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绞紧粗黑浓稠白浊_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2021-11-03 08:49:18情感专区
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伤到了心肺!

  没想到他堂堂景门十子之首,当年差点被人打死,这次也是丢了半条命。

  他终究是低估了吴夷陵的强大!

  没想到,那位名

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伤到了心肺!

  没想到他堂堂景门十子之首,当年差点被人打死,这次也是丢了半条命。

  他终究是低估了吴夷陵的强大!

  没想到,那位名不经传的齐军统帅,竟然有这么惊人的武功!

  竟是能够跟他打个不相上下。

  若仅是如此,他也不至于受伤。

  但当日他除了与吴夷陵交手之外,还要应付周围敌军的围攻,因此才在被围攻之时被吴夷陵得手,给了他一掌!

  就是这一掌,差点将自己的性命丢在那里!

  若非三师妹最后拼死救出他和钟子宁,恐怕都得交代在那里。

  “不知道三师妹怎么样了……”

  黑来百里内心担忧不已。

  三师妹似乎也受到了吴夷陵的重击,而且还中了一剑,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该死的……还是当年的内伤没好彻底,不然也不至于如此!”

  黑来百里有些感到不甘心!

  当年被武帝身边的那个老太监伤了,差点死掉,就是那时候就留下了旧伤,一直没有彻底痊愈。

  此次刺杀王传文,一受到吴夷陵一掌,立刻引起了旧伤。

  不然也不至于受了吴夷陵一掌,便如此要死要活的。

  真是可恨啊!

  “老屠夫,你可好些了?”

  门外响起敲门声,随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等了片刻,门被打开了。

  是个穿着破烂道袍的邋遢老道士。

  老道士瞅了黑来百里一眼,道:

  “看你的气色,怕是没好多少啊……你还欠老道五十张饼啊,赶紧烙啊!”

  黑来百里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

  “死老道士,也不看看我现在这幅样子,别说烙烧饼,就是行动都还颇为不便,你咋这时候来催债了?”

  老道士笑了笑,道:“我今日啊,给你卜了一挂,是下下签,注定你要破财,所以找你要钱来了,我想你破财肯定是要还我烧饼,我想今日能要到。”

  “胡说八道!”

  黑来百里笑骂一句,“你那那些神叨叨的话,老子我从来没信过,你也从来没算准过,少在这儿糊弄人。总之,我没烧饼,也没银钱。”

  “嘿嘿!”

  老道士笑得有些猥琐,露出一嘴黄牙,看着甚是令人无法下饭,他笑道:

  “你这就是看不起老道了……”

  结果,他还没说完,黑来百里道:

  “没错,我就是看不起。”

  老道士当即一扯胡子,气呼呼叫道:

  “老屠夫,给我烧饼!没烧饼,还我银钱!”

  黑来百里一脸的滚刀肉,淡淡道:

  “要钱没有,烂命一条,要的话,尽管拿去。”

  老道顿时气的嗷嗷叫,却又无可奈何。

  这欠账的都是祖宗啊!

  实在斗不过!

  黑来百里瞅着老道士,问道:“老道,有什么事快说吧,你总不是来跟老子废话的吧?”

  老道气哼一声,随即才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姓李那小子让老道去燕国,老道这没个伴啊,要不你陪我去?只要你跟老道去了,那五十张饼就算了!嘿嘿,怎么样?这可是稳赚不赔的快活事!”

  老道士露出一嘴黄牙大笑。

  小师弟让这老道士去燕国?

  黑来百里皱了皱眉头,问道:

  “去燕国做什么?”

  老道士摇头笑道:“你若是答应跟老道我去,便告诉你。不然,甭想知道。”

  想了想,老道士从身上摸出两块快被体臭腌制入味的木牌子。

  将其中一个缓缓推到黑来百里面前,道:

  “你要是去呢……这个什么玄武堂的堂主就是你的了。”

  木牌上刻着两个古字:玄武!

