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护士娇喘吁吁_人妻健身房YIN乱

2021-11-03 09:12:45情感专区
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周霖跟我说见她这样,帮她把话说出来,“你是在想,我怎么有信心,自己的电视剧一定会得奖吗?”

  笑笑被他说中了想法,有些担心会不会得罪他,但

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周霖跟我说见她这样,帮她把话说出来,“你是在想,我怎么有信心,自己的电视剧一定会得奖吗?”

  笑笑被他说中了想法,有些担心会不会得罪他,但看他云淡风轻的样子,才放下心来点点头。

  周霖易笑道:“我对自己的电视剧有信心,但对评审的喜好一点信心都没有。只是我把所有奖项全都报了一遍名,哪怕不得奖,等入围一两个项目,也是很好的宣传点了。就算连入围都没有,男女主去走走红毯,也好过在网上炒绯闻吧。何况,万一我们得奖了呢?”

  三月初,电视剧百象奖公布了入围名单。

  《琉珠传》入围了最佳编剧、最佳摄影、最佳美术指导、最佳女主角、最佳导演和最佳电视剧六个大项,成了本届百象奖上最炙手可热的电视剧。

  网上的舆论一改之前的冷嘲热讽,都变得对这部电视剧充满了期待。

  《琉珠传》剧组开了一个小而隆重的入围庆功宴。

  三月初的天气还有些微凉,但饭店包房里却热闹的像过年一样。除了因为还在国外拍戏而分身乏术的男主角裘嘉慕之外,其他的主创基本都到场了。

  二十多个人在包间里的大圆桌上围城了一个大大的圈,菜还没上齐之前,周霖易举着酒杯站起来,“虽然我们还没拿奖,但是能入围已经为我们接下来的上映做了很好的宣传效果!我宣布我们已经提前胜利了!”

  接着昂起脖子“咕咚咕咚”把差不多满杯的白酒一干而进。

  笑笑坐他旁边,一脸嫌弃地“咦”了一声,“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能这么社会。”

  周霖易坐下后,顺着她的话,把胳膊搭在她椅子的靠背上,凑近她开玩笑:“妹妹,你不敬哥哥一杯?”

  在座的见他这么耍活宝,都被他逗笑了。

  笑笑一边笑一边嫌弃地把他推开,“哥你个头,也不等吃点主食就把白酒干了。”

  坐在他们对面的林纭跟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但她低着头、握着茶杯,仍旧一副腼腆的样子,“很遗憾我没能参演《琉珠传》,今天一起来凑热闹就是想沾沾喜气的,希望以后有机会能跟大家合作。”

  接着她双手端起白瓷茶杯,“我……我不会喝酒,就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吧,请大家别嫌弃。”说完,斯斯文文地小口喝了一杯茶。

  坐在林纭旁边,为人豪爽爱给人算命的李姐,别过脸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看懂她笑容的人也都露出了差不多的笑容。

  三十多岁的大姐本就容易对二十出头的小妹妹产生敌意,林纭主动起来敬酒用的还是茶,在姐姐们看来就有点太装了。大三都21岁了,又不是12岁,装什么天真无邪呢。

  包房中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林纭自己也感觉到了,更是一副小可怜的样子孤零零地坐着,融入不进周围的环境。

  “敬的是茶还是酒不重要,心意到了就行了。”景湛坐在主座,声音虽然淡漠,却替林纭解了围。

  在座的人都看向他,他也站起来,举起了茶杯,“我等下还要开车,今天不能喝酒,所以也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对这部戏的付出,今天的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希望过些时日到了百象奖上,大家都能满载而归,到时候我们再开一个大的庆功宴。”

  大家选择性忘记了林纭刚才的尴尬,听完景湛的话,热烈地拍手鼓掌,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没人注意到林纭此时看着景湛的目光,除了感激之外还夹杂着爱慕与崇拜。

  她的心里本来是泛着甜的,但一顿饭下来,甜却逐渐变成了酸……

  姜渺坐在景湛旁边。

  她跟景湛不知在说些什么,坐在远处的林纭听不到,只觉得他们俩看起来聊的很开心,旁人都插不进去的样子。

  景湛见姜渺一直盯着转在远处的上汤菠菜,等菜转到他面前时,他按住玻璃转盘,用公筷帮姜渺夹到碗里。

  姜渺:“谢谢。”

  景湛:“不客气。新剧本你觉得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的?”

