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吞下他的大东西_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吃错性药

2021-11-03 09:53:28情感专区
宋俊山霍地一下就站起来了。“我当然有。”

  他看看宋老爷子,宋老爷子还是闷声不吭。他干脆就自己说了:“分家的时候,你爷还总说亏待了你们。你有这老些钱,

宋俊山霍地一下就站起来了。“我当然有。”

  他看看宋老爷子,宋老爷子还是闷声不吭。他干脆就自己说了:“分家的时候,你爷还总说亏待了你们。你有这老些钱,这家咱就得重新分分。”

  “二伯,我一直在赚钱,以后还会越赚越多。你现在看我要买地,就说要重新分家。往后,你看我买这个也要分,买那个,你也要分。恐怕,你这辈子,就都满意不了了。”淑媛冷笑着说。

  “你身体挺好,就是这红眼病,得想法子治治。”随后,淑媛又冷冰冰地说了一句。

  宋俊山难免就想起那顿打来, 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淑媛脸上却又带了笑,她告诉宋老爷子那个庄子的来历:“庆丰好几家大财主要买这地,还有外府外县的,谁都知道这是好产业。最后还不知道是谁能买到手。爷,你是愿意别人买去,还是愿意我买到手。”

  那这还用说吗。

  “你能买得到?”宋老爷子听明白了,就忙问淑媛。

  “我也说不准。”淑媛就说,然后好像刚刚想起来似的,“刘财主家, 就是我彩霞姐的大少爷他们家,也要买这地。 前几天,他们还托人上快雪堂跟我说,让我别和他们争。只要我不争,最好还能帮帮他们,他们就给我一笔银子。”

  “你答应了?”

  “当然没有。”淑媛就说,一面就看向了宋俊山。

  不管宋俊山是怎么跟宋老爷子说的,现在宋老爷子应该明白是为什么了。

  宋老太太一直在堂屋,一边干活,一边听着淑媛他们说话。这个会后,她就端着一瓢洗菜的水出来,问着宋俊山:“彩霞让你去,是不是就因为买地这事儿。”

  宋俊山见淑媛把话点透了,当即也不好再否认。

  “不为这个。就是闲着唠嗑,说到这件事儿了。我就寻思着回来跟我爹说说,老四家能买得起这个地,那分家的时候他们就藏了奸。这事我得跟我爹说说,让我爹给主持公道。”

  “你希望是咋个公道法?”宋老太太就问,“让淑媛别买这个地了,让彩霞女婿买去?彩霞许了你多少银子?”

  一句话,就问到了关键问题上。

  这也是刚才淑媛说了,刘家还许了她银钱,宋老太太才猜测到的。

  “没有,没有。”宋俊山立刻否认。

  “就是没能拦住我买地,你撺掇我爷跟我甩脸子,到时候买了地,分给你,这样也行,你也不亏,是不是?”

  “你买地,还不该分给我?” 宋俊山理所当然的口气,“你一个没出门子的丫头,你不分给我,往后都带到婆家去?”

  “二伯,咱们分家了。我有什么,也分不到你手里。落子要是跑来跟我要,可能他还有点道理。不过,我兄弟可不是那么没出息、不要脸的人。”

  淑媛语气淡淡的,但是话语却掷地有声。

  在家里的人都安安静静的,谁都没说话。

  宋俊山的脸都涨红了。他并不是害臊,而是恼火。

  淑媛却又慢条斯理地说:“我爷我奶的东西,你要跟我爹争,不管公道不公道,外面说着,不能说你就不能争。可是你一个做伯父的, 要争侄女挣下的东西,这说出去,谁能赞成你?你就算不要你那张脸,你也争不去,不是吗?”

  说着话,淑媛就站起身。

  “二伯,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你是不够吃,还是不够喝。 我三嫂供养的你那一点儿差了呢。人心不足,只有自取其辱。”

  淑媛要认真起来,宋俊山就连口角上也是争不过她的。

  “爹,你看看,你看看,这还没有王法了。你老还在,她就这样了。往后你要是没了,这家里,我们还不都得让她欺负了?她在宋家挣的东西,就都是宋家的。 你老就眼瞅着,她将来把大把的银子都拿到婆家去?咱家就跟着喝点儿汤!”