  老道扬了扬自己手中的那块,上面赫然同样用古商文写着:

  青龙!

 文学

南军的动静传到了镇北王那里。

  “南军进城了?”镇北王顿时皱眉。

  鲍春秋也是凝了凝眼眸,道:“这南军果真是要前往青州?”

  他们之前答应女帝让路,就是试探对方是否真的要前往青州相助齐军。

  现在对方大军入城,隐隐真有举兵之势。

  镇北王思忖片刻后,缓缓道:

  “说不准是敌军故意在迷惑我等,恐怕还是要与本帅的大军过不去。”

  鲍春秋一想,缓缓点头,道:

  “元帅言之有理。”

  镇北王道:“传令全军,做好防备,随时迎击!”

  “是!”

  鲍春秋点头!

  先静观其变!

  客栈内。

  李准收拾好后,一身清爽地来到客栈门口。

  铁头已经让大军镇守城门了。

  而且也是直接弄来几架大炮光明正大摆在东门,随时做好震慑敌军的准备。

  除此之外,炮兵营的火炮也已经架好了。

  就对准严州城,若是敌军敢来,城内的大军会迅速撤出,而对方一进入其中,立刻将其轰成渣渣!

  这些火炮都是李准利用后现代的思想改良过的,不是古华夏那种笨重原始的火炮。

  李准的这些火炮,射程最大的可达到六里(三公里),有效射程在三里(1.5公里上下)左右,当然这个有效射程也是相对的。

  比如打十炮中个五六炮,七八炮,百分百的命中率,即便是后世制导也做不到。

  而且威力也不是古华夏那种原始的火炮可比,杀伤力更强。

  目前以他恶趣味命名的那种意大利炮,威力是最强的,有效射程也是最稳定!

  若非制造技术有限,李准都想弄那种正在意义上的后世现代化火炮了。

  只可惜,以目前的技术造出这种火炮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

  “大哥,斥候都已经派出去了。”

  铁头看到客栈门前的李准,立刻上前来汇报,“大哥,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李准满意点头,道:

  “没什么需要嘱咐的,但是做好时刻撤出城内的准备吧,让弟兄们都警觉点,一旦敲响撤退的号令,一刻也不得耽搁!”

  铁头一愣,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为何刚进来又要随时准备撤出?

  他搞不明白了!

  “大哥,这是为何?”铁头忍不住问道。

  李准笑着看着他,道:

  “我现在给你说啊,你也听不太明白,到时候真让撤退的时候,你看着就是了。”

  铁头张了张嘴,但想了想,也只能点头。

  的确是的!

  大哥的有些话,他就不太能听懂,话是听得懂,就是意思不太明白。

  经常这样。

  “大哥,那咱就一直呆在这里吗?要不要出去找找镇北军的晦气?”铁头一脸跃跃欲试道。

  李准立刻朝他挑大指,道:

  “不愧是七十二寨的大将军啊,这镇北军您都不放在眼里了?”

  铁头一听,立刻脸色微红,有些尴尬的摸着脑袋,道:

  “主要是……弟兄们都憋坏了……”

  李准有些无语的摇头,道:

  “憋坏也不能找死啊,去找镇北军的晦气,这是找死的行径啊。镇北军啊,可不是好惹的。往后要是遇到镇北军,有多远就跑多远,有多快就跑多快!”

  他曾经在北境带领过镇北军,那战斗力,可不是南军能够比拟的。

  更别说这一直窝在山寨里的雷霆军了。

  跟镇北军碰上,即便对方只有五万人马,铁定能把这八万雷霆军都给吃下!

  一个都不带放跑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铁头有些不服了,道:

  “大哥,这镇北军真有传的那么神吗?俺咋有点不信呢!”

  李准瞅了他一眼,冷笑地看着他,道:

  “本军师亲自带过的兵,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厉害,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铁头顿时吃了一惊!

  自家大哥竟然还带过镇北军!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了不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