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妻被老头杂交_和女胥做了好爽呻吟

2021-11-02 17:18:56情感专区
“我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

徐大小姐没什么瞳仁的眼珠看向蓝伊人:“本座在这里闭关,是你们无端闯进来,还打断了本座的还魂仪式

 “我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

        徐大小姐没什么瞳仁的眼珠看向蓝伊人:“本座在这里闭关,是你们无端闯进来,还打断了本座的还魂仪式。

        没当场击毙你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蓝伊人笑了起来:“你刚才明明是仓惶逃窜吧。”

        “放肆!”

        那个夏神医勃然大怒,指着夏天和蓝伊人:“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

        是谁指使你们过来捣乱的?”

        夏天撇了撇嘴:“你这老白痴记性不大好啊,刚刚才挨了打,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老夫当然记得,这笔账呆会儿会跟你们好好算一算的!”

        夏神医微眯着眼睛,眸子里满是怨毒的杀气。

        “本座最后再说一遍,把东西还给我。”

        徐大小姐冲夏天伸出了手,“否则,后果自负。”

        夏天一副满不在乎地神情:“我没拿你什么东西,只是顺手把它弄碎了而已。”

        “放屁!”

        夏神医再度暴怒,戳手指着夏天:“那可是魔魂舍利,我圣教至宝,你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弄得碎。”

        “看来你是非要找死了?”

        徐大小姐那双白眼之中,渐渐亮起了一线黑影,有些像骷髅头的样子:“那东西,你拿了没用,何必自找死路?”

        “我对你们这什么珠不感兴趣。”

        夏天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你自己没成功,别怪在我身上。

        还有,我现在的心情仍旧很不爽,肯定是要揍你一顿的。”

        徐大小姐仰天大笑了起来,收回了手袖在背后,一脸傲然地说道:“本座昔年在无尽深空,也是一方仙枭。

        元婴以下,连本座的一个眼神都吃受不住,你一个区区金丹,也敢说这种大话?”

        夏天嘻嘻一笑:“你这是好狗回忆当年勇——吃个屎都觉得自己猛。”

        “你这哪儿学来的俏皮话?”

        蓝伊人眼睛瞪得溜圆,这可太不像夏天说得话了,违和感相当严重。

        “纯丫头说的。”

        夏天随口回了一句。

        蓝伊人瞬间露出理解的神情:“哦,这就对了。”

        “喂,别拖延时间了。”

        夏天略微有些不耐烦了,冲徐大小姐说道:“要打就快点打,打完我还要找个地方跟小伊伊老婆睡觉呢。”

        “叱!”

        徐大小姐见夏天竟然如此轻视于她,当即放开气势,一股罡风凭空而生,把徐弘锐这些普通人都击飞到了几十米之外。

        那个夏神医也不由得退了七八步,才勉强定住了身形。

        夏天和蓝伊人却是纹丝不动。

        “你绝对不止金丹期。”

        徐大小姐眼神阴晴不定。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你不打是吧,那我打了。”

        “等等,本座觉得此事还可以商……呃?”

        徐大小姐话锋一转,刚要缓和缓和气氛,只是话刚起头,夏天的拳头就打到了眼前,令她不得不全力以赴。

        这一拳,轻描淡写地打出来。

        随便得像是早起伸懒腰时打出去的。

        既无章法,也没有灵气灌注。

        偏偏徐大小姐看到后,当即浑身一凛,接着暴退数十米。

        但是下一秒,夏天的拳头又到了她的眼前。

        再退!

        还是无用。

        再再退!

