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爷和丫鬟h_在宿舍强奷两个清纯校花

2021-11-02 17:12:14情感专区
白月圆圆满满地挂在夜空里照耀大地。

段璃璃叉腰,仰头。

这玩意……是个机器, 在轨道上, 定期定时地开启, 发出某种特殊的波, 使这个大

 白月圆圆满满地挂在夜空里照耀大地。

        段璃璃叉腰,仰头。

        这玩意……是个机器,  在轨道上,  定期定时地开启,  发出某种特殊的波,  使这个大陆的特殊磁场能量增强,以帮助这里的武者修炼。

        好家伙,  牛逼。

        今天晚上段璃璃感觉自己脑海里出现得最多的就是这俩词了。没文化,  想表达的时候就词穷,  翻来覆去就这俩词。

        段璃璃打开游戏视界,看了看自己的手。手心手背,  烟雾似的天气元气渗透了皮肤,  清晰可见。

        这个过程身体是非常舒服的。

        段璃璃看了一眼那白月,  转身回屋里去了。

        小光团在一团白雾似的天地元气里睡得安稳,在睡梦中都在吸收天地元气。

        仆妇在旁边的床上也睡了。孩子若有事会哭,  她便可以起来照顾。

        段璃璃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这张元绿石床也被一大团白雾裹着。段璃璃不得不关闭了游戏视界,才能正常看东西。

        她放下床帐,打开了光屏:【系统,  给我看看修炼的功法,嗯……要启蒙的部分就行了。】

        其实以前看过的,  但因为不能亲身体验所以很多地方理解不了的。此时此刻,不需要她特意做什么,  元绿石甲加持的buff就使她的身体自行吸收天地元气,再重新看修炼的启蒙说明,  就一下子融会贯通了。

        段璃璃正式开始修炼。

        等到白月从夜空中隐去,段璃璃睁开眼,身体里已经有了属于她自己的斗气。

        穿越一年半了,段璃璃终于成为了一个武者。

        因为孕期她已经搭着小光团的便车,体验过了斗气在体内的运转,所以段璃璃这个新手直接跨过了许多新手刚开始修炼时那些磕磕绊绊的门槛,直接入门了。

        欢喜之下,她把元菁合金刀取出来了,试着输出斗气。

        刀身发出了“嗡”的一声。吓得段璃璃赶紧用手指捏住了刀锋。

        但房间太阔大了,夜里又寂静,这一声特别响亮,甚至还有了回音。

        小光团哇一声就哭了。

        哎哟妈呀!

        仆妇睡得浅,也是伺候人伺候惯了的。直接起身撩开帐子就去抱孩子,哪知道小光团用力大哭,砰地一下,爆裂的斗气就把仆妇冲得一个屁墩坐在了地上。

        仆妇都懵了。

        段璃璃本来也起来了,想看看仆妇怎么照顾小婴儿,也懵了。

        看看仆妇,看看小光团,小光团还很委屈呢,呱呱哭泣。

        行,可知道那11点【战斗】是怎么回事了。段璃璃扶额。

        幸好仆妇没事。也是因为通常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攻击造成的伤害都会低于他的战斗值。小光团也还完全不知道怎么使用斗气,一哭之下自发的斗气释放也不强,相当于推了仆妇一把。仆妇没站稳,才摔了。

        仆妇站起来直咋舌:“再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娃娃,这以后得是个厉害人物。”

        段璃璃怀孕后,大家都知道她孩子的父亲是个高阶武者。

        这一下,小光团坐实了这件事。

        厉害,这得是怎么样的血脉,多高阶的武者,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来?

        小光团一大哭,就会不自觉地斗气外放,仆妇是个普通人,没法近身。只能隔空指点段璃璃:“你看他是不是尿了?”

        段璃璃看了一下,果真是尿了。太好了,不是被她吵醒的!

        “这用的是尿布啊?”她说。

        仆妇莫名:“不然哩?”

