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奶头挺立呻吟高潮_宝贝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2021-11-03 09:37:02情感专区
带着压都压不住的雀跃,“啧啧啧!能入了我三哥的眼,肯定不是寻常丫鬟,快快快!进来进来,给本王倒杯茶,本王都渴死了!”

  苏北在他背后给了贵子一记眼刀,贵子却冲她吐了吐

带着压都压不住的雀跃,“啧啧啧!能入了我三哥的眼,肯定不是寻常丫鬟,快快快!进来进来,给本王倒杯茶,本王都渴死了!”

  苏北在他背后给了贵子一记眼刀,贵子却冲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苏北只好让问夏先回,她跟着瑾王进了屋。

  瑾王看她的目光很热情,不过却全是好奇,苏北给他倒了杯茶,发现他一直在看自己,也打量起他来。

  看长相,他应该不大,脸颊圆圆的还带着婴儿肥,那双眼睛得有一元硬币大,且双眼皮非常明显,眼角还微微向下,显得可爱极了。

  苏北真想上去捏捏他肉嘟嘟的脸。

  不过她转而想到,原主这张脸现在也带着婴儿肥呢,只是那双杏眼恰到好处,不像瑾王那样大到夸张。

  两人眼对眼看了一阵,瑾王噗嗤一笑,“我说你这丫鬟有趣,怎么盯着我一个劲儿看呢?本王好看还是我三哥好看?”

  苏北的嘴角抽了抽,“两位各有千秋。”

  “你也不错!”瑾王抿了口茶,然后一脸八卦地看着她,“你跟我说说,我三哥原本是个木头脑袋,怎么娶了妻马上就开了窍,竟然还让你侍寝了?”

  苏北:……

  “听说你是我王嫂的陪嫁丫鬟,才成亲不久就让你侍寝,我王嫂有没有为难你?”

  “哎你倒是跟我说句话呀!你跟我三哥在一块,莫非就是这么呆呆的?”

  瑾王在这儿唱独角戏,有点不耐烦了,一张红嘟嘟的小嘴撅了起来,满满都是孩子气。

  苏北尬笑,“我没……”侍寝。

  话还没说完,就听门外传来了楚悠南的声音:“悠扬别顽皮,逗她做什么?”

  瑾王见他进来,注意力马上转移,道:“三哥回来了?我今儿来蹭个饭,不知道你府里的饭菜好吃不。”

  “你呀!”楚悠南轻笑摇摇头,然后转头看向苏北,眸光晦涩,“可好些了?”

  苏北颔首,“好多了,既然王爷有客,那奴婢就先……”

  “你别走呀!”瑾王忙道,“我一来你就走,回头我三哥要恼我了!”

  楚悠南便颔首道:“要用晚膳了,那就一块吧,你还病着,坐下吧。”

  瑾王当即瞪圆了一双眼,脸上全是“我了然”的神情,嘴角抑制不住往上翘。

  苏北才不管那么多,楚悠南是她的BOSS,他说坐,她一点都不客气,就坐了下来。

  晚膳很快便上来了,楚悠南慢悠悠地吃着,道:“悠扬你可是稀客,今儿来有什么事?”

  “咳!我……”瑾王欲言又止,看了看苏北。

  “不是外人,有事便说。”楚悠南道。瑾王找他,怕是要讨什么稀罕玩意吧,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瑾王沉吟片刻,对着楚悠南一笑,“我说三哥,你怎么知道有人要对付薛锦荣呢?”

  楚悠南的筷子顿了顿,面色微沉,“他们动手了?”

  “可不!”瑾王眉飞色舞起来,“你差人告诉我之后,我就带了几个人跟着,昨天薛锦荣跟几个密友去玩,回家时候落单了,突然就冲出来几个黑衣蒙面人。你没见,当时惊险极了……”

  他这架势是要来长篇大论了,楚悠南忙打断了他,“最后呢?”

  “我当时拔剑就冲……哦最后呀,当然是我们把黑衣人打跑了,然后救下了薛锦荣,薛太医为了感谢我,还送了我两罐生肌膏……”

  “你不是一直心仪薛锦荣吗?”楚悠南又打断了她,“我看你还是早早去跟父皇提比较好。”

  说到这个,瑾王猝不及防就红了脸,一脸羞赧和小姑娘似的,“三哥你说什么呢?我还小呢……”

  苏北趁着两人聊得热络,偷偷夹了一块蜜藕,心中暗想:莫氏不是说瑾王也求娶过她吗?怎么那会儿不说自己小?

  楚悠南不动声色道:“都说你十三就求娶莫清璎,怎的这会儿说自己小了?”

