檀悠悠如实回答:“没有,昨晚实在太累,我很早就睡了。”
  杨暮云不知想到了什么,脸红如血,额头青筋涨起,随即又按捺下来:“时辰不早,我们走吧。”言罢,转过身仰着头,高傲地往前走去,仿佛一只桃红色的孔雀。
  檀悠悠跟在后头,像个小跟班似的,她也不在意,慢吞吞地走着,东张西望,遇到人就露出和善的微笑。
  安乐侯府的主院面积不小,花草树木、池塘假山一样不少,檀悠悠觉着怕是得有半个檀家那么大,但不知是否因为天气寒冷又有病人的缘故,四处透着一股萧瑟破败之气。
  “表小姐早,少奶奶早。”一个容貌端庄、三十出头的妇人迎上来行了个礼,笑道:“少奶奶,公子去接您了,没遇着么?”
  “夫君去接我啦?”檀悠悠恍然大悟,难怪路上遇到的下人表情都很奇怪,原来是因为她身边少了最重要的装饰品裴融!
  这还真是她的错,她只想着饭得趁热送到,凉了不好吃,压根就忘记了今天早上必须夫妻二人一同亮相,没想到裴融居然还去接她了?
  妇人见她尴尬,便道:“估摸是半途有人把公子叫走了,妾身这就让人去寻。”
  檀悠悠听着这话有些不对劲,这人仿佛是老侯爷的妾?但之前周氏让人打听,没说老侯爷有妾啊?
  正奇怪着,杨暮云凑过来小声道:“这是李姨娘,姑父的妾室。”
  檀悠悠眨眨眼睛,同样小声:“真的吗?”
  老侯爷的妾,就是裴融的庶母。若是错认身份,称呼不当,把姨娘当成仆妇随意打赏,或是把仆妇当成姨娘尊敬,就闹了大笑话,会被整个秋城人嘲笑至死的。
  “信不信由你,我是好心。”杨暮云笑得温婉,却拔高了声音:“表嫂为何不叫人?是不乐意吗?”
  檀悠悠没接话头,含笑看向妇人:“美人姐姐,我初来乍到,还未认亲,很怕认错人闹笑话丢脸。不知该如何称呼你呀?”
  “美人姐姐?”妇人掩口轻笑:“少奶奶快别开玩笑,妾身一把年纪了,哪里还当得起美人姐姐四字?妾身是老侯爷身边伺候的,少奶奶若不嫌弃,叫我李姨娘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