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左三下右三下怎么动图解_绞紧粗黑浓稠白浊

2021-11-03 08:34:47情感专区
比起卢清雪的淡定,她已经落了下风,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有什么好吵的,跟三岁小孩似的。卢小姐,你先回沪上,我后脚就到。”

  “是,陈先生。”

比起卢清雪的淡定,她已经落了下风,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有什么好吵的,跟三岁小孩似的。卢小姐,你先回沪上,我后脚就到。”

  “是,陈先生。”

  萧晚竹委屈地双眼通红,气鼓鼓得轰走卢清雪:“赶紧走吧,骚狐狸!我姐夫才看不上你!”

  “好了,你这丫头,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姐夫,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上杆子来找你,很贱......”

  “怎么会呢,别胡思乱想,我们才是一家人,卢清雪说什么不用在意。”

  “嗯。”

  有了陈北冥的安慰萧晚竹心情才算好了些,然后他就留下来跟万莹一起拍戏。

  陈北冥则是赶去医院,跟白牡丹道别,白牡丹比萧晚竹成熟的多,知道陈北冥有事要办,完全尊重陈北冥的意愿。

  况且有了那一夜的缠绵,白牡丹早就心满意足,对陈北冥更没有任何怨言。

  两人恩爱一番后,也依依不舍的分别,主治医生许子枫也走进来查房,见到二人又是如此,也见怪不怪了。

  “许医生,请你帮我照顾好牡丹,有什么情况,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陈北冥把自己北冥殿特制的名片递给许子枫,上面只有陈北冥三个字和一个手机号码。

  此号码,再世界各地,任何地方都打的通,而名片本身的材质也非常特殊,水火不侵,甚至刀枪不入。

  陈北冥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是不会轻易给人名片的,这一举动,足见陈北冥对白牡丹的重视。

  白牡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许子枫接过礼貌性的结果名片,“我对任何病人都非常负责,你放心好了。”

  “那最好。多谢许医生。”

  陈北冥回头又亲了一口白牡丹,才转身离开医院,白牡丹心间儿仿佛都融化了一般,无比的幸福与灿烂。

  许子枫拿着名牌,淡淡地问道:“这陈北冥是做什么的?”

  “嘿嘿,不知道。反正名片你守好,将来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试着打这个电话,北冥肯定能替你解决。”

  “这么厉害吗?”

  许子枫觉得白牡丹在吹牛,一张什么都没有的名片,也太古怪了,还有号码前面的特殊区号,更是让人费解,打不打的通还另说呢。

  只是考虑到白牡丹也是上市公司的老总,绝对不会信口雌黄。

  “白小姐,你们两个究竟什么关系啊?”

  “许医生,你真八卦,我们就是你看到的关系呗。”

  白牡丹笑道。

  “可是,我才那个男人有老婆了吧?”

 文学

白牡丹抓着许子枫的手道:“许医生,你别跟人乱说,我们之间的秘密不想任何人知道,我这把年纪了,难得找到这么好的男人,就算是露水情缘我也知足了......”

  “你太傻了......以你这条件,什么男人没有,为什么找个花心大萝卜?”

  白牡丹摇摇头:“北冥很专一的,而且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任何缺点都会显得微不足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许子枫可不敢苟同,她心中自然得把陈北冥默认为花花公子的一类中去了。

  另一头,陈北冥乘坐私人飞机,秘密前往沪上,与卢清雪在一家小网吧里见面,低调异常。

  沪上的大酒店,几乎都有卢家的眼线,一旦在被卢名山发现,卢清雪就危险的很了。

  陈北冥自然无所谓,可卢清雪家里还有个老爸卢名川,万一卢名山知道卢清雪跟陈北冥勾搭在了一起,肯定会拿卢名川做文章。

  两人开了两台机子,坐在一起,随便玩起了游戏,一边玩游戏,一边商议怎么对付卢名山。

  卢名山社会地位举足轻重,基本跟马腾原差不多,要想不露声色的解决他机会不可能,冒然的杀掉他,也会引起不小的得震动。

  最关键的是要师出有名,也不能引起社会经济的波动。

  “下毒怎么样?我北冥殿有最好的毒师、药师,让卢名山死于自然,完全不是问题。”

  “我二叔非常小心,下毒恐怕不能轻易得手,而且如果他冒然死了,卢家财产就会转去他的名山基金会,到时候我一分钱拿不到。”

  卢名山搞这么一手,就是为了防止自己突然被暗杀,财产就会落入卢名川父女的手里,他名声在外,唯一担心的仇人就是卢名川父女。

  只要卢名川得不到财产,就不会轻易的下手杀他,他也就有了活下去的资本。

  “你二叔确实很鬼,你可有办法?”

  “有,比较冒险,而且需要你配合我。”

  卢清雪靠过去,小声地把自己计划说给陈北冥听,陈北冥道:“万一,你二叔不上当怎么办?”

  “他自私自利,我有信心,她会上当。“

  “好,就按你说的吧,我也就联系一下洪武,让他打个配合。”

  两个人商议妥当,细节各方面也一一对较,就在这时候,旁边挤过来三个小混混,抽着烟,穿着破洞牛仔裤,一左一右的挤到卢清雪身边,后面还有一人拿着啤酒在喝,指着卢清雪电脑屏幕。

  “美女,你玩的不行啊,要不要跟哥哥们玩?哥哥带你吃鸡!啊?啊哈哈......”

  吃鸡二字说的特别猥琐,旁边两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卢清雪倍感不悦,心中一阵恶寒,旁边陈北冥依旧无动于衷,打着游戏,好像看不到眼前这一幕。

  “我劝你们赶紧滚开,我男朋友在旁边,他脾气不好。”

  “哦?男朋友?谁啊!”

  混混提高了嗓门,见陈北冥干干净净的帅小伙,没有半点社会气,顿时底气十足:“不会是这小白脸吧?”

  “陈北冥,你不做点什么吗?”卢清雪有些焦急,直接问陈北冥。

  陈北冥淡定地打着游戏:“我不认识她,你们随意。”“陈北冥,你是不是男人!”

  旁边混混闻言,顿时大乐,信心十足:“哎呦喂,这种小白脸,你还指望他啊!要不哥哥做你男朋友吧?我们三个肯定比他强。”

  “不错,长得帅是没用的,男人就是要强壮!”

  说着一个混混露出了手臂肱二头肌,上面还有纹身,卢清雪只觉得厌恶之极,甚至有些反胃。

  为什么陈北冥视而不见,难道这家伙就故意让自己难堪?想看自己出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