  瑾王急了,赶忙摆手,“没的事没的事,三哥你可别误会,当年不就是开玩笑说了句浑话吗?我对三皇嫂可没别的心思,你可别误会!”

  楚悠南漫不经心地瞥了苏北一言,旋即正色道:“不说这个,我可是跟你说,你要是心仪薛锦荣,这就去跟父皇说,别拖着!”

  拖到明年莫萧回来,你就哭去吧!

  瑾王一脸的羞赧,极不自然地夹了几块菜,统统塞进了嘴里,含混不清道:“三哥你混说,我哪里就心仪薛锦荣了……”

  “那为什么脸红?”开口的不是楚悠南,竟是苏北。

  说完这话,苏北刚忙低头扒饭,暗暗道:怎么一不小心把实话给说出来了。

  瑾王鼓着腮帮子,一边嚼一边看着她道:“我……我是热的!大夏天的能不热吗?”

  苏北眼珠一转,想到了自己的冰激凌,只不过她的身份不便开口。

  楚悠南却道:“我有个消暑的好东西,你要是肯老实承认,我就请你吃!”

  瑾王可是个吃货,一听说“消暑”、“吃”,马上就来了精神,“是什么是什么?桂花酸梅汤?雪泡豆儿水?”

  “都不是!”楚悠南开口道,“我吃过,比那些都好,又凉又甜。你要是肯好好跟我说话,我就让人拿来给你吃。”

  瑾王撇了撇嘴,正了正神色,然后道:“三哥,我还没及冠呢,我这会儿去跟父皇说亲事,他怕是会斥责我的!再说了,我也就是觉得她挺活泼的,人家对我怎么个意思我都还不知道呢。”

  “你不是救了她吗?”楚悠南道。

  “你是说让她以身相许?”瑾王嘴角抽了抽,“是不是有点趁人之危啊?再说了,父皇能同意吗?”

  苏北暗想:太笨了!找个借口去看看问问,去接触啊!不着调的话说起来没完,重要的事又给吓退了,啧啧啧,皇子?

  楚悠南又是不动声色道:“刀光剑影的,女孩子家肯定受了惊吓,明儿你带点东西去登门看看。要是没合适的东西,你去我库里看看!”

  瑾王突然就乐了,“这感情好!三哥南征北战的,库里肯定很多好东西!可就算她也对我有意,父皇那边……”

  苏北撇了撇嘴,暗想:撒娇啊!你这么萌,撒娇最好使了!

  楚悠南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才道:“父皇一向疼你,你索性就耍孩子脾气,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去求,日后被人捷足先登,可有你的哭鼻子的时候!”

  这么萌,意思是说他长得好看?长得比自己好看?

 文学

瑾王想了想,一脸大义凛然道:“冲三哥库里的好东西,就算挨一通骂我也得去试试!”

  说完,他忽然后知后觉地问道:“我说三哥,我也没说过我心仪薛锦荣,你是怎么知道的?”

  楚悠南不动声色道:“你是没说,都写脸上了!”

  “哪有!”瑾王搓了搓自己肉嘟嘟的脸蛋,“我洗脸来着,你就好好哄我吧!”

  苏北看到他那肉嘟嘟的脸蛋,不禁暗想:哎呀好萌,好想去揉揉他的脸!

  楚悠南原本温和的眼神蓦地就冷了下来,再看瑾王的脸好像也没平日里那么亲切了,只想狠狠在他肉嘟嘟的脸颊掐上两把。

  接下来两人又不咸不淡聊了几句,一边聊,一边斯斯文文地用着膳,苏北看着两人小口小口吃饭的样子,简直是别扭极了,她也不好意思放开吃,就故作淑女状小口小口吃着。

  她感觉自己还没吃几口,那两人已经用帕子擦了嘴,瑾王一脸雀跃道:“三哥说的好吃的呢?”

  楚悠南喊贵子去冰窖取了冰激凌,瑾王当即食指大动,一个人差点把一罐吃完,这才起身道:“这东西真不赖,下回我再来吃!那我这就去三哥库里挑东西!”

  “去吧!”楚悠南淡淡看了他一眼。

  瑾王出门,苏北等着楚悠南说让她再吃会儿,可今天他却没说,而是沉声道:“贵子你先下去!”

  贵子应声而出,苏北心里便开始打鼓,这家伙要干嘛?

  她见楚悠南定定看着自己,忙低头夹了一筷子菜到碗里,低头做埋头苦吃状。

  谁知楚悠南看了一会儿,竟突然问道:“是瑾王好看,还是本王好看?”