        尿布是在段璃璃被崩回沙发的时候仆妇们给用的。布是跟仆童们要的。

        仆童们担着打扫的职责,手里都有些备用的布料,做抹布,做拖把。仆妇们嗔怪段璃璃一个大仙姑不提前给孩子准备好尿布,也咋舌小孩子手里就能拿出整块的新布。待听说是用来做什么使的,都觉得心疼。

        剪好了给小光团包好,段璃璃才披头散发地死回来。

        “我忘了给你们尿裤了。”段璃璃说。

        她怎么可能没准备。她都准备好多天了,这不是孩子看都还没看一眼,直接给她崩回沙发去了嘛,没来得及掏出来呢。

        【缝纫】升到4级之后,段璃璃就可以人工合成任何一种布料了,此外还可以像合成纸、合金那样,选择布料的特性。

        段璃璃经过反复实验,用合成布料、鱼皮和纸鼓捣出了两个东西——卫生巾和婴儿尿裤。

        别小看这东西,给她涨了不少经验值呢,毕竟是超越了这个时代的产品。

        段璃璃掏出婴儿尿裤给小光团换上,干净舒爽,果然小光团就不哭了。

        营养液让他喝得很饱,婴儿只要吃饱喝足身上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就会一直睡一直睡。后半夜过得很踏实。

        直到第二天早上小光团又饿了又尿了,浑身散发着斗气,几个起了床过来看的仆妇都近不了身,只能段璃璃自己动手。

        好在吃饱喝足之后他就老实了。

        昨天夜里段璃璃忽然消失,搞得大家一通兵荒马乱,今天早上起来,胡祥才想起来还没法红包。

        先给稳婆和几个仆妇发了大红封。仆妇们直说:“没帮上忙……”

        是真的,因为段璃璃这里什么都有,她直接在房间i准备了热水箱,拧开水龙头就热水了。也不需要现烧什么的。

        她生孩子也轻松顺利,也不喊疼。仆妇们跟她聊聊天说说话,就生出来了。

        除了产妇突然消失让仆妇们受了一下惊之外,还真没受累。

        肖老爷知道段璃璃身边没有什么成年妇人,原是说这几个借给她用几个月的。但段璃璃看着小光团这架势,几个仆妇根本帮不上忙,就让她们和稳婆一起回去了。

        陪了一夜的那个还格外多给了一个红封。

        胡祥准备的红封厚实,稳婆和妇人们都很高兴,说了许多祝福的吉祥话,下山回镇上去了。

        段璃璃选的这个小山,从镇上的街道上抬头就能看见。许多人都看到那几个妇人下山了,好奇去问,才知道段璃璃生了。

        都问:“生了个啥?”

        这个“啥”很有含义。因为段璃璃神神秘秘,有很多传说。有传说她是仙子下凡的,也有传说她是山里的草木成精,来度化世人积功德的。

        好在大多传说都还是偏向好的方向。

        但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嘛,最喜欢猎奇向的八卦。都想知道段仙姑生出来的跟常人生出来的到底一样不一样。

        值夜的仆妇说:“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个娃娃了不得,从娘胎肚子里出来,就带着斗气!一尿一哭,我赶紧过去想给他换尿布,迎面就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下子我就摔了个四脚朝天。最后,只能段门主自己动手。”

        又歪了楼:“段门主做的那个尿裤,实在好使,特别省心……”

        段璃璃生个孩子,又丰富了小镇居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尤其现在还在过年期间,都在走亲戚拜年,很快就都知道段仙姑生了个顶顶厉害的娃娃。

        胡祥和乔小泉带着孩子们在行宫广场上放鞭炮庆祝,喜气洋洋。

        房间里段璃璃认命了:“本来以为能过上有人伺候不用管娃的日子呢……”