        徐大小姐整个人踏空而行,连退数十里,仍旧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种令她遍体生寒的感觉,如附骨中,完全无法摆脱。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当年在玄尸教总坛与扶摇仙子的那一战。

        彼时,扶摇仙子也是轻飘飘的一掌。

        看上去绵软无力,似乎随便一甩袖就能化解。

        诡异的是,一旦产生了对抗的念头,心脏就会无法扼止地狂跳,同时生起一种警兆。

        那是一种源自生灵本能的警兆,仿佛只要她敢反抗,那就必死无疑。

        刹那间的犹豫,先机尽失。

        于是,她不得不逃,不得不避。

        最后一败涂地。

        现在,这种感觉竟然又来了。

        但是……

        这里可是灵气稀薄的仙弃之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不过是区区金丹期,怎么可能拥有那种威压天地般的气势。

        “错觉,绝对是错觉!”

        徐大小姐贝齿紧咬,心里涌起一股不服气来:“昔年本座败了,那是境界不如人,现在怎么可能被你一个区区凡人给拿捏了!”

        说着,她不再退让,踏定脚步,立足半空。

        虽然还魂仪式并不完美,但也至少恢复了五成左右的魔能,灭掉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还是不在话下的。

        “一掌既成百骨枯!”

        徐大小姐怒叱一声,蓦地,无数的骨头从她身体里的各处涌了出来,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不到半秒的时间,便形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

        森森白骨,凛凛魔焰。

        看上去就无比的阴森恐怖,普通人只要看上一眼,如果没被吓死,估计也会终生做恶梦。

        好在此时已是半夜,附近又不是热闹的市区。

        普通的拳头,迎上了高达数米的白骨手掌相击。

        任谁观战,都觉得胜负已定。

        “呵呵,区区凡人,还敢跟我圣教的教主叫板,简直找死!”

        那位夏神医脸上露出难以抑止的傲色,冷声说道。

        蓝伊人也在边上观战,听到这话,冷笑道:“刚才你们还被吓得直接遁地逃跑了,这么快就吹上了?”

        “哼,那只是教主不愿仪式被你们彻底毁坏,所以暂避而已。”

        夏神医并不觉得他们刚才是被吓退了。

        蓝伊人觉得有些好笑:“那她现在被吓得直接飞走了,又怎么说?”

        “那是教主嫌弃此时狭小,不便出招而已。”

        夏神医冷哼一声,心中已经觉得赢定了:“我教主这万骨枯魂掌,可是上等的武学,你们这些凡人是不会懂的。

        那什么夏天已经死定了,你若现在归顺我圣教,也许还可以何住小命。”

        “哦,是吗?”

        蓝伊人一脸轻松地抱着双臂,抬了抬下巴:“你那什么教主好像要掉下来了。”

        夏神医怒瞪着蓝伊人:“你胡说什……啊!”

        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轰然而至,重重地砸在了夏神医的身上,撞得他当场吐血,生死不知。

        “不可能!本座竟然会输给你?”

        徐大小姐看都没有看被她砸倒的夏神医一眼,眸子里只有夏天的身影:“如果只是金丹期,不,就像你是分神期,甚至合体期,也绝对不可能是本座的对手。”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你们魔族都这么废物吗?”

        “如果是在修仙联盟,不,哪怕是在无尽深空中,本座也绝对不可能输给你。”

        徐大小姐眸子里满是怨恨的神情:“偏偏是在这仙弃之地,灵气稀薄,令本座不得不用这等劣质的凡人躯体来还魂,本座不甘心啊!”

        “如果,如果……”夏天撇了撇嘴:“世界上没有如果,你输了,就死了。”

        徐大小姐不由得一愣,惊愕地问道:“你要杀我?”

        “你这种白痴,肯定是要干掉的。”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留着你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我的老婆们找麻烦。”

        “本座可是玄尸教的教主,极仙墓六魔台之一。”

        徐大小姐愤怒不已,咆哮道:“你不敢杀我,你也不能杀我,否则的话,我教中万千弟子必将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蓝伊人一针见血地说道:“你这什么教主都被我老公干掉了,你那些什么弟子,又能有个屁用。”

        “这……”徐大小姐瞬间无言以对,于是转变了策略:“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本座保证以后绝对不找你们麻烦,也不清算今日之帐,你们只要转身离开就行。”

        “咯咯咯咯,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蓝伊人摇了摇头,“不想死的话,直接求饶就行了,还说什么让我转身离开就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赢了呢。”

        夏天显然也没兴趣跟她废话,指间亮起一枚银针,缓缓朝徐大小姐的眉心刺了过去。

        “等等,夏、夏天,你先别动手!”