  苏北嘴里的饭险些喷出来,她强忍着笑意把饭眼下去,然后抬起头,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楚悠南,嘴角抽了抽,道:“自然是王爷好看。”

  可她心里却已经笑成了一锅粥,只道这弟兄两个怎么都这么问,是对自己不自信?要说好看嘛,当然是瑾王啦,他多可爱!

  楚悠南的脸黑成了锅底,随后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便往寝房方向走。

  苏北慌了,一边挣扎一边问:“王爷,还没吃完呢,这是要干嘛?”

  楚悠南却不说话,只是拽着她往里走,惹得站在门口的贵子又瞪大了眼,我的娘啊,王爷从前也没这么生猛,怎么最近好像变了个人?看来这阿北姑娘真是好手段!王爷,加油,贵子今儿给您烧一大锅热水!

  苏北这小身板,哪能跟楚悠南相抗,没几下就被他拽进了房里,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苏北的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脑子里全是桂嬷嬷那夜“痛苦”的嚎叫。

  怎么办怎么办?这家伙是要搞真侍寝吗?特喵的,你敢动我就敢揍你!不行不行,打了他我肯定逃不出去,那怎么办?就随便他欺负我?不行不行……

  不等她决定好对策,楚悠南一个反手,她就坐进了花梨木圈椅中,他俯身两手撑着椅子扶手,定定看着她道:“你给我看仔细了,他哪里就比我好看了!”

  他的脸离她不足一尺,苏北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驱蚊草混着薄荷的香气,能听到他轻微的呼吸声,也能看到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自己的倒影。

  “他哪里有王爷好看,王爷风华绝代、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秀色可餐……”苏北有点慌,脱口而出,却没意识到自己的用词不当。

  楚悠南的嘴角抽了抽,“你是说本王像女人?”

  “没没没,我没念过书,呵呵呵……”苏北尬笑,“王爷是宇宙第一帅,瑾王哪里比得了,他那张脸像没长开的儿童,那双眼大得离谱,哪里像王爷这样,每个五官每一寸肌肤,都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

  没听过这么夸人的,楚悠南的唇角却挑了挑,旋即他意识到,怎么这次没听到苏北的心声?

  “再说一次!”楚悠南沉声问道。

  “呃……王爷天下第一,无与伦比……”苏北又组织了一通彩虹屁,一连串的蹦了出来。

  楚悠南却发现,她真的没叽叽咕咕。莫非是读心术失灵了?

  他正轻蹙眉头思忖,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咦?从前没觉得,怎么最近越看他越顺眼,好像真的挺帅的。那个唱歌的?好像太阴柔了。那个演电影的?好像又太刚硬了。那个国民老公?好像皮肤没他这么嫩。数来数去,他还真是我见过最帅的!

  楚悠南心中顿觉舒爽无比,原来不是没听到,而是这丫头也会有表里如一的时候!

  想到这表里如一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天下第一、无与伦比,楚悠南的唇角就忍不住往上翘。

  鬼使神差的,他一把攥住了苏北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你就不必摸瑾王的脸了!”

  苏北被他猝不及防的动作吓了一跳,但是旋即指尖传来的触感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人说肤若凝脂,莫非就是这种感觉?

  她的指尖在他脸上轻轻弹了弹,又缓缓动了动,她的唇角便微微挑了挑。

  楚悠南也是,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竟然因为一个小丫鬟对容颜的赏识如此雀跃。

  那指尖也是嫩嫩的,滑滑的,在他的面颊上轻抚微触,他竟然也没心生嫌恶。

  这感觉,真的挺好……

  还没等他感受够,就见苏北突然抽手,瞪大两眼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摸瑾王的脸了?!”

  明明想的是揉一揉的,也不对啊,这话她绝对没说出口,楚悠南是怎么……

  下一瞬,她的惊愕便到了顶点。

  她不知怎的就从椅子上起来,然后好像在半空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他的腿上。不仅如此,她的嘴巴还被一个东西堵上了,是另一张嘴巴。

  好端端的,干嘛要给我度气?你度气就度气,我记得电影里不是掌心对后背吗?你怎么就跟他们不一样呢?莫非,是我太久没看记错了?不对不对,这家伙好像在占我便宜!那天度气他嘴巴没动!

  当苏北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被楚悠南紧紧箍在了怀里,那热烈让她简直透不过气,只觉血都涌到了脸上,大脑都快缺氧了。

  她伸手去推,他坚实的胸肌却纹丝不动,她又去锤他的背,可健硕的背肌也是丝毫没有反应,渐渐的,她的大脑真的缺氧了,只听楚悠南的声音低沉又暗哑,在她耳边响起。

  “阿北,留下侍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