        小光团不会收敛斗气,随时外放,虽然强度还不够上伤害,顶多算是打人一拳,但导致了普通的仆妇根本没法照顾他。

        除非找个武者当育儿嫂。这感觉不是太好找。

        高阶的女武者就不用提了,低阶的女武者大多数都嫁人拼肚皮去了。

        武者这个存在也是金字塔形状的,底层的武者数量非常多。一阶二阶这个层次上,虽可以赚得比普通人多些,但考虑到武者修炼的消耗,低阶武者一般过得也不比普通人强太多。有些沉迷修炼的甚至过得还不如普通人,因为花钱太多了。

        这个阶层的女武者大多还是像普通人一样选择婚嫁和生育。为了拼血脉也尽量多生孩子,大多被养娃和家务缠住了。

        朝玉树不无讥讽地说:“我娘倒是合适。”

        段璃璃翻白眼:“你消停消停。”

        朝玉树过了三级之后,家里不再催婚了。她母亲也有服软的趋势,但她就是不肯回家。

        “玄门多好,我回家干嘛去。”她说。

        也是个死倔头。

        但段璃璃也不劝她。

        现在不催婚了,看着好像一切都好。可从前催婚逼婚时说过的那些伤人的话,并不会被忘记。

        纵然事情看似解决了,过去了,可那伤痕一直都会在。

        所以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因为还在过年,尤其是前三天,是集中拜年的日子。过了初五再拜年就是比较远的关系了。

        段璃璃跟胡祥和乔小泉说:“我这没什么事,你们俩回家过年去吧。”

        胡祥说:“已经跟家里说了不回去了。”

        他顿了顿说:“叫人捎了钱回去了。”

        这也是一个被家里伤到过的。段璃璃也不劝他。

        她只跟乔小泉说:“你多带点东西。”

        乔小泉孤零零一个人,其实回去一个是看看房子,另一个就是去看看他叔爷爷。

        他最孤苦无依的时候,叔爷爷拉了一把,让他不至于饿死,还托了关系,送他去做了学徒。

        段璃璃一直也是一个人,也曾被人温暖过。虽然很短暂就失去了,但一直都记在心里,所以特别能和乔小泉共情。

        乔小泉就骑着狼回去了。

        本来每个月有两天休沐,他是会回来住一晚的,照看房子。但自从跟着段璃璃去了仙宫,回来过两次,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了。

        这次回来先看看自己的家,一把锁头锁得好好的。

        进去稍微打扫了一下,房子还很新,就是空。主要是因为没人住,所以冷清,没人气儿。

        出来又锁上,去了叔爷爷家。

        叔爷爷家虽住的是青砖瓦房,但年头久了,不免破旧。尤其叔爷爷家里几个堂叔都还没分家,三代同堂,就挤得很。

        人多了不免有龃龉。还没进门,乔小泉就已经听见里里面的拌嘴声。

        也没多大事,无非就是柴米油盐,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一地鸡毛而已。

        乔小泉在外面听了一会儿,听明白了矛盾所在,才喊了声:“俺四叔爷在吗?”

        院子里的龃龉声便停歇了。家里吵归家里吵,不能让外人看笑话。

        乔小泉如今在村里也是个贵客了,叔爷一家带笑张罗着迎他入屋。

        乔小泉先给长辈们拜了年——除了几个堂兄弟姐妹,其他的都是长辈。

        然后拿出带回来的米面糕点糖盐肉,一大堆,都是在乡下最受欢迎的礼物。伯母婶婶们都笑逐颜开。

        他这个变东西的术法,村人见得少,也是看不够。小堂妹还央求他再变一次。

        乔小泉变出一个热乎乎的烤紫豆给她。

        “你现在了不得了。”叔爷爷磕着烟锅感叹,十分欣慰。

        当年快饿死的小侄孙,如今一身鲜亮,皮袄做工精致,还骑着吓人的大狼。

        据说是给段仙姑做了大管事,不输给胡大掌柜。看看他,就连说话都跟从前不一样了,言谈举止都大气了起来。

        完全不是当初怯怯的小少年了。

        少年一笑,跟叔爷爷说了他刚才的决定。

        “我可能以后不大回来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他说,“叫大伯母别为二哥娶媳妇没地方住的事发愁了。”

