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们去厨房做一下_用擀面杖自慰喷水一床

2021-11-03 16:49:16情感专区
他现在心里一定急得很。因为,他在等人。
  我看着他百无聊赖地低头划拉了两下手机,下一秒,果然短信就发到我这儿来了。
  “——再等五分钟,再不来这次就算

他现在心里一定急得很。因为,他在等人。
  我看着他百无聊赖地低头划拉了两下手机,下一秒,果然短信就发到我这儿来了。
  “——再等五分钟,再不来这次就算了。”
  简单回了个“好”过去,我搓了搓手有点兴奋。说不上来是兴奋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猎物,还是兴奋终于可以结束这大半夜的加班……
  还是,为男人久违地失手感到兴奋?本来,说什么女孩一定会出来找自己谈谈这种话,如果能料定的话也太玄乎了吧!不如改行去算命得了。
  “好,这样就行了。”
  我架好隐蔽的相机,调好焦距对准了男人,现在舞台已经准备完毕,只差一个女主角的登场。
  “……有请下一个倒霉蛋”
  我在心里恶趣味地想着。
  像我们这样的“合作”关系,已经持续了六七年了:合作的原理很简单,川谷桑给我提供地址,我只要在规定的时间来到规定的地点等着,咔嚓咔嚓几下就完事儿了。
  至于拍到的照片,当然不会直接拿去刊登。川谷桑才不是什么大慈善家,自爆了自己的八卦只为了给我创收……事实上,这些照片从我们八卦记者的角度来看,往往也算不上是什么劲爆实锤的2shot,最多只是私下见面的暧昧瓜罢了,顶多算点糊口的边角料。
  可川谷桑到底是天才呀,在他手里,这照片可大有用处:先放着不刊登,... ...

而是拿去给那些艺能界的小姑娘一看,小脸刷地就是一白。
  到时候,无论是故作英雄主义的、“摆平”这件事来收割好感;还是借把照片送到女孩所属事务所去威胁,逼她就范……不同性格的女孩,自有不同的利用方法。
  如果不从?不从那就变成我的八卦业绩了,这种暧昧的私下见面小擦边球,既不会给川谷的事业带来什么影响,反而还能更丰富他的人设,而我却能有钱赚……比起我那些没头苍蝇一样,在各大高档小区一蹲就是一整天的同行,投入回报比拉满了属于是。
  就这样,他提供新闻,我提供照片和守口如瓶;他做他的花花公子,我走我的平步青云……这样的关系,才叫双赢,谁也离不开谁——我年纪轻轻就成了头号记者,而有了我这咔咔两下,川谷桑在欲求上也是百试不爽。
  尤其是那些恋爱禁止、最最害怕类似花边、哪怕不是实锤也避而远之的糊咖偶像,真是一钓一个准。恨不得照片一拍到脸上,就痛哭流涕衣带渐宽了。
  而且,以川谷桑的才情和技巧,这些女孩最后大多坠入爱河,反过来却又好像离不开他一样……就更不用说揭露或是曝光了。比如,前不久的那个长滨桑,据说现在甩都甩不掉……啧啧,虽然这个已经不是偶像了,但川谷桑这也能得手,让我羡慕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
  “不过,这次的目标,是迄今为止咖位最大的偶像啊……手伸到坂道来,真的没关系吗?”
  天有点凉,我紧张地搓了搓手,说实话,心里甚至有些不希望这个

 文学

叫金村美玖的女孩出现……或者说,潜意识里觉得,川谷桑这一回不那么容易能得手。
  “要不是川谷桑跟我说,这次这个金村性子软弱,闹不到索尼那儿去,我才不敢接呢……”

 

啊,借我十个胆,我也不……
  “——来了!”
  正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俏丽的身影,真的从后门走了出来。
  “好……”
  盯着取景框里渐渐靠近的两人,我的手攀上快门,心里不知怎么的,升腾起一丝惋惜和怜悯。
  ……
  ……
  “咔、咔……”
  “……”
  ——金村的站姿有点拘谨,只要用路边的灌木丛把下半身略遮掉一些,只留上半身就行了。
  ——刚刚川谷桑刻意把脑袋偏过去的动作,只要从这个角度拍,就会变得有点想暧昧的耳语了。
  ——金村这一帧的表情很不错啊,到时候春秋笔法一写,可以说是在翘首等待川谷桑。
  ……
  有时候,有了事实的支撑和时候的夸大描写还不够,好的拍摄手法,才是支撑起一则八卦的灵魂——在我手下,你就是邻居俩人在门口聊个五毛钱的买菜故事,我都能给你整成甜蜜备孕话题。
  我这样想着,全然不觉得自己卑鄙。
  “ok……这样就可以了。”
  短短三两分钟,我就收获了一系列的底片。在相机上翻看着在屏幕上宛如好友的两人,满意的微笑爬上了我的嘴角。小手一抖,就全部发到了川谷桑那边。
  “好,收工……”
  “——拍完了?”
  忽然从后背传来的女声,明明是轻轻柔柔的,放在平日,我一定会觉得如沐春风,可现在,却宛如地狱的低语,使我如坠冰窟。
  我回过头去,逆着光站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别的是看不真切,可手里平举的手机,分明就是录下了我拍摄的全过程。
  “……不妙!”
  我抄起脚架,拔腿就跑——只要我能溜掉,就算你拍...

到了我在偷拍又怎么样?这是我的工作!只要……
  “和树!别让他跑了!”
  可还没来得及跑出两步路,只听得另一个稍尖利些的女声呼喊道。
  “——咚。”
  下一秒,我只感觉面门一黑,整个人直挺挺地向后倒了过去。朦胧间,围成一圈俯视着倒在地上的自己的一男两女,似乎都是那么的面熟……而且,两个女孩穿的都是裙子,所以……
  “算我栽了……”
  鼻头一热,我也分不清是受了伤、还是受了什么别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