        这时候,徐弘锐又跑了回来,上前跪在夏天跟前:“我来跪,我来求饶,求你放我女儿一条生路吧。”

        “她不是你女儿。”

        夏天淡淡地说道:“你女儿早就死了,她不过是借你女儿的尸体还魂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

        但是你能不能给我女儿留些意识。”

        徐弘锐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只要尸……身体还在这儿,神魂不灭尽,总会找到复活她的办法的。”

        又冲蓝伊人道:“蓝小姐,算我求求你们了,如果没有一缕残魂勾着,只怕我女儿的尸身很快就会腐烂了。”

        蓝伊人倒是有些感动了,这个徐弘锐虽然有些蠢,至少对女儿倒也有些深情。

        不过,她并没有圣母心发作,这种邪教中人稍有残留,只怕很可能卷土重来。

        “夏天,你不是神医嘛,要不你救救我女儿。”

        徐弘锐忽然回过神来,想到夏天好像才是真正的神医,而且还听说他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于是转而恳求道:“只要你救活我女儿,我全部的家产都送给你,我一分都不留。”

        “没兴趣。”

        夏天半点不迟疑,直接一针刺入了徐大小姐的眉心。

        “啊!”

        徐大小姐还想挣扎一番,可惜已经没有用了。

        接着她的身体忽然漫散出滚滚黑雾,身体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

        “铃儿!”

        徐弘锐扑上去,抱住女儿,想要阻止她的消失。

        “哗啦啦——”

        蓦地,黑雾之中滑出几具身体,很快就一泄千里。

        之前被徐大小姐吞并的那近百个年轻男女,全部又被分裂了出来。

        “这些人,都死了吗?”

        蓝伊人看着这场面,感觉头皮有点发麻。

        夏天淡淡地说道:“这些人倒是刚死没多久。”

        “那就救救他们吧。”

        蓝伊人连忙说道。

        夏天倒是没有推辞,身形如鬼魅般在这里男男女女中一闪而过,然后抱起蓝伊人,直接腾空离开了

 文学

天海市,周公馆。

        周自横今天的心情整体来说其实还是不错的,因为他正在预谋的某个大计划,正在沿着既定轨道发展着。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这个计划里的某些演员,不够敬业,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最好的结果。

        而且,有些人演着演着,还演过了头,差点穿了帮。

        虽然并没有对他的计划造成什么大的纰露,但是这种偏差仍旧是不可原谅的。

        甚至有可能会毁掉他这份难得的好心情,所以他需要对这些不够敬业的演员,做出一些惩戒,免得日后再出现这种错误。

        此时,那三个不敬业的演员正跪在他面前,战战兢兢地等着他的宣判。

        他们正是之前在云端酒店上演抓奸大戏的那三个人,潘兰兰和她老公杨真爽,以及那个跟南宫家有点关系的泼辣小三。

        这三人额上冷汗淋漓,心中惴惴不安,完全不知道自己将会迎来什么样的命运。

        他们的生死,取决于另一个人的安危。

        那人如果生,他们就能活。

        那个人如果死了,估计他们多半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多时,内房的门被徐徐拉开,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无眉老者缓步走了出来。

        “逢君兄,沧海怎么样了?”

        周自横转过身来,神情颇为关切地问道。

        无眉老者搓了搓手,神情淡然地说道:“暂时救回来了。”

        “那就好。”

        周自横长舒一口气,那三个人也是暗自庆幸,算是捡回来一条命了。

        “不过……”无眉老者忽然话锋一转,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这辈子只怕是废了。”

        周自横脸色一变,连忙问道:“沧海他到底怎么了?”