        他决定把那套房子送给于他有恩的叔爷一家。

        从前,破屋烂瓦塌了的房子,他也一定会回来住住,守住这个“家”。

        总觉得还回来,自己就还有“家”。

        后来因为那套图纸,门主给他造了新房子,他觉得已经是天大的幸福,每个月回来住一天都憧憬着未来。

        从什么时候就不回来了呢?其实也没多久,就几个月而已。

        但已经全变了。

        临走的时候,叔爷爷忽然大胆按住了狼,问了一句:“以后还回来吗?”

        总觉得那骑狼的少年,这一走,可能就不会再回这乡下地方了。他本来也没有田产,好容易天降幸运有了那样一套新房子,如今也不要了。

        好像骑着狼要去很远的远方似的。

        其实乌桐镇明明不远。

        少年骑在狼背上,弯下腰跟老人家说:“有空就回来看您。有事的话,让人带话给我们胡掌柜就行了。”

        他骑着狼走了。

        堂伯父到现在还回不过神:“一套房子说给咱就给咱了?”

        叔爷爷磕磕烟锅,没有说话。

        那孩子,已经不把这样一套房宅看在眼里了。听说跟着仙姑,住在仙宫里。

        仙宫是什么样子?

        老人家悠然神往。

 文学

 被小光团一双和夜行一模一样的眼睛给萌到心软的段璃璃,  拍了自己和小光团的照片发给了夜行。

        段璃璃:【我生啦,是个男孩。】

        段璃璃:【夜行,这是你和我的孩子。】

        汪楠跟在方世子后面走在城主府,  忽然转头:“夜行?”

        面无表情的夜行不知道为何,脚步顿了一下。被汪楠一叫,  又迅速跟上,  好像刚才不曾有过那一瞬的驻足。

        段璃璃等了片刻,  没有等到任何的回复。

        想一想,  以夜行脑子的那个状况,上次能发一个乱码过来,  都不知道多努力了。真是太为难他了。

        这么想着,  心就更软了。

        又调出来夜行的录影看了看,  跟小光团的眉眼比较。

        真是越看越觉得小光团好看!因为他爹就好看!

        能和一个长在自己审美上的男人生孩子,真是一个太好的选择。连着对这个孩子都多了几分喜欢。

        欣赏了好一会儿,  段璃璃才关上光屏,  打开游戏视界。现在她开着游戏视界,  再看任何武者,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看人头上能看到一个红色血条,  还能看到生命值和和战斗值。

        但现在,多了一个蓝条。毫无疑问是斗气。

        她点开好友列表里的属性界面,发现像胡祥这样的普通人也有了可以刷生命的框框。而赵金柜这样的武者,  除了刷生命值的框框,还有一个刷蓝的框框,  也就是刷斗气。

        但是,用什么东西刷啊?

        段璃璃很快解开了疑惑。

        这一次,  系统虽然没有调整核心模块的基础框架,却已经建立了“斗气系统”把斗气的概念纳入了原本的框架里,  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在【制造】、【建造】、【缝纫】、【养殖】之外,出现了新的标签【制药】。

        点开一看,现在只有一个基础红药,原材料是好几种草药。

        基本上她都是见过的眼熟的。她本来就在仙宫开了药田,种植弟子们的汤药和丹药需要的药材,红药的配料里有几种她手里有挺多的。另几种再想办法找吧。

        如果能做出来这个红药,就意味着她可以给任何人拉血条,输出治疗了。

        不过,怎么拉蓝条呢?【制药】里面并没有蓝药。

        难道是级别还不够吗?或许升级就有了?