  又转头去挑唆宋老爷子了。

  “你别说了,你看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宋老爷子的脸也红了。他一方面很为宋俊山羞耻,另一方面,他也有些纠结。

  刚刚在麦地里,宋俊山说淑媛要买千亩良田的时候,宋老爷子不是不动心的。

  可他实在是拉不下脸来开那个口。

  他能怎么跟淑媛说,让淑媛把这些田地给宋家几个兄弟分了?

  他真的开不了口。

  淑媛那些产业,并没有用宋家的本钱,也没用宋家的人力,宋家更没有什么背景、资源这些提供给淑媛。

  而且,淑媛挣了钱,也并没有都藏起来。她为宋家人做了不少的事。

  仁义礼智信,还有一个孝字,淑媛都做的相当好了。

  可以说,淑媛是宋家做的最好的人。

  他不能挑剔淑媛什么,但是内心深处,他终归还是希望,淑媛这些产业,也都永远姓宋,将来都交到宋家人的手里。

  宋老爷子只说了这一句,淑媛心里就有数了。

  经过了几件事,现在,淑媛已经不再期待宋老爷子会说出她最为期望的那句话了。

  虽然,她也想得到宋老爷子的首肯。

  但是,归根结底,她的事,并不需要宋老爷子做主,也不需要宋老爷子赞成。

  之所以要考虑到宋老爷子的情绪,那也是为了让老人能够安乐一些,让宋逸山和夏氏不用为难。

  她的事,她自己做主。她的财产,也只有她自己能够做主。

  “二伯,麻烦你转告我彩霞姐一声。以前帮她,那都是因为我爷我奶,因为我想让我爹我娘高兴,是为了宋家。你让她不用记着那些事,把她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

  这是什么话。

  在宋老爷子听来,这就是控诉彩霞忘恩负义。

  他现在要为难淑媛,是不是也无情无义,忘恩负义呢?

  “你这个混账东西!”宋老太太却说话算数,当即就把那瓢洗菜的水都泼到了宋俊山的脸上,“彩霞为她女婿,让你回家来挑唆你爹,你还就真听她的。她是为了刘家, 你也是为了刘家。你姓刘,不姓宋了。”

  “那你就送老宋家给我滚出去,你上老刘家过日子去吧。”宋老太太说着,干脆把水瓢也扔在宋俊山身上,“滚,你给我滚出去。”

  “好好的安生日子,就你总闹腾,大家伙跟着你都不消停。”

  “你就是个搅屎棍子。”宋德山跟着第一车麦子回来了,在大门口听了一会,还没大明白,就本着宋俊山过来了。

  宋德山要揍宋俊山。

 文学

宋德山从地里回来,赶车的不是他,他是坐在麦穗垛上回来了,一路上就那么优哉游哉的,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手里还拎着镰刀。

  他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手里依旧拎着镰刀,就那么奔着宋俊山来了。

  宋俊山只看了一眼,立刻吓的魂飞魄散。因为宋德山是从大门外来的,所以他已经不能往外面跑,只能往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身后跑。

  “老五要杀我!爹,娘,救命啊。”叫唤的跟杀猪似的。

  “爹,你别拦着。我早就想收拾他了。没脸没皮,占便宜没够,就想着霸占别人的东西。”

  除此之外, 宋俊山还最不让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省心。

  平时不听老人的话,遇到事儿了,就到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跟前,挑唆着两个人为了他闹,让一家子都不得安宁。

  这样的东西,不好好收拾怎么能行。

  宋德山干了一天的活,脸上没有一点倦色,追着宋俊山,就显得生龙活虎的。

  眼看他就要追上宋俊山了,宋俊山吓坏了,一伸手,几乎是本能地就把宋老爷子给推了出去。

  宋老爷子已经站了起来,正要说话,就被宋俊山从背后一推,踉跄着到了宋德山的面前。

  宋德山手里的镰刀是冲着前面的。

  宋老爷子毫无准备,又上了岁数,腿脚都不灵便了,眼看就要撞到镰刀上了。

  好在宋德山反应机敏,他一把扔了镰刀,因为要扶宋老爷子已经来不及,他干脆先躺下,给宋老爷子做了肉垫。

  旁边淑媛、还有赶车的小伙子都过来了,拉住了宋老爷子,让宋老爷子摔倒的势头有所缓和。

  宋老爷子没摔实,最后还被躺在地上的宋德山给抱住了,有惊无险。

  宋俊山已经跳到宋老太太的身后,看他那个架势,要是宋老爷子没阻拦住宋德山,他已经准备把宋老太太也给推出去了。

  其他人都在看宋老爷子有没有伤到,宋老太太最先反应过来,回头就给了宋俊山一巴掌。

  “你这个畜生。”