        “他中了自己的魔焰茧杀。”

        无眉老者摇头叹息道:“这是我教他的一招绝技,本意是想让他遇到强敌时,用来防身的。

        结果他却向夏天用出来了这招,杀人不成反被制,也是他咎由自取。”

        周自横毕竟爱子心切,略微有些心急:“逢君兄,沧海怎么说也是你的弟子,你要救救他啊。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绝对不能有事。”

        “不是我不救,而是无能为力。”

        无眉老者还是摇头。

        “你可是古医协会的副会长,医术无双,全世界能与你比肩的也没有几个。”

        周自横的心里实在有些难以接受,“而且那招法术还是你教的,你肯定有救他的法子。”

        无眉老者眼睛里没有多少神情波动,像是在讲一个与他无关的人和事:“如果只是出招不慎被反噬了,那老夫确实还能治好。

        但是,他招惹了夏天,身上已经被夏天动过手脚了。”

        “在你面前,夏天也不过是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

        周自横很是不甘,大声催促道:“你的医术难道还比不过他吗?

        我不信,你是不是嫌钱少,你要多少,我现在就让你转给你。”

        “与钱无关。”

        无眉老者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夏天的医术如何,我没有见识过,并不能确定。

        但是他的针法,确实妙到了毫巅。

        在没有九成的把握的时候,老夫不能妄动,不然反而会被他察觉到我的存在。”

        周自横有些恼怒地说道:“你的存在只怕夏天早就知道了,现在救我儿子要紧。”

        “你急也没用。”

        无眉老者略有些不快地瞪了周自横一眼,“你儿子事小,计划才是最重要的,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计划照常进行着,没有出问题。”

        周自横随口回答了一句,然后又催道:“但是我儿子却危在旦多夕,你为什么不救他,你应该倾尽全力……呃?”

        “啪!”

        耳光响亮,声音大到似乎整栋房子里的人都能听到。

        跪着的那三人直接惊呆了,在天海市竟然有人敢冲土皇帝一般的周公子动手,简直匪夷所思。

        无眉老者缓缓收回了手掌,一脸鄙夷地喝骂道:“周自横,你是人当久了,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吧!你是魔族,是我们六魔台花费了无数心血培养起来的,不是一个替人类繁衍后代的工具。”

        “我很清楚我是什么身份,所以我才更加珍惜我儿子!”

        周自横摸着自己的脸,外露的情绪终于稍稍收敛了一点,“魔族来到地球已经上万年,费了多少心血,耗了多少岁月,我也很清楚。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要珍惜这个儿子!”

        无眉老者枯浊的眸子动了动,似乎料到了周自横想说什么,不免有些恼怒。

        “魔族培养了多少人,做过多少次实验,最终能繁衍后代的,只有我周家这一脉。”

        周自横淡淡地看着无眉老者,冷声道:“所以,我们周自的血脉不能断绝,这是大魔主的意思。”

        跪着那三个人面面相觑,有点不大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内容。

        什么魔族,什么人类,又什么大魔主的,完全听不懂,但是又感觉信息量爆炸。

        “嗯。”

        无眉老者瞬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指着跪着的那三个人:“让他们听见,没关系吗?”

        “他们听见了又能怎么样?”

        周自横一脸鄙夷地扫视过去,那三个人吓得浑身发抖。

        无眉老者心想也是,就这么三个凡人,捏死他们就像捏死三只蚂蚁一样容易,如果怕他们泄露,给他们种一只魔脑虫就可以了。

        周自横情绪稳定了之后,智商倒也上了线,询问了起来:“徐家那边的事情,不需要插手吗?”