  姜渺想了想,“我觉得女主的人设和结局都可以再丰满一点。女主是时尚女编辑,我觉得她的外表虽然柔弱,但内心要有坚强的一面的,不能事事都让男主帮她出头,她自己也要能独当一面。最后男女主结婚之后,女主不应该当全职太太的。她的事业是她多年打拼回来的,怎么可能为了结婚就放弃了。不过现在很多女孩子都梦想着‘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所以结局这么安排,我不知道你的这个是不是因为要迎合市场的口味。”

  景湛边吃黑椒牛仔骨边听她分析剧本,“没想到居然会喜欢女强人的设定。”

  姜渺笑着说:“当然了,女强人多好啊。”

  景湛还想跟她争论一下关于女主最后当全职太太的安排,但姜渺看到转过来的奶油南瓜芋头羹,胳膊肘轻轻碰了他一下,然后下巴朝桌上一抬,又冲着他笑了笑。

  景湛一下子心就软下来了,剧本什么的都统统抛到脑后,帮她盛了半碗之后,听到她笑着说了声:“谢谢。”自己也不自觉地笑了。

  庆功宴结束后,一帮人闹着要去酒吧喝第二场。

  笑笑为了让姜渺去帝都走红毯时保持最佳状态,勒令她这顿庆功宴之后,不能喝酒、不能熬夜,吃东西也要注意少油少糖少盐……

  姜渺本身就也没有太喜欢酒吧的环境,于是决定先回家了。

  林纭觉得姜渺不在场之后,自己终于有机会单独接近景湛了。

  没想到景湛一听姜渺要回家了,就说要送她。

  林纭跟着人群走到饭店门口,看着景湛和姜渺一起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心揪得手指都要抠破了。

  这时候,周霖易突然一阵风似的快步跑到景湛身旁,勾住他的肩膀,揉着太阳穴说:“我刚才喝白酒好像喝的太急了,你也顺道送我回去吧,我不去第二场了。”

  林纭心里一喜,见这架势景湛和姜渺就不能“二人世界”了。

  谁知,笑笑见周霖易去打扰自己心中的CP的“二人世界”了,也箭一般地冲过去,从景湛身上把周霖易拉开,凶巴巴地说:“老板送你又不顺路,坐我的车,我顺路……你住哪里?”

  周霖易一脸费接地看着她,“你都不知道我住哪里就说顺路?”

  笑笑瞪他又掐了他一把,“问那么多干嘛?我让你跟我走你就跟我走吧!”

  周霖易被笑笑拽到了她的红色小轿车上,边被拽还边抱怨,“你一个女的怎么力气这么大?”

  笑笑:“少废话!”

  景湛和姜渺见他俩吵吵闹闹地上了车之后,相视一眼,也都笑了。

  景湛打开后座车门,请姜渺上去。

  林纭手握成拳,见姜渺上车后,景湛也要坐进车里了,于是咽下一口气,跟同行的人说:“王姐,我不去酒吧了。”

  接着跑到了景湛面前,“景总,我跟渺渺姐住一起的,带上我吧。”

  景湛不太情愿地“嗯”了一声,也请林纭坐到后座。

  回到租的三居室之后,姜渺洗完澡,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门口检查门有没有锁好。

  她走到客厅,看到先洗澡的林纭居然还没睡,抱成一团坐在沙发上,眼神比平时冷了些许地看着自己。

  姜渺被吓了一下,“小纭,你坐这儿干嘛呢?”

  林纭原本冷冰冰地脸上忽然换上了温和的笑容,“渺渺姐,我觉得景总对你好好呀。他是不是在追你呀?”

  姜渺一愣,“你想多了吧?”

  林纭摇摇头,“我看景总对别人都冷冰冰的,就对你有说有笑的。”

  姜渺叹口气,“我们是老同学,他一个工作狂,平时找我都是在谈剧本。我也误会过,后来发现是自作多情。对了,你今晚怎么回来住了?平时你都住校,很少回来呀。”

  林纭眼神晃了一下,“呃……寝室的同学最近接了同一部戏,晚上都在对台词,我睡不着,就想回来住两天。”

  姜渺笑着说:“那晚上好好休息。”

  林纭笑着“嗯”了一声,等姜渺走进洗手间吹头发时,温和的脸上又恢复成原本的冷冰冰。


  姜渺为了让景湛更直观地了解到女强人女主的魅力,于是直接自己敲键盘,写了一份新的剧本出来。

  当然,大部分内容都没做改动,只是增强了女主内心坚强一面的表现力,和把原本当了全职太太的结局改成继续为事业拼搏。

 文学

她改完之后,第一个拿给了笑笑看。

  真言合并到山河之后,笑笑作为苏悦的原助理,直接被景湛提拔为艺人管理组的组长,自己享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

  而苏悦则晋升为艺人经纪部总监,一下子变忙了。

  笑笑背对着窗,坐在办公桌前,对照着景湛和姜渺的两个不同结局的剧本,粗略地看了一遍。

  她看完剧本之后,瞄了瞄姜渺。

  姜渺见她神色不对劲儿,担心地问:“怎么了?我改的不好吗?”