        那就得大量种植药材,刷红药的熟练度了。

        以前段璃璃发现【玻璃】矿原来是元菁的时候,就做了元菁合金甲出来。但当时她还不是武者,不能修炼斗气。

        给自己装载上元菁合金甲,系统毫无反应,和普通的【钢甲】几乎没区别,加持的【防护】值还不如黄金甲。现在想想,是因为元菁这个东西可能是这个星球独有的元素,系统以前没有接触过,所以对这个新元素的属性没有任何了解。元菁合金当时对系统来说,相当于含了杂质的钢。

        但现在不一样了,系统已经纳入了“斗气”的概念。段璃璃也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斗气。

        昨天夜里元菁合金刀都可以和她共振了。她便又做了一身元菁合金甲,给自己装载上了,一看……

        好家伙!【防护】加2万!!!

        这这这这这!段璃璃兴奋起来。

        她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夜行之外,见过的战斗值最高的就是夜行的师傅汪楠。他的战斗值就是2万。

        但是通常在没有暴击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攻击造成的伤害不会超过他的战斗值。

        有这个元菁合金甲加持防护,估计和这个级别的人对上都不怕了。

        欧耶。

        不过现在不需要,现在她日常要修炼,还是给自己装载了元绿石甲。装载上这个,即便不是在修炼的时候,身体也在自然地吸收天地元气。

        但是突然,段璃璃顿了顿。

        以前系统不认元菁这个东西,所以元菁合金甲和元菁合金刀都跟钢刀没区别。她当时就没再试过别的。

        那现在……

        段璃璃做了一把【元菁合金锤】出来。

        握着这把元菁合金锤,她突然“卧槽”了,怎么就忘了跟系统提要求,别老让她绑着锤子了!

        以前她习惯绑在手臂上,后来发现其实只要跟身体足够贴近就可以了,就改为别在腰带上了。

        大概在别人心目中,她就是个腰上总别个锤子的仙姑……扯远了,总之段璃璃突然想起来忘记跟系统提这个要求,非常怨念!

        但系统已经休眠去了,下次见面就是她要嗝屁的时候了,再提也没用了。

        段璃璃碎碎念叨了两句,把腰间的钢锤收起来,开始用元菁合金锤造东西。

        唰!

        段璃璃:“……”

        再造一个试试。

        唰!

        段璃璃沉默了好几秒,终于确认:一秒。

        元菁合金锤的制造时间是一秒!

        段璃璃意识到,工具的升级差不多算是该到头了。她又喜又忧。

        喜的是这制造效率顶天了。忧的是,效率顶天的代价是要消耗元菁。

        系统的败家属性真是一点没变啊!

        也有可能是因为元菁在系统眼里根本不值得什么。毕竟段璃璃在系统的本体上连宇宙飞船都看见了。

        唉。

        段璃璃虽然已经很富有,但元菁这种矿比起元绿石产量真的非常低。段璃璃这种囤积癖的人,是不舍得这么浪费的。她得想办法节约成本。

        因为所谓工具、道具,只是系统输出的界面而已,它们本身其实根本不重要。

        带着这个指导思想,以前从来没考虑要对道具进行修改的段璃璃尝试修改【锤】。

        她人工把元菁原原矿捣碎。元菁原矿提炼成【玻璃】强度就非常高,但是原矿本身跟别的矿石也没什么两样,段璃璃一捶它就碎了。

        然后抠门的,不是,勤俭持家的段璃璃,用一丢丢丢丢的元菁矿碎屑,跟一小小小块钢铁熔炼【元菁合金】,居然也炼成了。

        再用这一小小小块合金跟木头制作缩微版的【元菁合金锤】。

        做出来的锤只有一个指节那么大,像耳环或者项链坠。段璃璃试了一下,完全没问题,这个缩微版的界面,系统也认!

        唰!一秒就完成一次制做!

        所以其实就是你要明白其中的道道,就特别好弄了。

        她要早知道沙发只是被系统可以说很随意地选择去做“复活点”的界面,也不会干出挖密室藏沙发的事来了。

        现在她什么都明白了,在系统的既定规则之下操作,简便了很多。

        缩微版的元菁合金锤一做就做了一大堆,都塞进荷包里,挂在身上。从此再也不用在身上绑锤子啦。

        绑个锤子锤子啊!