        “不需要。”

        无眉老得摆了摆手,“那边的人自然会善后。”

        “那徐大小姐,还有那个夏神医……”周自横又问道。

        “已经死了。”

        无眉老者淡淡地说道:“本来就是抛出去的饵,但是他们传递过来的信息,却相当有用。”

        周自横追问道:“有收获吗?”

        “没那么快。”

        无眉老者对周自横的态度有些不满,但没有表露出来:“还需要时间,如果能得到夏天的血液或者细胞,也许能事半功倍,可惜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做到。”

        “不能从他的那些女人里下手吗?”

        周自横有些不解。

        无眉老者摇了摇头:“以前有很多人都有你这个想法,然后他们都死了。

        所以,没有七成以上的把握,不要做这种事情。

        像你儿子沧海,如果按照计划来,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哼!”

        周自横无法反驳,但心情却相当不痛快:“沧海不过是少年心性而已。”

        “现在你需要做两件事。”

        无眉老者也不讲什么客套,直接以下命令的语气说道:“第一,明晚你跟蓝伊人见面时,夏天肯定也会跟过来,你顺其自然就行,别引起他的怀疑。”

        周自横不满道:“这个还需要你来提醒我?”

        “第二,想办法把一个女人送到夏天身边。”

        无眉老者无视周自横的态度,缓缓说道。

        周自横淡淡地说道:“你觉得夏天会上当?”

        “他当然会上当。”

        无眉老者相当肯定,“经过以前无数次的观察,以及昨天的测试,这个小子确实相当好色。

        只要真的是绝世美女,他根本不在乎是敌是友。”

        “呵呵。”

        周自横一脸不屑:“徐大小姐那等货色,确实算不上绝世美女,更何况已经死了。”

        “徐大小姐从来不是我们选择。”

        无眉老者面无表情地说道:“早说了,她只是一个饵,只有让夏天失望一次,然后再把真正的绝世美女推到他面前,他才会更加喜欢。”

        周自横简直想笑了:“你不是觉得人是蝼蚁嘛,怎么倒是对人性这么了解?”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这是你们人类的兵法说的。”

        无眉老者丝毫不介意这种嘲讽,“再者说,只要能让大魔主重现世间,别说了解蝼蚁,就是变成蝼蚁,老夫也不会迟疑。”

        “那问题来了,你们准备的绝世美女呢?”

        周自横问道。

        无眉老者淡淡地说道:“已经准备好了,只等夏天明晚入套了。”

        “嗯?”

        周自横眼睛一瞪,指着无眉无者:“难道她也是魔族?

        不可能啊,她明明是纯正的人类。

        还是说她的家族也是魔族扶持起来的势力?”

        无眉老者摇了摇头:“她不是我们的人,甚至她的祖先还是我们的死敌。

        但是时过境迁,那些恩怨早就烟消云散了。

        只要她能成了夏天的女人,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破解夏天之所以无敌的奥妙。”

        “最好是这样。”

        周自横倒不是信心不足,只是他更趋向于人,对于这些纯粹的魔族,还是无法充分地信任。

        ……江海市,神医大厦。

        才早上六点,苏贝贝就醒了,缓缓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呵欠。

        昨天晚上,她几乎通宵在练赵雨姬给她的那门功法。

        那门功法需要赤身打坐,再配合月光,才能发挥最大功效。

        现在快到中秋了,月亮越来越圆,她当然不想错过。

        随便穿了件宽松的睡衣,苏贝贝便出了房间,先去洗漱了一下,然后去厨房热了几片面包,煎了一个鸡蛋。

        端着盘子,来到了餐厅,给自己倒了杯牛奶。

        刚要吃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伸到了她的眼皮子底下。

        苏贝贝愣了一下,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她以为这只手是来拿面包的,下意识想喝斥,结果那只手竟然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啊!”

        苏贝贝惊叫一声,跳了起来,猛得反应过来,蓝伊人去了天海市,石纯他们又都出去了,这里应该只有她一个人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