  说一千句一万句,都已经挽回不了宋俊山这下意识的一推了。

  “我咋养活了你这么一个没人伦的畜生。”没人伦,是说他推宋老爷子出去给他挡刀,也是说他为老不尊,贪得无厌,总是觊觎侄女的财产。

  宋德山没有继续再追打宋俊山,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也没再说宋俊山。

  大家伙先是把宋老爷子扶到屋子里。

  宋老爷子坐在炕上,一会也就缓过来了。他也不提宋俊山,依旧脸上带着笑容,说辛苦大家伙了。

  这话是对着宋德山带来的小伙子们说的。

  “我没事,啥事没有。”为了让大家伙安心,宋老爷子还下地走动了走动,甩动了一下胳膊。

  “还是请个郎中回来看看。”淑媛就低声对宋老太太说。

  宋老太太真担心宋老爷子,很愿意地点了点头。

  这边宋德山就分出人手来,一面继续运送麦子,一面就去请郎中。

  郎中很快被请了来,就给宋老爷子看脉,还摸了骨头。万幸,宋老爷子只是受了点惊吓,可能还很心寒,但是身体上却没什么问题。

  家里有客人,宋老爷子就更要装的没事人一样了。

  很快,大家又都谈笑风生。

  宋俊山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们都没注意到。

  麦子很快都从地里运了回来,饭菜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宋老太太就张罗放桌子。

  宋存礼从作坊里回来了。他显然先回了前院,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到后院,来到宋老爷子面前就跪下了。

  他替宋俊山给宋老爷子请罪。

  “我爹他也不是成心的,就是吓坏了。”宋存礼相信,他爹宋俊山不会真心想让宋老爷子受伤。

  宋德山忍不住冷笑,不过是看在宋存礼平时温厚,旁边还有淑媛劝着,他才没说出难听的话来。

  “别的事,我不能为他辩解。爷,你老有气,就冲着我。” 宋存礼的眼圈就红了,他还跟淑媛道歉。“我说啥也没用,是我没用。”

  宋老爷子就心软了:“大家伙都知道,你和你爹不一样。”

  淑媛也发了话:“三哥,你别放心上,我知道,不怪你。”

  宋存礼却是个有良心的人,宋老爷子和淑媛的话,都不能让他心里安乐。

  放好了桌子,摆上饭菜来,宋老爷子就让宋存礼也坐下一块吃饭。 宋存礼推辞,但是宋老爷子坚持不让他走。

  这是宋老爷子待孙子好,遇到事情,把孙子摆在台面上。宋德山带回来这些人都不错,宋老爷子希望宋存礼多结交这样的人。

  宋存礼没办法,只能留下来。

  然而饭桌上,别人都谈笑风生, 宋存礼勉强挤出来的笑容里却带了明显的苦涩。刚刚发生的事,他在这里,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淑媛看出来,宋存礼这样不是假装。

  宋存礼是好人, 因为有良心,三观还比较正,所以就特别的痛苦。

  像宋俊山那种人,是不会有这种痛苦的。

  她没有看错人,可也不能在宋存礼身上寄予太多的希望。

  宋存礼这辈子,也就是柳树坎儿粉丝作坊的一个管事了。

  不知道刘三娘有没有完全认清宋存礼。

  淑媛暗暗叹气。

  饭桌上,宋德山喝了几盅酒,话就多了起来。他主动跟宋老爷子提到淑媛买地的事儿。

  “媛儿自己一手一脚挣来的,谁也没资格说三道四。是,我四哥现在也挣钱,可他那点儿钱够干啥花的。快雪堂,那就是媛儿在养活着。 媛儿的东西,她乐意给谁,就给谁。她不乐意给,谁也没资格、没立场争。”

  “媛儿很对得住大家伙。我把话撂在这里,往后谁要是有别的心思,得先过我这关。咱们老宋家的人, 做事得凭良心。”

  “你呀,别喝点儿酒就话成车。”宋老太太埋怨地骂了宋德山一句,语气却温和极了。

  宋家这么多人,实话实说,宋老太太对淑媛的财产是没有想法的。她最多也就希望淑媛多拿出点儿来,接济淑慧。

  其他的,她没想法,因为淑媛已经做的十分周到了。

  宋老爷子低头喝酒:“咱老宋家人,做事凭良心,这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