        才绑好荷包,小光团哭了。肯定是又饿了。

        大过年的段璃璃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帮忙带孩子,只能自己亲自带。

        其实仆童里有几个大点的都有带弟弟妹妹的经验,但小光团不是普通孩子,导致他们都帮不上忙。

        朝玉树偶尔帮忙,但段璃璃觉得她还不如自己呢,抱孩子特别僵硬。她真的是打心眼里抗拒孩子这个物种。

        这个事胡祥和乔小泉只能干瞪眼,帮不上。

        谁都没想到最后真正帮上了忙的人会是赵金柜。

        赵金柜知道段璃璃生了就抱怨:“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段璃璃:“???”

        孩子说出来就出来,你还能帮我接生是怎么地?

        赵金柜初三就赶回来了。回来了就上手开始抱小光团。段璃璃一看,那抱孩子的手法非常娴熟专业。

        段璃璃当时就精神了!

        “我怎么会带孩子?”赵金柜回答说,“我带过弟弟妹妹啊。”

        “爹妈忙着做小生意,赚钱养家。”他说,“下面的弟妹主要是大姐和我带。因为我们俩是武者,力气大也跑得快。”

        能一把提溜起所有的弟弟妹妹一趟就带回家,还飞檐走壁。弟弟妹妹喜欢这么玩,非常听他们俩的话。让他们俩帮忙带孩子,好使。

        段璃璃修炼还是个新手,赵金柜可是个三级武者。他用自己的斗气压制了几回小光团,小光团就学会敛气了。

        赵金柜也惊叹:“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小就开始修炼的呢。”

        他跟朝玉树完全不同,特别喜欢小孩,不修炼的时候他就帮段璃璃带孩子。

        段璃璃初四那天下山去拜访了肖老爷。

        主要是肖老爷是乌桐镇首富,他亲戚也多,估计前三天全都是拜年的人。段璃璃不添乱,等到初四再提了礼物上门。

        一是为借人的事向他道谢。二是请教该怎么调整胡祥的待遇。

        胡祥的薪资早配不上他的工作绩效了。

        段璃璃想给他涨薪,但不知道具体该怎么把控。所以来拜访有经验的老人家。

        问了才知道,原来这种情况在炎碧城已经有很成熟的制度。大连锁商号里地区管事、总管事等等各个级别怎么拿干股都有定例的。

        肖老爷给段璃璃细细讲了讲,就解决了段璃璃的问题。

        段璃璃最后拍板决定,借用本地现有的商业管理制度,给胡祥总管事的待遇,给乔小泉和赵金柜两个人等同于地区管事的待遇,让他们三个人都吃干股。

        胡祥就不用说了,“总管事”的头衔实至名归,商业这块全托给他了,是段璃璃赚钱的机器。

        乔小泉呢,段璃璃是想让他往科研方向发展。只要他鼓捣出超越本地文明程度的东西来,就能给她涨经验值。她指着他给她赚宇宙飞船呢。

        就,特别想开宇宙飞船!

        而赵金柜对段璃璃来说则是太实用了。真的,段璃璃以前真想不到有一天她会这么重视赵金柜。

        从前她孤身一个人的时候,身边根本没有事。但现在,她身边几十个人在一起生活,各种琐事多得不得了。

        乔小泉往科研方向转型,玄门的诸多事宜都是赵金柜在处理。

        赵金柜作为武者泯然众人,以前在璃璃家打工的时候感觉也特别咸鱼。但其实他是一个特别社会的人,身段灵活,能够很圆滑地处理很多人事方面的事情。这一点是段璃璃的大短板。

        段璃璃现在深深地感觉,这三个人,现在她谁都离不开了。有这三个人在,她这日子过得一点不操心——

        有人给她赚钱,有人给她赚经验值,有人给她带孩子。