  笑笑摇摇头,犹豫了一下,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决定跟姜渺说:“你觉不觉得景老板的剧本里,女主的人设跟你很像呀?”

  姜渺一脸“怎么可能”地说:“哪里像了?女主就是个没了男主保护就活不过10分钟的小白花,我哪里像这种人了?”

  笑笑着急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但你以前给人的感觉女主给人的这种感觉。外表柔柔弱弱的,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平时打扮的很清淡,很有贤妻良母的感觉……”

  姜渺想想……好像也是,自己从前和现在的变化确实挺大的,确实给人这种感觉。不过……“女主像我又怎么了,你怎么那么激动?”

  笑笑恨她不开窍,急得一拍桌子,“景老板为什么拿你为人物原型写了一个谈恋爱的剧本?很明显这是他也对你有感觉呀!”

  姜渺觉得笑笑说得有道理,但一想到自己之前的自作多情,她就不好意思再多想了。

  “哎,大概是他订这个剧本之前,跟我接触比较多吧?总之我现在肯定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那你对他还有感觉吗?”

  姜渺抬眸看着笑笑,不想承认又怕她不信,纠结了一阵之后,最后老实地点点头。

  笑笑语重心长地说:“我觉得他真对你有意思,你又不敢再往这方面想,最后错过了这段缘分怎么办?景老板长得帅、有才华、还有钱,这种钻石王老五,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姜渺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乱了起来,但她仔细想了想之后,带着股倔强坚持道:“我可以暗示他,但我肯定不会明着去追他的,上赶着不是买卖,他要是察觉到我的心意了,如果对我也有感觉的话,会有所行动的,如果他无动于衷,那我也可以死心了。”

  笑笑摇摇头,“看你谈恋爱真墨迹,要我就直接上去问‘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姜渺见她一副经验十足的样子,好奇地问:“那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杨新按开自己的手机屏保,指着上面顾延上节目的截图说:“这位我的新老公!你下次见到他,记得帮我告诉他,我最近很喜欢他,让他保持魅力哦。”

  姜渺摇摇头,拿她没办法。

  刚要跟她继续聊剧本,她带有顾延截图的屏保就闪过来一条微信,是周霖易叫笑笑一起去会议室跟景湛开会。

  笑笑抱起几分文件,绕过办公桌,“坦白讲,剧本的话我觉得景老板的版本更甜一点,也更符合小女生的口味。”

  等到笑笑走出办公室,姜渺回头看看自己改的剧本,心想哪有正常的现代女人会在功成名就之后,为了结婚就放弃事业的。

  总之,她肯定不会这么做。

  会议室里。

  景湛左边坐的是笑笑,右边是周霖易。

  笑笑翻开文件,跟景湛汇报旗下艺人近期的资源安排。

  接着周霖易开始也给他们俩各自发了一份文件,里面是《琉珠传》的宣发、首映等事项。

  周霖易看了看文件之后,皱起眉头,“顾延能跟我们配合宣传的时间太少了,这样会降低电影上映前的整体曝光率。”

  笑笑说:“没办法的,他这种当红小鲜肉,来演这,就是为了后续的转型,能配合我们参加一两个节目就很不错了。不可能指望他跟姜渺一样,全程跟着剧组做宣传的。”

  笑笑谈起工作时,不带一丝个人情绪。

  周霖易抱怨道:“以后大片的男主要么找敬业的老戏骨,要么找听话的新人吧。这种演技不行架子还大、最终也不一定能带来多少收视率的小鲜肉,还是算了吧。”

  笑笑环住双手,“你这么不喜欢顾延,我倒是希望公司的新人里,以后能有像顾延这么爆红的流量。”

  周霖易举手申明:“我不是对顾延个人有意见,我跟他私交很好的。我是不喜欢跟这种类型的艺人合作,他们没有人身自由,只能全听公司的。公司呢,只看利益。”

  景湛握着笔敲了敲桌面,“跑题了。”

  他在文件上画了一条线,“既然凌灏的时间不好配合,就单独让他跑一条线的宣传吧。笑笑,你去跟他的经纪人核一下时间,我和姜渺按原计划做宣传。”

  周霖易觉得这么安排合理,最大化在上映前提高了电视剧的曝光率。

  笑笑把景湛要求的记录下来,但同时在想:姜渺的时间好安排,她可以配合顾延的时间上节目。景老板真的只是为了宣传,才把自己跟姜渺安排在一起工作的吗?

  周霖易翻看着笑笑带来的文件,“戏剧学院以前要求学生大三之前不能拍戏,但现在早就没管那么严了。为什么林纭的工作安排这么少?”

  笑笑说:“林纭是关系户,他父母跟悦姐是朋友,所以悦姐当初才会签个在校生。我跟林纭聊过,她考戏剧学院学表演,其实都是他父母的意思。林纭聊过,她考戏剧学院学表演,其实都是他父母的意思。她自己本身并不想当演员,所以从来不要求什么资源,给她分的演出也是能推则推。”

  她转头对景湛说:“她第一次来山河见到你时,说想再跟你合作,还是她头一次主动要求演出机会呢。”

  周霖易拿文件拍了一下景湛的胳膊,“小湛湛,既然人家这么重视你,你可不能辜负她呀。”

  笑笑瞪了周霖易一眼,心想你瞎搞什么拉郎配,景老板跟我们姜渺才是一对。

  周霖易斜眼看她,“你干嘛瞪我?”

  他心想:握草,你该不会喜欢上景湛了吧?

  他看了一眼淡漠的景湛,又转头对笑笑说:“你死心吧,我们湛湛不喜欢母老虎,他只跟贤妻良母谈恋爱。”

  笑笑翻白眼,拿桌子上的笔扔他,“你的思维逻辑打的是死结吧!”

  景湛看他们俩每次谈完正事之后都闹来闹区的,无奈地叹口气,“你们多大了,还当自己上学呢。”

  他看着林纭的资料说:“既然她不想当艺人,干脆找机会劝她解约吧。”

  周霖易装作少女一般,捂住心口,“哇,她那么欣赏你,你好狠的心呐!”他翘着兰花指,轻轻指了景湛一下。

  笑笑往座椅上一靠,双手往两边一放,一副黑涩会老大的架势,甩了甩手指对景湛说:“我欣赏你。”

  景湛受不了他们俩,摇摇头就走了。

  ————————————————————————

  电视剧宣传的活动中,最累的就是去上各种综艺。

  短短的一周多的时间,要去十几个多个节目,全剧组都要起早贪黑的。晚上住酒店,觉根本不够睡,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都算多的,大部分时间都要白天在车上补觉。

  姜渺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了,有天早上闹钟响了也没起来,拖延了整个剧组的出发时间。

  她坐在商务车的后排,低着头,心里很自责。

  坐中间一排的景湛见她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也猜到她是心里不好受。等上午节目结束,从场地里出来,他走到姜渺旁边,“明天早上我打电话叫你起床吧。”

  姜渺“嗯”了一声,低着头说:“对不起。”

  景湛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想太多,又没耽误节目。”

  姜渺点点头,看着景湛的目光中带着感谢。剧组今晚入住的酒店,虽然是一家五星级酒店,但因为开了十几年,房间内的装修已经有点旧了。

  尤其是姜渺住的房间,白色墙上的角落里,还能看到岁月留下来的污迹。她洗手间的门也关不紧,水龙头还漏水,她躺在床上,耳边一直能听到“滴滴”的水声。搞得她莫名地害怕,晚上都不敢关灯。但她开灯又睡不着觉……

  本来就累,遇到这种情况,让她更头疼。她拿起手机,想刷一会儿朋友圈,淡化周围环境对她的影响。但淡化不了,水声像魔咒一样萦绕在耳边。

  正当她心烦时,微信的语音通话响了。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景湛。姜渺心想:他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还要找自己聊剧本吧?

  “喂,景湛。”

  “还没睡吧。”

  “你怎么知道我还没睡?”

  “我看你刚刚还在朋友圈给人点赞呢。”

  姜渺笑了笑,“这都被你看到了。”

  “记得把手机铃声开到最大,省得我明天的早叫服务你听不见。”

  姜渺心想他当自己是猪吗?手机调到最大声害怕自己听不见。她忍不住为自己澄清:“我睡得没那么死!”

  接着气势又弱了下来,小小声地说:“我今天早上是不小心把闹钟按掉了……”

  景湛笑了两声,姜渺把手机贴在耳旁,仿佛能感受到他此时胸腔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